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八十六章 诸位岳父岳母

龙居士 收藏 11 275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八十六章 诸位岳父岳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张倩的家就住在学校附近。理所当然的第一个探望。

从张倩的口中,龙居士知道他的父亲喜欢字画,便从省城书画收藏家那里买来一副张大千的国画,当作礼物。

一进门,目之所及,古朴峻雅。文竹翼然于顶,国画悬诸于墙。清新淡雅的墨香之气扑面而来。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室内各种家具巧妙的摆放着,将百来平方的室内,衬得幽雅古朴。

“爸妈,我回来了!”张倩见到自己的父母,转眼间变成了小姑娘。蹦跳着和她的母亲拥抱了一下。龙居士随后而入。

“这孩子,还记得妈啊!没把妈给忘记?”

“妈——”张倩娇呼一声。

“好好,回来就好!别老呆在学校里,还说要有自己的空间,唉,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们这些做长辈的真搞不懂。”

“伯父,伯母!”

伯母拉着龙居士,细细的看了一眼,正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乐呵呵的笑道:“这是小龙吧,快请屋里坐。”

“呵呵,全省十大杰出青年,吞日集团的董事长,终于有闲光临寒舍了!”伯父虽然是笑着说,但语气中透着不满。

“伯父,我俗事缠身,对不起!”

“不必如此拘礼!我们书房去聊!”说罢,便自己先进了书房。

书房之中,墨香味更是浓烈,满眼皆是书架。

门一关上,伯父和蔼的笑容转眼间变得冷峻无匹,犹如千丈寒冰,让人如处冰窖。龙居士见之,心道:“张倩的冰脸果然是家学渊源,还好我早有心理准备,要不然会被他给冻死。”

“现在就我们两个男人在,我们就用男人的方式来说话如何?”

“伯父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你的事,我略有耳闻!想问问你将来如何打算?”

“我会永远爱着张倩!”

“其他的女人呢?”

“一样,我会永远爱着她们!”

“胡闹!”伯父勃然色变,“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也很有能耐,但是你一个人能够应付那么多的女人吗?能让她们都幸福吗?”

“为什么不能!”龙居士笑道:“这些女人和我相处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伯父您见过倩儿不高兴吗?”

“倩儿要是不高兴,我早就阻止你们在一起了!”伯父说道:“现在你凭着年青精力旺盛,也许能应付,但是纵欲伤身啊,这样下去,你能挺几年!”

“呵呵,伯父,你相信天纵奇材吗?”

“什么?”

龙居士拿起书桌上的镇纸,转过身去,只听“嘭”的一声响,过后,镇纸被放回到了桌上。伯父死盯着镇纸看。一寸宽一厘米厚的大理石镇纸的中间赫然出现了一个酒杯大小的圆洞。

“这……这……你怎么做到的?”

龙居士得意的笑道:“这就是我身边的女人,人人性福的秘密!”

“胡闹……胡闹……”伯父被龙居士的能力给吓着了,这一连串的“胡闹”两字,远没有先前有分量,冰山似的寒脸不知不觉的被惊骇所取代。

“哈哈”龙居士大笑道:“伯父!请相信我,我可以让我身边所有的女人都幸福!一辈子都幸福!”

伯父低头沉思,龙居士的赚钱能力,他早看到了,身价亿万啊。据说是本省第一富,今天又见识到了龙居士的使女人“性福”的能力,天纵奇材啊。看来龙居士是上天的宠儿,只有顺着,逆之不得。

“可是……”伯父心中仍有疑虑,“国家法律不充许啊!总不能老这样,不清不楚的在一起吧?将来要是有了孩子呢?”

龙居士郑重的说道:“伯父请放心,我有办法解决法律上的问题!”

见龙居士说得那么认真,伯父轻轻的点了点头。他有一种感觉,在龙居士这个上天宠儿面前,没有任何他做不到的事情!

最难谈的事谈完了,接下来,一切好说,龙居士从纸筒中拿出画卷。摊在伯父书桌上,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伯父是书画爱好者,刚摊开一角,便知这是张大千的名画《山高水长》。再细瞧落款题跖,竟是真品,啧啧称奇。拿出放大镜,细细品味起来。

龙居士见伯父痴迷于欣赏名画,没有一二个小时不会从画中走出,便和伯母张倩打声招呼,先走了。伯母送龙居士到门口,张倩一直送到车上。

她和龙居士在车上温存了很久,搞得诸女都要嫉妒了,张倩才依依不舍的下车,目送着那长达十六米的林肯房车离去。

16米长的房车刚运抵省城时,在全省甚至全国都造成了极大的轰动。16米啊,这是什么概念?光车箱内使用面积就达到二十五平方,相当于一套小型住宅。行驶在路上,犹如一列火车。照龙居士的想法车越长越好,但苟雄从交警大队那里得知,在省道以上,最多开十六米的拖挂车,再长了,无法转弯。只得将就一下。

与林肯房车同时运达的还有五辆法拉利跑车。自然是诸女一人一辆。当时李慧娟在北京,早就从当地购买了,本只需四辆就行,为什么多出这一辆?贺雪辉当时有疑问。龙居士笑而不答。很快谜底揭穿,校花榜排行第二的李淇加入众姐妹的行列。诸女对龙居士的远见大大的“佩服”。

下一站自然是白云的家。照拜访张倩父母的路子,投其所好,奉上豪宅钥匙一把。彻底的解决了白云家住房困难的问题。两位老人乐得合不拢嘴。龙居士从白云家走出来时,带了一身的中药味,诸女闻了鼻子直皱。

车队驶到郊外,忽见路旁有一村,家家都在盖新房,整个儿就像一大块建筑工地。贺雪辉道:“到了!”率先开门下车。

龙居士下车,吸了一口,乡间纯朴自然的空气,心旷神怡。

携着辉儿刚走到村口,便有五个年青人迎了上来:“站住!”

龙居士见这几个人,都穿着皱巴巴的高档西装,衣袖上的牌子也没有摘去,手里拎着棍棒,感到奇怪,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忽听辉儿在一旁惊喜的喊道:“二愣,三哥,石头……”

“你是谁?”这几个人走进了,好奇的瞅着辉儿直看。

“我是贺雪辉啊!”

“原来是你!?啧啧,变得这么漂亮了,我都认不出来了!”

“这个男的又是谁?”

“他是龙居士……”辉儿在自己村里人面前介绍自己的男朋友有点害羞。

“啊!?他就是龙居士!恩人啦!”三哥惊喜道:“快快,石头你到村里喊广播去,恩人来了!”

众人将龙居士围在中间,前呼后拥的往村里走去。嘴里不断的喊着:“我们的大恩人来了!快出来见见啊!”

龙居士看着这些村里年轻人的巨大变化,不禁要猜度起贺雪辉她爸妈会变成什么样。在此之前曾见过她爸贺田根一面,那是一位五十来岁的老农,穿着一件绿色军服上衣,脚上趿着一双解放鞋,额上的皱纹纵横交错,一双粗糙的老手,和老树皮有得一拼。

村里陆续走出来几位老人,个个驻着拐杖,老眼昏花的望着龙居士,迎风流泪。贺雪辉和这些不断打着招呼,李奶奶,张奶奶,贺三爷……

“这真的是贺家的孩子?哎哟,几个月没见长得这么俊了,都认不出来了!”

“可不是吗?女大十八变啊。”

“贺家村飞出的金凤凰……”

“乡亲们都跟着沾光了!”

“这个年轻人是谁?”

“他就是我的们的恩人啊!”

“真的是他?”

“恩人啊!”老人们不顾自己步履蹒跚,将龙居士围在当中。

被众多的老人如此感恩戴德,龙居士有些得意。转而又想到,自己不过给他们指了一条致富的路子,并没有为他们做什么事,就被全村的人当恩人似的看待,又不禁惭愧。得意惭愧过后,龙居士又觉得奇怪。为什么全村只剩下老人?青年人呢?也许去了猪饲料厂吧,但那些小孩呢?现在放寒假都一个多星期了,不可能都呆在学校吧!

不久,龙居士看到,远远的跑过来一群人,这群人,男的女的都有,还混杂着一群小孩。他们跑动得很快,仅几分钟就到了龙居士的面前。

“哈哈,真的是你!好女婿啊!”说话的是一位五十来岁的老农,额上皱纹很深,脸却是红光发亮,穿着一身高档西装,手上戴着十个戒指。此人便是贺雪辉的父亲,贺田根。

“伯父你好!”

老农脸色变了变,“怎么还叫伯父啊?”

龙居士知道他是想要自己叫他岳父,但当着众人的面,突然叫,又有些不习惯。辉儿拉了拉龙居士的衣角,大眼朦胧起来,看来又要下雨了。

“爸!”很艰难的,龙居士从口中吐出一个字,声音很小。但贺田根还是听见了,咧嘴一笑,脸上阳光似的绽开了。

“哈哈,好女婿!走!回家去,好酒好菜都准备了很久了,就等着你来啊!”

路上,贺雪辉见走的方向不对,问道:“爸,我家不是这边啊!”

“哈哈,托女婿的福,家里盖新房了!三层楼!”贺田根大笑道:“村里其他人也在盖新房呢,大家都说你嫁了个好老公。对我家女婿感恩呢,有的还在家里立了生祠,说女婿是神仙下凡来着!”

龙居士看着听着,心头乌云漫漫的升起,脸上却仍堆着笑,及贺雪辉的家,果然是一座漂亮的洋房,外面贴有磁砖,屋顶侧边覆有琉璃瓦。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哈哈,乡亲们,都回去干活吧,要是误了今天的生产,当心他的工钱!”

贺田根在乡亲们中的威望似乎很高,听了这句话,立马散了,临走,又纷纷邀请龙居士吃饭。贺田根横了一眼,道:“恩人很忙!”

一进屋,便看到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忙上忙下。贺雪辉家就她这一个女儿,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漂亮女人呢?看她在忙活,龙居士猜测这个年轻女人是保姆。

“爸,妈在哪?”

“妈在楼上!”提到贺雪辉的妈,贺田根似乎有气。

贺雪辉闻之,蹦跳着,蹭蹭的往楼上跑去。

龙居士微笑道:“这段时间生产的人体黄金颜色发黑,有的臭味还没有除掉?质量有所下降啊。为什么会这样?”

贺田根一拍脑袋道:“人粪供应不上,只好拿猪粪、牛粪、狗粪来凑数。哎,都是我没管理好,以后一定加强管理。”

“村里的小孩也在饲料厂干活?”

“大人忙不过来啊!”

“为什么不从别的村请人?”

“女婿啊,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说是不?再说,如果叫了外村的人过来,这个秘密恐怕也保不住啊!”

“这么说,村口那几个青年人是你安排的?”

“嘿嘿,那都是棒小伙,老实可靠!由他们守着村口,任何外人都别想混进来!”

“现在人体黄金日产多少?”

“也就二三万盒吧!”

“你说什么?”龙居士勃然变色,自己明明规定,只许日产二万盒的。

“啊,”贺田根见龙居士变色,赶紧改口道:“日产二万盒,一盒也没多!”

“还要骗我?”

贺田根见瞒不过,苦笑道:“我也没办法啊,乡亲们想多赚些钱,排着队来求我……”

“够了!”龙居士呼的站起来,便要发火,猛的想到他是辉儿的父亲,不看僧面看佛面,再说自己爸都叫了,他就是自己的父辈啊,作晚辈的不能太失礼,便强压着火气,坐了下来,道:“人体黄金,以后只许日产二万盒,多一盒也不许!还有村里的小孩该上学的去上学,不能为了眼前,而担搁求学的最好时光!”

“现在娃儿都放假了,等寒假过去,一定叫他们去上学!”

“不行!”龙居士怒道:“厂里不能有任何一个未成年人!否则我换地方生产!”

贺田根知道真正起作用的是龙居士提供的绿色的“添加剂”如果断了供应,自己村的财路也就断了。只得点头同意。

两人正谈着,贺雪辉红着眼,扶着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走了下来,这妇女一见贺田根就扑了上去,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在家里养狐狸精,女儿女婿,给我评评理啊,呜呜呜呜……”

“这是怎么回事?”

贺田根涨红了脸,低声道:“辉儿他妈有病,找个人来帮忙照顾。”

“我有什么病,要说有病也是你害的!还不是嫌我老了,想当年,我青轻的时候也是村里的一朵花啊,我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你这个没良心的!哇哇……”

那个在不断的忙活张罗着饭菜的年轻女人,停下了手,呆在一旁捂着脸,似乎在哭泣。

贺雪辉走了过去,甩手给了她一个耳光,骂道:“滚!”

年轻女人跪了下来,抱着贺雪辉的腿道:“别赶我走好吗?我一家人,爸妈有病下不了床,弟弟又要读书,没了这份工钱,以后叫我怎么活啊?”

“你不会正正经经的作保姆吗?”

“那点钱有什么用?一个月二三百块,吃饭都少了!”

贺雪辉还想再说些什么,龙居士抢道:“我给你十万块,以后别来这了!钱到村口的车队那里去领!”

青年女人站起来,往门口奔去,贺田根拉住了她,嚷道:“小芳别走!”转身对龙居士狠狠的说道:“女婿你也管得太宽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除了辉儿,还有好几个女人呢。凭什么你能养几个小蜜,而我一个都不行?我做人还是有良心的,辉儿他妈虽然老了,可是我没有嫌弃啊。再说了,我怎么着也是你的岳父,做晚辈的怎么管起长辈来了!?”

龙居士恶寒,这人能和自己比吗?真没想到,原本是一位老实巴焦的老农,有了钱会变化得那么大。真不知自己给他一条财路是帮了他还是害了他?冷笑道:

“我什么都不凭,就凭我比你更有钱,就凭我是你的老板!”又冲着辉儿的妈说道:“阿姨,你看怎么办?”

“唉——都几十年的老夫妻了,还能怎么办?只要他肯悔改,将狐狸精赶出门去,就算了!”

“贺田根,你可听清楚了?”

“我是你岳父!别没大没小的!”贺田根横了龙居士一眼,又冲着辉儿她妈吼道:“臭婆娘,别给你脸不要脸,念在多年夫妻情份上,我不赶你走,你要是这样,咱们就离婚。”

辉儿他妈闻之,号陶大哭,边哭边道:“好你个没良心的,该千刀杀的,当初我怎么就瞎了眼呢,嫁给你这个陈世美……”

龙居士冷笑道:“你是有了辉儿才有岳父这个身份!辉儿要是和你断了父女关系,你当谁的岳父去?”

“哼,最多我和小芳再努力生一个好女儿,再嫁个大富翁,不一样什么都有了?”

龙居士好气又好笑。

辉儿哭道:“爸你怎么能这样做啊?你要是真的和妈离了婚,我就不认你这个爸爸!”

贺田根被财色迷了心,对贺雪辉和她妈的眼泪没放到心上,冷笑不止。贺田根是依靠龙居士才发了财的,如果龙居士断了“绿色液体”供应,他会怕,但不会很怕,因为他依靠着扩大生产偷偷的赚了几个亿!有这么大一笔钱,十辈子都花不完,哪儿不能快活?只要丢了这个老太婆,到时候年青漂亮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那种日子才叫神仙过的日子!城里人怎么说的?男人三大幸事,升官发财死老婆!说得真是太对了。

龙居士见贺田根一时难以劝服,便拉着贺雪辉和她妈走了。

一场原本欢欢喜喜的回家,却变成了悲剧,让龙居士心情很不好。他一路上想了很多。没钱肯定不幸福,但有了钱不一定幸福。特别是对于那些突然之间爆发起来的人来说,钱多了反而会酿成悲剧。看到辉儿的家,又想到自己给父母也寄了不少钱,如果自己的父亲也学贺田根的话,那么……

按下车内传话机,喊道:“雄哥,开快点!”

“好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