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商业帝国 时空机器 第十三章 怒惩恶霸

含笑半步巅 收藏 0 65
导读:时空商业帝国 时空机器 第十三章 怒惩恶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8/


李师爷继续在衙门内辛勤办公,守株待兔。那俩个“冤大头”、“凯子”持着两根价值100两银子的座签回转客栈,珍而重之的放进背包收好。

林中虎喝了口水,道:“还真他妈的中了!比在21世纪考大学容易多了!哈!我是真正的秀才咯!”又拱手弯腰,一本正经的对林中豹道:“兄长!贤弟想邀请兄长共游尼姑庙,还望兄长赏脸陪同!”说完捋高袖子,狠狠的甩了两甩流云袖。林中豹笑道:“靠!你真是瞎掰乱盖!那有人自称为贤弟的?我来问你!为什么叫林子祥和周星星?还要考什么武举?”林中虎振振有词的答道:“用个假名字谁也不会知道,捉弄一下那狗头师爷嘛!至于说要考武举那是我突发其想而出,我本想你中一个文状元,我搞一个武状元来玩玩,咱哥儿俩囊括文武状元,那是何等的的光宗耀祖,威风八面啊!谁会懂得这狗屁元朝从没设过武举!哎!现在只好你做文状元,我来当榜眼算了!”说完一脸的惋惜。

他这番自吹自擂,不打草稿的牛皮话也吹得煞是过火了,别说是武状元,就是文状元或榜眼那会有那么容易中的?

林中豹晒道:“别吹了!这就去白云庵吧!”复出客栈。

信步朝三江码头行去,大街上热闹非凡,人多来往,川流不息。二人刚才顾着赶路上那衙门,都没细看,这下慢慢闲逛,只见这七、八里长的滨江路两旁,摆满了摊位。吃的有卖米粉、面条馒头、炸麻花、烧饼、油条、糖葫芦窜等摊子,用的有卖胭脂水粉、日杂用具、纸钱蜡烛香等摊,商铺有钱庄、米铺、赌馆、酒楼、妓院、布庄等,手艺摊位比如有理发、妇女梳头、拉面皮等,玩的有走江湖卖艺、杂耍、戏猴等摊。应有尽有,琳琅满目。

二人看花了眼,不知不觉行到城外,出了没城墙的南门,摊子少了许多,人群都往码头边一座浮桥赶去,亦有人花钱搭乘渡船。二人一路大望其中的古代少女,尤其是美女,听说这封建社会平时不让少女少妇上街,列为保护“动物”,只在郊游、节日期间才可自由活动。

跟着一帮嘻嘻哈哈的少女后面踏上茶江浮桥,踩着吱吱作响的木板行到桥中,左边不远处便是茶江尽头、与荔江、漓江交汇而成为方圆里许的江面,而印山亦镇在江中心。白云庵便建立在茶江右岸白云山腰,远望过去,可见那白云庵有好几重大瓦房,占地宽广,正中一座大殿由几堵白石灰墙、琉璃瓦、红木柱等组建而成,雄伟庄严。

如沿白云山脚绕过印山,向西北方向走半里左右,便可见到漓江与荔江并流的源尾。

忽然前方人群停滞不前,传来一阵嘈杂声,其中包括“你这狗日的!”“你的娘!”之类的脏话。二人看不见前面,只好等待人群流动。好一会儿,前面不再有人对骂,二人复又跟上,林中虎眼尖,看见前面桥边坐着一人,忙用手肘碰下哥哥,指着那人道:“看,那马夫陈财。”林中豹透过人群缝隙望过去,果然前面桥板上坐着一人,精赤着上身,叉开俩腿,手中提着一根细长的鱼竿,正在钓鱼。

那陈财平日里横行霸道,蛮不讲理。今日下午他的钓鱼瘾来了,便大模大样坐在这人来人往的桥中心,放了长线准备钓大鱼。因为这处江面宽阔,水流缓慢,原是个鱼儿吃钓的好地方。刚在拉线的时候,被一人挤了一下,上钩的鱼儿跑了,当即问候那人的女性家属,那人也不甘示弱,回敬了一翻,俩人就要在这桥中开打,被旁边 的人拉开了。

林中豹二人对望一眼,心中已猜到了彼此的主意,待挨至那陈财身后,各飞速抬脚朝他背狠狠踢去,那陈财没料到有此一下,毫无防备下飞出浮桥,“扑通”掉进江中,象个秤砣般沉了下去,待浮起来破口大骂、寻找敌人之时,二人捂嘴大笑早已过桥。

桥面上挤满人群,齐齐都在看热闹,那陈财在水中骂了半天,无人里他,却被江水推离浮桥越游越远,头上缠了几圈鱼丝,又吃了几大口江水,才游到下面印山扒在山石边上,已经狼狈不堪,精疲力竭了。

二人待转上右边山道,远远觅见那附在印山的落汤鸡陈财,不由得放声大笑,心中大觉畅快淋漓。

随着人流上了山道,眼前是白云庵前一座若大半个足球场宽阔的大地坪。坪中两旁摆有若100多桌流水素席,一些尼姑正忙着上菜。一眼望去那是人山人海,一片喧哗,地坪中善男信女们自动排队朝庵内观音殿行去,拜过菩萨后从偏厢涌出,有些去寻找空座立即“开动”,有些则原路下山。

二人随着朝拜的人群挨步前移,林中豹看那桌上的 都是一些普通的素菜和糕点,如木耳炒丝瓜、焖南瓜、炒红辣椒,红烧豆腐等,糕点则有莲藕粑、柚子叶粑、面饼等,那柚子叶粑二人是经常吃到的,先用糯米皮包上豆泥馅或芝麻、花生馅等,再放进木模板内用手压成饼状,柚子叶作底,最后放入蒸笼蒸熟,入口粘软、清香,乃是昭州特有的地方糕点。

林中虎则四周打量着美女,并不觉得排队难挨。

倏的前面大殿外一阵叫嚣,人群纷纷让开分出一条通道,二人忙闪在一旁探头去看究竟,只见大殿门前涌出一帮人来,领先而行的是个身穿缁衣、胸前挂窜佛珠的老尼姑,想是主持静慧师太。她身边有一位五短身材、身着官府的中年人,想是知府大人。这位大人头上却编了两条辫子,再绕成两个大环垂在耳朵后面,额上头发弄成一小撮,像个桃子,非常滑稽搞笑。正咧着个元宝嘴,眯着小眼走过来。

此人正是昭州知府陈显元,他今天特意搞了个蒙古人的发型前来拜观音,名义上是来朝拜,实际是要跪求观音娘娘赐他个儿子,小妾娶了十个却无所出,最近听从师爷安排采用偏方,连斩了二十几只果子狸,喝了有一桶多鲜血,始终不见效,下面还是半举加早泄,再不想法子就要阳痿了。

今日二人终于见到了这“传说中”的贪官,林中虎笑道:“哥!你看这位头发象桃子的官,若是戴上副眼镜,你说象不象香港色狼演员曹查理啊?”林中豹仔细一看道:“果然,还真的有八分象!他可比曹查理牛多了 !

那“曹查理”后面还跟着几位本地官员,静慧师太陪着他们齐齐行至人群当中,二人见“曹查理”高举双手示意群众静声,便知他要来一番例行演讲,忙交叉手臂细听。果然那官扯着鸭公嗓叫道:“各位乡亲父老!请静一静!我是昭州知府陈显元!”顿时地坪上两千多朝拜的、吃菜的人们都停止喧哗,多数人心道:“且听他放些什么屁!”

陈显元吼道:“乡亲们!今日观音娘娘圣诞!本官亦前来朝拜,祈求观音娘娘保佑我昭州府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白云庵主持静慧师太摆上素席,款待诸位善长仁翁!本官今日亦与民同乐,诸位请看对岸!”说着顿了顿,用手指着对岸那破城门、没城墙的南城与光秃秃的一小块河堤,众人齐齐望过去,聪明点的已猜到他准备要干什么了。那陈显元继续吼叫道:“大家也看到了,本官希望诸位发起捐款,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来修缮河堤与南城墙,本官带头先捐纹银100两!”伸手进袖内取出银子。

他身后闪出一手捧大箱的官差,递上箱子,他将那锭银子“咕咚”扔进箱内后,背着双手得意洋洋的望着千多“善长仁翁”,等着他们捐钱。

静慧师太面带不悦,心道:“这陈显元亦太不讲理了,事先也不与我商量捐钱的事!”又想道:“他是官!不好与他理论!”逐假装没听见,乘人多眼杂,溜进人群消没不见。地坪上的两千多人有八成心中大骂:“捐了还不是进你这狗官的腰包!往年已捐过两次了,却从未见你修补过城墙、河堤。今日又来这套,别说没有,有也不捐!”

倒有几个财主模样的上前捐了点碎银,陈显元又叫了几次,嗓子也叫哑了,那捧大箱的衙役手都酸了,也没见几个上来。丛人待他叫了三次,干脆不再理会他,有的进殿朝拜,有的继续吃菜,当没听见。

陈显元见今年再也骗不了愚民了,待回头找师太,也没影了,只好垂头丧气、灰溜溜的上轿下山,身后民众见他溜了,齐都“嘘”的大喝倒彩,象赶狗一样。

林中豹二人“嘘”得最大声,又发出各种怪叫,解了一口气。

此刻已是下午酉末时分,上山的人渐少,排队的也没几个了,刚要踏进大殿,后面又传来嘈杂声,二人心想:“难道那狗官还不死心,又返来了?”回头细看,林中豹脑袋“轰”的一震:“怎么她也来了?”

二人回头看时,见后面地坪上,八个家丁模样之人齐齐放下俩顶轿子,几个丫鬟搀扶着两个小姐模样之人下轿,其中一个便是大美女刘梦婷。

二人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她,林中虎嬉笑道:“哥!你的马子来了!”林中豹口中佯怒道:“别乱说!人家都没看见我们呢!”却拿眼连连偷看那佳人,不仅他二人,全场起码有大半在看,有些定力差点的小伙子还偷偷的擦着口水。

忽的轿子后面闪出几个人来,打扮得流里流气,为首之人正是地痞赵雄!

原来昨晚在陈显元府中,刘贵德与沈万三被知府大人敲了一笔后,出得府门,沈万三本想连夜上船回转桂林,但刘贵德却说船丁来报,发现游船有损坏,船舱轻微漏水,需要修补。晚上陆路又实在难行,劝他父女二人待明日修好船舱,再行上桂林,沈万三无奈只好答应,晚上就留宿在刘贵德在昭州开的昭州客栈。

而沈芸被沈万三关在客栈中大半日,严令不准外出,她见外面热闹非凡,又听得客栈伙计说昭州三日庙会,今日观音娘娘圣诞。便央求父亲说要上白云庵替母亲祈福,并保证绝不闹事,才获得批准前来,刘贵德又命自己女儿、八名家丁、两个丫鬟陪同前往。而刘贵德与沈万三亦离开客栈,前往桂江船厂办事,听说查明了船舱漏水原因。

那赵雄在知府门前苦候了良久不得其门,又想起自己上月在桂林死皮乞脸的缠了整月,连根美女的毛都没捞到。当下愤愤不平的离开府第,与几个地痞一齐来到三江码头,跳进江中游泳消火,觅见停在码头边上那艘刘贵德的游船,问过旁人打听清楚。心生歹计,叫人拿了锥子潜入船底将船凿了个大洞,好拖延时间,方便自己“追求”刘美女。

后见那船拖至桂江“万人涡”旁船厂修理,今日又派原来凿船之人前去再扎它几个透明窟窿。又有同伙之人来报,那刘小姐上山拜观音,顿时大喜,没等凿船之人回报,带了七人匆匆赶上山来继续“追求”。

此刻赵雄见日思夜想的美人就在眼前,连忙抢步上前,伸来双臂强行拦住美女去路,咧着脸皮嬉笑道:“刘小姐你好!我们真是有缘分啊!又见面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有缘千里来相会!”他心想:“美女又是才女!待本少爷从诗文处打开口子,再下手就容易多啦!”不禁为自己的聪明感到一阵阵骄傲自毫。

刘梦婷看清来人讨厌的面貌,心中怒道:“原来又是这个流氓!在丛多狂蜂浪蝶当中应数此人最为蛮缠无赖、脸皮最厚!”当下娇声诧道:“流氓!滚开点!”

绕了个弯向旁边躲去。旁边的沈芸与春花及八个家丁也大惊失色,纷纷怒目相试来人。春花也遭遇过十几次赵雄,她具有无数“拦截导弹”般的丰富拦截技能、经验,反应最快,立即去扯了根轿杠骂道:“小姐叫你滚开!听见没有!”说完就是一杠子朝赵雄大腿扫了过去。

那赵雄有俩下子,快速闪身避过伸手一把夺了过来,怒道:“春花,没你的事!”还没说完,在丛人惊呼中还了春花一杠子,扫跌她在地上。赵雄心想今日是豁出去了,要不在桂林当门卫傻站了一个月岂不是白站了?派人去凿了俩次船,扎了几个大窟窿岂不是白扎了?当下扔掉轿杠,朝刘梦婷伸开双臂,要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前,佛门宝地之上强抢美女。

“住手!”忽然耳后传来一声断喝,紧接着脑后头发剧痛,本来自身姿势极为潇洒,却向后倒飞“砰”的摔了个四肢朝天,屁股着地式。忙爬起身来看敢谁在太岁头上动土!发现面前这人并不认识。

林中豹张嘴“呼”的吹开手心的赵雄那撮长发,神态轻蔑的对赵雄道:“刘小姐叫你滚开!没听见吗?”

赵雄一摸脑后鲜血淋漓,不禁勃然大怒,戟指骂道:“你他妈的是谁啊?干你屁......哎呀!”又被踢倒在地,屁股中了林中虎一个飞腿,林中虎潇洒的拍拍裤子大声道:“桂林山水甲天下!请你不要讲痞话!”话刚出口,全场围观的两千多民众齐齐放声大笑,包括刘梦婷等,林中豹瞥了眼笑得如春花齐放,千媚百娇的刘梦婷,不禁呆了一呆。

而林中虎则抽空朝刘梦婷旁边的、正在捂嘴大笑的沈芸点了点头,露出雪白的牙齿微微一笑,那沈芸觅见,却马上收敛笑容,大眼狠狠瞪了他一下,心道:“这小子真无礼!不过......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此刻春花等人亦护卫在二位小姐身边,警惕的盯着其余七人。

果然,那七人不等赵雄吩咐,马上捋袖朝林中虎二人围了上来,有六个朝林中豹围来,林中豹凝神观察,双目开合间,把握到上来之人快慢、强弱、攻击意图之势,这纯粹是一种感觉,在那一刹那脑海之中清晰无比的浮现出所有敌人意图。二人具有无比丰富实战经验,

心知在这等情况之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结局,谁够狠谁就可以掌握主动。

林中豹来不及细想刚才脑海中显出的、以前从没有过的想法,快速向前跨上,朝最粗壮的那大汉小腹处抬腿猛蹴了一脚,正中目标,那人“啊!”的惨叫一声,剧痛下捂着肚子倒地打滚,一时之间爬不起来,其余冲上的六人没想到面前这位书生看起来斯文,手段其实如此狠辣。

赵雄屁股中了林中虎一脚滚在一旁,见刚才扔下的轿杠就在手边,连忙操起来朝林中虎头上用力砸下去,同时张嘴骂道:“操你的妈!”林中虎向左闪身避过,右手挥成掌成刀用劲斩在他咽喉部位,赵雄立即杠子撒手,痛苦的捂着咽喉身体打着踉跄后退,闷哼一声又倒在地上。

林中虎却左手抬高举上头顶摊开手掌,右手平伸,左脚挺直,右脚趋躬马步,摆了个黄飞鸿的造型开口笑道:“阳朔山水甲桂林!请你讲话要文明!”

林中豹趁那六人发呆的当会,一把扯掉身上的劳什子白长衫,露出一身贲起的肌肉,咧嘴对着刘梦婷发出令她一阵脸红的阳光型微笑,在她闪动黑亮双眼眨也不眨盯着自己时,“嗨!”一声狂喝,飞身抬起左脚踢在左前面一人胸部,右脚顺势侧撑在另一人胸部。那二人倒地的同时,双脚落地顺着前冲的身子,挥右拳朝中间上来之人面部就是一下狠击,这招野马分鬃加苍龙出海,刹那间击倒半包围圈中的三人,待那三人又成滚地葫芦般捂着要害痛苦惨叫之时,对着剩下发呆三人招手示意他们上。

赵雄耳听得围观之人纷纷大嘲自己,又“表扬”对手的顺口溜说得押韵好听,不禁恼羞成怒,大吼一声从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张嘴:“你的......”又要出口成脏之时,林中虎这回没等他开口,疾步上前,右拳成钩向上狠顶在他下巴上,这记钩拳打得赵雄下鄂骨“叭”的发出一声脆响,张嘴连着几颗牙齿吐出一口鲜血,“砰”的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林中虎晒道:“昭州山水甲阳朔!有些话你说不得!”潇洒的拍拍衣服,不再里他,转头去看刘梦婷旁边那位刚才瞪他眼的美女。

其余三个地痞做梦也没想到老大赵雄包括自己的人,两三下就被对方二人打得躺在地上爬不起身,一时呆若木鸡,不懂得该如何应付。林中豹见那三人吓得怕了,扫眼看弟弟也结束了战斗,收势对他们叫道:“还不快滚!”那二人如奉圣旨,慌忙转身就要逃跑,林中豹又大吼道:“慢着!就这么走了吗?把你们的老大和兄弟带走!”那三人又连忙将赵雄等人一个个扶起来。

林中虎对还在晕晕呼呼的赵雄踢了一脚道:“服了么?下次还敢不敢调戏良家妇女?快向刘小姐道歉!并保证下次不再骚扰她!”

赵雄狠狠的盯了他一眼敢不作声,刘梦婷拉了下还在笑的沈芸,娇声对林中虎道:“算了!”

林中豹过来道:“刘小姐饶恕你等,还不快滚!下次不要让我见到你们为非作歹!要不要你好看!”

赵雄不敢出声,狠狠“哼”的一声捂着流血的嘴巴转头就走,其余五人也捂着伤处哼哼叽叽的寻路欲下山。

旁观众人平时多受他们闲气,此刻见有人出头教训了这伙地痞,那还不趁机打落水狗?远点的则嘘声大作,近点的干脆端起桌上那些汤菜泼向他们,有些泼完了手中的南瓜、豆腐、青菜、红辣椒等仍不解恨,却去隔壁桌抢过菜盘继续向他们泼去。赵雄等不敢还手做声,身上挂着一团团黄的、白的、青的、红的五颜六色,报头鼠窜,狼狈万分逃命下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