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0/


第十六章 拜战之子



我带着血魔慢慢的朝拜战会馆走去,血魔看着周围的人类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小狗,这么快就感到饥饿了么?谁让你刚才不吃掉我给你的食物的?”血魔幽怨的看着我低声“呜呜”的叫着,显然他还没有适应人类的食物,“来,宝贝我给你点好东西,张开嘴。”我从怀中掏出时空瓶,打开盖子把里面的液体倒入了血魔的口中,显然血液的味道很合它的口味,血魔高兴的喝着鲜美的食物,嗓子里欢快的发出呼噜的声音。



看到它的肚子慢慢的隆起我知道不能喂得太多,等会说不定会有什么测试,吃的太饱容易产生疲倦不适合战斗。于是我收起瓶子拍拍血魔的头说:“吃的太多对肠胃不好哦,小狗,等会我办完正经事给你吃大餐。”血魔听懂了我的话尾巴摇得飞快,我和血魔在街道上的亲密举动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我刚刚直起腰,旁边几个魁梧的大汉簇拥着一个瘦弱的公子哥一样的人走过来,那个人的脸一看就是酒色过度的样子,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好像一阵风就能刮跑一样。



“小子!”其中一位大汉嚣张的叫道:“我们公子看上你的那只小狗了,给你5个金币乖乖交出来吧,要不然哼哼……”说着用力的捏了捏手指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5个金币?你不如去抢好了,刚才一顿饭我还花了十几枚金币呢,再说我怎么会被你们区区人类吓倒呢?



虽然这么想可是我还是很平静的对他们说:“请问各位,为什么你们觉得我好欺负呢?难道我长得很软弱么?”我的问话惹来了那群人一阵大笑,刚才说话的那个人接着说:“有身份的人哪有到那种垃圾地方吃饭的道理?有地位怎么会连一个随从都没带还需要自己照顾宠物?你就算穿得再好,只不过就是一个训练宠物卖钱的奴才罢了,再说了就算你真有来头我们也不怕,这位公子可是大名鼎鼎拜战会会长的公子。怎么样怕了吧?赶快把你的宠物交出来!!”



原来是富家子弟,我心中狠狠地鄙视了一下这群靠着强势老爸作威作福好吃懒做的家伙,这些垃圾是连僵尸们都讨厌的东西。我正眼都没有看他们,嘴里却不停的挑衅着:“你们如果有能耐把我的宠物拿走就试试好了,不过它可是吃人的,你们害怕就赶快滚。”这时候血魔也大吼一声,张着血红大嘴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这些人类。



地狱犬也有它的尊严,竟然被这群人类叫做“小狗”让它感觉受到很大的侮辱,那些人类显然也有一定的武功根基,虽然看到愤怒的血魔那通红的双眼和尖锐的牙齿,但是他们觉得既然我这种人都可以驯服它,那么它只不过是一只长相奇怪的狗而已,应该不会比一只猎豹或者老虎难对付的,自以为是的人们总是会因为他们的愚蠢犯下永远没法挽回的错误。



看着步步逼近的大汉,我只好摇了摇头制止住作势欲扑的血魔,在这里我还不能闹出人命,否则就算我的身份没有暴露也是很麻烦的,这些人类我只好稍微让他们尝尝厉害吓走他们算了。



战斗时速度永远是第一位的,我尽管竭力降低了速度,还是令眼前这些人吃了一惊,当我从他们眼前消失的时候,他们腹部都狠狠地挨了一记几乎同一时间倒在地上。我搂着那个什么狗屁会长儿子的肩膀,装作亲热地说:“公子,你的手下人怎么突然间晕倒了?你老人家没事吧?用不用让小人帮你服务一下?”



那个小子再怎么愚蠢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终年欺压别人的经历让他仍然故作坚强硬气地说:“我可是拜战公爵的儿子,你要是敢把我怎么样我爸爸绝对饶不了你,你要是识相把你的小狗送给我赶快滚,如果你肯低头我就不追究了,要不然你在工会门口欺负我,小心里面的人杀了你。”刚才就有几名战士一样的人围在周围看热闹,可能是这小子平时作威作福得罪人太多,也可能我的强大实力让他们不敢靠近,反正现在除了有一个人跑进会馆之外,其余的人仍然保持原来的位置没有动,既然这样我不教训一下这个不知世事的小子,难解我和小狗的心头之恨。



我笑着握住他左边的肩膀,轻轻地说道:“你看我是被吓大的人么?以后再欺负别人要靠自己的力量,不要动不动就抬出你老爸的名号,这样会给他丢脸的。”我一边说一边加大力量,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刚刚感觉到痛就听到一声清脆的断裂声,一股钻心的疼痛迅速袭来,他大叫一声跪倒在地,右手按着左边的肩膀杀猪般大叫起来,他左边的肩胛骨已经被我捏碎了。



这时候围在周围的那群人再也忍耐不住了,明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仍然冲了过来,把我和那个小子隔开,这种可以微笑着捏碎别人骨头的力量他们还没有见识过,但是尽管他们知道自己的实力不行,还是挺胸挡在我的面前。这群人还是比较讲义气的,对于拥有优良品德的人们我是不会去伤害他们,于是我笑着说:“相信刚才大家已经看到了,我只不过是自卫而已,并且给这些自大的人一点教训,那个废物简直是在丢他父亲的脸,我让他明白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们把他们带回去吧,如果你们想报仇我会在这里等着你们的,不过下次出手就不会这么小心了,你们最好想清楚一点。”说完我就抱着肩膀站在原地,看似悠闲全身却小心戒备着,战斗随时都会开始,到时候真的和这些人类打起来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到那时候必须全力以赴,否则在这么多法师和骑士围攻下能否全身而退都难说。



突然从前面会馆中涌出一大群人,战士身披盔甲在前面分开围观的人群,骑士包围着一位穿着黑衣服男子,后面跟着十多个高级法师压阵,看来应该来的终于还是要来的。我心里打算先下手为强利用速度突袭他们的魔法师,然后再消耗一下他们的主力力量就逃走,但是那个黑衣男子虽然看起来像是缓慢的跟随着大部队慢慢前进,但是凭我的眼力却发现,他在极短距离内做着瞬间移动!!他这样做明明就是在向我示威,不让我轻举妄动啊!



看到了对方的实力,我知道自己的速度完全失去作用了,那个人一定会在我发动之前把我拦住的,凭着他超强的速度,其力量也一定在我之上,这个人到底是谁?我细细打量着这个人,金黄色的短发,身体微微的散发着金色斗气,同样的高大健壮的身材在周围骑士中竟然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坚实的肌肉在衣服下根本遮盖不住,棱角分明的显露出来,当我看到他的脸,看到他的眼睛竟然产生一种熟悉的不可抗拒的力量,微微上扬的嘴角显示他极强的信心。



站在这样的人面前我第一次产生无力感,觉得就算进化成终极状态仍然无法打败他。他到底是谁?我心中的疑问强烈的冲击着我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