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九章 人民战争(六)

酒盏花枝 收藏 18 34
导读: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九章 人民战争(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韩晋从口袋中摸出之前的几张传单,只见一张上标题写着:“真实内幕,美军暴行不得不说的故事”,一张上面是一首小诗:

“假如我们不去战斗,

敌人杀死了我们,

还用刺刀指着我们的白骨说:

这是奴隶!。

另外两张是广告,一张是话剧广告,写着“今天上门上演热门剧目――《弯刀向美国鬼子头上砍去》,持此宣传免费入场,自备板凳,欢迎光临。”还有一张广告更绝,写的是招生广告:

“本校属伊拉克一级专业学校,专门培养适应社会型高级人才,现面向全伊拉克招生。目前我校大量招收爆破、挖坑、拆油管等专业学生,学费全免,食宿自理,学时不限,人满为止。本校承诺,凡本校考核通过者皆可做到十分钟做炸弹,五分钟挖两米见方的坑,一分钟无工具拆卸输油管道。考核通过者分别颁发全伊拉克通用的爆破等级证书、挖坑等级证书和拆管等级证书,百分之百安排就业。”

韩晋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心想这威尔玛做的人民战争的准备工作真是太有创意了,美国人要是看了这些宣传广告,不知道要头大多少。

众人也都好奇地看着韩晋,这么多天了,谁都没有看到过韩晋笑得如此舒心过。

韩晋把手中的传单递给众人传阅,众人也是大笑不止。

韩晋挥着手中的传单对威尔玛夸道:“威尔玛,你发动的人民战争非常有效,照这样发展下去,美军根本在伊拉克根本就无法立足下去,伊拉克将成为一块沼泽之地,美军必将深陷于此,埋葬于此。”

“不行,绝对不能这么做,韩先生!”插话的又是谢罗特,“我们伊拉克本身就耕地稀少,你让美军都埋在伊拉克,那得占我们多少土地,太浪费了!”

众人又被谢罗特的天真惹得一阵大笑。

威尔玛对韩晋说道:“韩先生,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长征的队伍中马上又要多一个人!”

谢罗特又插嘴道:“你怀孕了吗?看不出来啊!”

威尔玛对谢罗特“呸”了一声。

幕萨里德瞪着谢罗特挥了挥锅盖那么大的拳头,威胁道:“你再多嘴当心我给你免费拔牙!”

谢罗特急忙用双手按住了自己的嘴。

“谁要来,看你的表情这人不是一般的人。”韩晋说道。

“韩先生,是我!”一个健壮的阿拉伯男子从门外推门进来。

“萨乌!”亚提尔高兴地叫了起来。

韩晋却盯着萨乌的后面看了好一会,才对萨乌说道:“就你一个人来了吗?”

“可不就是我一人。我非常佩服亚提尔先生的为人,巴士拉一战让我深深感受到,只有亚提尔先生才有能力带领我们反抗美军。我萨乌虽然小有名气,但我只是个人英雄,而亚提尔先生却是整个民族的希望。所以我把我的部落交给伊丽莎打理,特来投奔亚提尔先生。我愿永生追随亚提尔,一直到死为止。”萨乌说着就在亚提尔面前跪下,将额头贴在亚提尔的鞋面上。

韩晋听到萨乌说到死,心中一阵不快,那种感觉怪怪的。

韩晋喝斥道:“说什么死,要想反抗的话就得保住自己的性命,只有命还在,才能继续同敌人战斗。今后抵抗联盟成员都不得谈论死字,都不要报拼死的信念,在战斗中也一定要保存自己。中国有句话,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反抗美军的目的是什么?不是为了死,而是为了活。我们多活一天,美军就多心惊肉跳一天,我们多战斗一个小时,我们的人民多安稳一个小时!”

亚提尔扶起萨乌:“对对对,不要谈死,我们要永远地活下去,我们要看着敌人倒下去。”

“嗯!我再也不谈死了!”

威尔玛悄悄对幕萨里德说道:“你知道韩先生发什么脾气吗?”

“什么脾气?”幕萨里德小声问道。

“该来的没有来,不该来的却来了。”威尔玛笑着对幕萨里德说道。

“什么该来的不该来的?”幕萨里德越听越糊涂。

威尔玛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子弹在幕萨里德面前晃了晃,幕萨里德顿时明白了。

威尔玛笑着问萨乌:“伊丽莎现在还好吧。”威尔玛问这话的时候眼睛却偷偷瞟着韩晋。韩晋果然马上抬头盯着萨乌。

“当然好,能吃能睡能发脾气。”

“伊丽莎这么大了还没嫁,你这个当哥哥的不太关心妹妹啊!”

“谁说我不关心,我都三十了,就是为了给她找对象,我到现在恋爱都没谈过!我跟他介绍了那么多好小伙子,她都拿着枪把人家给吓跑了。”萨乌从怀里摸出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条说道:“你看你看,这是我跟她收集的各部落未婚优秀青年的资料,这画杠杠的是我一个一个做工作让他们去求的婚,可没一个年青人愿意和伊丽莎见第二面的。”

亚提尔说道:“哦,是吗?把名单给我看看。”

萨乌双手将名单递给了亚提尔。

亚提尔拿到名单,看都没看就递给了谢罗特:“毁了它!”

谢罗特两手鸡爪似的将纸“嚓嚓嚓”抓了几下,两手向上一抛,纸张在空中化作漫天飞雪。

萨乌急了,红着脸对亚提尔说道:“亚提尔先生,这,这可是我人生唯一的寄托啊!”

“莫急莫急,我作个媒,给伊丽莎牵个线吧,保准谈成!”亚提尔笑道。

“谁?”萨乌心急地问道。

“这人姓什么来着,我刚才还记得清清楚楚,现在居然没有一点印象了。我想想,这人姓干?不对。姓谭?也不对。”亚提尔作出一幅冥思苦想的表情出来。

谢罗特心想这亚提尔怎么了,老年痴呆了,连韩先生的名字都忘了,正要插嘴,却看见幕萨里德板着脸对着自己捏了捏锅盖那么大的拳头,只得把到口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众人都沉得住气,韩晋哪里还坐得住,他明知亚提尔是在耍自己,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那人叫韩晋!”说完自己顿时满脸火烫,脖子都红了。

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偏萨乌还一根筋没转过来,问亚提尔道:“哦,是吗?他是哪个部落的,怎么跟韩晋先生一个名字?我去找他谈谈!”

众人一阵大笑,韩晋当时一瞬间有掐死萨乌的欲望。

亚提尔笑道:“哪还有那么多韩晋,就是我们这里大名鼎鼎的韩晋。你的小妹早就对韩晋先生芳心暗许,都送了定情信物。”

“是吗,我怎么一点也没发现?”萨乌还是怀疑地看着韩晋。

韩晋从内衣口袋里摸出那枚鹰眼子弹,放在掌心,伸到萨乌面前。

萨乌双手重重地拍在韩晋的肩上:“太好了,我终于可以考虑我的终生大事了!真想不到,伊丽莎在家中口口声声说要嫁的英雄,就是韩晋先生!早知道伊丽莎说的不是玩笑话,我也不至于操这么多的瞎心。”

亚提尔道:“韩先生的确是我们的英雄。你既然远道而来加入我们,我也不瞒你,韩晋先生不是我们伊拉克人,他是中国人,拥有强大的中国智慧。实话告诉你,我也不是什么吉卜利勒转世,这都是韩晋先生的智慧与安排。我们铁骑师之前袭击美军坦克、兵营的创意,都是韩晋先生发明出来的。我不是神,韩晋先生才我们真正的神。伊丽莎称韩晋先生为英雄丝毫不为过。”

“中国人,我的小妹伊丽莎一直就向往中国,她看过许多中国的书籍,一直希望有一天能到中国去看看长城枫叶,看看泰山日出。想不到这回真的找了一个中国人。真主啊,你真是太仁慈了,请保佑这对幸福的人吧!”

韩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皱了皱眉说道:“时间不多了,我们抓紧时间休息一下,三个半小时后必须离开此地。还有很长的路等着我们。”

于是众人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坐着躺着,休息起来。韩晋赶了一天的路,也十分累了,一躺下就迷迷糊糊做起梦来,他梦见自己和伊丽莎结婚了,伊丽莎生了好多儿女,一位大妈跑过来,拿出一个小本本对韩晋一挥:“你超生了,罚款!”


三个多小时后,威尔玛准时叫醒了大家。大家都整理好自己的行装准备出发,只有谢罗特还趴着不肯动。

幕萨里德上去踢了谢罗特的屁股一脚:“起床了,该走了!”

谢罗特还是一动不动,只是咕哝着:“还睡一会,还睡一会!”

幕萨里德正要实施强制措施,韩晋制止了幕萨里德,说道:“算了算了,谢罗特也太累了,让他多睡一会,我们先走,等会美军会来叫他的。”

韩晋话音刚落,谢罗特像被压紧后突然放开的弹簧一样弹了起来,精神抖搂地对众人说道:“我睡好了,走吧!”

众人收拾好东西,在亚提尔的带领下相继推门离去。

一到街上,众人又感受到了浓浓的反美气氛。墙上到处是标语,地上到处是传单,街角许多人正围着一个民间艺人,听这个民间艺人敲着竹筒唱着歌:

“说一千,道一万,

美军罪行要清算。

心肠黑,嘴巴甜,

拿着刀子讲人权。

炮弹炸,导弹飞,

精确误炸尸成堆。

朋友到,美酒香,

豺狼到了有钢枪。

扒铁路,毁交通,

困死美军大狗熊。

不产油,不输油,

急得美军两头愁。

不供粮,不供水,

饿死美军大鼻鬼。

热一枪,冷一枪,

打得美军心慌慌。

伊拉克人民情火烫,

侵略者欢迎来入葬。”

老艺人的声音铿锵有力,如击金石,引得众人一阵喝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