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大战,中国准备好了吗

fengzhuqingye 收藏 1 207

中国珠海航空航天博览会正在如火如荼,美国空军就传出有关网络战的最新消息。英国《简氏防务周刊》披露,美国《国家网络战军事战略》已送达拉姆斯菲尔德案头等待审批,美国空军参谋长迈克尔·莫斯利对外宣称,空军即将组建一个全新的军事机构——网络战司令部。即将到来的11月16日,美国高级军官准备齐聚华盛顿,共同商讨组建美国空军网络作战司令部。新司令部隶属战略司令部,主要任务是选拔“实施网络战”的人才,组织、培训和装备美国空军网络战战士。这表明美军正加快提升网络作战能力的步伐。


网络战,是以计算机和计算机网络为目标,以信息技术为手段,在整个网络空间所进行的各类信息攻防作战的总称。网络战已悄悄走上战争舞台,信息网络已成为新的战场和作战平台。网络战正在成为高技术战争的一种日益重要的作战样式,其好处是可以兵不血刃地破坏敌方的指挥控制、情报信息和防空等军用网络系统,甚至可以悄无声息地破坏、瘫痪、控制敌方的商务、政务等民用网络系统,不战而屈人之兵。美军认为,网络战是为干扰、破坏敌方网络信息系统,并保证己方网络信息系统的正常运行而采取的一系列网络攻防行动。1995年6月,美军16名“第一代网络战士”从美国防大学新设立的信息资源管理学院信息战争学校毕业,他们将在战争中执行网络战任务。


事实上,美三军都在建黑客部队,美军除在组建隶属战略司令部的网络战司令部外,各军种也已组建各自的网络战部队。美国陆军建立了“计算机应急反应分队”,必要时可发起信息网络攻击,侵入别国军事网络;美国海军也成立了隶属于大西洋舰队的“舰队信息战中心”,它可识别未授权人员闯入美海军网络的企图;美空军成立了“计算机应急反应分队”其重点是对付战术层次的计算机威胁。被美三军招募到各网络战部队的“黑客”个个身怀绝技,他们掌握着世界上最先进的网络技术,能够轻松渗入敌国军事和民用信息网络系统。美媒体称,早在2004年夏天,布什总统就签署了一份秘密文件,同意对敌方计算机网络发动“黑客式毁灭性”袭击。


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美军就对伊拉克实施了网络战。早在开战之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就截获秘密情报,获悉伊拉克将从法国购买防空系统使用的打印机芯片。美国没有干扰交易,而是秘密派遣特工,将其悄悄地改换成染有计算机病毒的芯片。在战略空袭前,美军用遥控手段激活了病毒,致使伊防空指挥中心主计算机系统程序错乱,防空系统的 C3I系统失灵。在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中,网络战的规模和效果都有增无减。南联盟使用多种计算机病毒,组织黑客实施网络攻击,使北约军队的一些网站被垃圾信息阻塞,北约的一些计算机网络系统曾一度瘫痪。其中,白宫的网络服务器因为这种攻击而全天休克,为美英轰炸提供气象保障的英国网站损失更是惨重。北约一方面强化网络防护措施,另一方面实施网络反击战,将大量病毒和欺骗性信息注入南军计算机网络系统,致使南军防空系统陷于瘫痪。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更是一场实力悬殊的争斗,在现实战场上难以和美军决一雌雄的反战人士,在另一个虚拟世界吹起了战斗的号角。美国当地时间1月25日上午,正是银行工作的高峰期,美洲银行的上万台自动提款机相继停止工作,银行网络开始瘫痪。不仅如此,由于包括交通管制网在内的许多网站无法正常工作,总部位于休斯敦的大陆航空公司不得不推迟多个航班。这一切都不过是一个自称“马来黑客”的马来西亚年轻人编写的一个网络进攻程序所为。伊拉克战争开打前,数千名伊拉克政府的达官要人在他们的电子信箱里发现了美军心理战邮件。伊拉克战争开始后,在卡塔尔美军前线指挥部里面,实际执行网络作战的军官,就有10名之多。他们将被认为不安全的设备迅速隔离,脱离网络并进行病毒扫描,以防止更大问题的发生。美军前线部队链接到国防部保密IP路由器的计算机,都配备了带有可移动硬盘的备份装置;一些网络的加密设备也有类似的应急保护措施。半岛电视台在舆论上是美国军事外交的一个死对头,开战不到四个小时这个电视台的英语网站便被“封杀”,此后也一直不能正常运作。在2001年4月的中美撞机事件后,美国黑客也对中国发起了一场网络大战。尽管中国黑客高手奋起还击,但是由于中美在技术等方面的差距,我们在这次网络大战中损失惨重。其中,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网、西安信息港、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等众多网站遭到攻击,一些大型门户网站也相继被“黑”,数据或被盗窃或被删除,引发了泄密、数据错误等问题,有的甚至是整个系统陷于瘫痪。


网络作战的神奇威力一直为我国军方所重视,尽管美国是电子网络技术的发源地,但与中国并不存在代际差别。然而难以否认的是,中国网络作战能力依然大大落后于美国,百草止水对此深感担忧。


首先我国的网络结构现状就极不安全。互联网本初的发展目的就是为了规避战争风险,使得残酷的战争不至于彻底摧毁军方的信息传输通道。理论上,任何一个计算机工作站或互联网区域中心都必须通过众多节点同外部连接,这样才不至于某些节点遭到破坏后导致通信中断。所以互联网的分布特点就是“主张分散防止集中”,只有分散才会防止被一锅端。可细观中国的互联网结构,一方面我们与国际相连的节点少,一旦遭到破坏,我们与国际的网络联系就会堵塞或中断。另一方面我们的互联网中心太少,且过分集中于以北京为主的八大中心,一旦这几个中心被破坏,中国的互联网就会彻底瘫痪。目前中国主要通过SEA-ME-WE3、中美光缆、亚太2号海底光缆这三组海缆与世界连接,而这三组海缆与中国大陆的连接点也仅是北京、上海、广州、香港四城市,且分别与日本、美国、欧洲相直连。这些节点和光缆区域显然是中国战略风险最大的地方,中国互联网的总体安全非常严峻。2001年9月20日,中美海底电缆被意外钩断,国内95%以上的.com等国外域名无法使用,从而给企业带来巨额损失。该电缆曾三次断裂,2001年2月9日发生第一次阻断时,曾造成中国内地2000万用户不能访问北美网站。和平时期尚且如此,如果战争来临,这些电缆的安全显然就更无法保证了。


美国是目前世界经济头号强国,并且也是事实上全球电信运营商和互联网运营商的汇聚和转接中心,全世界各主要网络都要先跟美国连接,这一局面使得美国监控全球互联网信息如鱼得水,中国自然也在其内。再加上美国域名公司ICANN对全球各主要域名资源的掌控,美国网络战能力更是得天独厚。中国目前的互联网结构危机重重,百草止水认为除了优化和重组已别无他途。具体来说就是,我们要与周边邻国尽可能地进行光纤物理连接,壮大我国互联网安全的同时,还能拓宽带宽和均衡中国互联网资源的分布。尤其要放弃将北京作为中国互联网中心的危险做法,这种做法只能增强敌人对我互联网系统的一锅端能力。以沿海为主的八大中心方案也是极其错误的,中国要有尽可能多的互联网中心,以最大限度地分散互联网的安全风险。值得庆幸的是,从3月1日开始,国内科研机构、政府机构和国防网站将分别与顶级域名.cn下设置的AC、GOV和MIL等类别域相对应,从而摆脱美国域名公司ICANN的控制。这意味着用户访问这些重要机构网站时,信号直接走国内的解析服务器,不必再经美国域名公司ICANN管理下的解析服务器,网络安全性自然得到加强。但是,我们.cn域名的商业推广极慢,目前的绝大多数商业网站仍是.com域名的天下,中国互联网的域名安全仍不乐观。百草止水以为,国家必须或逼或诱让广大对国家安危有着重大影响的一切商业网站,都尽快地加入到.cn域名的行列。采取了以上这些步骤后,中国的网络概念才能与互联网的本来意义重合,我们的互联网才能更加安全,网络战士们也才能有纵横驰骋的用武之地。


中国软件开发水平的低下,决定了中国网络战水平的低下。互联网运作靠的是软硬件的支持,在硬件研发生产能力几近普遍之时,软件的开发便变得至关重要。目前中国的互联网市场上,无论是基础操作系统还是通常的应用软件,基本上都是国外产品一统天下。由于软件商品源代码的保密性,我们的网络战士要想破解它们的全部命门和缺陷就会极其艰难,我们的网战攻击效率因之就会大大降低。更何况国外输华的软件产品很容易带有木马后门程序,中国使用者的具体状况就会很容易为对方掌握,他们对中国网络的攻击效率自然会更高。如果我们的政府和军方使用了这种软件或芯片,后果将不可设想。海湾战争中的伊拉克,就因为是用了这种芯片,其指挥体系才遭到了灭顶之灾。


此外,网络战争还需要强有力的工具软件的支持,这些工具软件就包括通常所说的黑客程序,他们就是网络战士手中的武器。事实上,谁擅长开发黑客程序,谁的网络战潜力就强;谁开发的黑客程序最厉害,谁的破坏力就最惊人。但是,网络战争中的工具软件并非都是进攻性的,防御和保护型软件也是网络战争的必备工具。中美撞机后的网络大战,中国之所以惨败,不仅仅因为美国黑客更强大的攻击实力,还因为中国从政府部门到企事业单位都普遍不够重视网络安全。强大的美国黑客碰上了中国薄弱的网络安全瓶颈,孰胜孰负自然就一目了然。所以说,中国必须大力振兴民族软件产业,把民族软件的发展放到事关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努力打造中国安全的网络环境。民族软件业的发展,切忌顾头不顾腚,不仅要注重前进型进攻型软件的开发,还要加强防守型软件的研究,一攻一守攻守平衡,才是网络健康发展和网战实力增强的关键。


网络作战的主力就是网络战士,这些战士都是不拿枪的精通电脑知识的专才,是拥有强大网络破袭能力的电脑高手。我们的网络战能力如何,就取决于拥有此类人才的多寡和精粗。为了壮大网战实力,美国大肆培养网战士兵,美军已开设了网络战士培训班,美国国防大学信息资源管理学院已经培养了第一批特殊“计算机迷”,陆军西点军校也将网络“反黑”列为了重要训练课程之一。但是,目前美国陆海空三军的上尉级军官中,尚存在2/3的高科技人才缺口,庞大的网络部队到何处招募足够的士兵呢?事实上美军并不担心网络战士的兵源,美国早就把招募网络战士的触角伸向了民间黑客,整天生活在网上的年轻人早已成了美军重点关注的目标。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军就经常到黑客市场招兵买马,在美国拉斯韦加斯最大的计算机展览上,美国前助理国防部长莫尼曾在演讲中对黑客们说:“如果你们考虑过余生要干些什么,请务必不要忘记国防部。” 美国军方也经常组织有众多电脑专业人员参加的电脑黑客大会,会议期间美军官员与电脑高手亲密接触,使出浑身解数让那些黑客高手们相信,为美国军方效力是他们的最好选择。美军官员还经常在互联网上那些由网络骗子、有组织犯罪集团和黑客建立的网络家园游荡,其目标就是寻找天才黑客加入美军的行列。美军的这一做法对我们极富启迪,黑客是网络战争的宝贵财富,广泛吸纳民间的电脑天才无疑是快速充实和提高我们网战能力的最佳捷径。民间黑客不仅学习能力强、斗志旺盛,而且群体庞大力量雄厚,稍加培训和引导就会成为绝佳的网络猛士。自行培养目标性虽强,但费时耗财,绝没有招募民间黑客来得实惠和高效。当然,百草止水绝非否定自行培养的途径,而是希望能与招募民间电脑天才相结合,以便更加快速地提升我们的网战实力!


中国要想拥有强大的网络部队,并赢得未来一切网络战争,除完善网络系统、振兴民族软件产业、广泛吸纳民间电脑高手外,还要大力普及互联网工具和电脑教育。一方面要让人人都用得起电脑上得起网络,另一方面也要全体国民的电脑水平普遍提高。这样,中国的互联网市场就会举世无双,民族互联网企业就能拥有强大的市场支持,民间的电脑高手也会汹涌澎湃层出不穷。一旦国家危机,坐在电脑前的每一位国民都会成为攻击敌人的网络战士,这就是网络时代的人民战争!此外,我们还要大力培训外交官和间谍人员,让他们都能具备基本的网战能力。一旦祖国需要,他们就会在地球的各个角落,利用当地的互联网资源,向敌人展开网络猛攻。网络时代,十三亿中国人将会变得真正强大!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