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与香港交易所几乎同时的时间,新加坡交易所也发生了美元抛售事件,亚洲地区最大的两个交易所的外汇交易不可避免地要影响倭国的行情。虽然倭国政府遵照主子的意见对外汇市场进行了干预,抛出了大量欧元储备来为主子护盘,但是三地相隔这末近,倭国政府哪里敢全力进入市场来呢。因为如果汇价悬殊太大的话,香港和新加坡的美元自然而然肯定会游离到倭国去就近挣取差价,难道倭国会愚蠢到为其他地方投机者的损失买单吗?

何况,傻瓜都知道,欧洲和美国的外汇交易市场才是多空双方最后的决战场,亚洲的汇市不过是双方的第一个回合而已,现在断言说谁胜谁负简直是痴人说梦。当然,综合下来,整个亚洲的外汇市场因为倭国的护盘行动还是将美元市场抬高了一点。

但是,毕竟中国财政部在首回合的接触战中已经拔得了头筹,经过多空双方的博杀,美元在亚洲三个交易所的平均收盘价已经被打压到了1US$=0.8624€的历史最低水平,比前一交易日的平均价格0.9131€下跌了5.88%。

和普通老百姓不同的是,各国官方都谨慎地表示这属于正常的外汇市场交易。当然私下里面,大家都还在等欧美市场的开战,因为香港16点就是柏林、巴黎时间的早上9点,也是伦敦时间的早上8点。

已经获得消息的大量媒体自发地汇集到了法兰克福和巴黎以及伦敦这三个欧洲最大的交易所,准备全程采访中国人和美国人在欧洲市场上承上启下的关键一战,不少的美国人3点钟就从被窝里面爬了出来,紧张地关注着电视转播。[美国的国内众多的有线电视又凭借着这场商战小小地发了一笔横财,事后估计,仅福克斯电视台一家的4个相关频道在这一天就赚取了三亿四千万美元的广告费]。

当地时间5月10日9点半,北京时间16点半,法兰克福和巴黎交易所准时开锣,1小时后,伦敦交易所也正式开始交易。

和亚洲不同的是,这次美国人是有充分准备的,他们不仅将所有在欧洲的巨型美资企业动员来了,同时美国国内的大量对冲基金也连夜到达欧洲,准备和中国人一决高下。

但是随后美国人却悲哀地发现,在整个欧洲大陆上,不管是美资企业也好,美籍对冲基金也好,经历周末以后在他们手上的欧元和英镑数量实在是有限,根本不能组织有效反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中国人手持3000亿美元在欧洲大陆上无情地扫荡着美资企业1900亿欧元和250亿英镑的现金储备和存款。

其实在星期天,数个欧洲国家政府就已经同意向美国政府发放欧元贷款,最后却被欧洲银行以国家投机行为由拒绝。在汇战开始后,美国政府也以自己的名义和为美资企业担保向欧洲各大商业银行商请借入欧元临时贷款,却发现星期一各国银行的办事效率特别低,等他们最终拿到2000亿欧元贷款的时候,整个欧洲战场上已经接近尾声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进,本土大陆上将要面临的最后决战经让美国人再也无暇顾及,最终只能无奈地放弃欧洲汇市。

截止当地时间17点,欧洲最主要的三家汇市的最终结果是,美元再次被无情打压,兑欧元收盘平均价格已经跌至1US$=0.8411€。

其实,双方在整个欧洲战场上的拼斗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因为到了下午2点的时候,美国人实际上已经完全放弃了欧洲汇市,这让众多观众对美国人的表现很不满意。各国媒体对美国政府、美国人、美国企业和对冲基金在欧洲大陆的表现只给予了3分的评价:

要不是美资企业在危急关头拿出全部家当来干扰中国人扫荡进程的话,美国人就将完全丧失对冲基金祖师爷的身份。[英国镜报在评论的时候还没有忘记1992年的英镑危机就是美国人干的]

美国庞大对冲基金手里的美元又有什么用呢,他们只能隔岸观火。。。时间差,[美国人]在欧洲战场上的失败完全是输在时间差上面。[法兰克福每日邮报,巴黎,5月10日15点电]

全世界的眼睛都已经聚集了过来,欧洲人,日本人,俄罗斯人,加拿大人,澳大利亚人,还有香港和台湾人,当然决战的双方当事人是必不可少的,他们都已经无情地抛弃了欧洲汇市转而关注起美国纽约来。

不管中国人在亚洲和欧洲获得了多大的成果,最终双方都要到华尔街来进行最后的生死决战,这里才是世界财富的中心,这里才是国际外汇市场交易的拍板者。

作为商业战场上的较量,其实就是国家经济实力的较量,美国,世界第一的经济强国,他会让中国人在他的土地上翻腾起针对美元的巨浪吗?他如何应对连胜两场气势正旺的中国人?最终的结果是什么?这是所有人包括美国人自己都最关心的问题。

美国人高效率的宣传机器已经启动,在美国老百姓眼睛里,中国人再次被描绘成了一个恶魔,只不过,这次射击出来的不是子弹而是美国人自己的钞票~~~美元而已。

美国政府动员全国商业银行和企业的力量将能够积聚的欧元、英镑、日元甚至加拿大元、澳大利亚元等等的自由外汇储备全部集中出来,同时,又向欧日等国政府合计申请了大约7000亿欧元的贷款作为最后的准备金。

最后,美国人下令禁止本国银行2天内向所有的中国人和中国有关联的企业提供美元贷款,美国人把全部的外汇储备一共折合四万三千亿欧元集中分配给了7家商业银行和对冲基金,他们将是和中国人决战的主力。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表明美国人已经胜利在望了。

[注:各位大大注意,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手里面的外汇储备其实并不多,而美国的外汇储备主要集中分布在跨国公司和银行手里,而在欧洲和亚洲战场上和中国交手的时候,美国公司就已经拿出了大量的外汇储备和存款来。

而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美元作为优势地位的货币可以世界通行而毋须象发展中国家那样储备大量的自由外汇来作为对外支付的手段,美元本身的地位也决定了美国政府不可能强制企业和国民储备外汇。因此,当美元面临现在这个巨大挑战的时候只能向外国政府和商业银行申请“外汇贷款”和国内的银行外汇存款和企业储备来进行抵抗,美国人总不能自己抛出美元来买入和中国决战用的外汇吧,大家记住,这个永远是美国的死穴]

=☆☆☆☆☆==☆☆☆☆☆==☆☆☆☆☆==☆☆☆☆☆=

美元在亚洲和欧洲市场上虽然已经两次惨败,但是并没有让美国人感觉到沮丧,大多数美国人对自己国家的经济实力还是充满了自信,中国人竟然愚蠢到了敢和美国来拼钱的地步?呵~~呵,看来中国人的钱多没地方丢吧,不止是普通的美国人,连不少的经济学者和部分高级官员也这么认为。

当然,还是有不少的美国人知道自己国家死穴的,让这些美国人感觉异常沮丧的是号称自由之始的美国自然不可能和中国一样动员全国力量,在美国本土没有遭到外来攻击[譬如9、11或者是珍珠港事件]的情况下,爱好散漫和自由的美国人决不可能发生上下一心的自发“保卫美元”的事情,美国人也不可能和东南亚金融危机时亚洲人那样捐出自己的外汇和黄金来支持国家度过难关。

话又说回来,其实就算现在立即统一认识,美国人手里面又能拿出多少外汇来支持自己的国家?

东部时间5月10日8点,纽约。

华尔街证券交易所斜对面的金融贸易中心大楼的十七层的办公室里面正在进行着秘密磋商。

“部长阁下,我还是不能拒绝让中国人进入交易所,因为这不符合美国的法律,同时我也没有任何的理由这末做”,证券交易所主席本.迪克逊实在是抵抗不了这么强大的压力,但是明显不符合惯例的事情要是在自己的手上开了先例的话,投资者还会把纽约或者是美国当作一个自由投资和交易的地方吗?

“可是,主席先生,目前的形势已经非常紧急,据内线情报和我们分析,中国人已经收集了大量的美元准备在汇市进行决战,金额非常大,大到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我担心可能抵抗不住,而且最后他们肯定还会在股市上进行动作”,最近才被提拔为中央情报局纽约市主管的南茜充满了忧虑,连续四天的加班让曾经漂亮迷人的南茜小姐疲惫不堪,毫无风采可言。

“南茜小姐,那末,情报上有关于中国人资金总额情况吗?”财政部部长兰德.布莱克继续询问。

“还没有更详细的东西,我们中情局已经动用了全部力量,但是还是不能查到具体金额,不过,我认为中国人应该不仅仅是他们手中的5000亿美元,而且应该还有帮手。”

“帮手?难道你是说。。。唐人街?”

“对,就是他们,据我所知,在美国及加拿大大约有120万华侨或者是中国人的后裔,我指的是有钱人。以前他们大多数都是支持台湾的,但是现在他们都转向支持中国人了,他们可都是些有钱人,实力不可小视啊”,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阿瑟.惠雅接过了话头,他还是财政部公务员的时候就认识不少的华人,对中国人历来在美国显示出来的豪富还是有比较深刻的印象。

“除此之外,中国人这次还应该还有后手。”

“我想,就算这120万人每人都出10万也才1200亿美元,何况这根本不可能作到。按照原来的预计,我们强力保护汇市的话可以有70%到80%的机会获胜,可是,可是我们的股市就会~很危险。最终预计可能会跌破~~15000点”,阿瑟.惠雅吞吞吐吐地描述着可怕的场景。

“哦!OH!要跌1000点?没有计算错误,你能肯定吗?”,南茜两个眼睛死死盯住了阿瑟.惠雅,似乎准备扑过去吃掉他一样,因为还有几笔投资在股市里刚刚解套还没舍得抛出去。

“南茜小姐,那末你们是否可以。。。”财政部部长兰德.布莱克用手划过半空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以转移南茜已经略微变形的脸。

“这~,我想,即便我们用了车祸这些手段,中国人最多再派人就是了,应该没有什么用的,难道我们还能在交易所里面杀了他们吗?”

“那,难道就这样让他们进去扰乱我们的汇市和股市吗?现在,我想知道的是,阿瑟.惠雅先生,作为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你认为我们最终能否彻底打败中国人呢?”

再次得到模糊答案的财政部部长失望地转过头问南茜小姐,“亲爱的南茜小姐,我知道你们或者还有其他的什么办法吧?”

“对不起,我们已经秘密调查过,他们都是一些具有合法身份的欧洲籍华人,有德国籍、法国籍、甚至还有俄罗斯籍、意大利籍的,当然还有我们的坚定盟友不列颠籍的。他们基本上都已经在当地国家居住了至少5到10年。从部分已经获知来源的资金来看都是清白的,至少表面上是。何况,你看看,下面有多少的摄影机和记者正在拍照,我们无法以非法进入美国或者是资金来源不明逮捕和拘留他们。”

布莱克看见没有什么说的了,便询问半天都没有说话的证券交易所主席:“本,你现在还坚持你的意见吗?”

“对不起,部长先生、主席先生、南茜小姐,自由市场法则讲究的就是公平竞争,不能在没有合理的解释下拒绝中国人作为投资者进入交易所交易,何况他们是在用合法的手段。虽然作为一个美国人我也很想这么做,虽然,我的国家正在面临着他们的巨大威胁,但是,美利坚的法律不能允许交易所主席擅自开一个干涉市场自由交易的危险先例,因为我始终坚信程序比结果更重要。”

“难道我们真的只有牺牲股市才能保证汇市获胜吗?那,我们还是把情况汇报给总统先生吧”

东部时间5月10日9点20分,纽约。

证券交易所那沉重的大门和往常一样打开了,媒体记者们已经拥挤在了大门外的台阶上,不少的摄像机早就已经抢占了有利地形架设好长枪短炮等待着世纪商战的代表人物的到来。

挂在交易所墙壁上的6个大型媒体屏一字排开,真实地反应着交易所里面12个区域的所有场景,记者们虽然对这画面还不是很满意,但因为不能进去也只能将就着也把摄影机对准他们进行拍摄。

主导今日汇市决战的美国人分别是当今世界上数得着的3家美国巨型跨国公司和2个著名对冲基金的首席交易代表,都是大风大浪里面摸爬滚打出来的顶尖高手,别的不说,心理素质在这个世界上肯定就没得比。当然,大家所熟悉的IT巨头~~微软公司的代表却拉上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代表一起坐镇到股市去了,准备在那里进行阻击。

与外面熙熙攘攘的情况截然相反的是,汇市交易区里除了200名交易红马甲站在自己的交易位置以外,并没有多少人,因为大多数美国人习惯用电话或者网络来进行交易,大户们也并不需要亲自出马,前提条件是红马甲至少要认识或者是很熟悉,所以来来往往的都是些亲自来市场里面观察的散户们。

当然,作为大笔的交易最好还是到交易所来,毕竟金额太大的话如果出现了什么故障或者是特殊情况还可以立即变更自己的要求,如果红马甲还没有正式将单据录入交易系统的话。一般来说,除非你的价格超常,否则不管你是汇市还是股市或者期货,基本上都会在这里立即成交而让你根本没有撤单的机会。

5个美国人早早地就坐在转户交易区的最右边,他们旁边是交易所安排的最熟悉业务的10位顶尖交易员,15个人形成了一个紧密联系的集团,虎视眈眈地象足了手持自动步枪等候着猎物到来的牛仔一样,而汇市交易区里空旷只有散落的几个白人交易者的场面显示今天的另外的一个主角还没有到来。

“当~当~”,已经9点半了,记者们知道二楼的锣响已经宣布正式开始进行交易了,可是中国人呢。

9点44分,已经很郁闷的记者们的声音开始议论起来,中国人怎么还没有来,是不是害怕了,还是先到股市里面翻腾一下,记者们扭头去看股市也还是只有本地的二三十个交易者们在那里观摩着。在没有分出胜负前,散户同样不会傻得进场去填“炮眼”,带累着以往最是熙熙攘攘的股市也让人觉得意外的冷清。

9点50分,珊珊来迟的中国人终于乘坐着一辆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雪拂兰来了,当然,不能叫中国人,应该叫他们是外籍华人才对。4个人,两个是穿着寸衫的年青人,大约30多岁,两个正规西装的中年人,一个年龄比较大一点。

走过人群的时候,最后面的那个年轻人除了挥手示意以外还笑容可掬礼貌地将手中的宣传画散发给围观的记者们,宣传画制作精美但是反差极大,左边是08年奥运会的吉祥物~~~熊猫憨态可鞠的正在放飞和平鸽,右边则是一条手持利剑的赤色金龙在守护中国地图。

“中国人想用宣传画表达什么呢?是说他们是爱好和平吗?还是说被他们[美国人]逼迫得被迫进行对抗吗?或者是表示他们仅仅是为了保卫自己的领土吗?我想可能三者都是吧。”率先把电视画面传递回了俄罗斯的记者对观众解释道。

“看着这个手持攻击性武器的中国特有动物,我们就应该明白他们的危险性。”福克斯电视台是这样对美国人解说的。

“看来支那人都是些没有教养的暴发户。”倭国记者对于全场惟有倭族没有获得宣传画而对国内嚎叫着。

“当时,中国人的要求并不过分。。。台湾在700多年前的蒙古人统治的时候就已经正式成为他们的领土,而不仅仅是同文同种的关系。。。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为了遏制而把他们变成一个敌人,最终也让我们遭受了原本可以完全避免的而且也根本就不应该有的损失呢?”亲自观看了现场情况后来曾经担任过国务卿助理的民主党人爱德华.佩蒙18年后回忆到这里的时候非常严肃,虽然他的见解在当时的美国政界并不是主流意见。

“就是他,最前面的那个年轻人就是米歇尔.李,这次整个行动的关键人物,英国籍人,母亲是个英国人,但是他从小在英国长大,17岁在麻省理工学院机械系学习,后来还获得了硕士学位。26岁就是7年前回到中国经营商业,现在的财产可能有7亿英镑。”南茜对正在交易所三搂观看监控的约翰逊局长和国土防卫部部长解说到。

“我真的不明白,作为一个有着11亿美元财产的富翁为什么还要这样为父亲的祖国卖命,中国人真是个可怕的民族”国土防卫部部长感慨地自言自语。

约翰逊叹了口气:“我在中国总共待了12年,可以这么说,在我曾经接触过的大约7000名中国人中,不管他是汉族、还是其他什么民族,也不管他是官员、商人甚至是小学生对于台湾都几乎是一个声音,没有一个中国人宣布说可以放弃台湾。也许,我们的政府、议员还有军官们没有真正意识到中国人在遭遇外来威胁时的一致性,虽然他们中间可能也会有不少汉奸出现。最明显的例子就是C,作为服务于我们的情报员也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