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4/


我自己说的话让我自己听起来很震惊,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想。

这时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刚才说话的声音:“神皇,您的力量就要觉醒了,当真正的觉醒时您的力量庞大到只要您脑中有一丝的波动都能摧毁这个宇宙。打个比方就是您的力量强大到您呼出一口气就能把这个宇宙吹飞,当然,当您力量觉醒后就不在用呼吸道来呼吸了。”


这个声音停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您有没有想过要保留这个您历练了6亿多年的宇宙?我能感觉到您对这个星球的依赖,对这个国度的热爱,以及您对今世的亲人和爱人、朋友们真诚的爱。如果我现在不提醒您,我怕到时候我和无在和您融合时,您本体意识还没有觉醒,身体力量过于强大,精神力量在受到不正常的思想波动下,爆发出去,在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把这个正空间宇宙摧毁。”


我非常震惊!是谁在和我说话?怎么我的脑子里能听到有人在说话?我很害怕!如果我现在能控制我的身的话,我想我现在就会心跳加快,得心脏病而死了。


这时脑子里又响起刚才的声音:“对不起,我的皇,我是您的一部分力量,您在分开我们时,把我取名叫钥,在您封闭您灵魂的力量进行入世历练时,我一直在您身边保护着您。


然而在您没有得到命运的力量时,您的一切行动都是这个宇宙的命运之网来控制,也就是说您在刚才那个石壁把我取出时就是命运之网的安排,也就是和您在6亿多年前把我放在那里的,是您通过推算,知道了您将在6亿年后,您的最后一次转世会来到这里将我取出来一样,都是您通过推算知道了命运之网的安排,当年您能推算出自己命运,不过您控制不了您的命运,所以您才有了6亿多年的历练。


然而,只要过了明天,您就会真正的控制命运了,所有宇宙的命运之网将不会束缚住您了,您将真正的活在命运之外,并能真正的创造和改变自已的命运,


这次将您的力量分开历练是您自己发现并创造出来改变神之命运的方法,在得到命运力量后,再也没有什么的东西对您够成危险了。


并且第一个得到命运力量的神,命运将永运在他的手里拿握,其他的神将永远也无法在修练到命运的力量了。这是您当年通过推算和我提到过的。


但是您在得到命运的力量时,您将会失去您成神以来的所有岁月的记忆,而神之空间的神也将没有对您这个神皇太深的记忆了,众神只会记得有神皇这么一个主神,但不会记得神皇是什么样子了,就算您站在他们面前在不展现您力量的情况下,他们是不会记得您是谁了。


这就是掌握命运力量时所要失去的东西,不过,我已把您主要的记忆都保存了下来,我知道您力量还没有觉醒前,您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都不记得了。


作为您的力量,钥有必要提醒您。我现在还不能给您输入您的记忆,否则您的大脑会撑爆的,而您在力量正觉醒时,我也不会给您这些记忆的,那要会让您更乱,那样对您和对整个正、反宇宙,空间宇宙,时空宇宙都会造成巨大的灾难的。


您现在是不能害怕的时候,否则这个宇宙的后果是非常非常糟糕的。您现在必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您要相信,我是不会伤害您的,我只会保护您。”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相信她说的话,可是我知道她说的是对的,我必须要冷静下来。这个时候着急是于事无补的,可能是她说的话管用,还是因为我这个人真有帝皇之风,我觉得我慢慢冷静下来了,并且开始正常思考问题了。


这时我才想到对我说话的这个声音是个女声,就是刚才我掉下悬崖之前突然吓我一跳的声音,我觉得这个时候谈论这些话不是时候,因为我很多东西都不懂,应该找个没有人的地方细细聊聊,还有我现在应该把我的同学们从这里弄下山去,因为我在刚才扫她们一眼时看到她们好几个人都晕过去了,没晕的看到我手臂里夹着两个人,浮在空中,就像天神一样神圣,也准备着时刻晕过去。


就在我在空中听了钥说话时,底下的没有晕倒的这些帅哥美女们都看着我威严而又神圣的站浮在空中,心里都在纳闷儿,这是怎么回事啊?我这一辈子没见过这样的人类,不对,他还算不算人了啊?可是看他的眼神怎么这么历害,时不时的有道光,这道光又冷又让人想跪下膜拜。


“是不是仙人上身?我曾经看过一本小说,就是说的有仙人上了一个平凡的人的身,让这个人得到了仙力。”这是王浩这个仙侠忠实的书迷心里所想。


“他是不是西方的超人啊?来自外星球的超人?力大无群,眼睛是激光,吹口气就能冰冻所有东西,可是他裤叉没有穿在外面啊?难道这是我们东方的超人?”这是拉拉队里的女孩子们不爱看东方的仙侠,只爱看西方或是韩日那种泡沫剧的电视迷的想法。


“我烤,老大是历害啊。这也可以?是不是他修真了啊?怎么没看到飞剑?他们有人说修真还得挑人,不知道我可不可以?不过有老大在嘛,呵呵,等回去得尽快向老大要修真秘籍,不对,修真是玉简。嗯,回去得像老大要来感觉一下,以后搞把飞剑,在空中飞来飞去多爽,省得自己在这里累死累活的爬来爬去。还能看到不服的来个真人PK。嘿嘿~!”这就是高姓,李姓两位小弟那种小人得志人的想法。


唉!要是我知道他们是这么想地,我以前说什么也不能拿他们当兄弟,太丢人了。不过嘛,兄弟嘛!说什么都是多佘的。


只见我的眼睛发出一道纯白色的耀眼光芒,照向骑在山顶小道上的同学们,她们一个个疲累的脸色慢慢的都舒展开来,都在光芒下静静的闭上了眼睛,好像是淋浴在温泉里一样,一扫刚才的紧张而又惊恐的心绪,


晕过去的女生也慢慢的醒来,她们有的醒来脸上很迷茫,有的醒来就伸了个懒腰。可是都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突然就不敢在动了。


小乔也悠悠的转醒,她脸上先是出现痴痴的眼神,抬起头来看看抓着她的陈琳琳,看到陈琳琳正闭着眼睛,抬着头,好像是在感觉什么一样。


突然小乔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马上回过头,看向后面,可是纯白色的太阳光芒照得自己身上懒洋洋的,还让自己看不清后面的情况,就在她伤心的想哭的时候,光芒渐渐散去,她回过头来看看陈琳琳,发现她的眼睛睁开了,可是却是向上看着,小乔也随她的眼神向上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眼神一下子锁定,在也移不开了,心里闪过很多念头:“他,是他,是小宇,他还活着!不,他的眼神不对,东方乾宇的眼神不会这么冷,不会让人看到就从心底里害怕,好像是灵魂都在颤抖。可是,他不是小宇,那又是谁?”小乔一脸的疑问,不知道有谁能来告诉她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我脑子里的想法可能被的钥感觉到了,所以,她没说什么只是开始帮助山顶上的人了,只见她又看像所有人,一圈圈如有实形光罩,罩向每一个人,把他们都包在里面,我感觉到我好像松开了怀里两个已醒来的人。


光罩将她们每一个人都托了起来,有人在空中静静的看着,可是心里一定很紧张,王浩他们三个大喊大叫的说着什么,可是,没一个字我能听懂,小乔和陈琳琳一直注视着我,只见我右手一挥,我们都消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