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六十六章 印尼国际雇佣军

龙居士 收藏 6 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午后,老天发威了,一场大雨霎时淹没了天地间的一切。龙眼大的雨滴遮天蔽日,砸在地上,一砸就是一个大坑,要是砸在人的头上,则像是被敲木鱼的似的棍子敲过一样,嗡嗡直响,震得人头脑发昏。不论是爪哇人、亚齐人、还是军人、地痞流氓,全都躲进了房屋之中。房屋破烂,四处漏水,外面下大雨,里面就下小雨,不过,无论如何总比呆在外面,被龙眼大的雨滴砸要好。躲在屋里的人,很少担心,雨一直下个不停,因为,热带的午后暴雨,来得快也去得快,经常持续不到二小时。

尽管雨下的时间不长,但热带暴雨下得实在太急了,沟渠无法及时的将雨水排出,再加上印尼人天生懒惰,以前华人在还好,总有人清理堵塞之地,现在无人清理了,雨水便汇集成河、汇集湖。“河”与“湖”在大街小巷中不断的扩张它们的地盘。等雨停时,街上的积水,可以漫过人的膝盖。拖出一只脚盆就可当船用。

哗啦,哗啦,哗啦……

兄弟们见雨停了,便继续赶路。一双双粗腿,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泥水之中。每一脚拖上来,沉重得就像穿着铁鞋。装满了水的鞋子,一旦提出水面,水,便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在脚下形成了一道鞋形瀑布。

从湖河漫延过来的水底生物以及附近的山上被雨水冲过来的山蚂蟥、蚂蚁,在布满陈枝烂叶、木屑、废纸等各类垃圾的水里,惊惶失措的乱舞,一碰到人腿,便死咬着不放。

子明走在这样的道路上,感觉就像回到了从前,流浪的日子。既不知路在何方,又不知天地间,何处才是自己的息身之地。

“二哥,我背你走吧!”黄志明道。

子明推开了黄志明伸来的大手,道:“不用。”

没多久,黄志明发现子明的小腿上布满了蚂蟥,惊道:“二哥,看你的脚。”

子明抬起一条腿,低头看去,发现有数十条,姆指粗,长长的黑线爬在自己腿上。吃了一惊,仔细一看,竟是蚂蟥。心里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被蚂蟥叮了,也不知道痛?要不是有人提醒,只怕被吸干了,也不知道如何死的。

从前流浪的经验告诉子明,直接用手去扯蚂蟥是扯不下来的,必须用手猛的拍打腿上的肌肉,造成肌肉收缩,才能让蚂蟥掉下来。可是,这一招,对付印尼的蚂蟥,毫无效果。一连好几下,重重的拍击,腿都拍痛了,蚂蟥仍死死的叮在上面,拼命的吸着血。

“二哥,我来帮你。”黄志明伸出手去,抓住蚂蟥的狠掐,一下子就将蚂蟥掐成两断,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沾满了手指。从这蚂蟥的个头,以及流出来的血判断,每条吸的血不会少于半两。

兄弟们见子明腿上叮满了姆指粗的蚂蟥,大吃一惊。又往自己腿上看去,这才发现,自己也不能幸免。不过奇怪的是,六位铁血战士的腿上,一只都没有。黎大嘴暗暗吃惊,铁血战士,果然非常人啊。

铁血战士们一想,立即明白了,自己身上的皮肤,刀都划不伤,蚂蟥如何叮得进?自己没被叮上,便学黄志明的样子,为兄弟们清理腿上的蚂蟥,一条条的掐碎,扔掉。胖子心细,仔细看了看,蚂蟥的头尾,发面吸盘里面密布了一圈倒齿,一但吸到人身上,除了吸盘的吸力之外,倒齿还会刺进皮肤,形成牢固的双保险。怪不得个头那么大,拍都拍不来。

扔掉手上的半截蚂蟥,胖子感叹道:“印尼的蚂蟥真毒啊!”

王辉听到,附了一句:“印尼的蚂蟥毒,也比不上印尼人毒。”

老五,教导主任罗四维道:“毒地生毒虫,毒虫养毒人,毒人护毒地。物以类聚,古人诚不欺我。”。

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终于清理完腿上的蚂蟥。兄弟们继续赶路,但没走多远,腿上又叮满了蚂蟥,只得停下来清理。清理完又继续走,这样走走停停,七八次后,子明突然昏倒了。兄弟们扶起一看,子明脸色如白纸一般。显然是因为失血过多。

其他的人,脸色也好不到那儿去,或轻或重,都出现了失血症。黄志明招呼一声,叫铁血战士,背着人走。黄志明将子明背到了背上,又想将王辉也背上。王辉摆手拒决。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又不是伤病号,怎好叫兄弟们背着走?黄志明道:“三哥,你就听我一句劝吧,要是像二哥一样,病倒了,谁来带领兄弟们?”王辉只得应充。

如此,黄志明身上背了二个人。健步如飞,在前开道。

背上人之后,队伍的行进速度反而更快了。

兄弟们没有注意到,在窗后,街道的黑角落里,有无数双眼睛悄悄的盯着自己。他们眼瞳里发出绿光,肚子里是咕噜噜的响声。他们在等待时机,等待着兄弟们全都倒下,或者有人掉队,然后像蚂蟥一样的扑上去。

一路行来,街上浮游的各类尸体渐渐增多了起来,有些还是人的尸体。但印尼人对这些尸体没多大的兴趣,因为尸体太瘦了,皮包着骨,除了烂掉的内脏,就没有一点儿肉。他们的牙虽大,齿虽尖,也无法像狼狗一样,啃碎骨头。

步入郊外,路明显比城区要好走,因为水没有泡得那么深,有的地方,路面都露了出来,白白的水泥面上,只有“皱纹”里,还藏着点水。这对兄弟们来说,是难得的一脚好路。

日头落在西面山头时,兄弟们发现前面有间挺大的汽车旅馆。黄志明担心那又是一家黑店正犹豫着,进不进去,黎大嘴道:“到了!放我下来。”

“到了?”兄弟们心中一喜,真不容易啊。

黎大嘴走了过去,伙计迎了出来。他见黎大嘴身后,有一大票人,心生警惕,问道:“先生可否住店?”

“我不住店,想买印泥,你这儿有没有?”

“要黑的还是要红的?”

“印泥有红的吗?我要黑的!”

“先生买黑印泥作什么用?”

“扔到粪坑里,养苍蝇。”

“先生里面请,老板正等着你们了。”

接头暗语对上了,伙计很是高兴。原本两人是认识的,无需对暗语,但这个假扮伙计的兄弟,发现黎大嘴身后,有一群陌生人。通过对暗语,便可了解身后这群陌生人的身份,如果是印尼军警的便衣,也好采取应对之策,或下药或逃走。

“红印泥”指印尼政府方面的人,“黑印泥”指道上的人。黎大嘴说,要买黑印泥,就是说,自己带来的人是道上的兄弟。至于最后一句,“扔到粪坑里,养苍蝇。”则表示臭味相投,关系过硬。不过,王辉、子明他们要是知道自己被黎大嘴比作“黑印泥”并且扔到粪坑里,养苍蝇。肯定会有另一种想法。

出于经验,王辉在进去之前,打量了一下这里的地形。汽车旅馆在大道旁,交通方便。后面靠着大山,万一被人从大道上,两头堵上,还可以跑进山里。位置又偏,周围没有别的旅馆,不会惹人注意。在这儿即使开枪、放炮,也不会有人听到。再加上地方够大,可以储存大量的走私物品。这个地方,当海鲨帮的总部,可谓得天独厚啊。

兄弟们一走进大门,便有人迎了上来,这人一身短衣短裤,个子也不高,放到人群中,绝不会有人注意,即便在印尼猴子当中,也难以将他挑出。

“诸位可是让日本人闻风丧胆的灰道兄弟?”

子明早已醒来,只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精神痿弥,闻来人如此一说,心里五味杂陈。兄弟们在日本干了一票,倒是闻名天下了,不论是谁见到自己都要问一声,是不是大闹东京的好汉。说一声佩服。其实东京之事,对于子明来说,既是光荣,也是伤心地。他二次去,二次都是险象环生,一干出生入死的兄弟,为了大哥们能逃脱,全都牺牲在异国他乡。第一次一百多人,第二次二百来人,两次相加,三百多个兄弟,就这么没了。兄弟们的音容相貌依然留在子明的心中,时不时的会跳出来,在眼前晃动。每次晃动,子明未免要哭上一次,觉得自己对不起那些将性命交付到自己手上的兄弟们。

一番客套话讲完,各人已互相知道对方的身份。原来这迎上来的人,便是海鲨帮的龙头老大。他留给子明的印像是,外貌不惹人注意,给人一团和气,但两眼里眨动着的精光,则表明此人,绝对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子明心道,这回不会有假了。

开席时,各类美味的中国菜,摆了一桌。饿了一天的兄弟们,大吃特吃,划拳喝酒好不痛快。宴席上,海鲨发现灰道的兄弟,没有一个吃肉的,便问原因。黎大嘴便将路上吃了人肉包子的事告知。海鲨笑道:“在印尼不吃人肉,是无法生存的。今后兄弟们也要学会吃人肉。”海鲨的话,又让兄弟们想起了人肉黑店的情景,结果刚吃进去的美味佳瑶又吐了出来。

就这样,兄弟们在这暂时安定了下来。

海鲨殷勤待客,三日一大宴,一日一小宴,相聚甚欢。闲时提枪入林,打几只野味,吃个新鲜。热带丛林中,各种动物很多,但寻常人是不敢进去的,毒蛇、食人蚁、蚂蟥、毒蝎子、花斑毒蜘蛛,不论那样都叫人闻之变色。好在铁血战士,刀枪不入,无论什么动物都咬不动他们。在丛林中穿行,好似闲庭散步一样。每次归来,必是满载而归。运气好时,还能猎到豹子、老虎、巨蟒。到后来,兄弟们打猎的经验越来越丰富,结果猎物吃都吃不完。

子明、王辉等人,不过是失血过多,养了几天便好。天天闷在窝里感觉非常的不痛快,又想学些在热带丛林生存的技能,便要跟着黄志明他们进山打猎。黄志明怕他们有危险,不肯带。黎大嘴为他们解决了这个难题,他叫人用巨蟒的干制的皮,缝了几件衣服。说只要穿上,毒物便不敢靠近。猛兽轻易不敢招惹。

虎皮豹皮则被黎大嘴制成了铁血战士专用猎装。这种猛兽猎装,不但俱有天然的保护色,穿在身上威风凛凛,且经久耐用。兄弟们极是兴奋。子明天天跟着铁血战士,进山打猎,体格慢慢的变得强壮起来,皮肤也变黑了。他欣喜的看到自己手臂上、腿上长出了肌肉。三个月后,便无人再议论子明是文弱书生。

其他的屠龙会兄弟,对上山打猎没多大兴趣,转而向城里发展,逐步控制了棉兰的一些地下黑帮。棉兰的地下黑帮,在强力的军事管制下,都很弱小,人数多的不到百人,少的只有几个人,要想征服他们并不难,难的是如何长久的控制。这些人见利忘义,稍不留神就会被他们给卖了。

从性质上来讲,印尼最大的黑帮,应该是印尼陆军。总人数超过了三十万,手中有枪有炮。任何黑帮也别想挑战他们的权威。同时也禁止任何人挑战他们的黑帮霸主地位。当屠龙会发展的帮众超过五百人时,便到了极限。各种问题层出不穷,有叛逃的,有出卖的,有因为利益分配不均而窝里斗的。如果印尼军队贴出悬赏令,只要赏金超过了十万印尼盾(十美元),铁定会有帮中的叛徒去领赏。

面前复杂的局势,感到力不从心的屠龙会兄弟,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子明。希望他能想出一个妙计,一举突破瓶颈。

通过这段时间的适应和情报的收集,子明对印尼特别是苏门答腊岛的情况熟悉起来。

印尼位于亚洲东南部,地跨赤道,由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17508个大小岛屿组成,其中约6000个有人居住。热带雨林气候。资源丰富。矿产主要有石油、天然气、煤、锡、铝矾土、镍、铜和金、银等。已探明矿产储量为:石油500亿桶、天然气73万亿立方米,煤360亿吨。地热资源丰富,森林面积1.45亿公顷,约占国土总面积74%。

苏门答腊是印尼的第二大岛,盛产石油、天然气、橡胶、金矿、银矿和木材。其中,天然气厂每年生产1200万吨液化天然气,占印尼液化天然气出口的1/3。

但富饶的物产,并没有给当地的亚齐族和其他各少数民族带来好处。印尼政府对亚齐实行了直接的军事占领,特别是天然气的收益直接归为印尼中央政府,随着工业发展而创造出来的就业机会,也被从爪哇来的移民所占有。繁荣的工业区与亚齐其他落后的农业地带、爪哇人的高收入与亚齐本地人民的贫困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民族间的不满情绪日益增加,而“自由亚齐运动”为代表的“独立”主张就是这种不满情绪的典型表现。

苏哈托政权对“亚齐自由运动”采取坚决的军事镇压。1991年在亚齐建立军事占领区,对亚齐进行了长期的军事统治。这期间,军队滥用职权,从恐吓到绑架、从强奸到屠杀,无所不用其极,大约有2000多平民因为被怀疑与自由亚齐运动有联系而被杀,更多人被逮捕、审讯。

军事行动没有把“自由亚齐运动”彻底消灭,反而因为殃及无辜平民,使整个亚齐处于深重的民族灾难和仇恨中,印尼中央与地方矛盾、尤其是民族矛盾被大大激化。去年五月苏哈托下台,印尼中央集权统治结束,印尼对地方的控制力也因此削弱。在这种情况下,亚齐当地的媒体陆续出现了揭露军人暴行的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亚齐当地要求撤军、对军人暴行进行审判和对受害者进行补偿的呼声日益高涨。但正值权力交替时期的印尼,无心应对问题。

今年9年1月末,全亚齐学生组织发动集会,要求就亚齐的政治地位进行全民公决。“自由亚齐运动”重新活跃起来,并取代学生组织开始进行全民动员,以独立的要求取代民族自决。其武装力量与印尼政府军队的冲突不断升级。1998年以前,游击队的活动中心集中在东亚齐,到现在,“自由亚齐运动”的活动越演越烈已经遍及全省。据说,该组织现有多个“根据地”,每个根据地有7个军事司令部。并拥有自己的军队、警察甚至海军陆战队,成员超过了一万名。印尼国防部长马福哀叹,亚齐大多数土地已经掌握在独运分子手中。

印尼除亚齐之外,一直在资源分配问题上对印尼政府不满的东帝汶、伊里安查亚、马鲁古、廖内和北苏拉威省也纷纷要求独立。拥有1.7万个岛屿的印尼共和国面临着解体。国际社会有人甚至担心,印尼将会成为“第二个巴尔干”。

就苏门答腊而言,印尼现在能够有效控制的就只有亚齐工业区,和棉兰、巨港、兰都等一些大城市。亚齐工业区由陆军少将巴拉莫诺、棉兰由陆军少将贾拉勒分别驻扎。屠龙会在棉兰的发展受到了限制,便是由于贾拉勒的原因。

每一计出,都必须权衡双方的实力。这些日子,子明对海鲨帮的虚实也摸了一个透,尽管海鲨吹嘘自己有数千兄弟。子明认为,海鲨帮受到了重创,中国境内十几个分堂被连根拔起,一千多兄弟进了监狱,仅剩几个首脑逃到印尼。东京分堂全军覆没,世界各地其他的分堂,在国际刑警的打击下,也不会好到哪儿去。动乱之中的印尼分堂,反倒成了海鲨帮实力最强的分堂。海鲨帮依靠走私起家,战斗也不是其善长的,既使在其鼎盛时期,也拿出几个武力值高的人来。就军事实力而言,海鲨帮应当排除在外。

一同出来的一百个灰道兄弟,到现在仅剩六位铁血战士和三哥王辉,屠龙会新发展的那些人,大都派不上用场,真正有战斗力的,最多不到二十个。如此算来,自己一方实力很弱,与棉兰的印尼军队相比,根本不成比例。即使依靠铁血战士,超强的战斗力,零敲碎打的将印尼军赶出棉兰,也无法有效的控制棉兰,最终结果必然是为亚齐人作了嫁衣裳。

那么寻找同盟者,当是第一要务。可是,同盟者在哪呢?华人吗?他们死的死,逃的逃。亚齐人吗?在亚齐人的眼中,华人同样是下等人。可利用,但不能为同盟。

任何地方,都是用枪杆子说话的,动乱之地更是如此。子明将自己的分析写下来,并且得出结论,要想在印尼生存下去,就必须建立自己的武装。这种武装应以华人为主,用保卫自己的财产为政治口号,聚拢人心,发展并壮大自己。子明跟据这支武装的性质,命名为华人自卫队。然后,就如何成立华人自卫队,如何生存,如何发展,最终为了达到一个什么目标,写了一份详细的计划书。又通过秘密渠道将计划书传到了龙居士的手中。

计划书发出去之后,子明哑然失笑:他想到,兄弟们离开日本之后,龙居士叫海胆号开往印尼。当时,子明等人都不理解,为什么有国不能归呢?现在明白了,原来龙居士早就计划好了,希望兄弟们能在印尼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而自己这份计划书,只怕也在龙居士的算计之中。既然龙居士将一切都算计好了,自己写计划书,岂不是多此一举?如不出意外,龙居士必然同意自己的计划,并且比自己的计划设想得更加的深远。

数日之后,果然不出子明之所料,龙居士大体同意了子明的计划。并且表示吞日集团将在财力和人力上大力支持。但就计划书作了较大的修改。自卫队改成印尼国际雇佣军,全体成员都必须加入印尼国籍。这支武装的目的是为了保障华人的安全,但龙居士在这个目的面前加上了短期二字。

从龙居士的每一处修改,子明都能感觉到,他的深谋远虑。

国际雇佣军,显然比华人自卫队更适合在印尼生存。

在印尼不论是民间,还是政府,都对华人有着很深的仇视心理,他们认为,华人之所以富裕,是因为华人用非常手段剥削了印尼土著人。只要将华人赶出去,那么印尼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这里面不仅仅是简单的仇富心理,也是历史长期形成的。从葡萄牙到西班牙到荷兰到日本,各个殖民者统治时期,不论那个殖民政府都用同样的一招巩固统治,即:通过挑唆土著人与华人的矛盾,达到转移视线,巩固统治的目的。数百年间,搞过多次排华风暴。印尼建国之后,苏哈托政府,接过了主子的治国“法宝”,一但国内局势不稳就掀起排华风暴,在其统治的三十二年当中,大大小小的排华风暴,搞过十几次,每次都收到了良好效果。去年五月那次,只不过是最严重的一次。同时苏哈托也知道,印尼的经济离不开勤劳智慧的华人,一旦目的达到,便顺速消除影响。但玩火者终自焚,百试百灵的方法,用多了也有失效的时候,98年这一次,失去了控制,风暴变成了暴乱,不旦没有达到转移国内矛盾的目的,反而激化了矛盾,遭到国际国内的一致谴责,三十二年的美誉毁于一旦。“微笑将军”苏哈托,终于微笑不起来了。

在这种普遍仇华的环境下,一支打着保护华人安全的自卫队又如何生存?而且这样的名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背后有什么政治目的。如果改成雇佣军,则效果完全不一样了。众所周知,雇佣军是拿钱干活,不论是谁,只要能拿出足够多的钱,都可以雇佣它。没人会怀疑它的政治目的。

至于龙居士命令雇佣军的士兵,必须加入印尼国籍,其考虑更是深远。因为,士兵是印尼国的人,那军队也理所应当的是印尼军队。有朝一日,他们与政府军干起来,国际社会也会认为他们是在打内仗,任何外国势力都不应当去干涉。更不会有人指责,印尼国际雇佣军是某个东方国家在插手的表现。

在雇佣军的目的前加上短期二字,这让子明体会到龙居士计划的庞大。龙居士的胃口绝不仅仅停留在保护华人在印尼的生存上。雇佣军计划应当是龙居士全盘印尼计划的一小部份,而印尼计划,也只是龙居士某个更庞大的计划的一小部份。

组建雇佣军一事,得到了海鲨帮的大力支持,他们不旦为雇佣军从中国“走私”合格的兵源,还为新兵们办理国籍,提供训营地。海鲨帮总舵所在地,搭起了一大片帐蓬,几乎成为一个小镇。

为了不惹人注意,每次“走私”的新兵,数量都控制在百人以下。通过蚂蚁搬家式的“走私”,到六月份时,雇佣军人数超过了一千人。他们每天都在铁血战士的带领下,在丛林中,搞环境适用训练。

接下来再发展,则遇到了困难。必须寻找新的军营,热带雨林中,当然是不行的。在城市里则太引人注意,只有广阔的农村,才是英雄的用武之地,但农村控制在“自由亚齐运动”的游击队手中,必须与之沟通,寻求合作。

如何牵线搭桥呢?还得请海鲨帮帮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