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三集折美记 28、平复

zyzhy678 收藏 18 47
导读: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三集折美记 28、平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南苑公园,管理处三层小楼就是吴浩的秘密指挥所。

烟雾弥漫了一楼的办公室,房间里面渭集着几个高级军官,这可是吴浩的家底,军区参谋长何可权中将,副参谋长吉平少将,政治部副主任周经文少将,后勤部副主任任德生少将。。。

为了保持电信静默而不被对方侦测到通讯和位置,吴浩3天前就已经命令废弃使用无线电和明码电话,代之以卫星电话的密码短消息传递命令,团营以上级别的政委教导员在前天就被强令集中到各师部参加“风纪学习研讨会”,情况还算好,到现在为止主要部队基本还过得去,各主官也能控制部队。

吴浩则坐在正中闭目养神,虽然他自己心里面比下面小声议论着的下属们还要着急。

但是,不利的消息正在一个一个传来,还没有正式开始,对方就已经抢先发布了演习公告,这表明中央已经下了最后的决心准备以武力来镇压了。

自己这里肯定有内鬼,是谁呢?一个一个的名字和面容从眼前划过,不会啊,不论是哪一个知道绝密计划的都是自己的亲自提拔的多年老部下,跟随自己好多年了,嗯~~还是先想现在应该怎么办吧?

观察哨发回来的情况表明城里卫戍部队已经严阵以待,大量守备部队也被动员起来防守在各个要道上;45军两个师从怀来和涿洲全速向城南扑来,第97师从廊坊正在向丰台开进,第19师也从密云越过城区迂回右翼准备配合第97师;而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武装直升机也被派遣出来。随着增援的到来,随着空军和陆航的加入,看来,失败已经不可避免。

已经21点35分了,随着临界点的步步临近,会议室里面的气氛愈来愈紧张。

此刻,第39军军长高尚军少将比谁都还要焦燥,3年副军长,3年军长,漫长的33年军队生涯才混了个少将而已,57了,就算没有今天这事的话最多还可以再干两年而已,不过恐怕也就是个少将到头了。可~~自个当这个军长容易吗?外人看着是风光无限,心里的苦只有自己才知道。这几年钱到也挣了不少,可~~多数已经孝敬司令和上下打点去了,哎,本以为可以搭上司令和贺主任这两艘大船,谁知道。。。看来是要一败涂地了,人家已经四面包围过来了,还他妈的想什么呢?

想想家里的存款,再想想老婆儿子,哎,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师长军长干得好好的~~~~~活该,真是活该,谁叫他妈的还异想天开地想当个上将总参谋长什么的呢??人家会怎么对待自己呢?反正,不外乎就是监狱、枪毙、抄家。。。想到这里,高尚军不自然地打了冷战,内心里不由得羡慕起那些早就把儿女送出国的同伙们来。

“司令,出事了~~”39军参谋长沈学万大校从外面跑了进来“情报员报告,188师~~牛军长~~完了”话说完把卫星电话朝桌子上一摔,蹲在地上“呜~~”地嚎淘大哭起来,牛元山虽然处处压着他一头,但是作为军校老同学感情毕竟还是比较深的,两人一起参军,一起入军校,一起回老部队,同时当团长。。。

“哭什么!还是个男人吗?你~~看看是什么?”吴浩敲了敲桌子,又对何可权吩咐道。

何可权把手机拿过来熟练地摆弄起来,轻轻读着:“21点18分,丰台发生激烈战斗,10分钟结束,大部队已开始撤离军营,向内环方向开进。军营已被封锁无法靠近,具体情况不详。”

“什么?10分钟,才10分钟,188师就完了?”高尚军惊讶地问,嘴巴还没有合拢。

“这还有一条,开向内环方向的部队可能是197团和特反支队的部队。”

“特反支队?怪不得呢~~~”

“他妈的,咱北京出去的兵还出来打老子?这些兵也真他妈不是些东西!熊浩新,我日你老老!”

“吵什么!”吴浩猛然站起来,右手抓住茶杯口一拍桌子“匡当”一声,茶杯摇晃着倒在桌上,正在议论的军官们马上闭上嘴巴转头望着司令。

“闹什么,人家还没有来收尸,你们就开始叫丧啦?”吴浩面色铁青哼了一声,甩掉手上的茶叶,对参谋长命令:“行动立即提前,改变方案,部队马上靠拢集中突击中南海~~~我们马上撤离这里,再通知贺主任一声”,话没说完,人已经朝屋外走去。

得到命令的军官们慌乱起来,纷纷跟上司令准备转移。

“零~~~”政治部副主任周经文手里面的电话响了起来,走到门口的吴浩和其他人都转身奇怪地看着他。

周经文在众人那可以杀死人的眼神中哆索着打开了电话“喂,找谁?嗯,好”周经文两手战抖着把电话递了过来:“司令~~~是总~~赵~~~总参谋长电话,找你的”

“哼!等会跟你算!”吴浩接过电话,理了下嗓子“哈,是赵总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嗯,哎呀,我现在是头疼脑花的,啊~~是这样啊,好,请等一下”吴浩用手比划外面,任德生领会了上司的想法,马上跑出屋子站在前面的水泥地上准备往四处看。

刹那间,屋外强烈的光线四起,大量的探照灯从四周射过来,将整个小楼全部笼罩在光拄里面,远处不停地响起了枪栓声,周围的几栋房屋也打开大灯,房顶上,地上都趴满了士兵,灯光下,乌黑的枪口对准了百多米外小楼。

“司令,司令,我们被包围了,怎么办?”任德生溜回了屋子里。

手下的其余几个军官急忙拔出手枪,关上大门,靠在墙壁上,隔壁的二十余个警卫员有的从内门跑了过来,有的就地把95式自动步枪架在窗口上。

“没用的,我们已经跑不了”吴浩撩起窗帘看了看,后面同样是大灯照射,一些士兵在朦胧的光线中甚至架设起了反坦克炮。转身看见正躲藏在墙角的周经文,吴浩一股无名火从心头串升起来:“你他妈的还在这里待着做什么?还不去找你的赵总参谋长?啊?明天你就是军长、副司令啦,可就是中将啦”

“司令~~~司令,不是我,我没有出卖你啊,我真的没有”,周经文扑通地跪在了地上又往前几步抱住吴浩的大腿:“司令,你相信我啊,我没有出卖你啊”

“没有?你没有出卖司令?电话是~~~谁告诉他们的?他们又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高尚军转过枪口,“去死吧,你这个叛徒!”

。。。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给你们3分钟时间,全部把手放在头上,一个一个出来”高音喇叭播放着最后通牒。

何可权大喊:“喂,外面的人听着,我们是北京军区司令部的,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听到这里,熊浩新对正在地头抽烟的张羽说道:“还不回答他们?”

张羽苦笑了一下招下手,旁边的一个中尉大声回答:“我们是特反支队的”

“你们~~~是谁命令你们的?”声音明显地发生了变化。

“少废话!还有2分钟,再不出来就不客气了”

吴浩紧咬嘴唇闭上眼睛靠在墙上,旋即又挣开通红的两眼,捡起地上的卫星电话拨了回去。

“我们头~~~正在和你们赵总参谋长通电话,你们等着”何可权知趣地大声地叫着。

接到吴浩回过来的电话,赵志刚总长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轻松地将电话接通,听筒里面传来了那十分熟悉的声音:“喂,赵总吗~~~现在,我们~~~老兄弟俩~~~~再谈谈?”

“好啊,主席已经授权给我,只要你放弃,咋们都好说~~”,一边回答一边示意王冀生上将命令特反队暂时继续围困等候总部最后的命令。

。。。

“哼,想拖时间,还在等谁来救他们吗?”二营长咕囔了一句,却被政委狠狠地瞪了一眼,吓得他马上闭嘴,躲到一边去了。

张羽黯然失色地抬起头来用脚将烟头使劲踩灭,拿过中尉手里面的话筒:“里面的人听着,我是特反支队支队长张羽,按照中央军事委员会命令,你们必须在21点50分投降,否则后果自负。”

“好吧,你们都走吧,他们已经同意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你们都走吧~~~”,失魂落魄地坐在墙边上,吴浩无力地挥动了下手,帽沿外露出的几缕白发在灯光下瞬间显得异常的刺眼。

高尚军大步上前单腿跪在地上,两手抓住司令的肩膀乞求着:“不,司令,我们还有部队,还有贺主任,我们出去就什么都没了~~~”

“不,已经没用了,25师投降了,22师正在交火,贺楚国?哼~~9点1刻就跑了,剩下的守备队早他妈的就投降了,已经输了何必还要再多搭几条人命呢~~走吧,都走吧”

“司令,我们~~还有支持你的190师,还有24师,再拼一下,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啊,司令,我去命令190师现在就行动,就是吃掉老子也要涨死他几个!”高尚军大叫着,转身拿起电话急切地拨弄着。

“呯~”

高尚军感觉身体猛然一震,电话也掉在了地上,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低头看见自己的胸口被子弹从后面击穿,两道血箭刹那间从创口喷射而出打在门上、地上。。。

他不相信是被自己爱戴和尊敬的司令打的,艰难地扭过头来。“他们都可以活,你不行~~就算~~你没杀周经文,他们也不会放过你的,谁叫你平时~~不结好缘呢。”吴浩轻轻地将高尚军那还圆睁的眼睛抹下,声音象是在教训小学生的女教师一样轻柔。

“喂,周师长吗?我是吴浩,我现在命令你们190师立即放下武器,向对面的卫戍区投降,啊~~一切都结束了,通知24师也一样,对!马上!就是我的命令!”这时候的声音又回到了指挥一个大军区的司令应有的威严和不可更改。

坐回地上,吴浩摸索出一支烟,何可权马上掏出打火机给司令点上。

吴浩“呼”地长长地吐出了烟子:“嗯,你们都出去吧,我没事,都去吧”

这时候,听到枪声的特反支队士兵已经快速地冲过了百多米的草地,头前的十几个在中尉的带领下跑到了门口的水泥地上,一个士兵“碰”的一声撞开了大门,中尉大喊了一声:“都不许动”

乘着军官和警卫员的注意力都被中尉吸引了过去,吴浩麻利地将枪口含在嘴里,抬头看了一眼特反支队的士兵,却发现并没有张羽的身影,轻轻地叹了口气失望地闭上眼睛,扣动了扳机。

。。。

“难道,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吗?”高桥豚子阴沉着脸,本来以为支那人至少应该打个两三天的,可,最后兵变还没有真正发动就被扑灭了。

可惜,真可惜,多么好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哎~~~,转身对面前两个情报员吩咐道:“哼~~~我不相信,他们永远都会有这么好的运气!杨桑,你回去继续潜伏,小野君,请马上报告国内,就说我~~建议,暂时中止Z方案,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大日本~~还没有到和支那人最后决战的时刻”

“嗨!”

。。。

随着190装甲师和24师的缴械,酝酿许久的兵变很快就烟消云散,除贺楚国利用控制的情报系统提前获得消息抢在中央动手前化装潜逃并最终辗转溜到美国外,其余兵变骨干分子均先后被捕或身亡,其中,吴浩自杀,高尚军、周经文被杀,何可权、任德生、牛元山等高级军官被捕,其余诸如22、24、25、190师师长等37名参与未遂叛乱的中级军官或投降或被捕。整个未遂事变中,总共死亡军人325人,受伤1391人,平民死亡1人,受伤14人,合计损失财产约52亿人民币。

经过紧张的现场清理,2009年6月2日上午9点半,中央扩大会议按时在龙盾系统召开,没有任何的悬念,以甄汉文、张玉华为代表的分裂罪行被清算,其余5名中央委员也被清理出中央委员会。

到6月5日,中央委员会以绝大多数通过了中纪委拟定的《关于对甄汉文、张玉华等反党集团企图分裂党和国家的阴谋活动的调查报告》及由中央军事委员提交〈关于对贺楚国、吴浩阴谋策划和组织6、1未遂事件的调查报告〉,文件列举了大量的证人、证言、录像、录音及视频证明四人自2008年7月以来互相勾结夺取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一系列阴谋活动,以及阴谋败露后又企图发动反革命兵变来达到这一无耻目的的罪恶行径。

最后,中央委员会通过决议,撤销了甄汉文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职务;撤销张玉华政治局委员职务;撤销甄汉文为首的7人中央委员职务并宣布对上述7人继续进行隔离审查。同时,撤销贺楚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职务并开除党籍,撤销吴浩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职务并开除党籍。

中央军事委员会随后通过了一系列的人事命令,褫夺贺楚国、吴浩两人的上将军衔,开除军籍;原北京军区副参谋长吉平少将被晋升中将并代理北京军区参谋长、原197团团长黄锐上校晋升为第188师大校师长;原军事情报局局长胡先军中将因有重大立功表现最终被褫夺军衔强制退役;冉隆峻是唯一没有被追究责任的叛乱军官,当然,2年以后他就以上校军衔退役了;其余叛乱军官最后均被判处了8年1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首要分子如何可权、任德生被判无期徒刑,牛元山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但最后没有一个人被处决。

整个的清算一直到2个月后中日战争爆发为止,其间,3名省级、5名副省级、29名厅局级官员在随后的行动中被捕或拘留,给华夏政坛带来了巨大的震动和持续的阵痛。

“这~~~难道~~就是我们所需要的吗?”

站在龙盾系统外,当看见甄汉文那照旧桀傲不训的样子,张玉华还有其他几名前中央委员低着头丧气地被中央警卫师官兵押解着离开,张羽轻轻地询问即将正式就任卫戍区代理司令的熊浩新。

中将心情看来比较好,顺口就侃侃而谈:“其实,政治就是这样,一切都不过是胜者为王罢了,他们的计划你看了没有,相比之下,中央对他们的处理简直是无比的宽大。

这次最大功劳的就是吉平、你和黄锐,不过,你现在的状态~~~哎,要我怎么说你呀~~~军事上没的说,政治上还这么不成熟!按照原定方案,特反支队将正式扩编为第9特别反应师,部队建制将被完全打散平均编为4个团,为以后扩编4个特反师打基础。别以为到时候你就可以顺利当上这个军长,哼,我走了以后,肯定要再给你派个政委来,看你以后怎么办”

“别介,以后别说我张羽,就是我们特反队可就全靠您来照应呢,北京卫戍区司令,随便关照一下我们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嘿黑~~谁叫你是我的搭档啊。先别说其他的,以后得叫熊司令,但是明天你才正式就任呢,今天~~~还是我们支队的政委啊,是不是啊,你们说政委~~今天该不该在丰泽圆请我们一顿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