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铁血书海][征文]

红娃子 收藏 11 108
导读:[原创][铁血书海][征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大刀秦家


秦家咱二爷爷练的是祖上传下的几样武艺:大刀、长枪、三节棍、虎爪钩绳。其中数秦家大刀最有名气,咱二爷爷一早一晚练武的时候把那十多斤重的大刀片子舞的虎虎生风,至于咱二奶奶,那是咱二爷爷学武艺时的师妹,使得一手好弹弓。

咱二爷爷膝下两儿一女,都是打会走路就跟着爹娘练劈叉耍刀棍学武艺,兄妹三个除了都会使大刀,还各自有绝活:咱大爷秦百成到十八岁上长得是膀大腰圆,一顿能吃三碗烀地瓜干子,有的是力气。他抡起大刀威风凛凛,碗口粗的树干在他刀下象捆柴火瞬间倒地,放下大刀他拎起打麦场上百十斤重的石毂辘举到头上绕麦场一圈后大气不喘。他把那双节棍抡得只听见飕飕声,那要落到树棵子从里,扫倒一大片。

咱二大爷秦百山精瘦干练身手敏捷,他练的是长棍和虎爪绳,咱二大爷把长棍舞的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虎爪绳出手,那钢爪牢牢地扣到墙头或者屋檐上,紧接着就顺绳子飞身上了墙头或者房顶。

咱大姑秦百英最拿手的是飞镖和弹弓,拴着红缨的飞镖一出手,那叫百步穿杨百发百中,咱大姑的铁弹弓是得了咱二奶奶的真传,瞄准了十几步以外奔跑的野兔,飕的一声铁珠到兔倒,就没失过手。

秦家几代人都出海打鱼、种地、还常常搭班子练武艺演出,远近的乡邻老老少少都知道大刀秦家。

咱二爷爷一家在鱼汛的时候摇着舢板出海放网收挂子打渔捞虾晒鱼干晾虾皮,渔闲净海的时节上山收种庄稼,农闲时咱二爷爷挑上咸鱼干上集吆喝着卖钱。咱大爷和咱二大爷、咱大姑去集市上摆摊子练武收几个零花钱,日子过的倒也有吃有穿。

到了咱大爷20岁咱二大爷19岁这年冬季,咱二爷爷和咱二奶奶夜里拿出攒下的大洋盘算着该给咱大爷娶媳妇了。

咱大爷和咱二大爷见爹娘喊来媒人给了跑腿钱,心里那个美呀,咱大爷美那自然是因为眼看媳妇就快娶进门了,咱二大爷美是因为按老习俗,老大娶了亲以后就该老二也办喜事了。连咱大姑都跟着高兴:娶了嫂子进门往后就有说话做针线活的伴了,十六岁的咱大姑心里也悄悄想像着着自己往后有一天坐花轿出门子上婆家的场景。

兄妹三个心里都美滋滋的,正赶上冬闲,海里地里都没多少活,咱大爷就和爹娘商量着带上咱二大爷和咱大姑赶集摆摊耍把式好多挣几个钱。咱二爷爷有些不放心:自打前年日本鬼子在四乡里建了许多炮楼以后,经常上集市生事,抢东西糟践妇女,赶集的人少了许多,去赶集的也是赶紧买卖完早点回家。咱大爷一晃膀子:“爹!咱耍咱的把式,不去惹他,有事咱赶紧收拾摊子回家。”咱二爷爷也知道儿子是想多积攒下几个钱好娶媳妇就答应了。

兄妹三个逢集就赶,一个月下来把四乡百里内的集市转遍了,到一地找那集市最热闹的地场放下刀棍行李挑子把手里的锣一阵敲,看看赶集的人围了过来,兄妹仨就一个接一个地练把式,

咱二大爷和咱大姑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交叉着翻跟头打小翻,观众一阵叫好,咱大爷就趁热闹上场了。

咱大爷打着赤臂露着胸膛抡起大刀只见一道道白光上下翻飞,观众正看得叫好,咱大爷一个猛虎下山的收势紧接着一手举起了咱大姑,穿一身蓝碎花布棉袄棉裤的咱大姑俯身到了咱大爷的头顶上,她一个蜻蜓点水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双脚稳当当地又落在咱大爷肩膀上,俩只小辫上的红头绳随风飞舞。

接着她轻盈地翻身落地,双手抱拳用一双含笑的大眼睛把在场的观众扫视一遍,咱大姑从腰间抽出弹弓瞄准十几步外的树疤刚要弹射,只听集市上人群乱着喊“炮楼的鬼子下来了!”围观的人们慌着乱跑转眼就都散了。

兄妹三个收拾挑子的功夫,过来了四个鬼子。其中一高一矮俩鬼子径直走到咱大姑面前,用手抬起她的下巴淫笑着,那高个子鬼子一只手拦腰把咱大姑扛到了肩膀上,和那三个鬼子嘻嘻哈哈地朝炮楼方向走。这后头可把咱大爷和二大爷气坏了,喊了一声:“我操你小鬼子的八代祖宗!”操起秦家大刀就追了过去。

几乎在同时,被鬼子扛在肩膀上的咱大姑抬起身来举起拳头朝着鬼子的鼻子狠砸了一拳,那鬼子顿时满脸开花,咱大姑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跳落到地上,咱大爷一手拉着咱二大爷一手拉着咱大姑,兄妹三个朝集市不远处的村落飞跑,四个鬼子哇哇地嚎叫着在后头紧追。

眼看着三个人要跑远了,那矮个子鬼子停下脚步端起枪来啪地就是一枪。咱大爷一听枪响,浑身打了激灵,不好!小鬼子心黑手黑别伤着我兄弟和妹子。这时候到了集市外的村里,面前是连着片的民房,听见枪响家家门户紧闭。看着快要追到近前的鬼子,咱大爷急了眼,他回身大喝一声迎上前去举起那矮个子鬼子原地转了几个圈,然后把那鬼子砰地摔在地上,另外三个鬼子喊着端起枪来,咱大爷眼都红了,他从身后抽出那把形影不离的秦家大刀,一个旋子转到鬼子跟前,咔嚓!片下了那高个子鬼子的脑袋,泛着泡沫的血液顿时从鬼子脖颈的刀口喷涌出来。

咱二大爷也不含糊,从腰里拽出虎爪绳飕地几下抽落了几个鬼子手里的枪,又再次甩出虎爪绳抓在一个转身想跑的鬼子耳朵上,两手一悠绳子在鬼子脖子上绕了三圈一收紧,眨眼的功夫那鬼子就被绳子勒得翻了白眼蹬腿断了气。这个时候另一个五大三粗的鬼子没命地转身朝炮楼方向跑,咱大姑也跟了上去,只见她手一甩,飞镖红缨,一道红光直奔鬼子的后脑勺,那鬼子听见身后咱大姑一声怒叱,不由得回过头来,这一回头那飞镖正好扎在他双眉之间,鬼子连吭都没来得及吭一声,身子后仰扑通一声仰天圆瞪两眼丧了命。

咱大爷一眼瞅见摔在地上那个矮个子鬼子睁开眼要起身,没等那鬼子缓过气来就两手抓起高举起狠狠地把鬼子的头冲着几米外的石头墙摔了过去,只听一声嚎叫,那鬼子脑瓜子开花,白的红的流了一地见了阎王。

这时候,炮楼的鬼子听见枪声也追了过来,咱大爷兄妹三个掠上墙头飞也似的跑远了。

咱大爷和咱二大爷咱大姑兄妹三个回到家,咱二爷爷一看他们的神色知道出事了。咱大爷三句两句把事情对他爹娘一说,咱二爷爷立马吩咐:“杀了鬼子他们不会罢休,亲戚家不能去,别连累了人家,咱也没别的地儿可去了,收拾衣裳包袱推上独轮车赶紧上昆俞山投八路去!”

一家人急忙收检要紧的衣物,咱二奶奶这不舍那不扔地拾噔了一大包,又把鸡窝里正抱窝的两只母鸡也绑好了鸡脚要带上,咱二爷爷一声喝:“都啥时候了还顾那些!”就这当口,外头几声枪响,炮楼那十几个鬼子由汉奸带路追到家门口了!

咱二爷爷呼噔一声关紧了屋门,听着外头鬼子汉奸砸屋门的吆喝声,咱大爷手拿大刀一跃上了橱柜,他举起大刀连捅带砍加撕扯,几下子就把后屋顶捅了窟窿,

咱大爷上了房顶蹲下身来喊爹娘兄弟和妹子赶紧上,咱二大爷一个鹞子腾空跃上房梁,接着探下身拉住了娘的手一提劲,咱那38岁的二奶奶借着儿子的劲飞身上了房,说时迟那时快,一家人冲出房顶,弯腰从后屋檐的海藻上跳到邻居院子里又翻过几个墙头到了后街,眨眼工夫一家人上了山道进了茂密的槐树林子没了踪影。

撞开屋门冲进里屋的小鬼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屋顶的大窟窿。

咱二爷爷一家到昆俞山了没?没过几天村里的锔匠回来说,他去昆俞山给人锔锅锔盆的时候,见着了咱二大爷,咱二大爷腰扎武装带还背着杆枪,见了锔匠笑呵呵地说,他和咱大姑分在了侦察连,咱大爷分在了机枪连,问起咱二爷爷和二奶奶,咱二大爷扯了扯身上的军装“俺爹和俺娘都在被服厂。”

过了几年,淮海战役的时候,咱村男人们响应咱政府的号召南下支前,辗转近大半年后支前队回了村,农闲的时候,前街那宽敞的墙根下,晒太阳的男人们聊起南下的经历来总会提到大刀秦家。他们说不完的话题就是淮海战役时遇见咱大爷抗着机枪威风凛凛身板还是那么健壮,而咱二大爷,当上了侦察连长,有遇见咱大姑的说那更了不得,咱大姑挎的是盒子枪,带了一队女兵打着竹板唱着歌,那前头一高个子女兵扛着一面红旗,有识字的说那上头写的是宣传队,看见的人叹服着说,咱大姑唱歌那嗓子,甜甜的又脆生生,那叫好听。别人那没法比。

咱二爷爷一家是咱村的骄傲。直到如今,出外赶集或者走亲戚遇到有谁提起大刀秦家当年一家人杀鬼子飞身上房冲屋顶出重围,咱村的人都会不嫌绕嘴地一一数着说“秦家大刀砍鬼子象切菜?那是!虎父无犬子!那可是咱秦家二爷爷二奶奶指教出来的咱大爷和咱二大爷咱大姑!”那话里透着得意和自豪。


2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