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历1346年X月27日,乌龙山上阴云笼罩,高耸插天的山峰只留下淡淡的虚影,山风吹拂下,松海如涛。


作为龙之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山寨,乌龙山可是声名显赫的很,也吸引了很多热血澎湃,喜欢刺激冒险的人不远万里前来入伙,所以队伍愈见壮大。小布同志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上的山,俗名‘落草’,作为新人,自然是要负担一些打水扫地,巡山放哨的杂活,所幸小伙子确实有真才实料,没多久,已然官至尖兵连连长,卓有成就。今天,本来应该是注册这个新兵蛋子来执行巡山任务,可是,小布看天气恶劣,出于体恤,就代替他出了任务。


云层越来越低,仿佛一张厚重的大幕遮住了天空后,又再压向大地,空气都显得压抑了很多。小布谨慎的走在山路上,不时关注一下四周,可是风声和松涛将一切声响都淹没了,黑漆漆的背景严重影响了视野。黑暗中,十几条身影悄无声息而又迅捷的掠到山脚,散兵线式展开兜了上来,时而潜伏时而疾行,老练非常。不多时,身影来到山腰路上,分犄角之势隐藏了起来,而小布却一无所知,照旧巡逻在固定的轨道上。时针不停,小布来到了口袋里,潜伏的人暴起突袭,尽管自己有艺业在身,可是被人有心算无心,只伤了一人,就落入了魔掌。


也不知过了多久,灯光闪亮,小布晃晃发沉的脑袋,打量四周。只见几个身材短小精悍的汉子站在面前,皮肤黎黑,正中一把椅子,上面端坐一人,时不时呲牙咧嘴吸口凉气什么的,大腿也不停的哆嗦,跟打摆子差不多。小布虽然不认识这个人,可看这架势就知道,他就是被自己打伤的那个人,匆忙中,他也只出了一招“撩阴腿”而已。就听椅子上的人操着半生不熟的官话:“你的,叫...嘶...叫什么名字?”小布差点笑出来,也不回答,反而眯起眼睛,讥讽到:“什么时候黑齿鱼成人了?还审起你家大爷来了,看来爷爷那一脚踢的轻了哦。”话刚说完,椅子上的那人‘噌’的蹦起来,随后‘嗷’的一嗓子,捂住要害,缩起身子又坐回了椅子上面。小布再也忍不住,仰天大笑‘哈哈......啊!...’,一拳头象榔头一样杵在肚子上,打断了他嚣张的声音。


审问的人换了一个,听着黑齿人唧唧歪歪半天,小布才明白,这帮杂碎原来是在窥视山上的MM,想抓个舌头,问明情况,以便下手。几只苍蝇说着腻味人的半官话,“小布桑,只要你老实招供,金子,美食,美女大大的有,你的明白?”小布两眼望着天,正眼都不看,更不用说别的了,问多了就一句话“老子爷们,想让老子当叛徒,瞎了你们的狗眼,找错人了,你小布大爷不是那块料!” 气的几个黑齿人在屋里滴溜溜直转圈。最后,失去耐心的嚎叫“给他上刑,打,一定要让他招供。”


不一会儿,刑具抬了上来,先是辣椒水,一端上来,屋里就弥漫了一股呛人的辣味,小布的嘴里立马就满是口水,眼睛一顺,心说:“这帮杂碎要给大爷上火锅是咋的?”几个人捏鼻子,那勺就开灌,真辣啊,滚烫的热流流转一圈,小布额头就汗水成溪了,他哇哇大叫,声音宛若杜鹃啼血,当真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心里更是大声的嚷嚷:“舒服,再来点,对,再来点。”起初审讯的人还很得意,很快他们发现,小布压根就不怕辣,叫的挺惨,但中气十足,跟打了兴奋剂一样,这样下去,哪里是审讯啊,简直和上菜没啥区别。


几个家伙头一扎,嘀咕一阵,皮鞭沾凉水,老虎凳...就划拉出来了,一样一样用。要说小布真是好样的,任凭风锤雨打,我自岿然不动,身上伤痕累累,又痒又疼,但一直咬着牙,一声都不吭,不住的自己给自己打气:“扛住,老子是爷们,纯爷们,一定得扛住。不能在黑齿杂碎跟前给龙人丢脸。”神经已经麻木,意识渐渐模糊,只有身体忠实的执行着脑海深处的命令。


花开两朵,说山上,小布丢了,山寨发现后立刻炸了窝,我K,哪个不开眼的敢到山上来打野火。山寨里侦骑四出,小半个时辰,就摸到了线索,你说咋这快,拜托,难道没听说过,听取蛙声一片吗?没有,那你可以去撞墙了。武装力量闻风而动,在护法的率领下呼啸着闪过山林,直扑向百里之外的目标。人多就是力量大,就是好办事,黑齿来的十几人尽管也是精锐,但架不住山上人多,很快就被摆平了,本着贼不走空的精神,土匪窝出来的更不会客气,搜去金银外物,将黑齿人扒光衣服,榨干最后一滴油脂之后,尸体被挂在树上,喂了老鹰。


小布被救回来了,已经昏迷不醒的他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享受着司令待遇,偶尔嘴里会嘟囔一句:“老子爷们,纯爷们。”


什么是爷们?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站起是山,躺下是岭。


纯爷们。


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