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四一 突出包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肖顺看着两名民兵向西边匍匐着爬去,不禁用右手又摸了摸别在腰间的匕首,匕首昨天才刚刚磨过,锋利的真可以说是吹毛断刃,这让他的信心更增加了许多。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望了望前面不远处在不停游走的伪军哨兵,心说:“再让你多活一会儿,再过几分钟老子就要了你这汉奸的命!这就是你当汉奸的下场!”

半袋烟的工夫过去了,此时周围的枪声已经停止了,肖顺听见自己左侧梁方启学了几声蝈蝈叫,这声音在静静的夜里传出很远,肖顺知道动手的时刻到了。他又看了看眼前离自己不远的伪军哨兵,这哨兵正端着枪百无聊赖地望着也空,也许正做着什么美梦吧!肖顺无心想其他的,他伏下身,沿着地垄悄悄地向伪军哨兵爬去。

看着离伪军哨兵只差几步远了,这哨兵还在望着天空发呆,肖顺暗道:“该着你死,现在我就送你上西天!”说时迟,那时快,肖顺猛一挺身,匕首已经拔在手里,哨兵刚刚感觉有异,肖顺已经勒住了他的脖子,他想喊,可声音憋在喉咙里发不出,手里端着的步枪掉在了地上。肖顺一发狠,右手里的匕首狠狠地刺进了伪军哨兵的胸口。

就在这时,肖顺就听得自己西侧有人喊道:“谁?干……”声音惊恐害怕,干字也是才喊了一半就断了,肖顺心道:“糟了,被敌人发现了!”他急忙丢下伪军哨兵的尸体,抄起他的步枪,又把他的子弹搜出来,迅速向西边跑去。

这时在更西边有人喊道:“李三儿,怎么回事?你瞎喊什么?”说着,问话的那人端着枪就向这边走来。

刚刚杀死伪军哨兵的两名民兵看见有人走过来就慌了,话也不回就愣愣的站在那里。问话的伪军哨兵看这边不回话,站着的人也由一个变成了两个,心知有异,试着就朝他们的头上打过来一枪。这两名民兵看对方开了枪,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朝着那名伪军哨兵也开了枪。那名伪军哨兵一看这边开了枪,掉头就跑,边跑边喊道:“不好了,八路来啦!八路来啦!”

肖顺看这边开了火,紧跑了几步,跑到两名民兵面前问道:“怎么?被他发现了?”

两名民兵看那名伪军哨兵跑了,羞愧地低下了头。肖顺此时只得安慰他们道:“不要紧,这也不是你们愿意的,准备战斗吧!敌人马上就会攻上来的!”

另一边跟随他们上来的村干部看他们得了手,急忙跑回去招呼老乡们向警戒线外面跑。梁方启听见这边枪声一响,知道战斗就要开始了,连忙吩咐民兵准备战斗。

一时间,上千的老百姓们蜂拥着向警戒线外面跑来,刚开始还有些秩序,到后来就乱了起来,跑的快的使劲向前跑,跑的慢也是急着向前跑,场面顿时混乱起来,各种声音嗡嗡地响起来。周淑芬等村干部一边组织大家不要乱,一边帮助那些跑的慢的人抱孩子、拿东西。

几名党员、积极分子看突破口打开了,双方开了火,不由分说就向两侧己方的阵地跑去。周二蛋也想跑上去帮忙,他媳妇拉着他哭喊道:“你就不管俺们娘儿俩一家老小了吗?”

周二蛋急的嗐了一声,一手拉着他媳妇,一手抱着才满月的小孩子,背着家里的一个大包袱使劲向警戒线外跑去。

这边包围圈里的人还没跑到警戒线边,那面敌人的增援部队已经上来了。鬼子和治安军们一边用机枪拦截着向外跑的群众们,一边对民兵们的阵地发动了进攻。

两面民兵的阻击阵地上本来就都没有几个人,再加上来帮忙的党员和积极分子每边也不过七、八个人,还有两、三个人根本就没有枪,手里只握着把大刀、两颗手榴弹。

肖顺一边对敌人射击着,一边对没有枪的党员道:“赶紧把手榴弹的弦儿全拉出来,等敌人冲近了就用手榴弹炸他们!”这几个人忙就把手榴弹的弦拉了出来准备着。

这时来增援的敌人还不是很多,民兵们勉强应付着。他们心里这个急啊,敌人要是再多了可怎么办啊!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一小队二十多个鬼子骑兵从远处得到消息向这边冲来,他们听着枪声知道这边阻击的人没多少,就放心大胆地冲了过来。

他们很快冲过民兵的阻击阵地,向跑出包围圈的老百姓们杀过去,他们是想把老百姓们全都圈回去,顺便把打阻击的民兵消灭掉。

看见鬼子骑兵挥舞着雪亮的马刀杀上来,老乡们顿时跑乱了,一开始还有的秩序刚才已经乱了一些,这时是全都乱了,他们看着鬼子向南追就向东跑,看见鬼子往东追就向西跑,跑了一个四分五裂。周淑芬等干部拼命呼喊着,可没人再听他们的了。

周二蛋此时抱着孩子、拉着媳妇已经和家人跑散了,和周围几名老乡是不辨东西地使劲跑着,远远地他就听见有鬼子骑兵追上来,急忙回头一看,只有一名鬼子骑兵,忙把孩子向媳妇怀里一塞道:“快跑!”转身就想拦住追他们的鬼子骑兵。

鬼子骑兵本也是想把他们这几个人截回去,没想到周二蛋猛的站住了,这一下他没带住马,就跑过了周二蛋身边,看见周二蛋媳妇跑在最前面,他就想杀一儆百吓唬住后面的人,所以他轻轻一夹战马,那马几步就追上了二蛋媳妇,他连想都没想,举起战刀一刀就劈了下去。这一刀劈的非常狠,斜着肩连同二蛋媳妇带孩子一下子就把两个人劈为了四截。二蛋媳妇连一声“啊”都没喊出来,一下子就摔倒在庄稼地里。这群老百姓就被吓在了那里。

周二蛋本想拦住鬼子骑兵,没想到鬼子骑兵马快,不等他拦就已经跑了过去。他才又转回身来,那鬼子骑兵已经把他媳妇连孩子全劈死了。他心疼地一声大叫,冲着鬼子骑兵不顾死活地扑了上去。

那鬼子骑兵看见有人向他扑来,那情势就是拼命,连忙把手里的战刀又举了起来。就在这时,他旁边一个逃难的小伙子冷不定从身后拎出一根大棒子,瞅冷子一下子猛击在他的后背上,当时就把他打下马来。

这小伙子使的力气太大了,一下子就把鬼子骑兵打的摔到了马下,周二蛋扑上去,疯了似的玩命地掐住鬼子骑兵的喉咙,死命地用着力。

使棒子打下鬼子骑兵的小伙子也是九里店的人,叫向永生,是民兵向永年的亲弟弟,他把鬼子打下来后,看见周二蛋已经扑上去摁住了鬼子,连忙丢下手里的棒子,跑上去捡起鬼子的战刀,对着周二蛋喊道:“二蛋哥,你让开,我劈了他!”

可周二蛋好象没听见似的,仍呀、呀叫着使劲掐着鬼子的脖子不撒手。向永生没办法,想凑上去找个地儿把鬼子刺死。可他凑近一看,那劈死周二蛋媳妇孩子的鬼子骑兵的眼睛都已经被周二蛋掐的冒出了眼框,可周二蛋还是拼命掐着他。

向永生忙上去拉着周二蛋叫道:“二哥,他已经让你掐死了,你快松手吧!”

旁边的众人也忙上来拉劝:“二蛋,快松手吧!咱们得赶紧走,这仗还没打完呢!”

向永生放下手里的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周二蛋的手掰开,把他人扶起来,周二蛋哭的跟泪人似的。大家一边劝着,一边用布把周二蛋媳妇、孩子的尸首包起来,看鬼子骑来的马没跑,大家就把两具尸首搭在了鬼子骑来的马上。

向永生到鬼子的尸体旁把鬼子骑兵用的刀鞘摘下来,把刀插进去挂在了自己的腰间,又把他的马枪取下来看了看,赞叹道:“这小枪真不错,归我了!”

周围的人们看着他在那里忙,忙叫着他道:“永生,快跑吧!你没听这枪声越响越急?咱们还得赶紧跑啊!跑晚了闹不好就得让鬼子捉了去!”

向永生答应着,把鬼子的子弹翻出来,又摘下他的水壶,跟着大家伙儿一手拉着马、一手拉着周二蛋向没有枪声的地方跑去。

肖顺眼看着鬼子骑兵把一部分老乡裹住了,急得就想上去追,一名村干部拦着道:“肖队长,不行,咱们上去就是送死,咱们人太少,鬼子又是骑兵,咱们上去准吃亏!”

肖顺红着眼睛道:“那怎么办?就看着老乡们让敌人抓去?”

这名村干部一边对着冲过来的几名治安军射击着一边道:“咱们得把大多数老乡掩护走,让他们裹去的咱们再想办法,就这么冲上去,人救不回来不说,咱们自己也得搭上!”

这时包围圈里的老乡除了被鬼子骑兵裹去的那一部分,几乎全跑出去了,但民兵们却被敌人粘住撤不下去了,肖顺这边还有两名民兵牺牲,一名积极分子负了伤,所幸他的伤势不重,只是头皮被擦破了点儿。肖顺的脑子飞快地转着:“撤不下去怎么办?村里的党员和民兵可就这么几个了?全牺牲在这里以后的工作怎么办?”

他在这里想着,梁方启带着他那边的人边打边向他这边撤,两下里一碰头,梁方启虎着脸道:“咱们不能在这里被敌人咬住,要撤!要坚决撤下去!”

肖顺道:“敌人咬的这么紧,咱们怎么撤啊?”

梁方启望着从两侧围上来的敌人道:“趁着敌人骑兵还没顾得上咱们,咱们分成两个组交替掩护着撤下去。你带这几个人先撤,俺们在这里掩护!”

肖顺想让梁方启先撤,梁方启道:“先撤后撤有什么区别?互相掩护着赶紧撤!”

肖顺答应了,赶紧率领自己这边的这几个人就向南退。

就在这时,东边冲过来的敌人的南侧翼突然“砰、砰、砰”一连响了几枪,打得敌人分不清是怎么回事,猫着腰冲锋的敌人连忙就趴到了地上。

梁方启一看这是个机会,急忙对民兵、积极分子们喊道:“快撤!有人接应咱们!”十来人顾不得别的,提着枪就向南面跑去。

敌人一看和他们打仗的民兵要跑,忙又站起来想追,那边“砰、砰、砰”又是几枪,两名刚站起来的治安军给打倒了,剩下的人一害怕,全又趴下了。梁方启等人借着这个机会,猫着腰一口气跑出去半里地。

在他们西侧和他们作战的治安军不知道他们已经跑了,继续向东面射击着,东面的治安军以为民兵没跑完,也“叮叮当当”地又打起枪来,双方对射了一会儿,还以为对方来了帮手,打的更起劲儿了。双方面直打了好一阵才知道是自己和自己打起来了。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