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导大学生自慰是吃饱撑的

:“自慰是从性成熟到结婚之前唯一合法的、不违背伦理道德并合乎性卫生的满足性欲的方式,我们应该正确地对待它,有节制地自我满足性的欲望。”6日晚,广州大学城广州美术学院礼堂座无虚席,广州中医药大学管理学院院长、广东省性学会副会长邱鸿钟教授为1000多名来自大学城10所高校的大学生们上了一堂生动有趣的性教育课。


自慰究竟有没有好处,用什么工具合适,营造一个什么样的自慰环境更适宜,我看根本就没有必要让一个大学教授在一个大学里的大庭广众之下宣讲,为什么?毕竟我们的大学校园不是追求性幻想、性满足的天堂,当然也不是自慰的天堂,如果按照邱教授的“建议”,认为自慰是正当的、正确的,不用内疚和担心,那么到了晚上甚或课间,大学生们是不是就可以放心地不用内疚地唉唉哼哼去自慰?


笔者不想当卫道士,也不想做伪道学家,食色,性也,连孔子都是这么说的,它很正常,也无须避讳,但仍然要有所区别,大学生们最需要向上的精神引导,最需要尽量避开这样的尴尬话题,这就好比在一个饥饿的流浪汉面前吃满汉全席,在一个刚刚从沙漠里活过来的旅行者面前喝香茶啜饮料一样,是极端残酷而又无聊的,我想,在庙里的和尚面前进行色情表演同样如此,不仅不厚道,简直是在伤天害理了。


对于一群尚处于性朦胧或者性饥渴时期的大学生们来说,他们最需要什么样的性教育?正常的生理、心理卫生常识,已经足够了,而更应当进行的是移情法教育,那就是让他们在学业中得到知识的滋养,让他们远离性的苦闷,如此,对于学生们来讲,才是善举,才是急需的,用得着你一个性学教授在这里瞎咧咧什么自慰是“正当的、正确的、不用内疚和担心”?


总之,教授吃饱了撑得慌应当去多备备课,让学生们多从你这里去学点有用的学问,学生如果精力过人,那也应当多去读读书,而不是去响应教授的号召自慰,毕竟,自慰的后果是精神恍惚,难以在课堂上集中精力,并且常常使男女生之间把眼光从讲课的老师那里移到了对方身上去,这又有什么益处呢?不知道这位教授肯定或者鼓励大学生自慰的立意是传播性科学知识呢,还是在诲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