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三卷 一一五师战纪 第一节 地型论(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第一节 地型论(上)

吴德带着两个孩子,专挑偏僻的小道南下,好在食物充足,背包里装满了一背包的土豆,并且还有些赵大哥家里的腌肉。山里温差变化很大,好在带了一方油布,在吴德搭了一个野外帐篷再裹着一个毛毯三个人挤一挤倒也凑合,所以总的还说吴德三个人过的还不错。

因为带着孩子,又要防备着小日本,在吴德的脑中记的很清楚,七七事变之后,小日本南下的速度很快,由于种种原因,国军简直就是没有抵抗,溃退千里闻风而逃,日军赶鸭子似的追击了几千里,直到平型关时才吃了个瘪,停了下来,重整脚步。吴德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日军已经进攻到了哪个份上,所以也就不敢走大路,照着地图大致寻了个方向,朝着山西走来。

吴德打算去投奔八路军,这个时候八路军应该整编完毕东渡黄河过来了,现在已经是9月初,9月25日是林BIAO师长指挥的平型关战斗,现在差不多离灵丘不远了。吴德知道平型关就在灵丘附近,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吴德觉的还是跟着未来的林副主席混才能安全的渡过以后那个恐怖的“文革”时代。吴德不是没有想过去投国军,立几个战功抗战结束后就跑美国去混,然后凭着自己对未来的把握,去抱抱比尔盖子的大腿,那赶情,不就财源广进啊,小日子肯定能过的舒服。但是吴德转念一想,自己好歹也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吃新中国的大米饭长大的,再加上自己也是有几年党龄的人,古人都有云:忠臣不事二主。再加上对比之下,还是八路军的兵兵关系、官兵关系比较融洽一点,吴德就立下决心,还是投八路的好。

紧赶慢赶,带着两个孩子翻山越岭的着实不易,也还亏得两个孩子身体不错,没有叫苦,没有叫累,扎营的时候还很懂事的帮着吴德打打下手什么的。看着两个孩子日渐消瘦,吴德心里相当不好过,虽说孩子们没有说什么,但是吴德知道他们刚一失去父母就跟在外面餐风露宿身心俱损,这让吴德感觉对不起赵大哥,长吁短叹的。反道是两个孩子过来安慰吴德,让吴德宽心他们撑的住,吴德看着两个孩子坚定的脸,心里暗自要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等找到队伍后就想办法把他们给送到延安去,最好是能在延安上个学,为此,吴德除了带两个孩子赶路外就是教他们识字,知识就是力量啊!当然,也得教他们用枪,身处乱世没点防身之技如何立足,想当年主席都得被迫转移(汗,想当年?!现在抗战都没结束呢),万一有个好歹,也多条保命之资。

9月14日,吴德终于带着赵平东、赵雅来到了灵丘县附近(吴德嫌赵妞与赵二黑的名字难听,征取两个孩子的意见后,给改了名),发现小日本已经占据了涞源,吴德在日军还没占领灵丘之前摸进了城,拉住个收拾老小准备跑路的大叔问了情况,才知道,平型关位于灵丘县西南的关岭上,距灵丘县城35公里。听到这消息,吴德兴奋的没有休息带着两个孩子赶了老半天路才扎营。平型关,平型关,多么让人为之振奋的地方。

天一亮,胡乱吃了几颗土豆之后,吴德就兴致勃勃的带着两个孩子赶路。

“叔,今天怎么走这么急?”赵东平有点奇怪了,赵雅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吴德,要知道,以前吴德可没这么早赶过路,都是等天大亮后,收拾妥当,吃喝完毕之后才赶路的,今个儿就感觉不大对头了。

“呵呵,马上就要安全了吗,所以有点心急,哈哈。”

“叔你怎么就知道就要安全了啊?小鬼子不打咱了吗?”

“这个,这个吗,我猜的。”

“这也能猜啊?!”赵东平有点不满意了,今天也起的太早了,以前哪有这么早,更不要说是在家里的时候,那都是睡到日上三杆,老娘才拿扫帚来赶我们的。

“奶奶滴,你话咋这么多,叫你赶路就给我赶路。”吴德哼叽了半天,一个锅贴罩了下去。总不能对他们说,我这是对这名战场的一种向往吧,“你看你姐就比你乖多了,哪有这么多牢骚,你还想着打日本当英雄,就你这熊样,当狗熊还差不多!”

“谁说我是狗熊来之,你看我以后能不能打鬼子当英雄,哼!”赵平东一脸的不爽,跳将起来,你这不是摆明了看不起我吗?

吴德也没有再跟他废话,又是个锅贴下去,盖了黑子个哴呛,冲黑子摆了摆拳头,继续赶路,惹的赵雅一阵发笑,对着赵东平说道:“弟弟,叔叫咋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叔啥时候做个吃亏的事儿?”这一路上,吴德他们碰到好几拨劫道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逃祸的难民,没看到吴德手中的枪,就看到吴德一行都是群小孩(Bai托我已经24了好不好?!),就动了歪主意,被吴德三两下放倒,心术确实不正的被吴德扒光了吊树上,还有点良心的K了一顿放走。这时,两姐弟才知道吴德是有点真功夫的人,死缠着要吴德教他们功夫,这一路上吴德没少操练他们,累的他们够栰。但是吴德对他们还是相当的宽容,休息的时间都很充足,像今天天没亮就起身以前还真没有做过。

过了小寨村,一段长8里的狭沟,沟深少则10米,多则30米,北侧陡壁无法攀登,南侧是缓坡易于伏兵向沟底出击,沟底宽10至20米。难道这里就是平型关战斗的伏击地?吴德站在沟底仰望着沟顶,这里是灵丘来敌进犯山西的必经之路,一定就是115师伏击的地方,真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啊,吴德一阵阵的感慨,平型关大捷是八路军首次集中较大兵力对日军进行的一次成功的伏击战。在当时日军长驱直入、国民党军队节节后退的形势下,八路军首战告捷,有力地打击了日军的疯狂气焰,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从而极大地振奋了全国的民心、士气,才使全国人民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所在。

吴德闭目张手站在沟底中间,思稠滚滚,那惨烈的撕杀仿佛就在眼前浮现,吴德迷失在这错乱的时间与空间里,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动身。两姐弟叫了半天都没有反应,好在他们也习惯了吴德的间歇性神经,两人走到路旁休息不语,等着吴德的还阳。张着双臂站在路中央的吴德并没有意识到他现在有点拦路虎的味道,直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是鬼子吗?吴德被这一阵马蹄声惊醒,隐约中好象是一群背着枪的军人从前方骑马赶来,吴德在地上一个侧翻半跪至路旁边,取枪,上膛,瞄准,一气呵成。将两个孩子护在身后,赵平东与赵雅也反应过来,卧倒在地,举起三八大盖与王八盒子做瞄准状,看动作,平常吴德没少操练他们。

“吁!”十几匹马快速停了下来,上来几个警卫员模样掏出了盒子炮,将后面几个军官样子的给挡在身后,然后一个国字脸黑脸膛的大汉,盯着三个兵不像兵,民不像民,匪不像匪的半大小孩,喊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