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87/


“好累啊,走了这么久怎么还走不出去啊。我们不是迷路了吧。”韩宇有点闹心的说。

“有我在,你怕啥啊?别忘了,我可是特种兵出身。就这点苦难,对我来说那时小意思。”龙云故做轻松的安慰韩宇。

也是啊,别看龙云平时跟我嘻嘻哈哈的。但是他当年在部队里那可是所向披靡,一身硬工夫那是出类拔萃的。曾经创造一个人在野外无给养生存的军区记录。要不是他父母身体不好,家里需要人照顾,他是不会离开部队的。

“等等”龙云一把拉住韩宇,韩宇不解的看着他,刚想对他大发雷霆。

只见龙云小心翼翼的走到一棵大槐树之下。围着树转了一圈后,用手拉住一根老藤,一抖。只见飕飕几道白光从树冠里射了出来,刚好射在了韩宇前面的草地上。

仔细一大量,吓了韩宇一大跳。几支短箭赫然插在他面前的草地上,如果再往前一步的话,恐怕就要着标了。

“怎么回事,我的老命差点就交代了。”韩宇不禁有点后怕,出了一头冷汗。

龙云从地上把那几根箭拿起来仔细的打量着:“这箭头竟然是青铜制的,这玩意绝对是古董啊。”

“没想到还有人用这个来打猎。”龙云立刻判断出来不是针对他俩的。

“看来咱哥俩要得救了,”韩宇切喜着。因为有人猎兽,那么这附近一定有人居住的。

“呔,什么人敢破坏你家爷爷的猎兽箭,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只听一声大喝,接着从前面的树林里钻出一个大汉来。只见此人一身兽皮缝制的衣服、黑紫色方脸、手拎一把大刀,配合魁梧的身材,竟然是气度不凡。

韩宇和龙飞不禁相对一楞,怎么看这人这么别扭啊。衣服穿成这样,还拎个大片刀。哎呀,一定是在拍电影吧。他俩恍然大悟,忙说:

“不好意思了,不知道你们在排戏,你们接着来我们走了。”说完他俩想绕过那个紫脸皮,只见那大汉一楞,又大吼一声:“什么鸟人,敢拿你家大爷开涮。休走,且吃吾一刀。”

刀未至,冷冷的刀气闪电般奔着龙云席卷而去。那么突然,根本让人无法躲避。

一种军人的直觉和凭借多年军旅的锤炼,龙云侧身移步竟堪堪躲过了这一刀。

紫面大汉不由道:“好身手,且再接我一刀。”音未落,手腕一翻,刀锋划着半月向龙云前胸攻去。

“当心,”我救援不及,只能出声示警。“这一刀太快了,完了。”韩宇心想。

只见龙云身体随着刀式向后一仰,好家伙“铁板桥式”,刀紧贴着鼻梁一闪而过。

龙云吓的浑身发寒,暗道:“好险。”

“住手,TMD,你们拍电影竟然用我俩当免费演员啊,当心我告你侵犯肖像权。”韩宇大叫着扑了上去。(心想,“怎么的也得要点辛苦费啊。”)

紫脸大汉听韩宇哇啦半天,楞是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暗想:“此二人奇服怪态,想来必是外帮蛮夷。又是什么电影啊、演员啊、肖什么的还有个马什么的三字词语,不知道在说什么?”

“休得胡言乱语,汝二人何方蛮子,竟来坏吾好事。”那汉子大吼道。

“天啊,这人拍电影拍的脑袋出毛病了吧?又汝啊、吾啊的,估计是神经病患者,”龙云与我韩宇相对愕然。

“你才是蛮子,看你穿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这么大的人穿着布拉吉,拎着把破刀装强盗呢?”韩宇哈哈大笑着调侃他。

那人虽然不明白什么是布拉吉,但强盗俩字他却听的仔细。

“哈哈…不错,某家正是你说的强盗。”说罢,呼哨一声。

只听一阵鼓噪,从树林里冲出足有百来号人。个个拎着明晃晃的大刀、叉子,呼啦一下子把韩宇和龙云围了起来。

“这好象不是拍电影吧,我怎么看他们个个凶神恶刹的啊,好象要跟咱俩玩真啊。”龙云小声嘀咕着。

“晕啊,都什么年代了啊。不会真的还有土匪强盗存在吧?”在明晃晃的大刀片面前韩宇也没底了,不知道眼前的情况是真还是假啊!根据多年经验,在没弄清楚情况之前最好还是先闭嘴的好,免得到时候吃苦头。

“哈哈,大爷们多日不曾开胡,没想到今日肥肉竟然送到口边。”哈哈…周围一片狂笑。

韩宇他俩感觉一道道贪娈的目光在身上扫来扫去的,不由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大哥,把这俩小子宰了吧。看他俩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早被石头划的都是口子,的确有够破烂的。)也不是什么肥羊。”一个手提大斧的家伙对那紫脸大汉嚷着,其他的人也跟着起哄,制造着大量的噪音。

“都给我闭嘴,奶奶的也没个规矩。”紫脸汉振臂大呼。嘈杂的人群顿时静了下来,看来他真是这帮人的老大啊。

“汝身手了得,不知是何方人士。报上姓名来,吾不杀无名之辈。”看来他对龙云的身手多少还是有点忌惮。

龙云眉毛一立道:“别仗着你们人多,我也不是吓大的。老子在部队什么场面没见过,有能耐来单条。你管我叫什么呢,你算那棵葱啊。”接着一连串美妙的三字问候送给紫脸大汉。

“哇呀呀…那厮休得满口胡言,快快前来受死。”紫脸大汉气的虚火上升,哇哇乱叫,差点没脑出血。(哈哈,不知道那什么有没有这病出现)

“来就来,谁怕谁啊。”龙云牛脾气又上来了。韩宇一看这形式不太妙啊,对方百来号人,跟人家装倔,不是找挨收拾吗?

“大哥,你贵姓啊?你大人大量,千万别跟我兄弟一般见识啊。你消消气,身体要紧啊。你英俊潇洒,仪表不凡,一看就是平时仗义的大英雄…”韩宇赶紧堆着迷死人的笑脸挡在俩人中间,对着紫脸汉子说这些他自己都要呕吐的言语。

“吾姓华名雄”紫脸大汉显然对韩宇的糖衣炮弹比较可心,脸色稍霁。

“哦,原来是华雄、华大哥,”韩宇随口念到。只是心里怪怪的,这名字好熟啊。来不及多想,为了免于皮肉之苦,他的糖衣炮弹还是要发地:“我对您的仰慕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决,你真是英雄盖世也。我对你佩服的是五体投地,不能自己。”

只见呼啦的倒下了一片,还站着的人也用奇怪的眼色看着他。在他们的眼神当中,自己看到了恐惧。然后一帮人都忍不住哇哇直吐白沫。

那个叫华雄的瑟了半天,连喊:“停,快别说了。”

“胖哥,我真的服你了,脸皮不一般的厚啊,这样的话,你都能不动声色的说出来,厉害!”龙云口水都吓出来了。

“看来我的杀伤力还蛮大的啊,”韩宇不由苦笑连连。

“两位请自便吧,恕不远送。今天就当我倒霉,真是长见识了。”看韩宇又有说话的意思,华雄赶紧送客。对于他们的身份,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了,百多个人互相搀扶着慢慢的向树林退去。(有够夸张的)

“请问,华兄去J市怎么走啊?”韩宇赶紧问路。

“J市?那到是不知,不过此处往前直走不远,便是凉州地界,吾等正要前去投军的。”华雄头也没回,可以看的出,他身子还在一抖一抖的呢。(呵呵,玄了点。)

“咱住的那个城市附近,根本没凉州这地名啊?”韩宇扭头望向龙云。

“是啊,没听说啊,”龙云也狐疑不止。

他俩顺着华雄那帮人的去向,向前边走,边谈论刚才发生的事情。一路嘻嘻哈哈的到也不觉得有多久就走出了那片树林。

刚要长出一口气,意想不到的景象令他俩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