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爸爸、妈妈捎句话(原创作品进来支持一下吧)

文安 收藏 6 19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又到征兵的时候了,我在中队当了多年的指导员,前后迎接过多次新兵来队。每当把新战友安顿好后,我都会一个个分别找他们聊聊家常,最后会发出肺腑地盯嘱到:多给爸爸、妈妈捎句话。


我也曾在这个季节来到中队的。我的老中队是在新疆伊犁昭苏的某个团场,我们的警营营房就像温暖的冬窝子镶在新疆天山的脚下,进入北疆的咽喉是果子沟,还要再走300多公里,虽然已是三月底,这里仍是冰天雪地,当时我们和家人的联系的书信只有等到6月份,才分别到达我们各自故乡的村庄。


我在家排行老小,我当兵后包括我母亲(1998年5月去世)在内先后有3位亲人离开了人世,我都没有机会和他们作最后的道别,我的直系长辈最后只有我的爸爸。那时每四年我只能利用探亲假回关中老家探望他们。(现在改为两年一次探父母假)


十多年来,不管警营生活多么紧张,我都忙里偷闲,不忘问候爸爸、妈妈,给爸爸、妈妈捎话,报个平安。特别是我妈妈去世后,我慢慢悟出一个道理,我这么多年成长进步最本质的动力,可能就是爸爸、妈妈与我的亲情、我心中蕴藏的不竭的对父母的孝心。


我想起前苏联元帅朱可夫,他在俄罗斯的一个村庄麦田旁,也曾和她母亲告别。他问母亲:“妈妈,您是否记得我和您一起割麦时,我的手被刀划破时的情景?”妈妈满眼是泪,妈妈说:“孩子啊,我记得。当妈妈对自己孩子的一切,都记得。只是有的孩子不好,他们往往忘记了自己的妈妈。”伟大的朱可夫对自己的妈妈说:“妈妈,我绝不会那样!”后来,朱可夫带着对妈妈执著的爱,走向消灭德国法西斯的决战决胜的战场。在危急关头,冒着巨大危险,把母亲从德寇即将占领的村庄中接出。在另外的一个村庄,他发现了一位发疯的老太太和他的母亲一样的年龄,她在瓦砾中寻找东西。随从告诉他,她在寻找几个被敌机炸死的孙子。朱可夫愤怒了,他要拯救所有的母亲。最后,朱可夫做到了。在战胜法西斯过程中,立下无人可比的战功。艾森豪威尔说:“没有哪一个人对联合国的贡献能够超过朱可夫元帅的了。”


如今,条件好了,电话、手机、E-mail什么都有了,但妈妈也离我已快五年多,非常想念她,只有将对她的孝心转移给我的爸爸。


这些就是我常叮嘱新战友那句话的理由。在几年的指导员岗位上,我影响和熏陶了几届新兵,他们个个都能安心服役,爱警习武。由于他们的努力,我们多次获得了先进。我由此常想得,孝是人性的东西,一定要让它得以发扬。人孝,才得以忠。你们说对不对?(文安) (上图是我94年1月摄右起第二人是我妈妈;下图是03年3月新兵下中队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非铁血首发作品不予评定原创或精华——燕双鹰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