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天下 飒飒东风秋渐浓,扫清阴戾天地空 草包局长(26)

两只蝴蝶飞 收藏 0 8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29/


等他们终于定下来以夜莺为线索找到那个杀手再决定谁来做帮主的时候,夜莺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脾气暴躁的安华指着军师的鼻子直骂他是废物,军师也不甘示弱回骂着,双方差一点而就动起手来,最终在谢小峰和黄义的劝说下不欢而散各自回去了。


夜莺在他们的疏忽下捡了一条命,再也不敢回到自己的任何别墅去住了,市区她也是不敢回去了,穿着湿淋淋的衣服走在一条乡村的小山路上,直冻的她瑟瑟发抖,幸亏,南方的冬天不是象北方那样寒冷,不然非冻死她不可。这时如果让一个认识她的人看见她现在落汤鸡般的样子,肯定不会相信她就是那个曾经风光无限的夜大老板。


终于在她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半人高的小山洞,赶紧钻了进去,靠在冰冷的石壁上摸出一支烟想抽的时候才发觉整整一盒烟早就被河水浸透了,摸摸身上的东西,一个打火机、现金三千多元,信用卡若干张,手机进水也报废了。看着这些东西夜莺差一点而哭了起来,现在没吃没喝的不说,还差一点而把命丢了,自己在这个山洞里又冷、又饿、又怕,自己还是一个女人啊,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如果碰上个坏人怎么办啊!哼哼!她倒没想想自己是不是一个好人。


她稍微暖和了一点儿后,跑到外面捡了些干树枝、树叶和杂草回来点燃,随着身体逐渐地暖和,她的脑筋又转动起来;唐元庆、黄义、谢小峰、安华你们等着,不要让我联系到‘三狼’,如果我联系到他的话,我就是拿出所有的钱也要要你们的命,你们以为老娘我是好惹的吗!。挨过寒冷的一夜后,她继续沿着小路向前走着,拐过了一个弯儿后,她看见了一个小村庄,望着那袅袅升起的炊烟,肚子里咕咕地响起来,加紧几步向那里赶去。


老婆婆与自己的儿媳见到一个穿着华丽衣服的女人狼狈不堪的进入家里,他们感到惊讶已,暗暗寻思着自己家是不是有这一门儿亲戚。夜莺编了一个自己是被丈夫打出来的谎言后,就拿出一千元钱说要在这里住下,并说不想让自己的丈夫找到自己,等过个十天半月的自己再回去。 山村的人是相当朴实的,虽然不怎么相信她所说得话,但是还是让她住了下来,儿子出去打工了,家里只剩下两个女人,多住一口人也没什么难处,何况还有那么多钱拿,顶的上自己半年的收入了。就这样,夜莺在这里隐姓埋名的住了下来。


其实,她如果带着她所有钱离开k市的话,走到哪里她都是一个超级大富婆,有钱就等于有了一切,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还想着恢复曾经的辉煌,从这一点儿看,她并不是一个能干大事业的人,虽然她曾经辉煌过,现在的她只想着报复,因为没人可以把她逼得如此狼狈,她已经钻进了牛角尖。好多人说;女人的报复心是极强的,你千万不要惹她们,如果你不小心惹到了她们,那么你就等着她们极其恶毒的报复吧?


‘三狼’静静地潜伏在‘毒蝎子’经常出没的地方,有时是在他别墅对面的咖啡屋,有时是在他总部对面的西餐厅,有时是在他情妇的住处附近,总之,正要是‘毒蝎子’曾经出没的地方他就去耐心地去转悠一番。今天是监视他的总部,抱着沉重的狙击步枪,通过瞄准镜看着他们的大门口。他已经踩了好几回点儿了,只有一次看到了他,却没机会出手,这只‘毒蝎子’极小心,能不出来就不出来,所有的事都是派手下人去办的,就是出来也是在大白天出来,人少的地方他绝对不去,这给‘三狼’带来许多的麻烦。


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自己已经感觉到有许多人在找自己,‘黑龙帮’在找,‘毒蝎子’的人也在找,尤其是警方,不知道警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存在的,全市都在排查外来人口,如果自己不是住在了这个高级住宅区,早就被人发现了,尤其是前几天,‘黑龙帮’的人几乎天天来查看这个别墅,幸亏自己不但换了地方而且又搬到了小阁楼里,不然还真会叫他们发现不可。所以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解决目标,早早撤离才能保证自己绝对安全。


毒哥现在可以说是即舒坦又难受,舒坦的是‘黑龙帮’现在是一盘散沙,只要自己在他们火拼两败俱伤无暇他故的时候,自己就能一举歼灭他们,到时候自己就是k市的地下皇帝,说一不二。难受的是幕后黑手开始屠杀帮派的一把手了,自己的安全得不到保障,万一自己一个不小心被他们暗杀掉,那不就亏大了吗!


正想着自己的心事电话响了,打开一看,号码是阿娇的,有心不接吧,可想着她那美妙的娇体,以及在自己身下那娇滴喘息的声音就不由自主按下了接听键“喂!阿娇啊!什么事啊!我现在正忙着那”“嗯~我不管,你好几天没来看我了,我想你了,什么时候来看我啊!”听声音就会让人想入非非,要是看到人还不知会怎么样那。几句话直斗的毒哥心里痒痒地象有一只猴子在抓他的心。


“小宝贝儿,你是不是又寂寞难耐了?需要我去给你挠挠吧!”。


“嗯~不嘛!你净逗我,不理你了,人家是没事儿给你打个电话而已,谁痒痒了?”听着那娇滴滴的声音,老毒物的心跳加速起来,现在恨不能立即趴在她的身上狠狠地插她一顿,已经好几天没好好地安慰自己一下了,今天就去她哪儿去快活快活。


“好了,你就不要装着玩儿了,准备好,我马上就过去,到时候你可不要求饶啊!”“哼!到时候还不知道是谁求饶呢!”听着这样挑逗话,老毒物别提多难受了,心早就飞到那个骚娘们那里去了,对自己刚刚还考虑的自身安全问题早已经扔到爪哇国去了。


‘三狼’依然端着枪瞄准着‘毒蝎子’的大门口,如果目标不出现,他可以连续三十多个小时不吃不动,直到目标出现,现在他已经等了十几个小时,在租下这个房间后,以就基本没离开过,除了上了一回厕所。俗话说得好,只要你付出了,你就有回报。突然,‘三狼’发现一辆林肯轿车停在了大门口,他知道,肯定有大人物要出现,他立即提起精神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从门口进进出出人们,生怕错过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就在这时,他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没错,就是他,‘毒蝎子’ 的老大,外号‘毒哥’的杜清风,跟照片上的人一模一样,在一帮手下的簇拥下正要钻进一辆汽车。


十字牢牢地套住‘毒蝎子’的头部,扳机慢慢地扣动着,此时的杜清风正幻想着与阿娇怎么样的欢爱之中,嘴角还露着微微地淫笑,他没想到死神已经向他招手了。


杜清风弯腰钻进轿车的一瞬间,一颗高速狙击步枪子弹已经穿进了他的脑袋,子弹是从他的眼睛射进去的,却没有射穿,子弹留在了他的脑子里,身体随着势头一头扎进了车厢里,软软地趴在了车座上,负责关车门的兄弟以为他太累了,想趴在车上歇一歇,就没在意的关上了车门。


汽车绝尘而去,开车的司机却不知他是载着一个死人,依然朝着目的地急速开去。


‘三狼’回到住所,打开手机给夜莺发去一条短信;任务圆满完成,希望在明天下午以前看到自己帐户里一千万。他却没想到夜莺现在根本就接不到这个信息,她现在是依靠房主的儿媳每天到村委要报纸看来了解k市的情况的。


按理说‘三狼’既然完成任务就应该回去了,可他并没有走,因为他还没收到酬金。



一个月的时间里接连发生好几起命案十数条性命,连过年都是提心吊胆的,到了晚上根本就没人敢出来。就连省领导都感觉到社会的不稳定, 于是市民纷纷打电话给省、市政府、公安厅、局,谴责社会的不稳定,要求加大打击犯罪团伙,还广大市民一个安定繁荣的生活环境。


省长许青松亲自打电话给市局刘局长,虽然是在冬天,可骂得刘局长还是汗流浃背,一个劲儿地点头,不停地说是,直到自己的耳朵快被骂的震聋了,才在许省长的咆啸中解脱出来,等坐下才发现自己的内衣早就被汗浸透了。呆了好一会儿,刘局长才在迷糊中清醒过来,赶紧抄起电话把各分局局长、队长喊来开会。会上刘局长大发了一顿脾气,把许省长骂他的话又原封不动地骂给了各分局长、队长,直到自己感觉心里舒服了一点儿后,才要求大家各抒己见,想想办法把社会的治安稳定下来的决定。


大家莫名其妙地挨了一顿臭骂,谁也不高兴,所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发言,急的刘局长吹胡子瞪眼没办法。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就点名儿让城关区公安局长张军发言,张军见躲不过去了,只好站起来说道:“我个人意见,是先加大街面上的巡逻人员,然后把我们摸清的、记录在案的以及有前科的全部先抓起来审问一番,也许能找到一些有用的、有价值的线索帮我们破获这一系列杀人案。另外,我们还需要加强对外来人口的排查力度,以防有人混水摸鱼漏了出去,没有单位证明的、没有单位接收的、没有亲属关系的、没有身份证的一律清除出去,我的话讲完了。”说完没等刘局长发表意见就自顾坐下了,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嘲弄的微笑。


“嗯!张局长说得有道理,我看这个主意就不错吗!你们谁还有不同意见啊?说出来大家共同研究吗,总不能让我一个人费脑筋吧?”哼!见有人提出了主意,他立马就精神起来,他也没想一想;把有记录的和有前科的所有人员全部抓起来是有可能的吗!这样会打草惊蛇先不说,就算能都抓起来,这些人你往哪里放啊,这些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哪儿来的那么多警力啊?还有就是清除三无人员,如果真这样办了,还不知道会闹起多大的风波呢!这纯粹是张军给他出难题,考考这个刘大局长的办事能力。


其他局长听到刘局长又开始摆官僚架子,而且根本就不知道张军是在捉弄他,都在低头暗暗好笑,心里更是看不起这个靠关系爬上来的草包局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