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传(转)作者:古龙

飞的高 收藏 19 1847
导读:孤星传(转)作者:古龙

第一章


--------------------------------------------------------------------------------


北京城向东延伸约五里处,那里正是当年名盛一时的“莫云山庄”所在地。

然而,它却于一年前突然瓦解,所有的弟兄都被解散,从此,‘莫云山庄’在江湖

上正式销声匿迹。

至于那位刚接任不到半年的少庄主沦落何处,也没有人知道,他就像一缕轻烟,从

此飘缈无踪。行经莫云山庄的人也都当那儿是一片废墟,因为,在那里根本找不到一丝

过往曾有的风光。

有人猜测曾风靡整个北京城的莫子扬可能已经去世了;也有人臆测他或许是因受不

了璟圆格格的泼辣行径,惭愧得羞于见人,于是隐居山林。众说纷纭让人分辨不出真伪,

最后大伙也只是一笑置之,任由这个谜团留存至今。

而那位少庄主是真的去世抑或是隐居山林吗?

据说,有人曾在长安城里见过一个貌似地的人,但那人一身邋遢,全身发臭,根本

和众人心目中的莫子扬差异甚大。

此刻,在长安城里最热闹的市集口,站着一位骯脏潦倒、衣衫槛褛的男人,他手捧

着破碗,每见有人经过就出声行乞,然而,却没有半个人愿意施以援手。

有的人甚至还向他吐口水,斜睨着地说:“你这乞丐有手有脚,身子骨也挺硬朗,

竟不好好工作在这里吃白食,谁愿意帮你啊?”

可是,这名乞丐完全充耳不闻,只是专心的乞讨,他一个问过一个,一户挨过一户,

偶尔遇上稍有爱心的人,多少总会给他几个碎银子或是剩菜剩饭让他安然度过一天。

这一天他行乞后,接过剩肴,正快乐地拿着破碗蹲在墙角扒饭,突然,有人狠狠地

踢来一腿,不仅打翻了他手里宝贵的饭菜,也踢伤了他的胸,使他的后脑撞到石墙,疼

得发麻!

“也不看看我们长安城是什么样的富贵地,怎么会有你这种乞丐在这儿破坏观瞻?!

快,快给我滚出去。”

一个粗汉拿着木棒,目光凌厉地逼向乞丐,身后还跟着几名随从。

乞丐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并不理会,又将地上的饭菜捡入口中。

“王八蛋!老子讲话你到底有没有在听?这么脏的饭还敢吃,你不怕待会儿闹肚子

拉死你──”

粗汉咧嘴大笑,原本的怒意在看见乞丐恶心扒饭的模样时,已被耻笑声所取代。

“别吵我,我要吃东西──”乞丐瞪了他们一眼,又开始捡拾地上的食物。

“你是饿死鬼投胎的吗?要乞讨就滚出我们长安城,少在这里做这种丢人现眼的

事。”

粗汉猛地一腿,又将乞丐好不容易拾满的饭碗给踢飞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还我的饭来──”

乞丐气急败坏地冲向粗汉,勒住他的衣领,更将全身酸臭的汗味压覆在他身上,臭

味直冲上他鼻头。

“你们快来,把这疯子给抓起来,赶出长安城,快啊!”

身后随从立即冲上去,箝住乞丐的手腕,抓着地的双臂,直往城外的方向拖。

“放开我!我不走……打死我我也不走!”乞丐蹬起双脚,那股野劲还真是蛮力十

足。

“你们还愣着干嘛?快把他给抓走──啊!咳……”粗汉提声一吼,突然一个东西

飞进嘴里卡住他的喉头,咬得他半死!

这时候从他们正前方走来一位气宇轩昂、俊逸不凡的男子。他手摇纸扇,嘴角挂着

一抹浅笑,徐缓地说:“你们何苦为难这位兄弟呢?皇上也没有规定长安城里不能行乞

吧!”

他的话顿时把那位大汉给堵得哑口无言。

粗汉支吾半晌,吐出嘴里的小石,不服气地问道:“刚刚是你动的手脚?”

“好说好说,所谓不打不相识啊!”男人手里除了一把纸扇外,并无其它武器,但

他仍一副潇洒恣意的模样,完全没将这几个瘪三放在眼里。

“谁要跟你相识,你要管这乞丐是不是?那好,我就把他交给你,限你一天内把他

赶出长安城,否则我会再找几个兄弟来,下次就不会这么便宜你了。”撂下几句狠话后,

他便领着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屈夙尘性格的双唇轻撇了一下,往视他们背影的眼神瞇成一直线,嘴角微微出现一

丝冷笑,似乎在等着看好戏。

粗汉转过了弄堂口不久,突然抱着肚子大叫:“疼死我了……我的肚子怎么那么疼

啊!”

“二爷、二爷,你怎么了?”底下的人忙成一团,各个哇哇大叫。

“你们还废话什么,我肚子疼死了,快扛我去找大夫。”粗汉呻吟。

一伙人就这么七手八脚的扛起大汉,吃力地拖着走。

屈夙尘扬起浓眉,得意地笑看他们慌张逃离的景象,由此可想而知,这八成是他动

的手脚。

他撢了撢身上沾染的尘灰,正要举步,却发现那名乞丐又在地上扒检着东西吃。

他摇摇头,迅速从腰间拿出一锭银子,蹲下身递在乞丐眼前,“别再吃这此脏东西

了,若生病可就得不偿失,这锭银子你拿去。”

乞丐感激的拋下饭碗拿过银子,正要抬头感谢施予援手的人,却在四目交接的剎那

愣住,手中的银子也就眶当掉了下来。

突然清醒后,乞丐拔腿就要逃走,却被屈夙麋一把拽住胳臂,“你是子扬?”

乞丐的身子重震了下,赶紧说道:“这位公子,你认错人了,我不是。”

屈夙尘的黑瞳逐渐变得深邃、迷离,紧盯着乞丐刻意别开的侧面,“咱们同窗多年,

我没理由认错。”

“公子,我一个小乞儿,哪有什么能耐跟谁同窗啊?你别说笑了。”他急忙抽回胳

臂欲逃开屈夙尘锐利的眸光,但才走没两步,却被他一个倒落的翻身给挡住去路。

“子扬,你到底是怎么了?虽然我们已有十年没见,但我从未忘记过你。我还曾到

处打听你的消息,得知你已成为莫云山庄的少庄主,怎么如今沦落到这般田地?”他咄

咄逼人的追问。

莫子扬重重的闭上眼,嘴角禁不住抽搐了几下,表情充满了痛苦的挫败,“我根本

没想到在长安城这种地方也会遇上熟人。夙尘,你就当做从没见过我吧!我这种同窗并

不值得让你惦念。”

“你说的是什么话?走!我今天非要你把详细情形说给我听不可,若你有根有怨,

我一定会为你出头的。”

屈夙尘不由分说地拉住莫子扬,直往他暂时下榻的福来客栈行去。


※ ※ ※


屈夙尘逼着莫子扬彻底梳洗一番,又拿了一套干净的衣裳给他。待他一切整理妥当

后已是深夜。

夜阑人静,他们两人对坐在案头,打算秉烛长谈。

“说吧!莫云山庄这些年来在江湖上的地位如日中天,怎么会在一夕之间垮了呢?”

屈夙尘目光森然地问道。

旧创未愈,又添新恨,莫子杨倏然神情紧绷,全身像是涨满的弓弦,有着满腹的焦

灼与压力。

他嘲谑地扬起狂笑,“都怪我贪恋美色,输得活该,败得应该──”

莫子扬凄凉无奈的语气紧紧扣住了屈夙尘的心扉,他怎能任由自己的好兄弟遭人欺

凌,而且还是个女人!

“她是谁?”他忿忿不平的道。

“算了!你惹不起她的。”莫子扬苦笑着。

“这普天之下,还没有我屈夙尘惹不起的人物,就算是皇帝老子,也得站在一个理

字上。”

在屈夙尘狂野不羁的眼光中透露出危险的压迫气息;深邃俊美的轮廓充满亦正亦邪

的阴柔气质。

莫子扬怔忡地看着他冷如夜星的眸光,这种目光他并不陌生,还记得十年前,屈夙

尘还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少年时,其全身上下就已充斥着这种傲人的气势。

“她名叫赫维璟圆,是淳庆王府的格格。在当时就有传言她是个喜欢玩弄男人感情

的坏女人,偏偏我不信邪,还一味沉迷在她的美色中。哈……就在她的花言巧语下,我

向她献上莫家的传家镇庄之宝‘麒麟翡玉’,结果……”

说到这儿,一股冷凝暴戾的恨意迅速在莫子扬眼底浮起。

“结果如何?”屈夙尘问道。

“她竟然当着我的面把它给毁了、砸了!我当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因为我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幸灾乐祸的讪笑,从她的嘴里听见了讽刺与嘲弄,这种奇耻大

辱,教我怎能忍受?”

他猛然拍桌站起,紧绷的肌肉微微颤抖着。

“就因为这样,你结束了山庄?”屈夙尘的唇挽成一直线,不得不暗骂他笨,“你

这不是太傻了?你应该壮大山庄,再予以报复啊!”

“没了翡玉我还能做什么?况且她又是格格之尊,我也只能认命了。”莫子扬深深

地叹了一口气。

“翡玉无法修补,但山庄的威名可以重建,你千万别放弃啊!”屈夙尘不希望他就

这么认命。

“但是……只要有她在,我就回不去北京城。”他摇摇头说。

“为什么?”

“我恨她,又怎能再见她?我怕我若再见了她后会忍不住想掐死她。”莫子扬愤懑

地说。

“我看不是吧,你一定还深爱着她。”

“我没有──我巴不得杀了她,将她碎尸万断,就跟……她把我的‘麒麟翡玉’摔

碎了一样,这份感情永远也不会恢复了。”莫子扬激动不已,因缺乏营养而显得蜡黄的

脸色揪成了痛苦的皱折。

他绝不可能还爱着她的,屈夙尘的这句话简直就是污辱他!

“既是这样,那就回去做给她看,让她知道你莫子扬是打不倒的。”他是当真为莫

子扬叫屈啊!

他的话再一次刺激着莫子扬受伤的心,他无时无刻不想重建山庄,但只要一踏上北

京城,他就会忆及璟圆格格那张充满耻笑与嘲谑的表情,那会让他勇气和信心全无啊!

再说,如果他一现身,那女人必定会放出风声,说他当初是如何的迷恋她,如何的拜倒

在她的裙下,这是一件多大的讽刺。

“你的意思是不打败她你就不回京?”屈夙尘消瘦的五官不悦地紧绷着,他咬牙克

制住自己窜烧的怒焰。

而莫子扬给他的答案只是沉重地点点头。

屈夙尘冷凝的眼盯住他,许久,徐缓地化为一丝戾笑,“好!那就由我去对付她,

我立誓要让她在北京城无立足之地。”


※ ※ ※


璟圆格格待在‘翡冷轩’里,无聊逗弄着笼子里的金丝雀。

在一般人的眼里她是活泼好动的,但唯有她自己明白,那些假象全是地装出来的,

其实她喜欢看看书卷,偶尔莳花植草,但这些喜好全被她给刻意隐藏了起来。

她之所以刻意表现出的精明强悍,只是不愿让旁人给看扁了。

事实上,她不过是个庶出的格格,母亲又是满人所排挤的汉人,自小地位就备受威

胁。所以,从小她就养成小心翼翼的态度,必须在谨言慎行下才能在王府中安然度日。

尤其在她懂事后,就常遇见阿玛玩弄女人的浪荡行径,侍妾更是一个换过一个,因

此,她对男人完全不再信任。

为了报复,她便以玩弄男人的感情为消遣,这种行径就当做是为她死去的额娘出一

口气吧!

想起额娘的死,她便满腹怨怼,还不是阿玛的不忠让额娘产生厌世的念头,所以她

起誓,她定要伤尽全天下男人的心。

“格格,原来您在这里,我还以为您偷偷溜出府去看花灯了。”婢女小乔怏步跑进

阁内,一看见璟圆格格便大大松了一口气。

“我今天没心情出去。有什么事吗?瞧你跑得那么喘!”璟圆格格笑睨了她一眼。

虽然她对男人一向不假辞色,在外的形象也很差劲,但是,她对下人可是一点也不

带主子的架子。

“是王爷找您,他……他……”小乔真不知该如何启口。

“他是不是又纳新妾,要我去见见那个女人?”璟圆格格厌恶的道,仿佛对这种事

早已习以为常。

小乔点点头,“格格,我知道您不高兴,不过王爷有请,您还是去一趟吧!”

璟圆格格撇撇嘴,这已是今年的第几回了?王府前后厢房里全住满了阿玛的妻妾,

看来她的阿玛比皇上还风流,一点都不甘心屈于人后啊!

“我不去,你去告诉我阿玛,他迎几个侍妾入府,我就出去玩几个男人。现在我突

然觉得心情大好,你叫素素准备一下,我现在想去逛街游灯了。”璟圆格格毫不在意地

说道。

“格格,这不太好吧!您何必为了王爷……”

“我的话你是听或不听?还是你也嫌我只是个庶出的格格,懒得理会我的吩咐?”

她向来不会对婢女使性子,今天却不知怎地,老是心神不宁。

“不是的,格格您千万别误会啊!好,我这就去叫素素准备。”小乔拎起裙摆,忙

不迭地下去张罗。

璟圆格格突然觉得烦躁极了,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在王府中连一刻也待不下去,

于是直接尾随小乔而去。

待素素准备齐全,她们主仆两人就偷偷溜出府邸,来到了大街上。

今天正是元宵佳节,满街花灯并列,大伙不忘拿出绝活,设计别出心裁的完美花灯,

相互争奇斗艳,想要在今年的花灯比赛中雀屏中选。

街上的小贩栉比鳞次,更强调出这花灯夜景的热闹非凡,璟圆格格和素素边走边玩

边欣赏,已是目不暇给。

忽地,璟圆格格听到远处摊贩有正在叫卖炒栗子的声音,她嘴馋地对素素说:“你

赶紧去帮我买一包炒栗子来,我好久没吃了,想得直流口水。”

“可是,您一个人……”素素有所顾虑的道。

“没事的,我又不是头一回溜出府,你紧张个什么劲儿?”璟圆格格挥了挥手,不

停催促着她。

“好吧!格格您千万别乱跑,要在这里等我哟!”素素千叮万嘱,直到璟圆格格点

头应和,才放心地回头去找卖栗子的小贩。

璟圆格格无聊地东张西望,目光突地被正前方一个卖翡玉的摊贩给吸引了。她缓步

走向前,盯着眼前琳琅满目的玉饰瞧。明知这里头根本没有上等去,几乎全是些鱼目混

珠的劣质货,但她还是满感兴趣地欣赏把玩着。

眼眸一转,她竟瞧见桌角摆着一块质地不错的玛瑙!正想拿起来瞧瞧,却被人捷足

先登一步。

她蹙紧秀眉,正要张嘴开骂,却听见对方低沉磁性的嗓音率先开口,“姑娘,你很

喜欢它是不?那在下就买来送你吧!”

随即他转向小贩问道:“这玛瑙值多少?”

“不多不多,只要十两银子。”小贩见有生意上门,开心的道。

璟圆格格却被他突如其来的霸道姿态给煞到了,立即反唇相向,“谁要你的东西?

本格──本姑娘又不是没钱买,你省省吧!”

“咦?姑娘你这话就错了,美丽的东西本就该赠美人,难道姑娘不承认自己美吗?”

这名男子深思地打量着她脸上那抹顽固的倔强。

璟圆格格为之一愣,从来没有人敢以这种口气对她说话。

她心想,如果这个臭男人知道她的真实身分,还敢这般玩世不恭吗?

“我当然对自己的长相有信心,再说我美不美,并不需要你来印证,请你让开。”

璟圆格格挥手用力一推,他却矫捷闪身,躲过她蛮横的攻击。

她没想到他有此一着,在用力过猛下,身子竟直接往前倾,差点当着众人亲吻地上

了。

所幸这名男子扶住了她,避免她难堪。

璟圆格格猛抬起头,对住他的眼,发现他眸中有种放肆的光芒,令她浑身燥热。

“姑娘,小心点,大庭广众下摔跤可不好看啊!”他撑住璟圆格格的腋下,拇指却

不怀好意地摩掌了一下她的乳峰。

璟圆格格登时张口结舌,双唇微颤,却说不出话来。

他悠哉地欣赏着她脸上羞怒交错的红潮,邪笑地俯在她耳畔,轻咬着她细嫩的耳垂,

“在下屈夙尘,希望姑娘别把我给忘了。”

他陡地松手,在离开她的同时已将手中的玛瑙塞进她的手里。轻巧俐落的动作一气

呵成,待她发现手中有样东西时,他已走远。

璟圆格格恨恨的瞪着手中的玛瑙,脑海中开始搜寻这个男人的印象……

屈夙尘!他到底是谁?

是哪个王府的贝勒、贝子吗?但也不对,他姓屈,这该是汉人的姓氏,那他就不会

是皇室之人。

不可讳言,这男人已经勾起她的征服欲。她冷冷地一笑,她倒要瞧瞧这个傲慢自大

的他,如何逃出她的手掌心?

赫然,素素大喊救命的声音在远方扬起,璟圆格格下意识便拔腿朝发音方向疾奔过

去。

就在她看见素素的同时,也看见了那个叫屈夙尘的正和一个混混缠斗一气,只见他

俐落地使出两招,对方已被他制服。

“到底是怎么回事?素素,你受伤了!”璟圆格格赶紧跑过去扶住素素,才发现她

手臂流着血。

“是……是那个贼子想扒我的钱,被我发现了,他却一不做、二不休的拿出刀子威

胁我……”素素惊魂未定,说话仍带结巴。

“还有没有哪儿受伤呢?以后遇上这种事,就给他钱,性命要紧啊!”她不停梭巡

着素素的全身上下。

“我没事的。小姐,是这位壮士救了我,若不是他早来一步,复果真不堪设想。”

素素看向屈夙尘,眼底流露出感激之色?

“虽然我很讨厌你,但还是得谢谢你救了我的婢女。”璟圆格格不客气的道。

屈夙尘漆黑的眼中揉入一抹玩味的笑意,“彼此彼此。”他又看了看手中的贼子,

“这个人伤了你的人,要怎么处置就由姑娘决定好了。”

璟圆格格看向他手中的恶人,发觉他一身破烂又面有菜色,于是皱着眉说:“放了

他吧,只要他以后别再随便伤人就行了。”

屈夙尘挑挑眉,顿觉这女人确实不简单,竟能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一副宽容厚道的模

样!偏偏私底下却是个尖酸刻薄、寡情无义的恶女。

不过,她既然要装,他就配合她一下吧!

“姑娘这么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他放开手中的恶人,冷箸声说:“就算

穷也要有骨气,下次别再干这种事了。”

“是是,谢谢公子、姑娘们的大人大量,小的一定改。”下一秒他已溜得无影无踪

了。

“不知公子府上在哪儿?我会命仆人送上重金,以答谢公子的拔刀相助。”璟圆格

格客套地说。

“在下正云游四海,不过是路经北京城罢了,我看那重金就免了,如果……如果姑

娘真的有心相报,不妨尽尽地主之谊,陪在下四处逛逛,顺便介绍一下北京城最热闹的

花灯,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素素闻言,立即替璟圆格格拒绝,“我们家小姐不能在外逗留太久,请公子──”

“好,我答应你。”璟圆格格拦下素素的话,她才不要欠人情债呢。随即又对素素

说:“你先回去,别忘了替自己上药。”

“可是──”

“你放心,我都那么大的人了,还会走丢吗?”她不管素素那抹担忧的神情,转向

屈夙尘,“你不是要逛花灯?我们走吧!”

她挑战性的眼光谑睇他一眼后,率先往前走。

屈夙尘瞇起眼,直盯着她的背影,唇角衔上一道不易察觉的冷笑,随之跟上。

素素简直是担忧极了,可她却直拿璟圆格格的莽撞与一意孤行完全没辙。



6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