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 第七章 女儿泪 第七章 女儿泪 第一节

帝俊缔结 收藏 2 29
导读:《苍狼》 第七章 女儿泪 第七章 女儿泪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暮春时节,虽时时杂有绵绵细雨,但天气明显暖和起来。一大早,曹襄就穿着薄薄的翠色春服,不紧不慢的在未央宫的廊腰缦回间穿梭。他去的方向并不是卫长的寝宫,而是刘彻特意给霍去病养病的偏殿。


自河西一战,朝廷上下,民间内外,莫不震撼,无不欢腾。刘彻更是龙颜大喜,每每上朝,只要及黯等老臣子一唱反调,他就变得特别的飞扬跋扈,总是牛气十足的固执己见。不用说,自是霍去病的这一战为他撑了腰,长了脸。他大手笔的赏赐霍去病及随他出征的士兵。按说来,霍去病的这一战,虽俘虏了匈奴浑邪王的王子及相国、都尉等官员,还掳获了休屠王的祭天金人,但他在歼敌八千九百六十人的同时,己方的伤亡也非常高——数目已达到了七千余人。单就这样的结果来看,霍去病不过是典型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末流将领,又何以值得诺大的汉朝子民上下皆为之骄傲呢?个中理由很简单。这是大汉立国八十一年来,汉军在与匈奴人正面鏖战的情况下,第一次获胜!而且是以少胜多,胜者还是一群六日穿五国,横扫匈奴心腹重地的疲惫之卒!在这之前,大将军卫青给了汉朝子民战胜匈奴人的勇气;现在,骠骑将军霍去病则在抗击匈奴的天平上加了一个最重要的砝码——信心!他明明白白的告诉天下:从此以往,汉家儿郎不仅可以打正面战、近战、血战;他的骠骑军,更可以无坚不摧,无往不利!因而当骠骑将军搬师回朝,还未到长安时,那些已得知确切军报的民众,全都扶老携幼,自发的到郊外去迎接。这样的盛况,过去只在博望侯张褰出使西域回来时发生过。现如今,纯朴的百姓把这一荣誉献给了骠骑将军霍去病。


当时,白雪和细雨携手齐来,看着破甲烂衫的汉军走过官道,民众都流下泪来——就在十余天前,他们也是这样欢送子弟兵出征。如今,人虽还是那人,只是数目已减了许多,遥想战场的酷烈,民众怎不揪心,动心。马头上,赵破奴自豪是肯定的,但想起十余天前的景况,忆起死难的兄弟,不由得鼻子酸楚。他忙掉转头,看往官道旁的柳树。记得出发前,这柳树已爆新芽,一派清新的气象;今日回来,那抽出细叶的枝条,却满面衰苦的在寒风苦雨里挣扎。赵破奴大字不识几个,从来不似那些酸溜溜的文人,看到芥末小景就会大发感慨;但今儿,瞅着那些柳条,不免有些触景生情。就这当儿,他仿佛听到骠骑将军诺诺自语。忙侧耳倾听,只听得这么几句: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啥意思呢?赵破奴不明白。其实,骠骑将军嘴里吟的句子是来自《诗经,采薇》里的半截诗歌,其大意就跟他刚才的感受相类。可怜赵破奴不知其意,他伸长脖子,从侧面瞟见将军惨白如雪的脸之后,他关心的方向马上发生转变:将军不会有事吧?早先,考虑到骠骑将军失血过多,身子虚弱,不能再受颠簸,他和路德博将军便建议冠军侯乘马车回来,却被将军一口回绝。冠军侯当时曰:“从来只见骑在马上的将军,还没见过躺在车内的主帅。鹰击司马,你要现眼,你就领着走不动的弟兄躺上去,我不陪你丢这个脸!”


就这样,骠骑将军硬撑着骑在高头大马上。他的脸颊固然是消瘦,他的军队固然是军甲破败,但是在他们的昂首阔步里,你分明能感觉到那种就是血战到死,也绝不退缩的咄咄逼人的气势。待到拜见君王,霍去病为他的骄傲付出了代价,就在他跪下给天子行礼时,再也撑不住了,又晕了过去。当时大殿忙乱,人进人出,声高气低,好好的一场赏功会,只能草草收场,改作它日再论。霍去病其实也没什么大伤,不过是背部被砍了一刀,幸有铠甲护着,伤不甚深,又兼之在陇西治疗处理,已无大碍。只是他后来没得时间好生调养,回京途中,伤口再度裂开,故尔才再度晕迷。然刘彻关爱非常,一语定去留,霍去病就这样给送进内宫静养,由着一群太医摆弄。


这会,曹襄就是来陪霍去病说话解闷的。他还没跨过门槛,就看见霍去病斜躺在软榻上,正对着窗外的光线摆弄小玩意。曹襄便笑着进来:“看什么呢?”


听到曹襄的声音,霍去病忙支起身体,高兴的说:“大哥,你总算来啦,闷死我了。”


曹襄沿榻坐下,一面接过宫女献上的香茗,一面说:“有什么闷的?自你回来,整整半个月里,你在宫里好吃好喝,好玩好耍。你那一家子,我这一家子,哪个不是一天三回五回的来瞧你?还有陛下,一散朝,就奔你这来;他若是上朝去,不还有各宫的娘娘姐妹们来问寒问暖么,你闷什么?”


霍去病复躺榻上,闷闷的道:“可我不自由。略动一动,不是这个劝,就是那个拦。现在是一看到未央宫的天空,我就郁闷。”


曹襄哼了一声,冷笑道:“你怕是看到某人的脸色而郁闷吧?”


霍去病没答理,他翻个身,背对曹襄。曹襄瞟一眼附近的宫女,见她们都双晕羞红,含情脉脉的偷窥这边,不由得兀自叹气曰:“你这小子,都快把未央宫的瓦片全掀过来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瞧瞧各宫的宫女,打破了脑袋都想来服侍你;成日里有事没事,宁愿多走弯路也要打你寝宫门前过一过——你呀,再没分寸些,又要惹卫长伤心了。”


霍去病脸对着墙,依然没说话,他似听非听,只是继续把玩手里的小玩意。曹襄说的这个情况确实有,但与他霍去病有什么相干?他又不是狂蜂浪碟,他不招惹别人,可备不住别人思念他呀!曹襄平日里最了解他的为人,今儿却说酸话,肯定是又在卫长那边吃了闭门羹。于是,霍去病不去理他。曹襄见霍去病无语,便扭过头来,趁霍去病不备,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小玩意。霍去病忙一骨碌爬起来:“大哥,快还我。”


曹襄早就退得远远的,正像模像样的欣赏。这其实只是一件极其廉价的吊坠,尤其是那坠儿,就是一颗普普通通的小石子。但从小石子被打磨得十分光洁的外表及红绳上细巧精致的配花来看,做这坠链的人是十分的尽心,当是女子无疑。且小石子的正反两面还各刻着两字,分别为“祈求”“平安”。曹襄心一动,笑曰:“好小子,从实招来。说,这是哪个相好的娘子给的?”


霍去病瞪着眼:“大哥,说什么呢!这是花梗临死前给我的。”


听霍去病如此说,曹襄自知失言。过去,霍去病常带花梗到平阳侯府,曹襄对他印象颇深,想到他已战死,不由得心思沉重。他缓缓走过来,把吊坠还给霍去病,惆怅的道:“唉,可惜了这孩子。可惜了这做坠子的人。”


霍去病接过吊坠,他也默默沉思。待到曹襄再次坐下时,他拿定主意,道:“大哥,你的马车就停在宫外吧?”


曹襄眉毛一动:“怎么,又想拉我下水,偷偷出宫啊?”


霍去病像个孩子般天真的笑了,他的那点心思,全在他的笑容里表露无遗。曹襄别过脸,就是不看他:“陛下的话就搁在那儿,谁敢助你捣蛋,谁就吃罪。我啊,也没法子啦。”


霍去病往前挪了挪身子,他将头靠在曹襄的肩上,嘴里小声的嘟哝:“大哥,你帮不帮?”曹襄一听这话就觉得不妙,他待要跳起来,却觉得腰间麻麻的酸痒。他自来最怕别人挠他,不由得手足乱舞,往下一倒,霍去病趁势骑在他身上加倍挠痒痒。曹襄笑得快岔了气,最后只好求饶。霍去病达到目的,才罢手,却觉得全身无力,便瘫软在一旁。曹襄爬起来,爱怜的责备他:“瞧你疯的!自己的身子都没大好,瞎折腾什么呀!”


霍去病躺在榻上,固执的看着曹襄:“大哥,我想出去。”


曹襄本是要一口拒绝的,却见霍去病可怜兮兮的仰望着他。那向来灿烂的脸,今苍白如素缟;尤其是那眼,半点锋芒都没有,温润得似涧间春水,幽幽渺渺,说不尽的寂寞。曹襄由不得心软:他从来都视霍去病为弟弟,凡事都让着去病。今儿这么个小小的要求,他能不依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