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捕蝇草行动-为尊严而战

梦中将军 收藏 12 54
导读:光辉的历程 正文 捕蝇草行动-为尊严而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山西是党中央的所在地,是中国复兴的重要基地,这次的作战方针是“坚决御敌于山门之外”,决不让日寇踏上山西的一寸土地。西北集团军是这次保卫山西战役的主力,经过几个月的备战和整训,西北集团军的素质有了很大提高,改编的几个原晋军的步兵师,经过换装和严格的强化训练,尤其是将华北集团军的“二百米内硬功夫”的训练经验,引入到西北集团军的训练中,使整个部队的战斗力发生了质的突变,现在的晋军绝非原来晋军。当然,尽管原来的晋军经过整编,已经成为西北集团军的一部分,但是,毕竟是新部队,没有令人振奋的历史和战绩,自然而然地要低人一等。最近发生了一件这样的事件,驻守在晋北阳高一线的第12师,是原晋军改编的部队,师运输团从大同补给站运回十万斤白面粉,在经过第2师(西北集团军的甲种师)防地时,被该师的218团拦下,强行用二十万斤的粗粮,诸如玉米、高粱、黑豆、谷子等,换下了十万斤白面粉。运输团的领队军官找到218团的团长论理,不料对方却振振有词地说:“我们拿二十万斤粮食换你们十万斤,你们整整赚了一倍根本没有亏。再说你们训练的强度太大,细粮不禁饿,还是粗粮实惠。你可别小看这些粗粮,这都是我们的战士用鲜血从鬼子那里换来的!”靠!傻子都能听出来,言外之意就是,你们这十万斤的白面粉,也是我们用鲜血换来的。

218团团长张进山,曾经是晋军王靖国31师的一个连长,在太原保卫战中被日军打散,率领几十个人到山里同日寇打游击。在一次战斗中被日伪军包围,紧要关头被张文革率领的3中队解救,并将日伪军大部歼灭。看到当时我军的战斗力和手里的家什,便率部主动投靠我军并接受改编,成为来自未来的我军侦查大队3中队的第一批收编的部队。随着我军的迅速扩展,在历次战斗中表现出色的张进山,再经过严格地政治和军事的培训后,被任命为少校团长,但是自身存在的一些旧军队的习气和作风,可不是短时间就能彻底改变的。作为甲种师,西北集团军第2师1旅主力团的团长,长时间受到来自未来的战士的熏染,身上也充满了牛气和霸气,的确是看不起毫无战绩的新部队,又赶上手里为数不少的粗粮影响行动,就上演了一出粗粮强换细粮的把戏。

第12师的的几个旅长一起来到师部,愤怒的旅长们纷纷要求师长陈长捷报告西北前线指挥部,让张文革司令员评评理,这不是明显地欺负人吗?师部的军官们听说了事情经过,也纷纷表示不平,激进者甚至要求陈长捷派出部队把粮食要回来。不料陈长捷师长却哈哈大笑,“你们说要把粮食要回来?我问你们,我们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吗?是吃不饱吗?哦,人家拿二十万斤换你十万斤你们觉得委屈,调换一下角色,你们拿二十万斤粗粮换人家十万斤细粮,你们拿得出来吗?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同鬼子作战多,杀的鬼子多,缴获的多,存货多!而你们12师没有什么战绩,不配吃细粮,但也不能让你们饿着,所以才给咱们来了这一手!”陈长捷喝了一口水又继续看地图。“那么这件事就算完啦,是不是有点太软弱了,再不济,我们12师也是八路军西北集团军的主力部队呀?”一位旅长问道,声音显然低了许多。“当然不算完,你们要把这件事让每一名士兵都知道,告诉大家,要想吃细粮从鬼子那里抢,要想把头抬起来就给我多杀鬼子,让全军都知道,我们12师不是只吃闲饭的孬种!找人家去要粮食,我陈长捷丢不起那个人!我倒是希望能有一天,我陈长捷能给他再送10万斤白面!你们都给我回去老老实实地吃粗粮,好好品尝一下这里面的味道,粗粮不好吃,细粮更不好吃!去吧!”。这件事在第12师传开后,士兵们都沉默了,自尊心受到严重地挑战,吃饭时都是两眼冒火伴随着面目狰狞,平时个个都发了疯似地修工事和搞训练,请战书雪片似地飞到陈长捷师长的案头,渴望着在战斗中洗刷耻辱的机会。旅长和团长们都暗暗称奇,这件事在任何军队里都是产生冲突和矛盾的导火线,怎么陈师长三言两语就给转化成全师的动力了呢?不仅没有人发牢骚讲怪话,士气也是空前地高涨,对陈长捷师长十分佩服。

第2师的师长祝国锋是来自未来的战士,从非正常的渠道听说这件事后,立即将218团的团长张进山和政委梁超叫去臭骂了一顿,“你们好大的胆子,大敌当前,大战在即,你们还有心思搞小团体的名堂,破坏部队内部的团结。你们知道你们行为的严重性吗?抢劫一线兄弟部队的粮食,破坏团结,扰乱军心,告诉你们,要是为此耽误了大事,我以汉奸的罪名毙了你们!”,“报告师长,不是抢劫,是兑换,是加倍的兑换……”218团团长张进山缺乏底气地小声辩解道,话还没说完,祝师长啪地一拍桌子,“你还敢强词夺理!我问你,做买卖要两厢情愿,你们经过人家同意认可吗?谁不知道你们,一群贴上毛就是猴的家伙,什么时候吃过亏?你们吃日本鬼子,吃老蒋,吃土匪,那都是你们的本事。现在可倒好,吃到自己人的头上了,哦!就你知道细粮好吃好消化,别人难道都是两个胃吗?去!马上去给12师赔礼道歉,把十万斤白面一斤不少地退回去,态度一定要诚恳,把你们造成的不良影响彻底给我消除!”,“是!我们立即向12师道歉!”218团的团长和政委向师长敬礼后,垂头丧气地朝门外走去,刚到门口,218团的团长又不甘心地转过身对祝师长说到:“师长,十万斤白面我们保证一斤不差地奉还,可是那二十万斤……”,话又是没说完就被祝师长打断了,“你还惦记你那二十万斤粗粮是吧?你就送给12师好了,这也是对你们的惩罚!”,“那我们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喽!”218团团长沮丧地说道。“对!就是让你吃点亏长记性,我知道你们个个富得流油,这点东西还不是小意思?同志呀,12师是新部队,需要老部队的帮助和关怀,你们做不到也就罢了,也不能揩新部队的油啊,什么时候你们能提高点政治、政策的水平啊,不能一天到晚总想着打仗,这是单纯的军事观点,回去好好学习一下M主席的《古田会议决议》,走吧!”。张进山团长还想说点什么,政委梁超偷偷拉了拉他的衣襟小声说:“我说老张,你就少说两句,你没看到师长正在火头上,别找没趣了。本来就是你小子不对,干这事的时候你也不同我商量商量,快走吧!”拽着张进山团长出去了。

第2师师长祝国锋亲自打电话给陈长捷师长,代表师党委给第12师道歉。临近的第8师师长王鹏听说此事后,也给陈长捷师长打电话,要支援12师五万斤白面粉。218团团长也驱车来到12师登门道歉,表示如数退还所有面粉。本来陈长捷并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反而对这件事激发起部队的斗志感到十分满意,但是看到兄弟部队的诚恳态度,心里也是热乎乎的,真正感受到革命部队的温暖。陈长捷师长坚决而又委婉地拒绝了退还面粉的要求,急得218团张团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陈师长,我们祝师长已经批评我们了,我们做得的确有点过分,您大人千万不要记小人过,您不接受我们回去无法向师长交待呀!”。“少校同志,你说的一切都不存在,我还要感谢你们那!”陈长捷师长笑着拍着218团团长的肩膀说到,接着他把部队这些天来士气的变化讲给他们听,说得218团张团长将信将疑,“陈师长,这是真的吗?您真的没生我们的气?”,“当然是真的!你们替我给全师上了一堂鼓舞斗志的课,我的收获可远远超过那十万斤面粉,今晚我请你们吃饭,得谢谢我们的老师啊,哈哈哈哈!”。等到晚饭后,张进山团长被警卫员扶上车时,陈长捷已经同他们成了好朋友。团政委梁超拦住出来送行的师长和旅长们,再一次双手作揖向12师道歉,张进山团长从车窗探出头来,操着已经不太灵活的舌头大声说道:“陈——师长!明天……,我一定给——你们赶二十头猪来……吃肉!”。第二天,218团团长真的没有食言,用汽车给12师送来二十头肥猪,还特地给陈长捷师长捎来两只鸡,让陈师长补补身子。要知道这些物品在战争年代,就是有钱也不见得买到的好东西,特别是鸡,在鬼子经过后基本是荡然无存。陈长捷师长要警卫员把两只鸡全部送到师野战医院,警卫员提议是不是留一只给师长补补身子,陈长捷手一挥说道:“补什么!我又没生小孩坐月子,全都拿给伤病员吃!”。这件事在全师又一次引起了思想波澜,士兵们的斗志和干劲更高了,不同之处是脸上有了笑容,由原来的压力产生的动力,上升到自觉地从内心里爆发出的动力。陈长捷集合全师作战前动员时说道:“同志们,从最近发生的兄弟部队换粮的事件可以看出,并不是老部队欺负我们,也不是部队首长对咱12师不公正,这件事情更深层的原因是什么呢?要我说,我们12师最最缺乏的是一种珍贵的东西,那就是——尊严!我们12师的官兵大部分是原晋军改编而来,也包括我自己。去年日本鬼子进犯山西的时候,尽管我们晋军也是浴血奋战,拼死抵抗,但是我们晋军没有打败小日本,被日本鬼子赶到了晋南,晋军也不同程度地染上了恐日症。再看看人家八路西北集团军,不仅切瓜杀猪般地收拾小日本,还收复了华北大部和山西全境,打得小日本鬼子闻风丧胆,从小日本鬼子的手中夺回了多少财物!不错,我们现在也是八路军西北集团军第12师,可是我们扪心自问,换了一个番号就能自然地脱胎换骨吗?我们有什么战绩?我们夺回了多少失地?我们有什么资格吃兄弟部队不怕流血牺牲,从小日本手里夺来的白面呢?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尊严,不是人家赏的,是靠自己用刀枪打出来的,我命令你们,用你们的斗志、勇敢,用你们的枪炮,用日本鬼子的尸体,为我们第12师赢得应有的尊严!我们为了祖国,为了12师的尊严而战……”陈长捷师长的一席话,像一把火点燃了全师官兵的怒火,发誓要在战斗中雪耻,以实际行动证明,第12师的官兵没有孬种。

陈长捷的第12师驻守在阳高一线,将平绥铁路拦腰斩断,山西的地貌大多为崎岖的山地,不利于机械化部队的行动,因此,我军装甲部队的主力都沿同蒲铁路布置,万一日军突破晋北的两道防线,在狭长的平原地带将遭到我军装甲部队的打击,当然,应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出现。第12师所面临的敌人是,由关东军第4、12师团,第106、116新组建的预备役师团,加上约5000余人的伪军,沿平绥铁路向晋北发起进攻。日历已经是1938年6月10日了,情报部转来的日军情报,日军要在1938年6月15日对华北和西北展开全面进攻,我军的侦察部队已经同日军交火,同时八路军129师的部队和民兵,已经同日军展开以游击战为主的小规模战斗,袭扰和疲惫敌人,威胁敌军的补给线。陈长捷同邻近的第8师师长王鹏关系很好,王鹏不仅博学多才,而且为人谦虚厚道,陈长捷很乐意同他交往,经常不耻下问地请教一些关于现代战争的问题。来自未来的王鹏师长,当然很清楚在另一个时空中的陈长捷,来自未来的力量不仅改变了历史进程,同时也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王鹏师长建议陈长捷,山地作战要防止日军的小部队渗透,除了派出警戒部队封锁可能渗透的部位,还要大量地布雷防止渗透。还建议陈长捷要进行积极的防御,充分利用山地多处多路出击,形成整体防御局部突击的态势。

日军展开了两个师团,关东军第4、12师团,分别从阳高、大白登和古城三个方向实施突击,妄图重新占领大同,由晋北推向山西全境。

在日军向晋北开进的途中,陈长捷就派出一个团的兵力,开始以连为基本作战单位,称为游击连,沿途利用有利地形对敌人大部队进行袭扰。采用的是典型的“现代麻雀战”,每个游击连都有一个狙击排,装备有85式7.62毫米半自动狙击步枪30余支,其他排为火力排,每个班除了常规装备抗日-1型半自动步枪外,还有两挺轻机枪和一具掷弹筒,主要负责保护和掩护狙击排。85式7.62毫米半自动狙击步枪是在79式7.62毫米狙击步枪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1985年定型装备。在另一个时空中的1986年是我军最先进的武器,主要用于杀伤1000米内的单个有生目标。枪上的可卸式刺刀兼有剪刀、锯条、匕首及野外生活的辅助工具等多种功能。与一般步枪相比,该枪枪管增长100毫米,初速增大100米/秒,从而保证了外弹道性能及弹丸飞行的稳定性。配有光学瞄准镜,可在夜间观察、搜索、瞄准和射击。全枪长1220毫米(不带刺刀),全枪重3.8公斤,有效射程800米,初速830米/秒。

通常都是埋伏在事先经过仔细勘查,选择既要有利于发扬火力,又能在适当的时机迅速安全撤退的的山地,首先埋放遥控地雷,距雷区100米之外是火力排阵地,然后才是狙击排的阵地。杀伤顺序为军官,通讯兵,炮兵,机枪手,骡马,普通士兵,除了普通士兵可以击伤使其失去战斗力外,其他一律要求一枪毙命,目的在于削弱敌军的整体战斗力,这是减轻我军正面压力,减少我军伤亡的最佳捷径。

1938年6月10日,我军一个游击连埋伏在一个叫做湾沟的地方,这里的山势相对不是很高,山地距离大路也很远,因此,沿平绥铁路推进的第4师团的第3联队的大队人马,毫无戒备地在正常行进。突然一排子弹扫过来,二十余名军官被打倒了,又一排子弹扫过来,又倒下一批技术士兵。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鬼子,集中火力盲目还击的同时,派出一个中队向这边搜索攻击。我军据敌人约千余米,隐蔽得十分完善,面对冲过来的鬼子根本不在乎,狙击手们仍然全神贯注地寻找猎杀对象。鬼子架起迫击炮,装弹手刚想把一发炮弹填入,一颗子弹准确地掀开了天灵盖,手里的炮弹落地爆炸,将人和炮全部炸飞。重机枪朝我军埋伏的山坡疯狂地扫射,冷不防射手就被爆了头,换上一个没一会儿,又遭到同样的命运。当那一个中队的鬼子气喘吁吁地接近我军阵地时,遥控地雷被引爆,炸的鬼子哭爹叫娘,二十几具尸体倒在山坡上。鬼子仍然不顾一切地冲过来,我军火力排的机枪和掷弹筒,像一阵狂风卷走了一多半鬼子的生命,剩余的鬼子在抗日-1型半自动步枪的精确打击下也所剩无几,再也没有了攻击的力量。游击连的连长李丁军上尉,观察到鬼子已经展开了炮兵,适时地下达了撤退命令。当密集的炮弹落在我军阵地上,几百名鬼子狂叫着冲上阵地时,我军早已撤至安全地域。此次战斗击毙鬼子三百余人,受伤失去战斗力的五十余人,而我军仅仅阵亡3人,伤十余人。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鬼子被击毙的大部分都是军官和技术兵,如果按照战斗力的损失判断,绝不只是三百余人的战斗力。不过,就是这样轻微的伤亡也让陈长捷难以忍受,他的眼光并不在目前的阻击上,而是要在反攻时率领部队攻城掠地,彻底洗刷在晋军抗日时的耻辱,要通过这次战斗打出一个王牌师,让世人从此刮目相看。如果今天伤亡几个,明天伤亡几个,真的到了节骨眼时,哪还有力量反攻?陈长捷十分推崇MZD的人民战争的理论,在改编后的军政培训中,他仔细地研究了这个理论,认为这正是八路军胜利的秘诀,也是国民党军失败的原因。在陈长捷师长的建议下,所有的游击连改变了打法,以排或班为基本作战单位,依靠一个村的民兵排作为辅助,充分发挥我军通讯设备先进的优势,改成白天利用地雷和遥控爆炸装置,夜间用迫击炮进行攻击骚扰,这样不仅增加了打击的面,而且灵活多变极少伤亡,汇集起来的战果远远超过连级规模的作战。山西抗日根据地的民兵装备也十分精良,前面已经介绍过,单兵均装备日式三八大盖,4颗日式手雷,120发子弹。每个民兵排配备2挺捷克式轻机枪,2支现代化的狙击步枪,一具掷弹筒。如果是民兵连,按照三三制的编制,除了6挺捷克式机枪,6支狙击步枪,3具掷弹筒,居然还配备了1挺92式重机枪。并且大部都经过部队的训练,主要侧重于游击战术,熟练地掌握地雷、掷弹筒、60迫击炮及其它轻武器的应用,作为我军游击连的辅助部队完全胜任,只是没有华北地区的民兵阔气,每个民兵排甚至还有一部步话机,无形中加强和扩大了我军的力量。

有人不禁要问,山地作战怎么能携带沉重的迫击炮和弹药?就算能携带,在打完后又如何迅速脱离战场?原来这一秘招是陈长捷师长,从来自未来的第8师师长王鹏那里学来的,而王鹏师长又是从另一个时空中,Y军特工队那里学来的。具体内容是,各个游击连分片相对固定游击区域,并在各自的游击区内,在鬼子可能经过或驻扎的道路或村庄附近,选择有利的地形建立一个小型武器弹药储藏室。一般都是存储一门迫击炮和一定数量的炮弹,或是一挺高射机枪及常规武器的弹药,经过严密的伪装,加上山区人口稀少,所以很难暴露。夜间三五个人的战斗小组,轻装赶到储藏点,架起迫击炮或是机枪一顿狂轰狂扫,然后将武器隐藏好迅速撤退。搞得鬼子焦头烂额疲惫不堪,仿佛已经被支那军的主力所包围,惶惶不可终日,时刻处于警戒状态,还没正式开战,各联队的野战医院就已经人满为患了。当然,这样的打法必须要有充足的物质条件作保障,如果按照原来的历史进程,我军连常规的弹药都极端缺乏,哪来的那么多闲置的迫击炮和机枪,但是由于未来的力量的介入,情况就大大地不同了。由于我军的主动出击,使北线的鬼子本来计划要在6月15日展开全线进攻的时间推迟了四天。

1938年6月19日,北线的鬼子终于开始了进攻,在铺天盖地的炮火和几十架飞机的掩护下,同时向我军的8师和12师的阵地扑来。经过半年时间的备战,我军一线部队扼守的所有高地,相当一部分已经修建了十分完备的坑道工事,并且存储了足量的食品、淡水、弹药,可以独立坚守半年之久。由火炮和重机枪、高射机枪构成的交叉火网,严密地封锁住鬼子的前进道路,所以鬼子不拿下这些高地,就休想进入晋北的大同。

尽管鬼子的炮火十分猛烈,飞机也投下重磅炸弹,一时间地动山摇,飞沙走石。但是,我军都隐蔽在坑道里,再密集的炮火也奈何不了我军,倒是鬼子的飞机被我军的高射机枪击落了十架。连日来被我军游击连折磨得处于半疯狂的鬼子,一开始就以中队规模开始进攻,还没到半山腰,就被我军的塑料防步兵地雷撂倒了一半,一时间满地都是缺胳膊断腿的鬼子兵,我军一枪没放就使鬼子的进攻夭折了。看来这些来自关东军的鬼子,没有同我军交过手,居然出动了工兵扫雷,其后果可想而知,探雷器是探不出塑料材质地雷的。一计不成又来一计,集中大小口径的炮火,猛轰我军的雷区,大部分的地雷被引爆了,几百个鬼子又不顾生死地冲了上来。我军在前沿投入的兵力密度十分稀疏,全部以自动火器为主,晋军在去年忻口战役中,应用过的大号手榴弹,再次被应用到这里,从山上往山下仍十分顺手,爆炸起来也是地动山摇,杀伤力很大。尤其是依山傍势,在山崖底部建起的坚固的暗堡,对冲锋的鬼子兵杀伤极大,鬼子试图用炮火摧毁,不是打在崖壁上,就是落在暗堡的前面,很难直接命中,使鬼子伤透了脑筋。坑道里的炮火十分准确,给鬼子部队的调动、集结造成很大的困难,鬼子干气愤却无计可施。夜间派出小股的敢死队,想利用复杂地形渗透进来,结果都是有去无回,被地雷和高射机枪给报销了。

第4师团长松井命,站在作为指挥部的帐篷门前,望着外面飘落的雨丝在沉思着。已经半个月了,整个师团已经伤亡接近半数,尤其是军官的伤亡十分惊人,尽管也调来了狙击手同支那军的狙击手对抗,但是皇军狙击武器的射程和精度,根本无法同支那军的狙击手对抗,到现在为止大部都已被射杀,该死的支那军狙击手!在付出巨大的代价后,只攻占了支那军的两个高地。以这样的速度和代价,第4师团就是拼光了也走不到大同,更别说是进入山西腹地作战了,实在没有想到支那军的武器装备如此先进,皇军相比之下要逊色多了。古城方向的第12师团更惨,伤亡已经超过半数,3000名满洲国军已经接替了部分任务,也同样没有丝毫进展。更要命的是冈村长官又将106师团调走,到冀东区扫荡八路的东北集团军,兵力也没有绝对的优势了。眼下满耳都是伤员的呻吟,野战医院早已容纳不下,后送也十分缓慢,补给线经常遭到袭击,物资不是被掠夺就是被毁,部队的粮食和弹药已显不足,如此消耗下去的后果十分严重,松井命的内心产生了一种不祥之感。他慢慢走到地图前,看着地图上代表山地的等高线,像迷宫一般一圈套一圈,一环套一环,每一个环都要用枪炮开路,用优秀帝国士兵的鲜血去换那,想到此不禁感到阵阵眩晕,他觉得现在该需要准备一些什么了。首先向冈村宁次长官夸大报告伤亡情况,称第4师团已失去攻击能力,要求作为预备队的第116师团接防。得到批准后又以休整为由,将部队移动到距前线二十公里以外,占据最佳的交通线附近,获得了给养和物资的优先供应,并且暗中搜集交通工具尤其是汽车,并使其时刻处于最佳保养状态,以各种理由拒绝出公差和勤务,做好了开溜的一切准备。

西北集团军第12师的部队,为了自己的尊严曾经憋气窝火,现在把所有怨气都撒在鬼子身上,灵活而顽强地阻击着鬼子。被鬼子攻占的两个高地,都不是很高的次要阵地,鬼子采取狂轰滥炸,密集的持续进攻,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获得的。我军一个排的官兵坚守到最后一刻,除了少数伤员被后送外,在最后一刻引爆了坑道内的炸药,全部与阵地共存亡。西北集团军第12师的官兵,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自己,为部队赢得了荣誉和尊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