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情缘

大伯 收藏 0 21
导读:铁血情缘

第一章



我14岁时,苏尔兰帝国对我们的祖国不宣而战。与此同时,我国强大的盟友查尔联邦也遭到了进攻。进攻查尔联邦的是苏尔兰帝国的西方盟友基拉尔和亚伦。

我们的祖国,克拉西亚联邦被迫应战。苏尔兰的突然进攻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我国的盟友无暇分身。国土一步步沦丧。


我的父亲是一名军官,在大战开始的第二天便被派往前线了。父亲走后,我和母亲便不断地收听广播。前线战况不佳,父亲所在的集团军已经开始溃败,而右翼的15集团军已经被分割包围。我们已失去了近1/3的国土。不久,在驻地的我们接到了撤退的命令。我和母亲被撤到了首都的军属专用驻地。与此同时,我们也失去了父亲的消息。


另一件不幸的事终于发生了。在极度担忧和劳累之下,母亲患上了重病。不久,母亲与世长辞了。这时我已悲痛得麻木了。瞬间,我成了孤儿。没有了母亲,我不知所措,整天无精打采地坐在屋里,沉默得忘记了食欲。这种日子没有过多久,我便被送进了附近的军事学校。


军校中大多是像我这种人,战争使他们失去了一切。他们誓言要从战争中讨回曾经失去的所有,因此都格外卖命地接受残酷的强化军训。我也在其中。


幸而在苏尔兰人突破我国第一道防线时,国防部就作出了正确的防御决策。虽然一时无力给予敌国有力的反击,但是这也缓冲了敌军的进攻攻势。因而让我们有一定的时间在军校中学习在战争中生存的技能。


然而军校的生活对于每个人都像是一场噩梦。几乎超越人体极限的非人训练让我们这些年轻人几乎承受不了。不过,由于我是高级军官的儿子,多多少少受到了些许优待。


从军校毕业时,我刚17岁。在军校里,我得到了一个称号----“托托拉”,意为不可战胜的人。我很喜欢这个称号,我让这个称号成了我正式的名字,这个名字跟随着我走出了军校,走向了战场。


此时,战况虽有好转,但并没有发生根本上的转变。在我国战场上,我们已成功遏制了苏尔兰人的进攻。但是敌人还是步步紧逼着我们。特别是今夏以来,战斗尤为惨烈。而我国的盟友查尔联邦处境更糟糕。由于基拉尔和亚伦的南北夹攻,查尔联邦即将被切割成两个部分。


9月14日,这是个我永远忘不掉的日子。在这天,我所在的18集团军被调去支援前线的174青年师。我们的驻地是属于西南战区。这里的地形以丘陵为主,有着丰富的矿藏,是我国重要的工业基地之一。


等我们到达战场时,苏尔兰人已攻破我军的外防线,我军只有固守在临时修筑的第二道防线。而我所在的团是驻守西城防线的,这里是敌人的主攻方向。


终于可以面对敌人了。我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


但只有一天,只一天我就不再感到兴奋了。残酷的战争令我清醒了。甚至令我感到害怕,这种从未有过的害怕扼制了所有的兴奋。


每一天里都有数十吨的炮弹倾泻在我们阵地上。炸飞那早已被鲜血染得赤黑的土地。泥土带有一种腥臭的味道,那是死亡的味道。昔日鸟语花香的家园被夷为平地。这块弹丸之地被鲜血浸泡了一次又一次。红了的天,焦了的地,在“隆隆”的行进声中,在“砰啪”的爆炸声中无奈地红了再红,焦了再焦。而轰炸一旦停止,大量的敌人便在坦克的掩护下,向我们发起更猛烈的进攻。


“请求炮火增援!请求炮火增援!!”团长无时无刻不在向上级请求援助。


而我军的炮火在阵地前不远处就炸开了。每一次爆炸,每一次火光地跳动,都能带出一片血肉横飞的场面。赤红的血积满了不少浅浅深深的弹坑。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场面。我只知道这种场面会让人害怕又令人兴奋,让人热血沸腾。


十天了。战况变得越来越糟糕。我们团严重减员,现在能参与战斗的只有不足1/2的人。


第十一天时,情况变得更加糟糕了。敌人凭借强大的空军优势,终于成功地歼灭我们的空军。


一切的不幸由此便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