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六十三篇 惊涛巨浪 第四章 横看侧看

yuertou 收藏 15 89
导读:华夏春秋 第六十三篇 惊涛巨浪 第四章 横看侧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离开了总参谋部之后,余彬亲自开车,然后一之朝西行驶,很快就上了三环路,但是他没有停下来,车子一直开到了一家外面看起来有点破烂的酒店外面才停了下来。

“这是哪里?”魏明涛下车之后立即就问到,他发现余彬没有带上他的勤务员,而一直陪伴魏明涛的那名军官这次也没有跟来,显然是余彬早就给他打了招呼了。

“我亲戚开的一家酒店,绝对安全,走吧!”

酒店里面的装修也很简单,一看就知道这只是针对附近居民开的,而且看样子,生意还不错,毕竟这里的饭菜肯定不会很贵,而附近居民的消费水平也不会很高,市场定位还是很准确的。

老板一看到余彬就显得非常热情,然后用他们的方言聊了两句,就带着两人上了二楼。魏明涛没有听懂他们聊的事情,而二楼上是几个小的隔间,虽然面积都不大,但是足以摆上一张桌子,外加十多把椅子了。

“坐吧,等下就上菜!”余彬的神色不大好,看来他的心情也不大好。

“老余,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个亲戚呢?”魏明涛坐了下来,随手拿出烟盒,点上一根之后,就把烟盒放在了桌子上。

“老板是我的堂弟,在这开店好几年了,当然,以前我没有给你介绍过,毕竟这里的环境可不大适合我们这样的人!”余彬尴尬的笑了一下。

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店小二就把饭菜端了上来,确实很简单,而且厨房的动作够快的,也许是余彬提前通知了的吧。很快,魏明涛就发现周围几个隔间里都没有客人,看来,余彬确实提前给他的堂弟打了招呼。

“随便吧,这几道菜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味道都还不错,是我家乡的口味!”余彬首先动起了筷子,显然,他有点饿了。

魏明涛没有什么胃口,虽然这两天他都没有好好吃东西,但是却一点都不觉得饿,只是每道菜尝了一下,就把筷子放下了。味道确实不错,但是此时恐怕就算是山珍海味摆在他的面前,魏明涛的胃口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老余,你今天把我叫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吗?”魏明涛又点上了烟,这两天他烟抽得不少,而且见到余彬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就忍不住问了出来。

余彬放下了筷子,擦掉了嘴上的油水之后,接过了魏明涛递来的烟。“老魏,这两天你们开会讨论的事情,一周之前,在总参谋部高层管理人员的会议上我就知道了,所以这次我们这些处长一级的人员都没有参加会议!”

魏明涛点了点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孔辉金在做出决定之前先征求余彬他们的意见是必要的,而且也是必须的,不然的话,要他们这些处长干嘛呢?

“其实,我一直在考虑一点,这场战争到底是为了什么?”

余彬话锋一转,魏明涛立即皱起了眉毛,这让他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但是他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而是很平静的说到。“老余,记得几个月前,我当时在为这个问题做思想斗争的时候,你还劝解过我,所以现在我想这不应该是个问题吧?”

余彬苦笑了一下,然后说到:“对,但是我现在认为,其实很多问题不一定要用战争的手段来解决的。为了这场战争,我们付出了多么巨大的代价,每天,我都要处理关于伤员与阵亡官兵的报告,签发的慰问信不计其数,甚至我都有点麻木了,但是,这场战争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呢?”

“我们的任务是去做事,而不是去问为什么,如果每一个军人都要为自己的战斗问一句为什么的话,那不就全乱套了吗?”

“但是,军人不是机器,军人也是人,也有他们的思想!”余彬一下变得有点激动了,“至少,我们应该有自己的思想,应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难道不是吗?”

“对,我们是从千万人中被挑选出来的,那么我们做的一切,就是要对信任我们的人民做出个回答,而不是让他们的信任变得毫无价值!”

“不是这么简单的,老魏,你说说看,你为什么而战?”

魏明涛皱了一下眉毛:“从小的方面来看,我是为自己的家庭而战,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去战斗的话,那么我的家庭就要受到威胁,从大的方面来看,我是为我的国家与民族而战,因为没有我们军人的奉献,那么我们的国家与民族就不得安宁!”

“但是现在我们安宁了吗?”

“至少今后我们不用再担心受到威胁与恐吓了!”

余彬苦笑了一下,又问到:“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还会选择参军吗?”

“会,当年我参军,就是自己的选择,而不是因为环境所迫!”

“好吧,老魏,如果现在有个办法可以结束战争的话,你会参与吗?”

“那首先得看是什么办法,其次得看这个办法能不能保证我们国家与民族的利益,最后,还得看这个办法对不对得起我们的良心!”魏明涛回答得非常果断,他发现,余彬变了很多,变得他几乎都快要不认识了。

余彬慢慢的抽完了手上的烟,这才说到:“其实,结束这场战争的办法很简单,如果我们肯做出让步的话,那么就可以与美国讲和,而战争也就结束了……”

“老余,够了!”魏明涛猛然站了起来,“我现在跟你坐在这张桌子上一起吃饭,就还当你是我的朋友,而且没有忘记我们当年在一条战壕里摸爬滚打的友情,但是军人有军人的原则,如果委曲求全的话,那我们把国家与民族利益置于何处,我们对得起那牺牲了的千千万万的战友吗?你这话不用多说了,我明确的告诉你,我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的,我可以当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我也希望你能够迷途知返,不要执迷不悟!”

余彬突然笑了起来,然后拉着魏明涛又坐了下来,这让魏明涛很是不解,怎么这人说变就变,而且变得这么快!“老魏,放心,开始只是演戏的,说白了,这次是主席亲自给我打的电话,让我确定你是否可靠!当然,我想这是多余的,但是怎么说,我也只是执行任务的而已。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信任我吗?”

魏明涛皱了一下眉毛,问到:“你骗我?”

“这怎么能够叫骗呢,你也知道,很多时候多一次检验就更保险一点吧,当然,我可从来没有怀疑你,我只是为了向主席交代而已!”

魏明涛仔细的打量了余彬一番,这才确认他认识了快30年的这个老战友确实没有说谎。当然,以魏明涛对余彬的认识来看,虽然很多时候余彬的性格显得要内向一点,而且不像魏明涛这么直率,但是他在个人觉悟方面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不然也难以当上总参谋部的作战处处长了!

“好吧,今天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魏明涛又点上了一根烟,虽然他在知道余彬仍然效忠于国家之后感到很欣慰,但是才被人耍了一通的感觉也确实不好受!

“当然不是这么简单,不然直接在我的办公室里面就能够解决了!”余彬点上了烟,“老魏,总参谋长给你下达的任务,你有多大的把握?”

魏明涛思考了一下,这才发现,余彬肯定有很多消息要透露给他,而且是很重要的消息,也许连总参谋长都不知道!但是,魏明涛对余彬怎么跟主席有这么近的关系却感到不解了,他对余彬算是很了解的人了,余彬的底细他知道得很清楚,他根本就没有跟主席走近的资本!当然,仔细回想起余彬以往的一些举动来,魏明涛渐渐相信了这一点,至少,从政治倾向上来看,余彬能够得到主席的信任,再加上他们两人之间的这层关系,可能余彬也仅仅是主席手上的一颗棋子而已。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余彬在他作战处处长之外肯定还有第二身份!

“把握不大,但是却不得不做,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那就是没有任何把握了!”魏明涛想通了之后,就回答得非常的干脆。

“问题在哪?”

“你说的哪方面的问题?”魏明涛看着余彬,也许,他还不够彻底的了解这个朋友,现在还要做一个重新认识!

“国内这部分!”余彬没有回避魏明涛的目光。

“这方面的话,我这边的问题不大,关键是我们有没有掌握那些蠢蠢欲动者的所有底细,如果稍有疏漏的话,造成的影响不可预料!”

“看来,主席点名让你来完成这个任务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如果换着别的将军,恐怕就要把事情搞砸了!”

“是主席决定让我参加进来的?”魏明涛皱了下眉毛,其实他也一直这么认为,毕竟莫怀聪的背景太深了,主席更喜欢使用一个背景更清楚的人。

“对,你是主席提议的,而总参谋长提议让莫怀聪协助你,当然,现在就你们两人知道这件事情,应该说,在战区司令官里面,就只有你们两人参加了进来!”

这下,魏明涛心里的所有疑问都被打消了,因为余彬要不是他们这边的人的话,那么他不可能了解得这么清楚,肯定是主席亲自向他授权,所以他才能够知道这些细节上的问题。

“那我很荣幸了,只不过,这可不是个简单的任务,我更愿意到时候亲自带并冲入白宫,那可要简单得多了!”

“简单的事情怎么会麻烦你去做呢?而且量才为用,怎么说,也不能大材小用吧!”余彬笑了起来,“好了,说正事吧,你认为现在我们有哪些人与这事有关?”

“应该是我来问你这个问题吧?”魏明涛苦笑了一下。

“对,我还忘了!”余彬笑着点了点头,“说实话,恐怕你并不想知道得更清楚一点!”

“为什么?”魏明涛又点上了烟,此时他也觉得头大了,连余彬都跟他猜起谜来了!

“因为涉及到这其中的人太多了,如果最终彻底翻牌的话,恐怕又要来一次大清洗了!”

“这么严重?”魏明涛一惊,“那有多少人被牵涉进来了?”

“现在,我们明确肯定的政府官员就至少有上千人,而且其中有不少是省部一级的高官,中央也有不少。军队中,调查清楚了的军官就有200多人,其中不乏高级将领,你说,这牵扯了多少人进来?”

魏明涛这下也大吃了一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绝对避免不了一场大清洗,要知道,政治家在对待这类问题的时候是不会有怜悯之心的,为了维护他们权力,即使是几千人的性命在他们的眼里也不过根一堆稻草差不多!但是,这些人该得到原谅吗?魏明涛很矛盾,因为他知道,这些人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国家的生存,但是如果用屠杀能够对付的话,那么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敢于犯死?

“现在,调查工作基本上快要结束了,但是涉及到的范围还在不断的扩大……”

“老余,主席准备怎么对付这些人?”魏明涛打断了余彬的话。

余彬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毕竟我不是主席,我也不可能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我想从维护国家利益的原则出发,这些人肯定都要得到他们应有的报应!”

“但是,这能够解决问题吗?”

余彬也被问住了,虽然他以前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其实也不需要由他来考虑这个问题,但是现在他也不得不考虑下这个问题了,如果最终无法解决问题的话,那么任何办法其实都是无效的,至少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是无效的!

“老魏,你有什么好的意见吗?”

“这也是主席让你来问我的?”魏明涛笑了一下。

余彬摇了摇头:“不,就算是我问你的吧!”

魏明涛笑着摇了摇头:“其实,解决的办法并不难,擒贼擒王,只要除掉了罪大恶极的几个,难道那些小鱼小虾还能搅起风浪?”

“但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能够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事件了?”余彬也摇了摇头,显然他对这个办法并不赞同。

“这就要从本质上来看了,而且,根本问题并不在这些人的身上,而是在思想上!”魏明涛顿了一下,整理好了自己的思路后继续说到,“从根本上讲,我们出现这类问题,其实根本原因就在我们自己身上,而不是这些人!准确的说,是我们的思想建设工作还不够,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我们自己的思想建设上去了的话,那么还会有这些问题吗?”

“你是说,重点是在思想建设上,通过谅解与宽容来让这些人回心转意?”

http://author1.cmfu.com/authoradmin/myzl.asp.小子新作,《新明史》,大家多多支持,投票,收藏,点击都不要少啊!

“那几个首犯我不敢肯定,但是我想大部分人其实都只是被蒙蔽的,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这么干对国家与民族有多大的危害,而只要讲清楚道理,做好思想工作,我相信,绝大部分人会回心转意的!”魏明涛掏出了盒子里的最后一根烟,“自从我们开始了改革开放之后,国家经济得到了高速发展,这一百多年来,我们从一个极度贫穷落后的国家成为了世界上最强大,最富裕的国家,在经济建设的成就上,我们做到了最好,但是在思想建设上呢?我们不说太远的事,这半个世纪以来,我们在思想方面有多少成就?国家不仅仅是依靠经济的,思想在某些方面更为重要,所以,我认为,我们的根本问题就在思想上,如果解决不了这方面的问题,恐怕永远都无法避免类似的事件发生,即使是在和平时期也是一样的!”

“好吧,那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办?”余彬被说服了,其实每个中国人都能够感受到这一点,与高度发达的经济不同,中国至今都没有一个完整统一的思想基础,虽然国学被提了上百年,但是这根本就无法取代社会上的重金思想,而一个健康的社会,必然要有一套完善的,健康的思想作为基础,但是中国却没有。也许,中国能够平稳的发展到现在,也算是一个奇迹了吧!

“起点太低了,我们只能一步一步的来,现在的重点肯定是统一战争思想,而至于其他的方面,我想只能等到战争结束之后才着手解决了!”魏明涛叹了口气,“当然,这与我们军队的关系不是很大,至少我相信,绝大部分官兵对战争的目的与信念都是很明确的。而这是政府的工作,所以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插手,毕竟这对我们没有好处!”

“好吧,看来今天找你聊一下,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其实,我们应该经常聊一聊的,不管是不是老朋友,经常交流一下,这也有好处嘛!”

两人随后就不再说这方面的事情了,其实魏明涛也很清楚,余彬不过是个受人支使的角色而已,而不是决定性的人物,所以他能够决定的东西确实是太少了。对所有军人来说都是一样的,虽然在战争期间,军人的地位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但是军人仍然只是战争的机器,而真正的控制权是掌握在政府手里的,那么,从职责范围来看,魏明涛这么做也是理所当然的,他并不想自己涉足太深,这没有一点好处!

当魏明涛回到招待所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房门已经被打开了,他感到很奇怪,出了服务台还有钥匙之外,应该没有人能够打开房门的,当然,这里的保安措施也相当严密,敌人的间谍与刺客是肯定进不来的,那是什么人有权力让服务台来打开房门呢?

一个人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背影有点熟悉,但是魏明涛一下没有想起这人是谁。而当他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时也转过了身来,当魏明涛看清他的面孔之后,顿时大感吃惊,看来这次回国之行的奇遇还真是不少啊!

“魏司令,我等你半个小时了!”

“李将军,我想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吧?”魏明涛一开口就关上了沟通的窗户,确实,他觉得自己与李进东不是一条道上的人,那就没有共同的语言!

“但是我想,我们还是有共同点的,怎么,不欢迎我过来坐坐吗?”

“如果仅仅是坐一坐的话,那我没有意见,毕竟这里不是我的家,但是我想,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吧?”

“魏将军,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同行,也算得上是同僚吧,聊几句,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拉拉家常,谈谈逸闻趣事还可以,但是我想别的方面就没有什么好聊的了吧?”魏明涛脱掉了外套,然后去拿了一包没有开封的香烟出来。

“好吧,既然魏将军不赶我出去,那我们就聊一聊!”李进东反客为主,而且神色一直显得很平静。“魏将军的功劳可以算得上是我们陆军中最高的了,但是不知道魏将军有没有想过,你用成千上万士兵的生命所获得的战功值得吗?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难道魏将军从来没有为此感到过内疚吗?”

魏明涛心里暗暗一惊,这李进东果然不简单,因为魏明涛根本就没有想到李进东会把话题扯到这上面来,当然,如果他真的有很好的口才与说服力的话,那么保不准很多军官已经被他动摇了!这么看来,余彬说的话也是对的了!当然,李进东这次找错了对象,因为魏明涛也是个雄辩家,在口才以及思维方面,他丝毫不比李进东差!

“李将军,我就不明白你的意思了,在你看来,是不是由别的人来顶替我现在的位置,会让牺牲的官兵减少一些呢?”

“不,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难道魏将军没有怀疑过这些官兵的牺牲有价值吗?”李进东也立即领会到了魏明涛的口才,简单的一句话,就逼得他只有把自己的真实意图说出来了!

“这要看是为什么而牺牲了。李将军,同作为陆军大将,我想你不可能连这么个简单的问题都搞不懂吧?”

李进东暗暗吃惊,魏明涛这人太具有攻击性了,连说话都带着刀光剑影,那么在战场上,他肯定做得更彻底!但是李进东也是有备而来的,他可不想这么快被打败了。“魏将军,那在你看来,什么样东西值得用成千上万的生命去换去呢?”

“这就很多了,我想连小学生都应该知道一些,比如民族的尊严,国家的利益,军人的荣誉,以及我们所说过的誓言,这些都值得任何一名军人为之而牺牲。李将军,这话要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我恐怕不会感到奇怪,但是作为陆军大将,理应为国家的栋梁之材,怎么会在这种基本问题上犯糊涂呢?”魏明涛看着李进东,他毫不留情的将李进东心理进攻的一条条线路给封死了,对他来讲,李进东是没有什么好值得同情的,他也从来不会同情一个为了个人利益而不惜危害国家与民族的败类!

“难道为了这些所谓的东西,就需要让那么多人去死吗?”

“李将军,我想这件事情更不需要说了,事实已经证明了一切,这不应该是我们需要讨论的内容吗?”

“魏将军,难道你就不觉得我们应该更彻底的聊一下吗?”

“不,如果是跟朋友的话,我会聊的,但是我想我们之间还算不上朋友!”魏明涛说着就站了起来,“李将军,我要准备休息了,我想如果还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可以在总参谋部的工作会议上谈!”

李进东就如同被斗败了的公牛一样,但是他的修养还是不错的,在受到了魏明涛这种连棒带捶的侮辱之后竟然面不改色的站起来走了出去,这一点连魏明涛都不得不佩服。在魏明涛看来,这应该是政治家的本事,而这出现在一名陆军将领的身上,确实有点匪夷所思!

魏明涛在沙发上坐了一会,这两天他确实很疲惫,所以就想早点休息,当他去准备把门反锁上的时候,才发现莫怀聪正站在他的门外。

“老莫,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魏明涛拉开了门,把莫怀聪让了进来。

“我看到李进东气冲冲的从你房间里出去了,他来寻衅惹事?”

“不,只是想来发泄一下,只不过我这里不是公共厕所,所以没有让他得逞!”

莫怀聪愣了一下,然后摇着头笑了起来,他已经大概猜到开始发生的事情了。魏明涛确实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如果换着是莫怀聪在同样的位置上的话,他肯定会想办法从李进东的嘴里挖出些有用的情报来的,但是魏明涛却百别人一脚给踹了出去!

“要喝点什么?”

“随便吧,其实我也只是过来看一下,开始还有点担心,但是李进东也打不过你,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了,还不至于因为立场不合而到了动手动脚的地步吧?”魏明涛端着两杯葡萄酒走了过来,宾馆里这些东西都是准备好了的,“当然,如果可能的话,我还真愿意脱掉这身军装,与他好好的干上一架!”

“魏将军,我想这就是你们所谓的陆军彪悍作风吧?”莫怀聪笑了起来,海军将领就要含蓄很多了。

“也算是吧,反正军队里打架的事件不少,但是动刀动枪的不多,毕竟用拳头才能显示男人的力量。当然,在战场上对付敌人,我们可不会这么做!”魏明涛坐了下来,“对了,老莫,我想过两天就要回去了,船队的事情安排好了吗?”

“我已经打电话回去叫参谋长安排了,放心吧,这都是小问题!”莫怀聪顿了一下,又说到,“老魏,你考虑过美国那边的事情了吗?”

“你也有份?”魏明涛皱了一下眉毛,这才是莫怀聪半夜来找他的原因。

“算不上,但是总参谋长让我秘密调遣几艘潜艇待命,我想肯定是要准备送一批特种部队去美国本土……”

“对,我还在想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看来孔老总也有疏漏的地方!”魏明涛点了点头,“这次,我们不会使用自己的特种部队,按照孔老总的话说,我们会请以色列人帮忙!”

“用犹太人?”莫怀聪立即反应了过来,“这应该是个不错的建议,毕竟犹太人在外貌特征上更有隐蔽性,但是我担心会不会因此搞砸了这件事情!”

“担心有什么用?”魏明涛叹息了一下,“与其束手待毙,还不如主动行动。我已经考虑过了,这次的行动风险很大,但是也不是没有机会,至少我们具有有效的打击手段,现在所欠缺的只是情报了。而这次孔老总考虑使用以色列的特种部队,肯定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如果能够得到最直接的一手情报的话,其实就容易解决多了!”

“那这次是由军情局指挥,还是让你干?”

“我想是由军情局控制的,孔老总只是让我配合。话说回来,这么重要的事情,是不可能交给战区司令官负责的,而且军情局可以结合他们的情报优势让特种部队能够在行动方面得到更多的帮助,而我却没有这方面的能力!”

“但是……”莫怀聪摇了摇头,“军情局看来是铁了心要干上一票了!”

“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吗?”魏明涛有点想不通为什么莫怀聪会这么担心这次的行动,“至少,我们已经在行动了,这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得多吧!”

“但是做不好,就比什么都不做要糟糕得多了!”莫怀聪苦笑了起来,“算了,其实这些事情我们都是无法控制的,我们只能把自己的那部分做得更好!”

魏明涛没有说话,莫怀聪肯定还知道更多的事情,只不过他不好说出来而已,而魏明涛也没有问,要是能说的话,莫怀聪早就说了,要是不能说的话,那问了他也不会说!道理就这么简单,而这也是军队里的游戏规则之一!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休息了!”莫怀聪站了起来,“老魏,我大概明天就要返回大西洋战区了,以后有什么消息的话,我们要多联系!”

“这是当然的事情!”魏明涛送走了莫怀聪之后,这才去洗了澡,准备上床睡觉。

这天晚上,魏明涛虽然感觉到很疲惫,但是却一直无法入睡,反而觉得很兴奋。结合这两天来了解到的情况,发生的事情,魏明涛哪还能平静下来呢?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