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行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节

潮吧 收藏 0 6
导读:虎狼行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黎明时分,朱七做了一个五彩斑斓的梦。梦里他来到一处所在,那里栽满了槐树,风一吹漫天槐花。西天边飘起一道彩虹,那道彩虹渐移渐近,光彩夺目。彩虹下站着一位美貌女子,彩虹飘在她娇柔的身躯上,让朱七想到了菩萨头顶上的那圈金光。朱七冲她咳嗽,那女子听见了,幽幽转过头来看朱七,不说话,只是半偏着头冲她淡淡地笑,洁白的牙齿在彩虹的映照下闪着细碎的光。这个女人是谁?张大腚?咳,张大腚有人家那么俊秀吗?那么她是哪个?朱七料定世上有这么个人。妈的,我应该有个女人在身边呢。朱七在梦里发狠,缝补浆洗离不开女人,我娘也需要人照顾呢,这事儿得抓紧时间办。


这一夜,朱老六也没有睡着,眼睛瞪着漆黑的厦子顶发呆。那上面有动静,吱吱扭扭响,朱老六知道那是风把盛干粮的篓子刮转转了。篓子转着,朱老六的眼睛忽然就变成了猫眼,他看见有人在摘那个篓子,是朱七他娘。朱七他娘站在离篓子很远的地方,她好象是饿了,伸长胳膊来摘篓子。朱老六想说话,可是他的嗓子像是被人捏住了,发不出声音来。朱七他娘看见朱老六了,她缩回手冲朱老六喊,他六哥,你没见小七吗?朱老六还是说不出话来,干张了一阵嘴。他想说,三婶子,小七当了胡子呢,他就在我的旁边睡觉呢。朱七他娘好象看见了什么,拽动小脚向他扑来……朱老六猛地打了一个激灵,眼前一片漆黑,心情随即黯然。侧过脖子乜一眼朱七,这小子睡得可真香,呼噜呼噜地打鼾睡,像个吃饱了的野物。


朱七睁开眼睛的时候,东方微明,厦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呼号着的风将窗口的积雪砸进来,摔得到处都是。

朱七围着被子闷坐了一气,腾地跳下炕来,火盆里的灰烬被踩得弹起来老高,扬了个满天飞。

天上没有一朵云彩,蓝幽幽的,又高又远,一只老鹰在天上盘旋。

放眼望去,到处银白一片,连阳光和风都是白色的。

一起放过木头的伙计见朱七老远晃过来,连忙低下头喊起了号子,嘿咻!嘿咻!嘿咻!

朱七不搭话,挽挽袖子搭上了手。

把头陈大脖子在夹岭沟那里打了一只狍子,过午的时候就让他老婆搁锅里炖上了。

香味儿从他家山坡上的木棚里,一直飘出几里地远,伙计们谗得直流口水。


干了一整天,天擦黑的时候,陈大脖子拉起正在坐着歇息的伙计们说,紧撵一步,加把劲把胯子坡上冰溜子快溜倒的那棵红松放倒就收工,完了都上他家吃狍子肉去。大伙儿一听,登时来了精神,一个个眼睛贼亮,像下煤窑用的瓦斯灯。


天已经模糊得看人都有些分不清眉眼了,炖狍子肉的香味越发地浓郁起来。

五个人一言不发,走到刚刚放倒的红松旁边,自找位置,穿好了大攀。


“伙计们呐——哈腰挂呀!”陈大脖子长长地吼了一声。“嗨啁!”大伙儿两脚在地上蹬瓷实了,肩膀头拱到杠子底下,绷得紧紧的绳子嘎吱嘎吱响着,像一头啃萝卜的猪。“伙计们呐,嘿咻!稳住步啊,嘿咻!挣了大钱打壶醋哇,嘿咻嘿咻!向前走哎,嘿咻!迈小步哇,嘿咻!迈着小步上大路哇,嘿咻嘿咻!炕上有个小媳妇啊,嘿咻!叫声媳妇你别吃醋哇,嘿咻嘿咻!一掀门帘啊,嘿咻!上了炕啊,嘿咻!半夜我给你焐小肚啊,嘿咻嘿咻……”陈大脖子领号子,大伙儿卖力地应着。身上用着力气,心里想着陈大脖子他老婆炖的狍子肉,几个人很麻利地就把最后这根木头码上了窠子,屁都没来得及放一个。


这时候,伙计们已经互相看不清楚了,最瘦的丁麻子隔三步远看,就像一只身披黑袄站在那儿的野狗。

陈大脖子一声令下:“老少爷们儿吃饭喽!”伙计们搁下家伙,乐颠颠跟着他往山下的木棚里跑。


朱老六回头扫了朱七一眼,嗡声道:“看样子大脖子没想撵你走呢。到了大脖子家要紧规矩点儿,叫你喝酒你就喝,不叫你喝你千万自己有数,喝多了埋汰……人家大脖子媳妇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见不得咱们这些粗人撒野呢。”看着不吭声,闷头疾走的朱七,朱老六怏怏地叹了一口气,听说我这个兄弟上山这年儿半载好上女人这口儿了,可千万别出什么洋相。


路上,朱老六闷闷地想,昨夜我梦见三婶子是怎么个意思?得有个年儿半载的没梦见她了,是不是家里真的没有饭吃了?老七这个混蛋可真够让人操心的。朱老六想起他跟朱七两年前刚从村里出来时的情景,那天下着很大的雪。三婶子抹着眼泪送他们到村口,拐过村东二道沟的时候,三婶子被大雪淹没了,只看见一个孤零零的白点儿……在村里,我只有这一个亲近人了,朱老六的神情有些恍惚。朱老六三岁上没了爹娘,朱七的爹把他接到了家里。十几岁的时候,朱七他爹也走了,是让痨病给憋死的。三婶子没拿他当外人,朱老大有时候呛他几句,三婶子还扇他的脖颈子。朱四不知道咋样了?朱老六轻叹了一口气,听说他居无定所,可千万别被仇家给抓了。一路走,朱老六一路叹息,他最担心的还是朱四……八年前在老家朱四惹了一场祸害。那天乡公所的人逼着“交出荷”(纳粮),朱四没在家,那时候朱七小,争不过乡公所的人,被他们给打了,朱四他娘的褂子也被撕破了。朱四回家一看,二话没说,提着一把斧头就奔了领头的那个人家,把那个人给生生劈死了。


朱老六想,抽空得嘱咐一下老七,见了四哥可得劝劝他,兵荒马乱的,可千万保住性命,朱家没几个整劳力了。

大伙儿忽忽拉拉走得急,朱七催朱老六快走,横着身子赶在他的前面,朱老六哼了一声,一时没了主张。

年前无论如何得让他回家,回去照看着老娘,省得他在这儿惹是生非,朱老六紧撵几步不再多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