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征文][第一军团原创]姥爷身上的弹片

战备香烟 收藏 14 74
导读:[书库征文][第一军团原创]姥爷身上的弹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姥爷身上的弹片


当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刚学会撒丫子跑步,我就和姥爷在一起,妈妈对我说,你是被你姥爷带大的。


那时候,妈妈在国营肉食品公司上班,屠宰场占了大院子很大的一部分,每天,看着猪在猪圈里跑来跑去,成了我最大的乐趣,而看着年轻的屠宰工人们杀猪的日子,则是我们的节日。每当要杀猪的时候,院子里的孩子们都搬着小板凳,坐一排排,瞪大眼睛看着屠宰工人们把猪杀死,把黑色的猪扔到脱毛机器里变成白猪,当时的我们,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印象中的姥爷,拄着拐杖,由着我在前边撒欢,姥爷吃力的在后边跟着,一边跟,一边喊,“慢点跑慢点跑。”前边的我,越发跑的快了,一边跑,还会一边对姥爷说:“你追不上我,你追不上我。。。。。。”


小时侯的我,不喜欢吃饭,姥爷腿瘸,总是抓不住我,后来,他就想了个办法,每到吃饭的时间,他就先把我放在猪圈1米高的矮墙上,我不敢动,他就一口一口的给我喂饭吃,我不吃青菜,姥爷就我说:“青菜要吃的,吃青菜长头毛。”从此,“吃青菜长头毛”这句话便被我深深的记住了。


稍微大了一点的我,有一天突然好奇的问姥爷:“姥爷,你为什么要拄拐杖呀?”姥爷回答说:“姥爷年轻的时候,当兵在朝鲜打仗,让美国人打的。”“美国人是坏蛋,把姥爷的腿都打瘸了”。很小的我,就对美国人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渐渐的,我开始上学了,我知道了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小伙伴们在一起都这么玩,大家评“职务”的时候,我对他们说:“告诉你们,我姨夫是连长呢,所以我也应该是连长,我姥爷还和美国打过仗呢。”小伙伴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那你姥爷是什么长啊?”“是。。。。。。是。。。。。。大概是营长把。我不清楚,反正应该是很大很大的官。”“吹牛,一看你就是吹牛!”我狼狈的跑回家,一路上都在后悔我为什么不早点把姥爷到底是什么长的问题整明白。一回到家里,我就问姥爷:“姥爷,你到底是什么长啊?你打仗的时候是什么官?”姥爷笑着对我说:“姥爷呀,那时候什么也不是,姥爷那时侯是一个小兵,首长让干什么姥爷就干什么。”“那你还没有大姨夫官大啊?”“当然了,你大姨夫是官,姥爷那时候是小兵。”姥爷是小兵,姥爷还没有姨夫官大呢。一时之间,我对姥爷失望极了,姥爷,还不如姨夫呢。


在后来,参军我报了名,我去告诉了姥爷,姥爷说::“去把孩子,做个好军人,好战士,给家里争光,你姥姥就是孤儿,她跟着哥哥在军营里长大的,她最喜欢当兵的孩子了。记住,到了部队,别给咱家这快牌子丢脸!”我的目光顺着姥爷的手,落到了那块挂在姥爷家院子门口,写着“伤残军属”的牌子上。


我从部队复员了,回到家,却看到姥爷躺在床上,姥爷中风了,脑溢血,半个身子动不了了,话也说不出了。我的泪水决堤了,我冲迎接我的所有亲人喊叫:“为什么?你们为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握住姥爷的手,爬在他的床前,像个孩子那样,呜呜的哭,认由很多年不曾出来透气的眼泪在我的脸上肆意的落下。


晚上,我问姥姥:“爷爷的腿,到底是怎么回事?”姥姥说,孩子,过去的事情了,很久了,你问这个干什么啊。”在我的坚持下,姥姥告诉了我。。。。。。


许多年前,在一个叫上甘岭的小山头上,有一群坚强的战士,他们面对着装备精良的敌人,冒着敌人的火海战术用血肉之躯抗击着暴军,姥爷,就是他们中间的一员。在一次阵地防守战斗中,通信线缆被炸断,指挥所和阵地失去了联系。战斗进行了一天,7个通信员上去了,再也没有回来。电话线又被炸断了,姥爷上去了,凶残的美军对可疑的后援地带进行炮火封锁,一发炮弹在姥爷的身边爆炸,姥爷的腿上,腰上都受了伤,左手大拇指上半段被弹片削掉了,事后,姥爷被送到了后方医院,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但在他的腿上,有个罪恶的弹片没有取出来,一同留在身体里的,还有腰上的一片。


姥爷走了,是在病床上安静的走了的,我将姥爷送到了火葬场。一个儿时的玩伴跑了出来,对我说:“老爷子的妆我已经补好了,你放心,所有操办的同事都是咱们朋友,老爷子会走的很好的,你看还有什么?”


泪水又一次的涌了出来,我呆呆的看着我的哥们:“等会,在炉子里,把老爷子身上的弹片找到,拿给我……”




仅以此文,怀念我最亲爱,最敬爱的姥爷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