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秋天来得特别迟缓。蕊总是在傍晚时分躲在窗帘背后眺望长江的时候,被远处隐隐约约的青松有意无意的提醒着。躲着,似乎总是在每天的这个时间。蕊不知道这是一种习惯,还是一种特别习惯上的爱好。总之,每当傍晚,夜幕来临的时候,她总是隔着窗帘看着外面的世界。有那么几次,她从窗帘的缝隙里,有意无意的就瞅见了隔壁楼里的一位年轻的妇女。她看着她忙碌的在厨房里做着一道道美味,一位年轻的男人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手握着一张报纸,等待着属于他与她之间的晚餐。那次,蕊就真的觉得自己从窗帘后面,看见了他们围着餐桌喝汤的样子。

蕊已经记不清哪天和丈夫安一起吃的晚餐了。安是这个小镇上最年轻的副镇长,他总是很忙碌的早出晚归。蕊隐约的记得,最后一次跟安吃晚餐的时候,安说过就要换届了。虽然蕊不懂换届意味着什么,可安说了,这次镇上会作很大的调整,干部年轻化,很大一批年轻干部都有着一个光辉的前景。她想,安一定能够有一个更光辉的前景吧。

蕊觉得今天的傍晚实际上是真没什么可以观望的。她拢了拢自己披在脑后的长发,走到饮水机前,拿起自己的QQ杯,往里放了些红茶,加上沸水。茶叶随着水的热气,把阵阵清香送进了她的嗅觉里,她突然就想起了,似乎在某本杂志上看过一篇关于女性喝茶的文章。她似乎记得,文章说,女性喝茶最好选择绿茶,因为红茶容易导致女性得乳腺癌。她下意识的腾出左手,从胸前伸进肌肤里,她抓住了自己的一只乳,那细腻充满弹性的乳让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她慌乱的抽出左手,和着右手捧着杯子,杯子的热量沿着双手一直流蹿到身体里。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变得燥热起来,一种浅淡却又似浓烈的渴望深入到骨子里。

手机是在她呷过一口茶后响起的,声音有点断断续续的,她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放在角落的红色的手机,懒懒的一动不动。她甚至有些厌倦,因为她的手机通常会在这样的时候响起。她知道,她的又一位姐们儿无聊了,又打算邀她打麻将或是逛街。虽然她一次又一次的应酬着她们,可实在是从心底里感到厌倦。她讨厌打麻将,那一条二万三筒的总是让她感到恶心。她更厌倦逛街,千篇一律的购物,让她觉得头昏脑胀。

老婆,接电话!

当手机第二次响起的时候,她惊悚地呆立了。她狠狠的使劲儿握紧QQ杯,一双眼睛四处收寻,待确定声音就来自她的手机时,她猛地放下杯子,顾不得四溅的茶水,扑向沙发中央,抓起手机,安!手机显示屏上出现的字让她激动万分。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全身的抖动,心跳的迅速使得她健康的双乳不住的打颤。

喂,蕊,你干吗不接我电话呀。

刚刚按下手机接收键,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蕊只觉得所有的激动瞬间变成无穷无尽的委屈,千言万语的思念变成无穷无尽的泪水。她握着电话,蜷在沙发里,长发从脑后垂了下来,遮住半边脸。

蕊,你怎么了?

安似乎感觉到了蕊的异样,声音从急促一下子变得柔软起来。可是蕊觉得自己的泪变得更多了,安的柔软加深了她莫名的委屈,泪就像断线的珠子接连不断的掉下来。

好了,亲爱的。停了下,安说,我知道你委屈了,想我了吧?安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来,柔软之中带着怜惜。对不起,亲爱的,我这些天实在是太忙了。他说着,声音一停一顿的。亲爱的,今天我补尝你,快换衣服,我带你到城里参加个宴会,市长都亲自参加哩。

城里其实离小镇就半个小时的车程,蕊从安的声音里意识到自己隔绝这座城市已经好几个月了。虽然自己从来没有逛街的欲望,可也免不了为这突然而来的惊喜动容。可是,宴会,蕊犹豫着,市长出席的宴会,她觉得心里突然堵了块什么东西似的。她觉得自己仅仅是在听到市长二字的时候,就从记忆里浮现了很久以前的情景了。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大概就是安当上副镇长的那个时期吧,也是这样的宴会上,她见到了市长大人。在蕊的意识里,市长这样的大人物,不是高大威猛,至少也得是成熟稳重干练的中年男人吧。可她不知道为什么,她所见到的市长,不过是一位长相颇优,青春迷人的青年男人。安说,市长才三十多岁。又说,现在都推行干部年轻化。她不记得自己跟市长大人说了些什么,隐约中有些记忆里放着市长握着她的手,夸赞安好福气的样子。

蕊,别磨蹭了,换件漂亮的衣服,给我争争脸啊。安在电话另一端催促着,三十分钟后我让小吴去接你,我们xxxx大酒店门口见啊。

小吴是镇政府开三菱的司机,据说也是市里账政厅长的一位战友的远房侄子。蕊见过小吴几次,觉得小吴机灵可爱的。小吴每次见她说是蕊姐,蕊姐的叫个不停。她觉得,她爱听小吴这样叫唤。她觉得小吴不做作,不像别人那皮笑肉不笑的跟她讲话。小吴常常说,蕊姐,今儿你这衣服可不光鲜。小吴还会说,蕊姐,你也太老土了吧。

想着小吴,蕊觉得心情一下开敞许多。她放下手里的手机,从客厅走到卧室,打开衣橱,手里红蓝绿紫的比划着。她不知道,自己应该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去参加这个市长都出席的宴会。她拿着低胸的晚礼服,一件一件的比划着。这些漂亮的衣物,都是安出差从各地给她买回来的,可她也仅仅只是把它们挂着,一次也没穿过。晚礼服的领口开得很低,她一件一件的试着,从镜子里,都能看到自己的小半截乳裸露在外面。她不由得伸出手,从白皙的颈项一直抚摸到裸露的乳上,她的眼前突然就出现了市长握着她的手的那一幕。她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慌忙脱掉晚礼服,她放弃了这一堆漂亮得夺目的衣物。小心翼翼的从另一边拿出一件翠绿的长裙,滚着白色花边的裙子让她学得很踏实。扣好自己的内衣,罩上翠绿的长裙,她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



夜其实在这个时候已经来了,天空黑得有些深遂。可城市的上空,不远处处亮光点点,犹如许多闪闪发光的星星。小吴驾着车,很平缓的驶过市中心,城市喧闹的气氛使蕊感觉有些紧张。xxx大酒店,蕊知道那是这座城市里最豪华的酒店,她不知道自己进入这样豪华的酒店后是会什么样子。在喧闹的宴会上,她更不知道自己将把自己摆放在何处。

蕊姐,你今晚真漂亮。小吴突然说。蕊愣了一下,冲着车窗外笑了笑,她知道小吴一定能看见自己这微笑的回应。她从车子的反光镜里望见自己,那是一个一脸茫然的女人,眉头深锁着,眼睛充满了困惑。她不明白,自己这一脸的茫然和困惑从何而来,可感觉却是实实在在的。

蕊姐,放开心些吧。小吴似乎回过头望了一下蕊,他的双手放在方向盘上,来来回回,左右转动。蕊姐,这个世界,男人不容易,你别往心里去啊。

蕊的心又抖了一下,甚至整个身子都抖动了。冷吗?她问自己,可她却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因为秋天突然在这个夜明显了些凉意,还是某种东西使她恐惧。她深深的用了下力,双手使劲儿的抱着自己手臂。披上外衣吧。是小吴在说话。其实她觉得自己已经分不清是小吴在说话,还是自己的意识。她披上了白色的外衣,把自己藏在里面。

驶出市中心,xxx大酒店就到了。小吴把车停在一个空车位上,安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过来,车门在安的手里打开了,蕊的眼睛一下子就湿润起来。安!她想叫,可是嗓子似乎哑在那儿了,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安把蕊的手攥在手里,轻轻一用力,蕊就整个身子依向了安的怀里。

想了吧。安在蕊的耳边说,别生气了,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俩的幸福。

蕊把泪掉在了安整洁的西服上,她一抖一抖的身子看起来弱不经风。嗯。她轻轻的应着安。

蕊,我跟你说。安把蕊往自己怀里深处送了一下,再送一下,直到蕊的整个身子都在他的环抱之下,才把脸埋尽蕊的秀发里说,蕊,我是爱你的,不管我做了什么,我都是爱你的,永远都不会改变。


蕊是在安打发小吴离开后,才被安带进xxx大酒店的。蕊第一次踏入这样豪华的酒店,她被一切豪华气派的景像吓得一颤一颤的。蕊也记不清上了几楼,电梯在停止的时候,她依然蜷在安的怀里。她被安拥着离开电梯,直到走到一间写着“802”的房间前,安才轻轻的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抽出来。

好了,蕊,进里面去休息一会儿吧,我先去看看市长到了没。他拉着蕊的手,打开房门,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宴会,所以就给你安排了房间休息。他说,轻轻的捧起蕊的脸,将自己的唇在蕊的额前吻了下。待会儿,我就会回来,乖啊。

时间就像一把钢刀一样刺着,蕊在等待着安的时候觉得。所以当房门被再次打开的时候,她飞一样的迎了出去。安!她妖嗔的叫着,你怎么才来呀。可是出现在她前的男人,却让她从头到脚的感到恐惧。她第一感觉就是,逃!可是就在她冲向房门的时候,那个男人的强大的双手却死死的将她抱住了,一张和着酒气的嘴铺天盖地的向她的脸和唇袭来。她拼命的摇头,恐惧使她忘记了哭泣。

市长!蕊清晰的记得这张脸。她极力的想推开他,可她却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子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

别动了!市长突然放开挣扎的蕊,双手用力把她推到身后的床上。为了你男人,你最好是乖乖的听话,我会让你有一个难忘的夜晚的,他狰狞的笑起来。

蕊只觉得脑袋轰轰轰的一阵乱响,整个身子就再也不能动弹。市长似乎满意的笑了笑,他一件一件脱掉自己的西服,赤裸裸的走到床边,一只手撕扯着蕊翠绿的长裙,一只手握住蕊的一只乳,重重的喘息声一声接着一声的在屋子回响。蕊只觉得一阵凉风袭过自己的全身,就见到一具男性的身体重重的压向自己。那属于男性的东西,在她眼前一晃一晃的,威风而挺拔。她突然伸出手,一下子就握住了那件东西,她把他送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蕊,我被调到市里了。

那天,安一进屋就兴奋的嚷了起来。

那晚,若大的双人床上,安拥着娇小的蕊,欲望从脚底一直蹿到头顶。他轻轻的把蕊放倒在身下,他在蕊的身体里得到了满足。那一夜他梦见了自己的前方一片光明,他从梦里笑着醒来......

那一夜,蕊终于穿上了挂在衣橱里的晚礼服。零晨,她喝下第一百零一颗安眠药......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