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生涯(日记)(最新版) 玛多岁月 我的玛多生活 13

我热 收藏 0 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作者在光棍节的话:作品遭起点和翠微封杀!!

11月1日是小光棍节,11月11日是大光棍节。在10年前我还是个大光棍,没想到10年后我儿子已9岁了。我的作品《草原生涯》发表几个月来,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有作品中当事人不满的,有我认识的为名字找事的,有我的网友不满的,翠微居和起点两大文学网站还先后封了我的作家号。难道这个世界说句真话就这么难,活得都这么虚伪吗?人间没点真情在吗?感谢支持我的书友,能让我坚持写到现在,能不能把在青海的10年经历写完,也还未知。但愿大家能原谅我的“过失”,让我能在此完成我的心愿——让我怀念青海玛多的生活,以在现实中对我的生活有所警戒。前些日子为迎接省教育评估督导验收,很是忙了一大阵子,好在检查已圆满通过,合校也基本完成。心情会好多的!我争取尽快多发一点上来,希望朋友们多提宝贵意见吧!

建议推荐本作品网址:铁血文学 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文心阁 http://70.84.30.55/articleinfo.php?id=35539


我的玛多生活 13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二日


鸡蛋十几斤,羊肉十几斤,一个人实在吃不了,准备煮掉,腌掉。几日来老爷子骂骂咧咧,婆娘都不如,没事找事,没气找气。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去单位上班,也无人。晚腌了40个鸡蛋,坏掉的也多。做一次饭吃好几顿,一人也特无意思。自七月十六日至县以来,早6点多天明起床,去外转一圈,七时多学习一会儿诊断学,八时吃饭,八时三十分去上班,十二时回家吃饭,一时午休,三时上班,六时下班吃饭,七时晚间休息,八时三十分来电,做香功(初中级),九时许,看电视。今晚映《大进攻序曲》5、6集。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三日


早起因火灭重架,老爷子说封多了架多了大骂不止,娘屄上下,让滚里走。心中甚为气极,谁稀罕和你呆一起。越来越不是东西。我受尽了你及外人的气,外人利用你我这层关系,肆意忌惮地整我,你也仍对我变本加厉,不是为回家劳动干活,我何苦请长假而让才让借机整我扣工资呢!藏狗与周爱芬私奔一个月又一个礼拜后回来了,被杨小武打死一个,让才让背个处分才高兴呢?才、牛、金、苟、刘等狗日的去野牛沟玩耍去了。晚老爷子又婆娘般地骂开了,让去气象站住几宿看门,说不清,经常把赵春红背后乱骂,气死人了,真不是人呆的地方。还是他一人呆着安静。今早起,声色俱厉的爱钱屁要了我及珊珊的存款,其中有珊珊一百五十元。真不是东西,依我看,不是他亲生的,我何时才能受够他的腌咂气呢?你活不了几年了,管不了我几年了,你更管不了我一辈子。以后慢慢看着办。谁欠了他多少钱似的,与家人上劲,对外人无脾气,闹得受尽众人欺侮。我虽然一无本事,二无人际,但不一定比你活得差。你还咒我活不了几年,你呢?老不死的,对自己的后代咒骂诅咒,你本来已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了,让人失望伤心!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四日


早上又因火打骂于我,抄起火棍预打。每日此已成了保留节目,自接录音机效果不好,也迁怒大骂于我。总之,凡事没有顺心的时候。老爷子不知今年能否退了休,否则,受苦难日子还会长的。单位里才让威胁说,如不听大家的话,就对我不客气,拉不咋了,你整吧,骚才让,你把我的工资领上与梅蛋花散去吧!现在真正成了内外交困,里外不是人了。才、梅扣了我的工资,扬言星期六不打扫卫生扣我工资三天的。狗日的们你们尽快用力整吧,过期作废了。小梅这个狼心狗肺的坏松。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五日


去三叉路口消毒未成,因刮起了大风,才让一帮不知在抠将还是喝酒,让我去畜牧局取了油印机,畜牧局有才让加、小甘、仁青等熟人。老爷子自找才让退工资无有结果来,先后责问了梅旦、小牛等人。小梅受不下屈,以副站长姿态要继续扣我的工资,整我。真是世上少有的忘恩负义的东西,藏民、乐都帮均不是什么好东西。过去去他家送礼送钱送画送电视报拜年,这个狗日的会倒霉的。晚老爷子因录音机放音效果不好,大骂于我。很是伤心,用不来也罢,骂别人出气算什么本事!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六日


自七月十六日返县以来,已一月余十日,其间每日受老爷子斥骂。单位上众人与我过不去,告我的状,落井下石,联合整我。以才为首,梅帮凶,牛、刘、金起添加剂作用。据说,以后还要扣我的工资,礼拜六未打扫卫生,梅、才、刘扬言要扣三日的工资。活不下去了,光整我一人,你才让身为站长,旷工、迟到、病假、事假,小车充私,问题多得是,无假条随便跑的多得是。苟旷工、超假,蒲超假。现防疫站余十人,除蒲、党志、小郭外,其余5人均坏松。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七日 星期六 晴


上班去也不顺心,刘小虎也背后打小报告,整我,落井下石,真不是东西。小苟暂时还没发现整我迹象。下午,才让一行去消毒,我与姓梅的去卫生局、文教局盖章子,学校卫生文件。我也不待理防疫站一帮,与牛也不说话。太令人失望伤心了。老爷子处据报,把组织部扎西美美骂了一顿。只因扣全年奖金撤消后,又扣一月奖金,三天工资。早上因6:35起床未及时,老爷子骂骂咧咧,曰睡懒觉,乏死了,绊绊翻繁,无一刻安静的时候。下午去文教局时问王桂芳自考情况,王态度不好,未问清楚,以后再说吧!姐昨日来信曰娘与黑货家的事!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八日


老爷子今早与王英凤的妈妈练少林一指禅,她第一次早起去练功。为此,老爷子见我睡觉不是滋味,责令明早与他一起起来练功,锻炼身体。为此,心中老大不愿意。你们不瞌睡,我吃不住。半夜三更不睡觉,我天一亮,六点半起床还瞌睡,我起来练一练香功已很不错了。晚来电后学练香功,已够坚持忍耐了。太把我逼急了索性对着干吧!老爷子整天无事找事骂骂咧咧,回县已一月余十天了,与老爷子呆了一月了。婆娘般的老爷子脏话骂骂咧咧于我,很反感,世间少有。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九日


早四时三十分,老爷子起床,我听及声音动静,(昨晚衣服未脱)起了床。他教我练少林一指禅,因姿势不对,给我一耳光,当时头晕眼花,坐至沙发上未起来。他喝令我再学。之后,五时,叫上王英凤之母,去政府篮球场上边练。因我动作不规范,被他骂骂咧咧,打骂半小时之久,他又冲上来打骂,我撒腿就跑,他追至十字路口,仍骂不休,让回来练,我曰学不会,他给了我两石头(不知何处检到),我不气馁地离家去防疫站了。睡至八点半于办公室,潮湿。一天未回,诉苦衷。


一九九四年八月三十日


昨天因受打骂,头昏脑涨欲裂,去李晓艳处诉苦肠,吃了一顿饭,下午进驻气象站哥家,发誓不回去了,先躲着来。老爷子脾性未改,仍对我敌视,象欠他三百钱似的,如有阶级仇恨似的,纯粹的敌我关系。自九三“九二”事件至今,快一周年了,距“九二”事件不过四天多时间,老爷子旧病复发,为不至于象小民哥一样落下残疾,干脆不回去了。晚身无分文,无处吃饭,去武装部一小卖部欠九元钱方便面吃。今日张口向小郭借了50元,给小卖部还了帐。气象站老大回来了,给其买九元酒一瓶。


一九九四年八月三十一日


自8月29日早五时许离家以来,进驻气象站已有两日了。只因王英凤的母亲要早起与父练功。因此父为避嫌,让我也去加练。至打,未归,鸡飞蛋打一场空。我干脆就不学了,连香功也不再练了。每日不再紧迫起床,至上班时才起,睡觉亦很安稳,无人打扰,不用担惊受吓。由于出走匆忙,未带任何东西出来:眼镜、衣服、证件、存折、煤票。很是着急,才让东主要检查证,也因老爷子上了明锁无钥匙取不出来!



2006-11-11 11:11 发于行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