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七十一章 谈判女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简晶人瘦,好动,听到敲门声,几步走到门前,拉开了门。

“啊——”先是一声惊呼,随后嘣出两个字,“仙女!”接着又是“啊!”的一声惊呼。

门口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在前。

女的秀发披肩,黛眉如柳,睫毛细长整齐,面如红玉,肤若凝脂,毛发每一处细节都处理得精致到位。外套一件雪白的貂皮大衣,气质高雅,美得不似人间女子。

身后的那个男人,形体粗壮,眼中精光如电。门一开,便扫了房中一眼,这一眼让简晶感觉像是被狼盯住。惊呼了一声。

前面的那个是极品美女,后面的那个是野兽,典型的美女与野兽。

“你们……你们……”看到美女的极度兴奋和看到野兽时的极度紧张,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震撼何其强大,简晶结结巴巴说话不清。

“你好!”门口美女微微一笑,百媚顿生,“我是吞日公司的李慧娟!”说话间将粉红细嫩的右手,伸到简晶面前。

简晶话虽结巴,但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双手狠狠的在衣服上蹭了蹭,伸了过去,将李娟慧的小手像汉堡似的夹在双手之中。柔嫩细滑的感觉,触电似的传遍全身。

“请放开我的手好吗?”简晶忘了握手之后要松开。李慧娟见状也不恼,轻轻的说了句。自从有了钱,精心打扮之后,她的美丽级数一下子上升了两个档次,在美女众多的北商如黑马般的窜出,一下子就串到了第一位!仿佛一夜之间身边的男生就全都变成了猪哥。看多了猪哥,李慧娟对他们失礼的忍耐能力也就上升了很多。

“啊,对不起,对不起!”简晶连声说对不起,跳开了去。

照计划,联众公司是首批要收购的公司之一。龙居士本想自己亲自去一趟,但一直被事情缠着脱不开身。正巧在金太阳救了李慧娟,三天后返回北商,她学的是市场营销专业,收购北京各公司的事就交给了她。怕她遇到危险,同时也为了方便她出门,便给她买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力,并配上保镖兼司机。这保镖来头不小,据说在中南海干过,又是杨司令介绍的人,根底清白。

龙居士知道“鲍岳桥、简晶、王建华”这网络三剑客都是搞技术出生,不崇拜钱,崇拜技术,便和他们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算是炫耀一下技术。用新编制的远程控制程序,抢了鲍岳桥电脑的控制权。又通过手机和李慧娟约好时间,这才有了那神话般精确的倒数计时。李慧娟在前,龙居士在后面遥控,两者搭配天衣无缝,分秒不差。

这个远程控制软件,在龙居士的眼中不过是一个很小的程序,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在鲍岳桥、王建华两人眼中,这软件非常的了不起。能够轻而易举的突破对方的防火墙,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相当于取得了网络霸主的地位。网络上胜者通吃,只要能保有这霸主地位,那么网络上的财富,尽归其所有。

“嘻嘻,您就是鲍岳桥吧。久闻您的大名!”李慧娟对着那位仍在电脑前摆弄,三十多岁就“聪明绝顶”了的人问道。

鲍岳桥闻到一阵香风,抬眼望去,一名绝代佳人近在咫尺。失神片刻。

“能借您的电脑一用吗?我们吞日公司的董事长想和您直接谈谈!”

用电脑直接谈?鲍岳桥在惊骇中让开电脑。98年时,语音软件知道的人还很少,再加上带宽的限制,几乎没人用。简晶见李慧娟的细长的纤指,如嫩姜一样,粉红。又见键盘太脏,怕弄脏了她的手指,用袖子急急擦了一下。顺带着将电脑屏幕也擦了擦。然后不好意思的红着脸看着她。

李慧娟坐下,在电脑上输入www.tunri.com一按回车,一条金色巨龙张开血盆大嘴劈头盖脸的迎面扑来,这条巨龙张牙舞爪,威风凛凛,将围观的三剑客吓了一跳。三秒钟之后,巨龙隐去,漂亮的网站首页展示在众人面前。

李慧娟输入自己的帐号密码,敲击回车一登陆,界面一转,变成了粉红体贴的女性界面。在软件那一栏中,点击下载吞日语音软件。三人都是搞技术出身,都注意到这个软件很小,仅几百K,以他们的专线带宽,仅几秒钟就下载完毕。

“好了!”李慧娟冲着电脑喊了一句:“董事长,网络三剑客都在这!”

“李小姐,怎么没见你安装啊!?”鲍岳桥惊问。

“呵呵,你的问题,我回答!”电脑音箱中突然有人说话。

“啊——”鲍、简、王齐声惊呼。三人全没心理准备,被这句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

“为了方便用户,本公司开发的软件全都是一键安装!有的甚至全自动安装,比如这个吞日语音。”

“这样做的确是方便了用户,但是你如何知道用户喜欢将软件安装在哪个盘呢?”鲍岳桥问道。

“我公司的软件全都附加了一个小小的智能安装程序,它可以自动判断磁盘空间的大小,也可以通过追踪用户以前同类软件的安装路径进行安装!”

“这个程序如何做?”

“呵呵,如果你加入吞日公司,我就告诉你!”

鲍岳桥短暂沉默。

“吞日公司?龙居士?”简晶仿佛想起了什么,急问道:“那块‘日货与狗不得入内’的石碑是不是贵公司的杰作?”

“呵呵,那只是我公司立的公司训,谈不上杰作!”

“立这样的石碑不怕日本抗议吗?”

“如果抗议有效,还用军队做什么?”

“哈哈……”网络两端的龙居士和简晶大笑。

“不知贵公司打算出多少钱,收购联众?”鲍岳桥问。

“三位前辈!我看中的并非联众,而是三位的才能。至于多少钱的问题,由李慧娟全权代表本公司与各位商议俱体事项!呵呵!”二声笑完,一张大笑着的龙居士照片便猛的出现占满了整个屏幕。笑脸旁还有“再见”两字。

李慧娟朱唇轻启,吐气如兰,问道:“不知你们愿意多少钱出售贵公司?”

“五百万!”简晶心直口快,想也不想的回答道。话一出口,见李慧娟仍不动声色的望着自己,心虚了,又赶紧改口道:“一百万!”。

其实此时的联众,同时在线人数最多不超过一千人,全公司的资产也就一台电脑,一套软件。而这套软件,别人要做的话,花几个月的时间也可以拿出来。如果叫龙居士这样的狂人去写,三天就可以写出一个。所以其公司现在价值很小,有价值都是在将来。或者说其价值全在三个人身上。三人都是网络上的领军人物,每个都是一座金库。

简晶见李慧娟仍然不动声色,又想往下减价,在一旁的鲍岳桥忽然插话道:“一百万不能再少了!并且这一百万只能购买本公司百分之七十的股权!”

“嘻嘻,三位前辈太小看自己的公司的前途了!”李慧娟嫣然一笑,纯洁无瑕,让三人又失神片刻。

“你的意思是?”

“吞日公司出资五百万!购买贵公司百分之百的股权!如果贵公司三位创始人愿意加入吞日公司,那么每人将获得本公司奖励的联众业务股百分之十的干股分红。”

收购价一下子提到了五百万,这让三人大喜过望。简晶,王建华两人拍掌叫好。鲍岳桥心细,皱着眉头问道:“干股分红是什么意思?”

李慧娟道:“干股是虚拟股权,如果赢利将按干股的多少进行分红,而股票仍归吞日公司所有。如果享有干股分红权的人一旦离开,分红权自动消失。”

“照这么说,联众公司完全归吞日所有!?”鲍岳桥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对!”李慧娟干净利落的回答。

简晶见鲍岳桥犹豫不决,劝道:“大哥,不论怎样,五百万先到了手,愿走愿留,全都志愿。有什么好担心的!”

“大哥!”王建华显然也是赞成出售。

二比一,鲍岳桥无奈的点点头。

“哈哈!祝我们合作愉快!”电脑音箱中忽然传出龙居士的大笑声,原来他一直没走,正听着呢。“我代表吞日公司欢迎各位。三位前辈到来本公司将如虎添翼,并且联众将仍由三位管理!”

三人忽听大笑,又被吓了一跳,神出鬼没的,像是无所不在的神一样。好在那个吞日语音软件是点击后安装,如果像远程控制那个软件一样,进行侵入安装,那么,通过电脑,可以在全球范围内,窍听任何人的谈话了,比007厉害一万倍。

事实上,龙居士已将这吞日语音殖入了侵入程序,然后随便找了个IP发了过去。没想到音箱里传出一对男女粗重的呼吸声,然后又听到两人一人说了一句话,是日语,龙居士不懂。便录下,叫和子过来翻译。

和子听完,涨红了脸,吱吱唔唔半天,却不肯说过明白。

龙居士看到和子这幅样子,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这二句话一定是男女的情话,和子不好意思翻译出来。但他很坏,喜欢看到和子羞涩的样子,便将她抱在怀中,引诱道:“悄悄的和老公说就行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在自己心爱的男人怀中,还有什么样的情话不能说出来呢?和子再无顾虑,在龙居士的耳边小声的翻译道,这是日本兄妹两人的谈话。

妹妹:哥,你比爸爸厉害!哥哥:嗯,妈妈也是这么说的。“啊——”

龙居士原本以为这二句无非是两个情人,说的“你爱我,我爱你”之类的情话,没想到,竟是两兄妹乱伦,一家人胡搞。这还只是随机偷听到的,如果有心去听,真不知会听到一些什么。估计奶孙交、人兽交、人物交,这样传说中的事情也会常常听到。

早就听说日本是极度乱伦的野兽之国,但没想到竟无耻乱伦到了这个地步。饶是龙居士神经粗壮,也惊呼了一声。

网线的另一头,三剑客先是被龙居士搞得几惊几咋,心神不定,又被李慧娟尽施美女魅力,迷得神魂颠倒,所以会谈很顺利,一些需要几个月才能敲定的细则二个小时就搞定。然后李慧娟拿出一份打印好的合同给三位签。

三人一阅又是巨惊,因为合同上定下的细节和双方达成的协议完全一致。换句话来说,三人几经努力争取到的条件完全是对方的算计之中,或者说整个谈判过程全都在瞎费功夫,又或者说整过会谈过程全在对方的控制之下。

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啊!

鲍岳桥从心底冒出了一个新名词——谈判女神。

签好字,三个不约而同的送李慧娟离去。登车之际,李慧娟见王建华一直表现反常,谈判时他两眼望着自己默不作声,签字时他第一个签,出门时他第一个送,临上车了他低着头吱吱唔唔想说什么又不敢说出来。好奇心起,问道:“王大哥,今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有什么话要跟小妹说吗?”

王建华抬起头,见李慧娟笑意盈盈,眼中充满鼓励。终于鼓起勇气,问道:

“你……你……有男朋友吗?”

“嘻嘻,你猜啊。王大哥,还有鲍大哥,简大哥,小妹走了,拜拜!”上车之后又是回眸一笑。法拉力轻烟冒出,如飞而去。

那最后的回眸一笑如石雕般刻在三人心头,三剑客成为三呆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