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与毛泽东相比有十大差距

qwe1234 收藏 6 13268



撰写此文,其肇始于一位网友在一篇关于毛泽东的文章后的跟帖。该网友用一种轻慢的口吻说:毛泽东在军事上除去被神化了的以外,也不怎么样,在军事和内政方面不如拿破仑(大意)。当时,对他这种幼稚荒谬的看法几乎喷饭,即欲批驳,无奈正急于完成出版社已在审稿的一部新作的“前言”,故拖至今日才抽出些时间。由于时间所限,此文基本上只是点到为止,比较肤浅或称之为提纲,即不做深刻的理论性展开。这样也可以给赐阅此文的朋友留有独立思考的空间。


一、哪“十大比不了”?(仅限军事方面)


第一,艰苦卓绝的建军历史


毛泽东自一九二七年“八七会议”后拒绝当时中共中央负责人瞿秋白婉留他在中央做“官”的建议,要“结交绿林朋友”开始,九月九日,发动秋收起义,首次打出“工农革命军”旗号(按:南昌起义仍是打国民党旗帜),从千余人以农民为主要成份的队伍基础上,经过艰苦卓绝、九死一生的奋斗,发展壮大,建立起数百万兵力包括当今世界军事力量全部军兵种的强大的战无不胜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而拿破仑则没有如此光荣的建军砺炼。一七九三年,拿破仑在奉调到阿尔卑斯军团任炮兵连长的路途上,非常偶然地被他的同乡、朋友,时任政府特派员的萨利希蒂推荐给土伦前线部队司令官卡尔托将军,担任平叛部队炮兵指挥官,初露锋芒,被破格晋升为炮兵准将。从此一颗耀眼的“战星”在欧洲冉冉升起。


第二,形式多样的作战类型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不打无准备之仗”等等,这些都是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毛泽东兵法箴言。在长期战争实践中,毛泽东均能够以其超拔盖世的军事指挥才能娴熟驾驭不同类型的作战方式,并最终赢得辉煌胜利。正如美国前国防部长助理菲利普·戴维逊在《毛泽东的战略》一书中,公正而客观地评价:“图书馆里的书架都被那些称颂毛泽东为卓越游击战权威的书本压弯了。但是毛泽东何止是一位游击战士!他是一位伟大的战略家。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初期,他在一系列的辉煌的游击战中,把蒋介石及其国民党政府弄得苦恼不堪。十年后,他以游击战和运动战相结合,在中国打败了日本人。四十年代后期,他在一系列得心应手的运动战中征服了中国。最后,他的部队在朝鲜阵地战中顶住了美国。哪个领袖能像他这样在这么多的不同类型的冲突中长期立于不败之地?”


而拿破仑一生几乎也是在“马背”上度过的,在长期的戎马生涯中,他总共指挥了大小50多个战役,但几乎是青一色的“阵地战”。


第三,威武雄壮的战争规模


毛泽东指挥的战争,“大军纵横驰奔”,疆场广袤,气势磅礴;变幻莫测,霹雳惊雷。如“抗美援朝战争”,敌我双方投入兵力均在100万以上,在狭长的朝鲜半岛麇集武装部队达200余万;“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神定乾坤,同时指挥南北方数个战场,国共双方厮杀的兵力更是多达几百万之巨。


而拿破仑在其指挥的规模空前的“征俄战争”中,拼凑起来的法军(包括附属国军队)总兵力也不过68万,即使加上当时西班牙战线,拿破仑同时指挥的作战部队总兵力也不到100万。


★两个供参考的硬指标(不精确):


1、毛泽东统率的军队歼敌总数在1000万以上;而拿破仑即使秤杆往猛里打,也不足200万,即不抵前者的1/5。


2、毛泽东统率的貔貅猛士驰骋地域在980万平方千米以上(960+朝鲜12+韩国10*30%+越南33*30%,未计缅甸、印度、老挝等国);而拿破仑充其量也不到700万平方千米(欧洲总面积1016-(英国24+冰岛10+俄罗斯总面积1700*俄罗斯欧洲部分*20%*80%),未计埃及等国)。


第四,以劣胜强、以少胜多的光辉典范


毛泽东以掌上千秋史,胸中百万兵的恢宏气度指导战争,即使在力量对比极度悬殊的险恶情况下仍能挥洒自如,气定神敛,不愧为把握战争艺术的巨匠。仅就抗美援朝战争而言,当时美军一个军装备大炮1500门,我军却仅有36门,其他装备亦如此或更加悬殊,美军还牢牢地掌握着制海、制空权。两军装备和现代化程度几乎是龙王与叫化子相比。但是,大智大勇的毛泽东硬是指挥我英勇善战的志愿军将所谓的“联合国军”击退到三八线,歼敌113万(据美韩方公布资料)。


从战场态势而论,朝鲜战争最后将战线稳定在爆发前的三八线,可谓平局。但对于两年九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却是从鸭绿江边两军交火,将世界头号强国劲旅击退500千米,挽救朝鲜兄弟邻邦于生死存亡关头,无论从军事战略角度还是从政治目标来评价,都是一次伟大的胜利。此战使中国由“东亚病夫”一跃而成为世界军事强国。此战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为扬眉吐气的一场自卫战争,用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元帅的话来讲:西方列强在东方架几门炮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而拿破仑虽也不乏以少胜多的战例,但他与对手相比的“少”仅限于兵力人数,在军队武器装备上基本上都是处于同一技术水平。同时,拿破仑的法军在火力强度方面往往优于敌方(这得益于拿破仑炮科出身)。我们无法想象拿破仑会对“小米加步枪”与“飞机加大炮”对阵的战争抱有何种态度和看法。


需要强调的是,毛泽东的“劣势”绝不仅仅是他率领的那支衣衫褴褛、食不果腹、武器装备完全取之于敌的军队,更大的“劣势”则是有着一个世纪半殖民屈辱历史,任人宰割、肆意蹂躏、一盘散沙,毫无现代工业经济,两万八国联军就可以长驱直入北京,两万日军仅用四个月就吞下了三倍于日本本土的中国东北……亡国惨剧随时都可能上演的欲哭无泪、奄奄一息的国家极度的虚弱。


试问:拿破仑的法兰西何曾有过如此“劣势”?!


顺便说一句题外的话。抗美援朝战争确实让中国付出了沉重代价,但并不像有人讲的“使出了吃奶的劲”。我们都是从吃奶的孩子成长起来的,很多人后来也目睹过其他的孩子吃奶的情景。倘若那样,我国怎能够全面恢复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怎能顺利实施,剿匪战斗怎能胜利推进,进军西藏又怎能一天没耽搁呢?


第五,战争的正义性


毛泽东作为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民族英雄(胡耀邦语),和“永不屈服的反帝斗士”(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博士龚雨村语),他所指挥的战争没有一场是非正义战争。


而拿破仑,除了其战争处女作土伦战役及其后的平叛战斗,和极少数为了阻止敌方对法国的入侵而主动出击外,他所进行的战争基本上都是非正义的侵略战争。如果不承认这一点,我们也就没有任何理由谴责鸦片战争、日本侵华战争等战争的罪恶了。因为,相对于当时的中国的经济状况,诸列强国内均实行着代表先进的生产力方向的资本主义制度啊。


第六,笑到最后的胜利者


毛泽东身经百战,战略层次上没有失败和失误。战役战斗层次的败仗屈指可数,也远不到溃不成军、土崩瓦解的程度。例如,一九二九年的兵败大余城,是他戎马倥偬岁月最为险恶的一次。但也在与刘士毅的一场激烈战斗后扭转了败局,重新掌握了主动权。四年后,毛泽东重过旧战场,感慨万千,吟《菩萨蛮·大柏地》词一首,可见他对这一仗的印象颇深。再说遵义会议不久的土城战斗,由于情报不准,碰了硬,朱德总司令都披挂上了阵。但后来,毛泽东主动撤出战斗,主动权须臾未失。


毛泽东近半个世纪军事统帅生涯,以一九七五年许世友上将具体指挥的我军陆海空军联合进行的西沙之战的胜利而获喜剧的尾声


而拿破仑在任何层次上都有彻底的兵败山倒、束手就擒的惨败。战略上的如一八一二年的征俄战争,虽然被库图佐夫牵着鼻子进了莫斯科,但最后拿破仑侵入俄罗斯的法国60万大军撤回的竟不足3万!战役上的如一八一五年的滑铁卢战役,更是被惠灵顿、布吕歇尔以一剑断喉彻底结束了拿破仑的军事生命,为其曾经响彻欧洲上空的叱咤风云乐章弹奏出令英雄遗憾千古的悲哀音符。


第七,军事理论的丰硕成果


世界军事史上几乎成为定论的是,著名的军事统帅大都没有系统的军事理论著述,而著名的军事理论家又大都没有当过统帅(如著有被西方奉为军事《圣经》的《战争论》的克劳塞维茨)。毛泽东却兼而有之,集数百万武装力量最高统帅和军事战略理论家于一身。过去,我们往往强调毛泽东的皇皇军事战略著作,许多人尚不知毛泽东还有军事战术的传世之作《游击战争》一书(有兴趣的朋友可参见:谭一青.军事家毛泽东(上).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3.)


面对军事理论,拿破仑是如此苍白,他连一篇象样的军事文章也拿不出来呀!他委实是个驾驭战争的高手,但却瘸了军事理论这条腿,即使有后人摘编整理的《战争语录》,实事求是地讲连根拐仗的作用起不到呢。对此,欧洲人也直率地讲:“无论在战略思想还是战术思想上,拿破仑都没有任何创新,他也的确从未宣称自己在这两个方面有所突破。”(某些嘴上挂着“实事求是”,却喜欢吹牛或被捧的人应该向拿破仑学习)


第八,核威慑下的战略思维


军事艺术的最高殿堂是战略思维。自一九四五年美国在日本的广岛、长崎分别投下原子弹后,世界末日的阴影一直笼罩着宇宙中我们这颗湛蓝色的星球。战争骤起,将不仅是在头顶掉下来炸弹,留下几具血淋淋肢体残缺的尸体,而且可能是整个城市瞬间消失的恐怖。两强相争,再难像打常规战争那样从容对弈了。这必然促使着军事家们的战略思维发生着质的变化。


拿破仑再悲观再被动,肯定也不必担心巴黎会顷刻间化为一片废墟,卢浮宫珍藏的大师们的油画和雕塑一眨眼灰飞烟灭。而毛泽东自解放战争时期,即被迫将核威慑纳入了自己的战略思维。这对于他的决策决心、计划策划、判断决断等等过程无疑会起到相当的作用。从这一点来讲,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前的军事大师都因无法实现军事战略思维的这一质的飞跃,所以,对于毛泽东,他们似乎只能望其项背了。


毛泽东是世界上最高明的核战略家。从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抗法援越、金门炮战,为了我们??慨、极其罕有的心理承受力,硬扛着美国的核威慑;以后的抗美援越和珍宝岛反击战,我们有了一定能力的“等效威慑”。美苏两霸曾多次妄图以核讹诈压服中国。毛泽东除了宣布原子弹是纸老虎之外,还有一句震聋发聩的经典论述:“原子弹威力再大,投到中国来,把地球打穿了,把地球炸毁了,对于太阳系来说,还算是一件大事情,但对于整个宇宙来说,也算不了什么。”《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美国五星上将艾森豪威尔无奈地耷拉下脑袋,勃列日涅夫胆怯地收回了伸向核按纽的手。


然而,毛泽东是一位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他明白“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为此,他下令狠抓以“两弹一星”为代表的我国尖端武器的研制。于是,我们拥有了原子弹、氢弹、洲际导弹、地球卫星、核潜艇!我们中国人民至今不仍在毛泽东时代建造的核保护伞下安居乐业、改革开放吗?


关于所谓的“核冬天”对人类整个思维状态(包括生理、物理、心理等多方面)的强烈影响,以至激发嬗变的学术理论研究,比较沉寂而未引起足够的重视。基辛格似乎有所研究和领悟,于是他在哈佛大学让他的学生读毛泽东的著作,而当他面对八十高龄垂垂老矣的毛泽东时,仍禁不住感到一种电磁波般的“震颤”。遗憾的是,基辛格尚健在,中国的毛泽东已安卧在中国心脏地带的水晶棺里二十七载,再也不必服用安眠药了……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