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狙击手 9.反狙击 (六)

寂寞守林人 收藏 10 7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4/


一只绿军鞋。灌木丛中仍是一片寂静。

田胜利料不准对方是不是“自己人”,所以不敢贸然出击,虽然他已知道敌人就在附近正监视着他,但在未分清敌友之前,打伤或者打死了对方,都是会造成遗憾的事。

保不准这人又是一伪装成解放军的越军,但也许对方是因为自己穿着越军的服装所以误以为敌,他小心翼翼的环视周围,不放过任何一片地方,越是不显眼的地方越是藏有凶敌,他在警惕与狐疑中搜寻着对方的踪迹,突然他看到一件奇怪的事,那只绿军鞋不见了。

几秒种前他还注视着绿军鞋,鞋子的突然不见令他想到敌人的身法闪避之快真是诡异莫测,只一眨眼的时间,几乎不到一秒中那人的身子就能闪过他的视线,可见这人不是一个狙击手,就是一个特种兵。

田胜利不敢轻敌,他知道在防御躲闪等能力上自己比对方差百倍,但如果能从对方那里学到这一门技巧,那将对他以后的出击有很大的帮助,他登时有了活捉这人的想法,但他也知道对方要想杀他也许只几秒中就能要他的命,以其闪避的速度,发现敌人与射击敌人的准确率应该也不会差。

他突然害怕起来,因为他意料到这个自己“能看见又看不见”的敌人其实早已掌握了他的生死,只不过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动手,也许也是想活捉自己。

这个念头很可怕,自己的生死已掌握在别人手中,而自己却不知道,这是最可怕的事情,因为你的半个身子早已在鬼门关中,而你另一半的身子还飘飘然悠悠然不知所以然。

田胜利开始紧张起来,他感觉有很多双眼睛在暗中窥视着自己,而这些可怕的眼睛全是一个人的,对方像是一个魔鬼,可以任意转换空间,随时都可以将他吞噬。

沙,沙沙,沙沙沙。河边不远处传来脚步声,接着是哗啦哗啦的河水波动的声音,来的人似乎只有一个,但这人又似乎很是慌乱,突然只听扑通一声,那人可能落入了水中,只过了一小会,就在田胜利趴着的灌木丛外的河水水面一阵涟漪,接着一个脑袋从里面钻了出来,是一个男人,大概有五十多岁,他的面孔显现出惊慌可怕的神色,他的身子钻出了水面,这人穿着打扮很是奇怪,既不是越军也不是解放军,而是用一些树叶加布条织就成的绿亚麻布的奇怪衣裳,这人上半身一从水面钻出,水上面就漂出了一些红色的液体,似乎下半身受了伤还在流血,这个人挣扎着爬出了水面上了岸,趴在烂泥堆里呼呼喘气,突然远处传来一连串的枪声,这人神色猛的一变,四处找寻着什么,突然跑向那株最大的树,拨开草种植物躲了进去。

不一会约有十几个越军猫着腰沿河追了过来,四处搜寻着,这些越军打扮很特殊,他们身上的军装颜色很深,显然跟一般越军士兵的级别不同,这种颜色证明这些越军是直属上面高级军队等级的。

带头的越军是个光头三角眼的凶狠模样的中年人,后头跟着的一个脑袋很小、身形却极瘦长,跟一个竹竿似的年轻士兵,这人且手长腿长,是豁牙子加老鼠牙。后面的十几人都是手托长管枪,这些枪也与那些普通的越军的不同,而是一种长一米,分上下双管,上管一米,下管细小一些短小约三分左右,双管上是瞄准镜,左右两翼还有两把插入短孔内的匕首,一般突击步枪的枪头上方都连着刺刀,而这些越军的却是一种近似消音器的东西。很显然这些枪械都比较高级一些。

田胜利猜测着当才那个人可能是个土著人,而这些越军是属于高级军官亲身统领的近卫军什么的,土著人可能发现了越军的什么情报或者拿了他们什么重要的东西,是以上面派重军追踪。

正当田胜利趴在灌木丛中不动,那些越军四处搜寻时,突然一个越军啊的一声惨叫,倒地身亡,其他越军一惊,都乱了纪律,四处躲避,那个光头三角眼惊呼一声:“有南方蛮子,小心!”然后钻入一处灌木丛,他身后的老鼠牙跑的最快与他挤进一处灌木丛中,那光头三角眼破口大骂了一句:“你娘的酸腿!”

这句脏话刚一出口,三角眼突然一声惨叫倒进了灌木丛深处,那个老鼠牙跑得倒快,灌木丛一阵晃动,他以不知钻到哪里去了,接着是一片寂静。

田胜利却更加狐疑起来,那个躲在暗处的人可以肯定不是越军,这个丛林里只有三种人,越军、中国解放军和土著,而土著人很少会使用枪械,更不用说会狙击术了,那么说对方肯定是中国解放军,但却又不是一般的解放军,应是特种兵一类的,他的闪避身法一看就是受过长期的训练的。

田胜利放下心来,暗暗叫好,当才那人先杀了一个越军扰乱敌人的心理,然后又杀了越军的头领,使越军群龙无首,接下来就是要一一收拾了。果然其中一个灌木丛中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一个越军扭曲的呻吟声,接着又没了声息。

田胜利惊然,那人竟然用的是一把带消声器的狙击枪,可以说“杀人于无形中”,只听灌木丛中又一声惨叫,整个灌木丛都晃动起来,越军肯定都受到感染一齐害怕了,都开始想换位躲避,这一动弹,只听惨叫声此起彼伏,在各处灌木丛几乎是一连串的发出惨叫,越军是一个挨一个的死去,有几人逃出灌木丛,吓得在地上爬着逃,结果刚爬一步,脑门子就中了一颗子弹,只一会所有的越军几乎被杀光。

而那个人始终没有显身,枪法之准真是鬼惊神骇,所用的狙击枪也是可以发连珠弹的,田胜利开始羡慕起来,对那人又怕又敬,正寻找着那人的藏身之处,只见突的一声从一棵树后射出一发穿燃弹正中一处灌木丛,接着一个越军惨叫着从里面跑了出来,满身都是火,正是那个老鼠牙,老鼠牙在地上翻滚扭曲一会,就活活被火烧死了。

田胜利心想这时若还穿着越军的服装,很可能下一个死亡的就是自己,于是他脱掉越军装,里面是解放军的绿色单衣,单衣的上兜里装着那块怀表,他在伪装敌人的时候将解放军装的一切都抛了,只拿了三样东西怀表、盒子枪、匕首。

这时他下身仍然是越军长裤,上身却是解放军单衣,背上挂着冲锋枪,腰部插着匕首,手上托着突击步枪,突然从灌木丛内钻了出来,将单衣上别的解放军红五角星标志摘下来,这是证明解放军身份的标志,他以为对方看到他的打扮会主动显身相认,不料丛林内仍是一片寂静。

他突然想起那个躲在大树后的土著人,急忙上前拨开草种植物,那人不见了,但他的眼睛瞬间一亮,这株草种植物的下面竟是个地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