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林海雪原

JJ白白 收藏 235 1940
导读:(转)林海雪原

第一章 血债


晚秋的拂晓,白霜蒙地,寒气砭骨,干冷干冷。

军号悠扬,划过长空,冲破黎明的寂静。练兵场上,哨声、口令声、步伐声、劈刺的杀

声,响成一片,雄壮嘹亮,杂而不乱,十分庄严威武。

团参谋长少剑波,军容整齐,腰间的橙色皮带上,佩一支玲珑的手枪,更显得这位二十

二岁的青年军官精悍俏爽,健美英俊。他快步向一营练兵场走去。当他出现在练兵场栅栏门

里一米高的土台上,值星连长一声“立正”,如涛似浪、热火朝天的操场,顿时鸦雀无声。

战士们庄严端正地原地肃立。

值星连长跑步到土台前,向少剑波报告了人数、科目后,转身命令一声:“按原科目,

继续进行!”随着这响彻全场的命令声,操场上又紧张地沸腾起来。

少剑波仔细地检阅着英雄排长刘勋苍的劈刺教练。首长在跟前,战士们更起劲,汗气升

腾,刀霜凛冽,动作整齐勇猛,精神豪爽激昂。周围的空气也在激荡和卷动。

半点钟过去了,东南山上的红太阳,刚露出半边。团本部的值班员——通讯联络参谋陈

敬,气嘘嘘地跑到剑波跟前。

“报告!”他行了军礼,“报告参谋长!五点三十七分,接田副司令电话,命令我团立

即准备一个营和骑兵连,全部轻装奔袭。详细情况书面命令马上就到。命令到后,要立即行

动,特别强调一分钟也不许耽误。现在我等候您的命令。”

这个情况,显然少剑波是没有想到的。他略一思索,立即回答陈敬:“你马上去报告团

长和政委。按你的口述,我先来调动部队。”

“是!”陈敬答应着。转身跑出练兵场。

少剑波立即命令站在他身边的司号长:“发号!命令骑兵连紧急集合,带到一营操场。

命令一营全部就操场紧急集合,全副战斗准备待命出发。再命一营营长、教导员,骑兵连连

长、指导员,到团部接受命令。”

司号长遵命一一发号。

顿时号声由远近不同的距离和四面不同的方向,此起彼落地交响起来。

司号长静听着各处的回答号音,默默地数着:“一连……二连……骑兵连……”

号音刚落,司号长向剑波报告:

“报告二○三首长,各部命令都收到了。”

少剑波眉头一皱,显然是在思索判断着这突然的情况。他为了早知道个究竟,就向着村

东通向司令部的大桥边走去。他边走边想着:“牡丹江地区数万国民党军半年前已经剿灭

了,剩下的仅是为数不多的匪首,名义上是五个旅,实际上只不过是有官无兵的空架子,这

些家伙,在半年以前已经藏匿不知去向了。中心区的土改正在更深入地开展;不太彻底的村

屯正在‘煮夹生饭’,继续深入;未开展的村屯正要开展。老百姓是粮谷入仓,土地还家,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不欢欣鼓舞,到处哼唱着‘万年的铁树开了花,千年的枯枝又发

芽’的歌子,后方确是一片升平气象。部队正在紧张地练兵,随时准备开赴前线打击蒋军主

力……”少剑波想到这些,感到情况突然,可是,因为作战是他的天职,他的脑子像筛子一

样,本能地过滤着所有应该消灭而没被消灭的对象——“国民党特务,伪满警察官吏,大地

主,惯匪,这些罪魁祸首,虽然他们的部队已被消灭,但他们自己还没被毁灭,他们是不会

甘心情愿灭亡的。他们要挣扎,他们要变天,他们要卷土重来。”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