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行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闷了一阵,朱七斜他六哥一眼,使劲晃了一下烤出一股腥味的棉袄:“咋了你?傻看着看我干什么?”

朱老六打个激灵,把烟荷包揣进怀里,凑过身子小声说:“你得告诉我,好端端的你下来做啥?”

朱七把烤热乎了的棉袄披在身上,淡然一笑:“三江好郭殿臣的‘绺子’打上山去了,山上散了,我就回来了呗。”


“我担心熊定山呢,”朱老六悻悻地咽了一口唾沫,“三江好的人抓不着你,定山也到处抓‘溜子’呢。”

“三江好的人认识我个球?再说,是定山先跑的,他抓我个鸟。”朱七这话说得很是没有底气。


朱老六埋下头一下一下地拽裤裆里露出的棉花:“抓你的鸟也抓得住……小七,定山抓溜子都抓疯了,前些天在这里抓了刘坠,差点儿没被他给打死。”朱七斜眼瞄着朱老六鸡啄米一样拽自己裤裆的手,蔫蔫地想,吓傻了吧?瞎拽什么呀,我就不信你还能拽出个金鸡巴来。哧一下鼻子,把棉裤托在手上均匀地烤着火:“刘坠那是活该,定山还没走他就想跑?找打嘛。”朱老六不想说这些了,木呆呆地站起来,轻声嘟囔道:“找打找打,他不当胡子人家谁打他嘛。还有,前些年你跟着那个姓卫的,也不知道都鼓捣了些啥,整天有人去家里找你们,没把我和三婶子给吓死,幸亏咱大哥……算了,俺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朱七不理他,把鼻子凑到棉裤上来回嗅:“真臊啊,真臊……让我给尿的。六哥,别害怕,我住几天就走,家去。”


一阵风哗地冲开门帘,扑到朱老六露出半截的腰上,朱老六一激灵,“吧嗒”从裤腰里掉出了烟袋。

朱老六弯腰摸起烟袋,蔫蔫地应道:“还是家去好。你应该跟咱四哥学,人家顾家,你老是让我担……窝心。”

朱七弓着腰,过去将门帘掖好,冲朱老六嘿嘿了两声:“瞧这话说的……得,该走的时候我会走的,上炕睡你的吧。”


去年比这早些的时候,朱七他们正在放木头,熊定山腰上别着根烧火棍一样的“捣打木子”(土枪),一步三晃地来了。没等大家直起腰,定山就冲天放了一枪,硝烟跟掀开的热锅盖似的,老少爷们儿,都给我听好了,从今往后这片山林就归我管啦,一个月一结帐,把“孝敬”派人给我送到三瓦窑子去,不多,一人一块大洋加一个烟泡,不送,老少爷们儿就别怪我不讲义气啦。这通咋呼把整个山都吓晕了,雪茬子扑棱棱往下直掉,一个野物也没敢叫唤。定山走的时候,朱七偷偷瞄了一眼他的背影,登时出了一身冷汗,这伙计比卫澄海当年还凶呢,啧啧,敢情这家伙是个神仙,脊梁闪闪发光,越走越亮。


天气转暖的时候,轮到朱七去三瓦窑子给熊定山送孝敬,是山上新入伙的老乡刘坠去接的。因为刘坠跟朱七是邻村的,打小就认识,完事儿以后朱七就拉他吃了碗酒,问他在山上过得可好?刘坠摸着三根鼠须说,好着呢,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都是咱山东闯过来的硬汉爷们儿。朱七立马就动了心思,好啊,这样的饭我习惯吃,没怎么多想就跟他上了山。


你说我这是何苦呢?朱七在心里开始埋怨自己,当了一年多的胡子,银子没捞着几个,到头来弄了这么个下场。

这里不能再呆了,得走人。朱七打好了谱,歇息几天就回老家躲躲,他害怕郭殿臣抓住他给枪毙了。

朱七心里明白得很,三江好的人有靠山,听说人家投奔了东北抗日联军,归杨靖宇将军管辖。


“老七,还不睡觉?”朱老六的声音很清晰,一点儿不像刚睡过觉的样子。

“这就睡。”朱七把棉裤穿上,裤裆里暖融融的,似乎要融化了他的老二。

“我琢磨着,你还是得走……”朱老六的声音小得像蚊子,“天亮就走。”


朱七上炕将他往里推了推,和衣躺下没有放声。走那么快干啥?你知道我还有多少事情没办妥吗?

朱七装做睡着了,打着假呼噜,脑子里忽悠冒出三瓦窑子里一个娘们儿的影象来,这个影象很有些英姿飒爽的意味。

老林子深处,零星的枪声又响了起来,枪声夹杂在风声里,滋溜滋溜响,像女人撒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