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行 第二章 第二章 第四节

潮吧 收藏 0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大伙儿跟在陈大脖子身后进了棚子的时候,陈大脖子媳妇正站在灶前,用腰上的碎花围裙擦着手细细地笑。这是个娇小的女人,年纪跟朱七不相上下,也是二十郎当的样子。朱七一看见她就愣住了,乖乖,这不是个天仙还是什么?心麻麻地一阵忽悠……昨晚我做的那个梦好象应验了,梦里的那个女人跟眼前这个不相上下,也是这样的身条,这样的眉眼儿。


大伙儿闹嚷着去掀锅盖的时候,朱七就这样站在门口直楞楞地瞅她,脑子恍惚得像是喝了蒙汗药。

朱老六拽了朱七的袄袖一把,朱七打个趔趄,几步扑到里间,进门的时候回头一望,小媳妇正用眼角瞟他。

朱七的心悠忽一麻,像被麦芒狠刺了一下。


炕桌上早已经烫好了老刀子酒,几盘自家腌的咸菜也摆了一圈。

陈大脖子坐在窗台上,招呼大家上了炕,然后就开始挨个酒盅斟酒:“桂芬,上肉啦。”

桂芬?小媳妇叫桂芬!朱七一下子记住了,他觉得自己一辈子也不会把这个名字忘掉了。

桂芬应声端着一只盛满狍子肉的瓦盆进来了,锅腰子张九儿探手抓了一块,烫得来回倒腾手。

朱七不敢抬头看她,心里像装了一只兔子,扑通扑通往外直撞,脸上那道刚才还红着的刀疤忽然就黄了。

桂芬似乎是刚看见朱七,歪着头扫他一眼,问陈大脖子:“这位大哥不面熟,也是咱的伙计?”

陈大脖子嗯了一声,极不情愿地说:“朱七,大号叫年顺,刚从山东闯过来的。”


朱七心慌得像一只中了枪的兔子,眼前一片金花,正想开口说点儿什么,陈大脖子拉了他一把:“年顺,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朱七猛一哆嗦,魂儿好似又回到了身上:“往哪儿走?”这随口一说,把陈大脖子的脖子说得陡然变粗了:“不打谱走了?”朱七这才反应过来,迅速扫了桂芬一眼:“不打谱走了。”陈大脖子的嗓子眼发出“咯”的一声,垂下头捏捏嗓子,不言语了。朱七歪了歪嘴巴,没来由地笑了,感觉自己刚才这话说得有些无赖,吓唬人家干什么?哪能不走了?这当口,我不走也得走了,犯不着把命丢在这儿。陈大脖子捏着自己的嗓子还在哼唧,朱七摇了摇头,想说点儿什么又没说出来,眼不知道该往那儿放合适。刺骨的寒风开始越来越猛地从窗缝往里灌,坐在窗台上的陈大脖子感觉后腰冷得厉害,反手扯扯棉袄,让棉袄下摆遮挡住露出半截的后腰,还是冷。挪挪屁股,转过身子对朱七说:“冷啊,怕是又要下雪了呢。”


朱七不接茬,蔫蔫地想,下雪怕啥?爷们儿现在什么都不怕,咱不玩胡子行了,回家……哎,回家干什么?是不是快了点儿?朱七的脑子又开始犯迷糊,他觉得自己原先打好的谱儿,这时候忽然有些乱,总觉得还有一件事情在刺挠着他的心,眼睛不由自主地又来瞟桂芬。桂芬方才还垂着脑袋,这时正好抬起来,双眼一下子就撞在朱七的眼睛上了。朱七的心猛地抽了一下,像突然被小猫挠了一爪子。桂芬没想到自己偶尔这么抬一下眼皮就能碰上朱七的眼睛,心一慌,扭身闪出门去。


陈大脖子的脖子陡然就粗了一圈,转头拍拍正在咿咿呀呀唱戏的朱老六:“都回吧,明儿一早还得进山呢。”

朱老六停了嗓子,喝口酒漱漱口,一把一把地推身旁的伙计:“都走啦,老七,走啦……哎,老七呢?”

陈大脖子的眼珠子像受了惊吓的鱼,在眼眶里四处乱窜,猛一哆嗦,一个狗爬窜下炕去:“七!”


此时,朱七正在灶间跟桂芬“练武”。桂芬的武艺似乎不如朱七,退在锅台旁,撑出两只手护住胸口,嘴里嘶拉嘶拉地学小猫叫,脸红得像涂满了胭脂。朱七一只手揽着桂芬的腰,一只手就来扒拉桂芬的胳膊,脸涨得关公一样红,脚下划着醉步,身子奋力往前拱。陈大脖子撞到门口,“啊唷”一声呆住了,歪脖咧嘴说不出话来,像个被孙悟空使了定身法的妖精。


朱老六一看这个阵势,一下子醒了酒,回身抄起炕旮旯里的一只鞋,劈手朝朱七打去:“还不住手!”

朱七正练得专心致志,脑袋上啪地挨了一鞋底,猛回头愣住了:“咋了?”

朱老六的嘴唇哆嗦得不成样子:“你……你以为这是你的女人?”

陈大脖子伸出两根指头,像戏台上生了气的老生那样点着朱七,簌簌地抖个不停:“你,你你、你……唉!”

桂芬幽怨地乜了朱七一眼,扯开陈大脖子,嘤咛一声钻进了里间。


外面的风已经停了,月光如水,天地银白,整个世界死了一般寂静。

朱七大踏步往厦子那边赶,心跳得砰砰作响,脸也烫得厉害。

朱老六在后面喊:“你不要回厦子了,这就走!走得远远的,爱哪去哪去,我不管你了。”

朱七装做没听见,踩着积雪“咔咔”地往前奔,眨眼间变成了一个黑点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