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行 第一章 好汉聚首 第一章 第一节

潮吧 收藏 3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卫澄海从劈柴院昏黄的胡同里转出来的时候,角楼子空隙夹着一只铜盆大的落日,它似乎正在回光返照,西南天边残阳如血。几只乌鸦硬硬地蹲在角楼子门口的那棵老槐树的枝桠上,扯着嗓子乱叫,树下铺满被这些凄厉的哇哇声震落的水泥色树叶。对面的大东纱厂门口有一群学生在拉着手唱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起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卫澄海眯起眼睛瞄了天边一眼,用抄在棉袄袖里的手别了别裤腰,裤腰上插着的那把镜面匣子枪硬硬地戳在那里。

隐约有火车的鸣叫声从落日的余辉里传过来,惊飞的乌鸦在血红的云里飞。

一个脖子下支着洋烟盒子的小贩,耸着肩膀冲学生们喊了一嗓子:“孩子们都回家吧,维持会和侦缉队的人就要来了。”

学生们不理他,撒开手,挥舞起了胳膊:“同学们团结起来,肩负起国家的兴亡!听吧,满身是大众的嗟伤……”

身材高大的卫澄海摸了摸刮得锃亮的脑袋,皱一下眉头,蹭过形如痨病鬼的小贩身边,低声道:“跟我走。”

小贩合起洋烟盒子,哼一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爷们儿”,一歪头:“你先过去,巴老大他们在那边等急了。”

卫澄海一掌砍了他个趔趄,脸色冷得像挂了霜:“一起走。”


小贩打个滴溜,将烟盒子夹在腋下,抻着脖子往学生那边靠:“起来,不愿做奴隶的爷们儿,把我的洋烟卖给你们建个长城……”回头冲卫澄海眨巴了两下豆粒般的小眼,“等等啊,我找个人……”话音未落,街口处蓦地响起一声警笛,呼啦啦奔出几个穿黑色褂子的人。这帮人二话不说,擎着棍子,直奔那群学生而去。学生们一下子跑散了,像是在跟这帮人做游戏。


小贩踮起脚尖,冲惊兔般四散的学生们张望一阵,一甩手,摇着头笑了:“不‘前进’了?我还以为你们洋学生天不怕地不怕呢……呵,拉倒拉倒,”转过身冲卫澄海一摊手,“看见了吧?这群小子成不了气候。”卫澄海硬硬地横他一眼,一甩头,转身就走。小贩紧撵两步跟上了卫澄海:“老大,家伙带在身上吗?巴光龙说了,这次全看你的了,我算是给你打下手的。”


“巴光龙以为我是个强盗呢,”卫澄海闷头疾走,“老子从来不干没有良心的事情。”

“那是那是,”小贩拧一把鼻涕,反手抹在屁股上,“老巴心里有数呢。”

“巴光龙这个混蛋不够意思,”卫澄海没有回头,嗡声道,“上次那一‘票’,他还欠我八十块大洋呢。”

“还欠着?”小贩一惊一乍地吸了一口气,“不江湖嘛!听我的,这次咱哥们儿不给他卖命了,折本。”

“这次不同于上次,你们不请我,我照样干。”卫澄海还是不回头,一路闷走。


前方有一队日本兵匆匆跑过街口,踩得地上的雪泥呱唧呱唧乱响。

太阳从一堵矮墙上落了下去。西南天边的那些云彩没有了,天在顷刻之间阴下来了,细密的雪花零星飘过眼前。

环城电车德山路站没有几个等车的人,电车趴在那里像一只喘着粗气的蛤蟆。

车门口一个歪戴礼帽的汉子打了一个哈欠,白雾似的热气笼罩着他削瘦如刀条的脸。

小贩将露出棉花的羊皮帽子摘下来,冲他一哈腰:“乔队长,忙着?”

乔队长歪过脑袋,懒懒地眨巴了两下眼皮:“哦,是彭福啊,跟我来一下。”

小贩彭福捏了捏卫澄海的胳膊,转身走了过去:“乔队长,你托付我的事情我给你打听到了。”


乔队长嗯了一声,慢慢绕到电车后面,貌似随意地摸了摸口袋。彭福慌忙打开洋烟盒子,捏了一包香烟出来,缩着脖子递过去,顺势靠在了车皮上:“熊定山的确在东北当了‘胡子’。听说秋收前他‘别’(抢劫)了‘三江好’郭殿臣的‘梁子’,现在三江好的‘绺子’(匪帮)到处抓他,估计他的日子也不好过……”“这些我都知道,”乔队长撕开香烟盒,从里面掂出一根烟,在手背上一下一下地杵,“还有呢?”彭福拧着嘴唇沉吟了片刻,开口说:“别的不清楚,我只知道打从咱们这边一通缉他,他就上了崂山,走得挺狼狈,好象是惹了什么人。”乔队长冷冷地盯了他一眼:“继续帮我打听着,这对你有好处。”


“那是那是,在这个国难当头的时刻,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

“你的舌头不想要了是不?”乔队长将香烟丢到地上,一脚踩住了,“跟我去一趟侦缉队?”


彭福慌忙赔个笑脸:“哪敢哪敢……乔队长,没事儿我先走?”乔队长从褂子口袋里摸出怀表瞅了一眼:“走吧,继续给我打听熊定山的消息,这小子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抓回来。”说完,冲天咳嗽一声,迈着鸭子步晃过了马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