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三卷 一一五师战纪 第二节 地型论(下)

反手一刀 收藏 9 41
导读:血祭山河 第三卷 一一五师战纪 第二节 地型论(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第二节 地型论(下)


吴德仔细的打量了他们一番,灰军装,不是鬼子,训练有素,斗志昂扬,不像是溃兵(那时国民党的溃兵可没少干坏事),不像中央军,也不像晋绥军,难道,八路军,吴德看完来人的武器装备后,才注意到他们左臂上的布质襟章——十八路军(刚改编时八路军的番号是十八路军),真的是八路军,是115师吗?来的这么快。吴德目光扫向后面的干部,林BIAO!吴德的眼神猛的收缩了一下,浓眉瘦脸,双目炯炯有神,脸色红润并不像后人所形容的铁青色,林BIAO是一位伟大的军事家,有功之臣。虽说晚年政治上不清不楚,但吴德还是相当的崇敬他,一个强悍的军事天才。吴德盯着林师长久久的没有说话,以前只能看照片而今天终于见到真人,吴德的眼神中充满了敬意,心情也为之激动起来。

黑脸汉子看到吴德老长时间没有说话,仍然傻傻的保持着跪姿射击的姿态,虽说动作是很标准,但是对着咱们那就不对了,还老半天不答话那就更加不对了,黑脸汉子有点火,不是看到你们几个年纪小,早就一枪崩了个球,冲着吴德又是大喝一声:“小子,没听见啊,你是干什么的!”

“二十九军军训团学员吴德路经此地,还请各位首长指示!”吴德回过神来,一个虎挺站直了身体,成立正姿势敬了个持枪礼,以前的队列果然没有白操。

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正想着上哪去找他们,他们就来了,应该是来看地形,吴德心里想到,不管怎么样,要先给个好印象先。赵平东、赵雅没有说话,站起身来学着吴德的样子做了个持枪礼,赵平东持着三八大盖倒也没有什么,但赵雅拿着个王八盒子学着吴德就有点不伦不类了。

“呵呵。。。”一行人都笑了,这个小伙子看起来是相当精干,战术动作也相当标准,是二十九军的溃兵也能理解,但带着两个P大的孩子就有点意思了。

聂荣ZEN政委拍马上前,在马上回了个礼,说道:“哦,你是二十九军的学生兵吗?这两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吴德将枪上肩,示意两个孩子也放下枪,然后对着上前来的看起来相当眼熟,但想不起到底是115师的哪位将帅,说道:“报告首长,在南苑一战,我身受重伤,被北平郊外的一户农家所救,因为我的原因,他们的父母被小鬼子杀害,所以我打算带他们投奔延安。”

有意思,聂荣ZEN看着眼前青年,二十九军也兴叫长官为首长吗?眼神坚定,有着不同与常人的气质,战术素养看来也蛮高,但为什么会想去投靠我们延安,国军不都称我们为“共匪”避之不及的吗。

“吴德同志,你怎么不去投撤至河北防线的二十九军,那不是你的老部队吗?听说现在扩编成第一集团军了。”聂荣ZEN饶有兴味的看着眼前这个青年。

“只有GCD才能救中国。”吴德没敢说多余的话,都说言多必失,有这一句足够撑场面了,这时候的GCD人应该还不兴拍马屁,吴德也就省了下来。“请问各位长官是哪个部分的?”适当时候也得装一装傻,毕竟是新改编的部队。

“哈哈,算你小子有点见识,我们就是GCD的部队,八路军115师,我看你小子有点灵光,过来给我当警卫员吧。”那个黑脸汉子抢先回答了,吴德此刻并不知道这个国字脸黑脸膛的汉子对他说话就是未来的开国上将杨得ZHI,他的照片吴德并不多见,也就把他当成一般的小角色自动忽略,转头向望着林师长,小心亦亦说道:“长官,小兵吴德申请加入您的部队,请您批准。”

“嗯,政委,你安排。”说完,林师长就拍马而行,继续堪查地形,心里继续盘算着这仗怎么打,一向沉默寡言的他能够留在这里这段时间已经相当看的起吴德了。

“聂政委,就把他给我吧!”其它的大小干部都随林师长前行,黑脸膛的杨得ZHI团长拍马前冲聂政委说道。

聂政委?聂荣ZEN!?吴德的眼前又是一亮,老帅啊!怪不得看起来这么面熟,看来哥们要走狗屎运了,这不就算是在领导面前混了个脸熟吗?前途无量啊!吴德的眼神中抹不去的兴奋。

“好的,小同志,那你以后就跟杨团长吧,警卫员,先把他们送到部队上去。”聂政委转头朝警卫员打了个招呼,又转过头来对着吴德,“嗯,这两个孩子等安顿下来后,再找个机会送到后方去吧。”

“好,好,好”吴德已经有点找不着北了,一个劲的点头答应,直到上了警卫员的马才反应过来,这下可不能走,这一走何年马月才能见到两位领导,得继续加深点在他们心中的印象才行。

“政委,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回啊!”

聂政委转念想了两想,感觉吴德他们留下来也没有什么要紧,说道:“好吧,你们就跟在后面不要讲话。”

跟在一群未来的将帅后面,吴德感觉眼睛都不够看,在同骑的警卫员那里得知,前面走的都是一群大神级的人物,林帅、聂帅、陈光、杨成WU、杨得ZHI、杨勇、李天YOU……….吴德的眼都花了,这可都是新中国未来的高级将领,认识那么一个两个,那以后就可以横着走了,天啦!俺没做梦吧?!

前面的大小干部们指着地型议论不休,后面的聂政委也没有闲着,不经意中就把吴德的资料给摸了个清清楚楚,让吴德差点就把自己来自未来的事儿给招了出来,搞的吴德大叹,这个GCD的政治工作者真是历害到家了。

不过这样也好,实话实说,但让聂政委来了兴趣,详细的问起了二十九军对日作战的全过程。此时不表现更待何时,吴德结合自己身的实际再加上后期理论的功底,在脑中仔细整理一番后,有理有据淘淘不绝的说了起来,包括了二十九军的治军,战略布署,日军的相关资料,失败原因的自我分析等等,连前面堪查地形的高级干部都回过头来听吴德的分析,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劫道的小贼(因为吴德伸出手站在路中间,使的他们到现在还以为吴德是要抢劫),一个嘴上都还没有长毛的小子竟然能说出这么一段有水准的话来,貌似比手底下的作战参谋说的还要好。(注:GCD的军事干部大部分都是泥腿子出身,读书不多,实战经验异常丰富,但理论水平都比较差,用句话来讲就是,知道怎么打不知道怎么说)

这也使得一直都在沉思的林师长看了吴德几眼,让吴德激动不已,一不留神又说出了一段话:“像现在这个地方,从小寨村到老爷庙,这一段狭沟长达8里左右,沟底宽10至20米,沟深少则10米,多则30米,北侧陡壁无法攀登,南侧是缓坡易于伏兵向沟底出击,是灵丘日军向平型关推进的必经之路,据此地利,如果以一个师的兵力在这里设伏,起码能叫一个旅团的日军吃瘪,以一个团的兵力埋伏在老爷庙一线,做为袋底,一个团隐蔽在小寨村一带,待日军进口袋后死掐袋口,中间再以一二个团的兵力将沟底敌军斩成几段,分割歼灭,大胆接敌,小日本就算是有飞机大炮也使不上劲,最后再派一个团深入敌后,隐蔽穿插至腰站一带,阻敌灵丘涞源援兵。这仗就十拿九稳!”话越说越顺,并逐渐有点得瑟的吴德,口不择言的把这精典一战给说了出来,混然不觉这一战的策划大师就在眼前。

“哼!”林师长重重一哼,没有再答话,转过马头返程飞奔而去。

到是杨得ZHI团长过来重重的拍了吴德一下,凑脸过来小声说道:“这军事机密你也能随便乱说?!等回去我再收拾你!”

吴德一脸的无奈,狠狠的抽了自己个儿一巴掌,妈的,也算是老大不小的人哪,怎么这样沉住气,把这后世得来的军事布署也给说了出来。

(唉,不是自己无能,都是共军太狡猾,看着聂帅那张脸,心里有啥话都蹦了出来,政工,政攻,政治攻势啊,挡不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