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 巷战 第二十二章节

月亮下的船 收藏 35 45
导读:荣誉 巷战 第二十二章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透过微光瞄准镜,隐蔽在一堆被联军炮火掀翻了的破烂不堪的集装箱板下的大柳可以清晰的看到从闪烁着诡异般红绿闪亮着夜航灯的‘UH-60L’黑鹰式直升机上滑降而下的联军大兵的身影。

两架担任掩护的‘AH-1W超级眼镜蛇’攻击直升机悬停在树梢般的高度上,将两侧短翼下挂装的四个19管火箭发射巢内的76枚70毫米火箭弹全部的倾泻到一片狼籍的集装箱厂区,在剧烈的连锁的爆炸声中,以烈焰和死亡的破片构筑起来的火墙的遮蔽下,一个接着一个的头盔下悬装着夜视仪,脸上涂满着斑驳迷彩油膏的美国伞兵沿着从直升机的两侧舱门处垂下的绳索迅速的滑降而下,刚刚落地之后的联军顶着直升机旋桨卷起的气流,猫着腰跑离机降场,并在外围据枪建立起一道防卫线。

大柳微微的挪动了下在秋夜里降下的寒露中有些僵化了的身体,再次的抬起安装了微光瞄准镜的JS02式12.7毫米反器材狙击步枪,仔细的搜索那片斑斓的到处都能够提供给狙击手较好隐蔽的地方,就拿他自己现在这里的位置来说吧,三个破碎的集装箱体相互的交杂在一起,原本的立体空间巧妙的构成了一个小小的三角体区,居高而临下,射击观察都可以,顶上厚厚的钢板提供起了很好的防护。至于脱离更方便,一个后退下滑,就可以逃之夭夭了,简直太适合狙击手的隐藏了。

冒着联军猛烈的炮火匆匆赶到这里的大柳并没找到那个叫蒋聆的女兵的影子,因为他的找寻工作还没开始,联军的机降就展开了,看着头顶上闪电流星一样掠过的直升机群,匆忙的和防守在这里的一个步兵排联系上以后,大柳就精心在这里给自己构筑起了第一个狙击掩体,潜伏了下来。

一直在用瞄准镜观察着联军行动的大柳开始有点怀疑起自己的判断,虽然这里很适合狙击进攻世纪大厦的联军部队,但他没有想到联军同样的会把这里选择为一个机降场,还有那个蒋女兵,她是不是一个专业点的狙击手呢?她会不会选择这里做她的猎场?谁知道呢,

现在后退已经来不及了,大柳默数了下一共有四十个联军大兵,三架通用直升机和两架攻击直升机提供起了空中火力支持,守在这里的一个排加上自己消灭这些联军伞兵应该不是问题,但五架盘旋在空中的直升机将是很大的麻烦,到时候还不知道谁打谁呢,单就两架‘超级眼镜蛇’就够把自己打的屁滚尿流了。

看了看不远处的那堆集装箱,在那片看似杂乱的集装箱堆里隐蔽着担任防守的那个步兵排,联军如果要夺取整个厂区,获得与世纪大厦直接倚角相对的进攻位置,就必须要通过那长长的数排集装箱堆中间留出的一条不是很宽阔的混凝土车道。战争发生之前,这条车道是为了方便集装箱车的进出厂区而预留的通道,可以说是进出厂区的必经之道。大柳不知道那个年轻的步兵排长是怎样安排起自己的防御线的。他现在唯一觉得自己要先干掉的是那两架凶狠的‘超级眼镜蛇’,必竟飞行在空中的坦克要比地面的步兵来的威胁大的多。

一架‘UH-60L’黑鹰直升机突然的拔高爬升而起,转过肥宽的机身,一侧的六管加特林机枪在一瞬间就把火热的金属风暴洒泼而出,密集的弹雨顿时的令整齐排列着的集装箱堆上火花四溅,叮当做响。

透过安装在狙击步枪上的瞄准镜,大柳能够清晰的看到舷舱内的那个戴着飞行头盔的机枪操控员,但大柳并不想把他作为自己猎杀的第一个目标,毕竟那两架满是挂载着武器的‘AH-1W超级眼镜蛇’才是最致命的敌人,就单每架‘超级眼镜蛇’两边短翼各剩下来的19管火箭发射巢内的70毫米火箭弹就够自己喝一壶的了。

显然联军的伞兵开始了小心翼翼的缓缓推进了,拉开着伞兵线的美国第82空降师直属侦搜连的精英们毕竟是群久经战阵的老兵油子了,三人为一小组,相互交替掩护着,缓慢的移动着他们的步伐,前出游哨始终保持着和散开着的大队之间十来米的距离。大约是觉察到了危险的逼近了,联军前进的步伐越来越慢了,四下里的观察和搜索也更加的谨慎开来。

三架完成机降任务的‘黑鹰’缓慢的盘旋在百余米的空中,呼呼拍打着空气而特有的频率在远处不断响彻的枪声和不断的爆炸声中还是显得那样的清晰。不时的,六管加特林便会把2000发/分钟的7.62毫米机枪弹倾泻到联军所怀疑隐藏有中国人的地方。

‘轰..’一声爆炸的声响,联军的散兵线顿时的一滞,紧接着爆炸连锁般的响彻成为一片,当联军伞兵进入了两边堆满着集装箱的车道的时候,中国军队引爆了埋设在两边的定向雷,瞬时间密集的钢珠和四散的破片连同火焰吞没了联军的队列,此起彼伏的爆炸的气浪席卷了四下隐蔽的联军,不时的有人惨号着倒下,崩起的混凝土、高速飞出集装箱碎片连同联军的尸体和受伤者的残肢断臂被高高抛起。

“oh,shit,中国人的伏击” 退缩到一个被爆炸的气浪所掀翻了的集装箱后的安普瑞上尉颇有些恼火。

蹲靠在一边的通讯兵通过背负的电台不顾一切的嘶哑着嗓子呼叫着空中支援“天使3,天使3,兰色小队呼叫支援,呼叫……”呼叫声嘎然而止,被爆炸的破片切断了脖子的通讯兵挣扎的倒在一边,泛着泡沫的血液从脖颈部的伤口出喷涌出来,极力呼叫的声音再也发不出来,只是传出一阵奇怪的“赫赫”的声音。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