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西行漫记 欢宴

沃尔夫.弗莱 收藏 6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两个人绕了好一会儿,才到了一座府宅前。这府宅甚大,具是由大理石建成,与中原那木制房屋大不相同,别具一番风格。里面装饰得颇为豪华,室内竟然有喷水池,地面还铺着红色羊毛地毯,更有不少精美石雕摆放在四处。这些石雕都是些壮男靓女,与真人一般大小,而且个个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直看得王随面红耳赤,心跳狂乱,边走边手捂着鼻子眼睛偷偷瞄个不停,却又怕赵庆这小子笑话,不敢停下来细细观摩。

赵庆看出王随的窘样,停步笑道:“要看就好好看吧……呵呵,我初到这里时,也与王兄一般,一见这裸女石雕,那两腿便说什么也迈不动了——谁叫咱大汉军纪森严,弄得咱们长这么大,都没见识过女人的身子呢?原也觉得这里的人忒无廉耻,实在有伤风化。后来方才慢慢了解,原来埃拉西亚人崇尚自然,认为人体本是上天所赐,乃是万物间最美的……哎,王兄,你的鼻子流血了……”

王随接过女奴双手呈上的湿布,捂在鼻子上,那双贼眼转个不停,细细打量着眼前每一尊石雕,却只是挑拣那些女的看,至于男性石雕则根本不屑一顾。只见这些裸女石雕均面目俊美,脸含笑意,无论年龄大小,皆体态丰韵,极有肉感,绝不似大汉那种“窈窕淑女”。

“莫看了!”赵庆一把拽住他,直向内屋走去,口中兀自教训道:“看这些石雕,须先收起色心,方能但观其美,不觉其淫。像你这般看法,鼻血要流尽了!”

王随老脸一红,唯唯诺诺跟着赵庆,一双贼目不舍地又瞄了一眼那些裸女石雕,心中暗骂不止:“你小子连着看了好几个月,自然见怪不怪,不觉得什么。我可是今日初见,哪堪与你小子相比!收起色心,却叫我如何收?你小子当我是宦官么?”

赵庆吩咐女奴摆开酒宴,大尽地主之谊。那十几个盘中尽是些飞鸟、陆兽、海鱼之类,端的是美味佳肴。王随这几个月在那谷中,只能吃些面包、奶酪和米粥,最多偶尔来点兔肉,哪见过这些?!但见他双手齐出,抓着肉、鱼便往嘴里塞,直如风卷残云一般,转眼间连扫干净了几个盘子。再品那杯中酒,入口甘甜清醇,回味无穷,竟是葡萄酿制。原在汉军中曾听说西域诸国盛产葡萄,连酒也是用葡萄所酿,据传其味极美。但那只是听说过没见过,更不用说能尝上一口。如今居然在这埃拉西亚喝到葡萄美酒,更使他一杯连着一杯喝个不停,塞满食物的口中“唔唔”之声不止,示意身边女奴为其将杯中斟满。

赵庆量浅,只是慢慢品着手中的葡萄酒,含笑看着王随那饿鬼般的吃相。

酒过十来巡,菜过八、九味,王随动作方慢了下来,有了空闲与赵庆边吃边聊。

“这屋子是你的么?居然还有女奴伺候着,羡慕羡慕……”

“这是不是我的房子,是达维斯——就是今日被你痛打的那个小胡子——他的男爵府。”

“哦,我还以为是你小子的呢,呃,你是怎么到这的?”

“说起来有些话长。那日咱们十三个人,拼死冲击匈奴数万大军。记得当时我但见匈奴人万箭齐发,遮天的箭雨直扑而来,心中自知必死。忽然间眼前一道白光闪过,竟昏了过去,醒来后却是在一片密林之中。听到不远处有人嘈杂之声,便牵着马过去看看。只见两伙人……兄弟,你慢点吃,这里没人与你抢……只见两伙人在密林之中,还摆了一桌酒宴,一见到我,就有个家伙呼喝着挥手将我驱赶。我当时又不懂埃拉西亚语,也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只是口渴难忍,左肩上还带着箭,一心想向他们讨口水喝。没成想那家伙居然出手便是要打,我一时不忿,一拳将他……看,噎着了吧,快喝口酒送一送……一拳将他打翻,结果引来众人围攻……我便与他们战作一团。说来也怪,来到此地,我竟变得神力惊人,出手也比原来快了许多……你脸怎么红了?”

“喝得有些多……你接着说……”王随那脸已是红成了一片,却是羞臊的。没想到赵庆也有此奇遇,看起来自己并非是得了什么“道”,成了什么“半仙”。一想起前时那“飞天”壮举,王随更是大为羞惭,定要想个什么法子堵住司柏大叔的嘴,免得那老小子将自己的丢人糗事四处传扬开来。

“……只是一会儿,那六十多人全都被我打翻在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达维斯和阿利姆——阿利姆就是今日和我一起去的那个胖子——两个人正在谈判,各带了手下准备火并一场,结果都被我打得服服帖帖。这里的人对勇士极为崇拜,挨了打后,双方居然都要拜我作他们的首领,不过当时我也不懂他们的意思。我只是想,自己反正一时也没去处,先找个地方安身,日后再想法子回归大汉……你小子眼睛在看什么呢?……谁知道这埃拉西亚竟是一个极大的岛,四面环海,根本不与大汉、匈奴接邻,心灰意冷之下……哎,王兄,你的鼻子怎么又出血了?这里没有石雕啊?”

赵庆愕然地四处看了看,恍然大悟,对着身边伺候倒酒的女奴喝道:“去,赶紧换一件厚一些的‘基同’穿上!你们几个也是一样,快去快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