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起苏联全国大恐慌的木乃伊[2]

鹏程亿里 收藏 0 16
导读:引起苏联全国大恐慌的木乃伊[2]

……

“赶快去看看!”三个人急忙冲进博物馆,七手八脚的爬完了楼梯,一把推开三楼展览大厅的门。三个人惊呆了:终于,出事了——在展览大厅雪白的灯光照射下,女记者一动不动的倒在距离水晶棺材不远的地上。而她的外套仍旧搭在护栏上面,随着门外面吹进来的夜风轻轻摆动……


2


“出什么事了,”几个人惊慌失措,跑过去扶起女记者,发觉她双眼紧闭面色惨白嘴角渗出鲜血,怎么摇她也不醒,不过幸好脉搏依然在跳动。

“赶紧送医院!”“叫救护车!”“他妈的,怎么搞的?”

门卫和一个陪同手忙脚乱的抬起女记者向楼下跑,另外的一个陪同留下来保护现场。其实,这两个陪同的真实身份是苏联的克格勃,一直以陪同的身份监视着这群外国记者。现在发生意外,而且出事的还是美国的记者,他们后悔不已——自己当时干吗要偷懒呢!按照组织的规定,他们将要受到严厉的惩处!


女记者被送到了医院。陪同把情况报告了上级,莫斯科克格勃的局长感到事态严重,一方面打电话到医院,要求院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醒美国的女记者。另一方面,命令出事的博物馆停止开放,并立即派克格勃人员进行调查。

但是,坏消息接踵而至:女记者陷入深度昏迷状态,医院想尽办法也无法唤醒她,看来凶多吉少;同时,对博物馆的调查也一无所获,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正在克格勃局长苦恼的时候,天亮了,住在旅馆的几十名外国记者发现同伴一夜未归,向陪同人员询问。那个陪同因为出了这事心里正没好气,就很生硬的回答“无可奉告”。记者们被激怒了,于是联名向苏联政府部门提出抗议,要求归还被“绑架”的同伴。否则,就把苏联人无辜扣留记者的事发稿传遍世界。

克格勃局长赶紧派人向记者们解释:“那个女记者是昨夜因为突发心脏病,被送去医院了。现在院方全力正在抢救,所以暂时不允许探视。”好容易安抚了群情激奋的记者们,局长恼羞成怒的命令把两个陪同抓起来,再调精明强干善于言辞的下属去顶替他们的职位。可是纸是终究保不住火的,如果这件事让美国大使知道了的话,她硬要坚持探望病人,苏联方面就不好拦阻了。


“一定要弄清昨天午夜的时候,博物馆里发生了什么事!”局长亲自赶到了医院 ,医院的院领导向他汇报,女记者因为心力衰竭,已经不行了!“她是否受到了什么伤害?”局长擦着汗说。他心里已经下定决心:如果证明是人为,那么要是实在调查不出结果,上级怪罪下来的时候,就先拿博物馆门卫和两个陪同作替罪羊,栽赃说他们三个人谋财害命杀人灭口!!

“没有,我们已经检查过了,她全身上下,外伤内伤都没有。”院领导非常肯定的说。

“ 那就奇怪了,”局长既感到很失望,又不由得感到困惑,“这名记者离开同伴孤身回到博物馆,按照门卫看到她的时间和寻找她的陪同来到博物馆的时间计算,还有根据放在护栏上的外套她没有来得及穿的情况上看,她似乎是一进大厅的门就发生了可怕的事了。她究竟遇见了什么了呢?”


局长来到急救室,穿上急救服戴上口罩,走到里面,亲眼看着救护人员忙来忙去。

“报告,这个病人的血压快没了。”主治医师说。

局长来回走了几步,略微犹豫了一下,命令:“给她注射强心剂!”

一边的大夫和护士都惊呆了,以病人目前这种状态,这么做无疑是马上要病人的命!

“快!马上!这是命令!!”局长发狠道。为了自己的政治生命,他不能糊里糊涂的就这么样让这个女记者死了。无论如何,也要知道问题的答案!


大量的吗啡被注射进女记者的身体里,不一会儿,药物开始起作用了:女记者的身体逐渐开始剧烈的抽搐,她的全身冒出汗来。继而在床上不断的翻滚。她双眼紧闭,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痛苦……

“快!纪录她说下的每一个字!”局长命令身旁的下属。

有个克格勃凑到病床前,把录音机的话筒对着女记者的头部。

这时,从女记者的喉咙里冒出一些奇怪的声音。接着,她开始发出刺耳的尖叫。

虽说当时的时间是午后,但是在场的每个人却不由得觉得周围一下子黑了下来——眼前的情景,似乎女记者的身体里藏进了什么妖魔鬼怪一样的东西,此刻正在尽力的要从她的身体里钻出来。周围的好几个五大三粗的大夫都摁不住她激烈挣扎的身体。“不——不——”她闭眼不断摇头大声喊着,眼中流下泪来。

“终于出声了!快记下来!”局长的眼睛兴奋的放光。


似乎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药物的效力减弱了,女记者的动作逐渐没了力气,声音也逐渐的变低变弱变嘶哑了。最后,成了微弱的呻吟。局长把脑袋尽量的压低,耳朵伸到她的嘴边。

女记者微微的张开嘴,似乎想说些什么。

局长和他的下属全神贯注,生怕漏了一个字。

“…………木……乃伊,走着……走着……”女记者断断续续的说出。

局长和下属面面相觑,两人如坠五里云中,摸不着头脑。

接着,女记者头一歪,再也不出声了。

一个大夫过去量了量她的脉搏,然后看着局长说:“她,已经死了。” “什么‘木乃伊……走着’?莫非是药物作用,女记者产生了幻觉?唉——,唯一的目击者也死了,看来,这个案子要成为无头案啦。”局长感到非常的失望。

他垂头丧气的向领导做了汇报,当场遭到严厉的批评。克格勃的首脑要求他必须24小时内破案,否则对他严惩不贷。


3


第二天,这件事就惊动了苏共中央政治局,甚至引起了赫鲁晓夫本人的重视。原来美国大使不知如何居然知道了消息,她亲自到苏联内务部进行交涉,要求到医院去探望自己国家的公民。苏联方面被搞的很被动,无奈之下,只好宣布女记者因病无效已经死亡。但是又拒不交出女记者的尸体。美国大使提出了强烈的抗议。

同时,在旅馆里的各国记者们接到美国女记者死亡的消息后,都感到太突然了。接着当他们听女记者的同事说死者一向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每年一度的体检也没有听说她有什么心脏上的疾病。记者们炸了锅了,都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一方面,要求苏联政府公布事实真相;另一方面。纷纷向本国发出请求,要求让自己留下来对此事追踪报道:美国的记者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苏联——这可是爆炸性的新闻,记者们怎么可以放弃这个可以让自己升职调薪的大好机会呢?

苏联人焦头烂额,于是更加严厉的要求莫斯科的克格勃和警察局迅速查明案情。但是尽管人们尽了最大的努力,调查的范围已经扩大到博物馆附近方圆四公里的范围了,可是最终的结果还是一无所获。没有人在昨天夜里听见或看见任何可疑的线索。

眼看天就要黑了。克格勃局长命令警察局的一名便衣在博物馆里留守,继续调查线索,有什么情况立即通知他。然后,就疲惫不堪耷拉着脑袋率领其他人员撤离了。


这名便衣在局长走了以后,趁着残存的天光沿着院墙,又把博物馆的院子搜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然后他挨个看了博物馆的其他房间,也都很正常。他来到三楼的陈列木乃伊的大厅,打开灯,不厌其烦的逐个敲了一下地面的地板,没有发现有暗道的迹象。他跨过护栏,打开了水晶棺材,检查检查木乃伊:不过是一具保存很好的干尸罢了。

便衣摇了摇头,从外面搬了把椅子,放进大厅里坐下。

门卫九点巡查大楼时看见他,问:“先生,您不走了吗?”

“今天晚上有任务,明天早上你们记得叫醒我。”便衣打发走了来人,就随手关上了门。他不知道:此刻,死神正在向他走来……


天色完全黑了,一轮明月升起在天空中。喧闹了一天的莫斯科,逐渐的安静下来。马路上的街灯早已经点亮,行人慢慢稀少了。只有偶尔飞驰而过的一辆汽车,打破了周围的宁静,但是很快的,又被黑色的宁静安抚了。

便衣在大厅里表现的很烦躁,心里总有股莫名奇妙的不安。他不停的站起来来回的走动,有几次甚至掀开长长的窗帘,向下面观察,外边一片静悄悄的,只有树影婆娑。

大厅门外的落地大钟,的的达达的走着。在空无一人的大楼里响得特别清晰。

“看来,今天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便衣心里想,低头看看手表,不知不觉的已经十点多了。困倦席卷上来,便衣强忍着吸了几根烟。但是,经过了一整天的忙碌,他现在实在困的不行——不由自主的他闭上了眼睛,垂下脑袋打起了盹儿。

…………

“当当当……”随着门外的大钟敲响的声音,便衣惊醒了,他看看表:十二点了。他不耐烦的吧哒了几下嘴,仍然想继续睡觉。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朦胧中,他听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声音似乎在不远的地方响起……


4


当第二天的黎明来临的时候。历史博物馆的员工照常的打开各个展室的门,当要打开三楼大厅的房门的时候,插进钥匙拧开了门锁,却无论如何也拉不开门。大厅的大门好像被魔法固定住了似的粘结在一块儿。这名员工一下想起了昨天夜里这里发生的凶杀案,一股强烈的恐惧袭上心头,“又出怪事了!!”

他赶紧下楼叫人。好几个大小伙子赶上楼来,肩撞脚踹。厚重的大门被砸的咚咚咚的响,却始终不开。“好像里面被什么东西顶住了,”一个人扒着门缝勉强往屋里面看。

“是什么?”

“看不清,好像是黑乎乎的东西。”

站在一旁的门卫突然想起昨天夜里曾经有一个便衣呆在里面,莫非他现在还在屋里?门卫急道:“有一位先生还在里面呢,快开开门!”

“啊?里面有人?”众人都是一愣。

“是一位便衣先生。喂,先生,请你开开门!”门卫敲着大门,嘴对着门缝冲里面喊。

“难道是里面的人顶住了大门?他为什么要怎么做呢?”外面的人们都很奇怪。

但是,任凭外面喊的再响,屋里面却毫无反应的沉默着……



(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