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 第二卷 第六章 霉星高照

隐星伐 收藏 1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63/


凌雨翔没有住校,而是在学校附近的一座大楼租了一间房。离开小东街那个胡同,我一直跟着他们,直到他们进入那座大楼,我才返回学校。

回到学校,已经是十二点多了,大门也已经关了。我看着高高的围墙,丝毫不把它放在眼中。可谁知我的运气竟然那么霉,刚翻进学校,就被巡夜的保安发现了,于是乎尖锐的“抓贼”声在宁静的校园内响起。

我当时慌了神,但瞬间就恢复了镇定,小心而迅速地潜伏到男生宿舍,却没想到男生宿舍早已闹翻了天:那些平时只知道埋头苦读的书呆子竟然转了性,大力发扬不畏严寒、坚韧不拔的精神,穿着内裤,顶着寒风兴奋地爬出了被窝。一时间,“抓贼抓贼”的声音响彻云天。

我在心中咒骂不已,但却无能为力,只得绕道来到男生宿舍后面,仗着轻功飞上了六楼。

六楼的走廊早已挤满了人,我面带笑容地来到江锋他们身边,果如我所料,他们一致问我刚才去哪儿了。我当然不会据实回答,胡乱撒了个谎,幸亏他们的心思全都落在了抓贼上,并没有细想,才让我轻易地蒙混过关。

我虽然很想睡觉,但为了不致引起他们生疑,只得强忍着睡意,陪着他们在走廊上起哄——贼喊捉贼。

喧闹一直持续到两点,学校在查无所获后,才强制勒令学生回寝室睡觉。我原本以为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觉,谁知刚回到寝室,兴奋过度的江锋五人拉着我就抓贼的事一阵闲侃,如此一来,几乎又浪费了大半个小时,直到他们的激情慢慢冷却,我的耳根才得到清净,沉沉地睡了下去……

“龙隐,起床了,马上要做早操了。”迷迷糊糊中,传来了杨晨的声音。

“这么早,,做什么早操啊?我好困,让我睡一会儿再说……”昨晚折腾了一夜,直到三点才睡,对于在没有打坐练功的前提下每天必须睡足八个小时的我来说,这无疑是痴人说梦。

“可是今天是星期一啊,老古董要来查勤的。”

“查勤?查他的,最多被记一次缺勤,他还能吃了我不成?”我眼也未睁,躺在被窝里,继续做我的春秋大梦。

“可是……”杨晨担心地说:“你是新生啊,如果第一天就不去做早操,恐怕不好吧?”

这倒也是,可我现在实在不想起床啊!我想了想说:“这样吧!杨晨,你帮我向他请个假,这总行了吧?”

“请假?请什么假呢?”

“就说我拉肚子了,不方便去做早操。嗯,这个注意不错。为了增加说服力,你最好把我拉肚子的症状说得严重一点,比如说我昨晚吃错了东西,又吹了夜风,有点感冒什么的……总之,只要能与拉肚子的扯上关系的,你都可以说。这样,就不会有什么破绽了,即便老古董人老成精,相信也不会起什么疑心吧?”我说得正起劲,却传来了杨晨的咳嗽声,基于关心室友的心理,我问道:“杨晨,你咳什么啊?难道感冒了吗?感冒了就别再去做什么早操了,外面风寒露大,还是躺在被窝里吧!这样多舒服呀!咦……”我正说着杨晨,又传来了其他人的咳嗽声,“江锋,你们怎么也感冒了吗?看吧,昨晚叫你们早点睡觉,你们偏是不听,跑去起什么哄啊?现在可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咳、咳……”付磊狠狠地咳嗽两声,打断了我的话,轻声说:“龙隐,快起来了,雷老师来了。”

“雷老师来了?来他的,管我什么事啊?……什么?雷老师来了?”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睡意全无,震惊得坐了起来。天啦!果然是老古董!“啊!雷老师,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啊?”不用想也知道,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尴尬。

老古董阴沉着脸,看着我说:“刚来不久,听说你拉肚子了,外加一点感冒,所以特地来看看你。怎么,现在感觉如何了?”

“哦,好……好多了。”如果这儿有地洞,我一定会钻进去,绝对不会有丝毫迟疑。

“噢,是吗?”老古董一副不是很相信的样子,“刚才不是听说很严重吗?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我无言,看着老古董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心里直发毛。

老古董见我不说话,罗罗嗦嗦地教训了我半天,无非是温暖的被窝是埋葬青春的坟墓,整天躺在被窝里,不但有害身体健康,而且会养成懒惰松散的性格,然后又对做早操的好处进行了一番冗长的歌颂。作为享受特别教育的我,除了装出虚心受教的样子,不住点头认错外,还能做什么?据江锋他们的血泪之谈,在老古董面前,最好不要狡辩,要保持沉默,并装出一副诚恳受教的样子,才有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好了,龙隐,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睡懒觉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做早操的时间到了,还是因为他说累了,老古董终于停止了对我耳膜的荼毒,“现在快点起来,马上要做早操了。”他见我点头,才满意地向寝室外走去,刚走到门口,突然停了下来,吓了我们一大跳,“昨晚有贼翻进学校,不知你们有谁丢过东西?”

“哦,没……没有。”我们松了一口气,一致摇头。

“嗯!这就好!你们一定要把自己的东西保管好,尤其是重要的东西,不然,丢了就麻烦了。好了,就这样了,你们快点下来吧,早操马上要开始了。”他又叮咛了一遍,这才走出了寝室。

“哈哈……笑死我了……龙隐,现在知道老古董的厉害了吧?”妈的,这几个毫无义气的家伙,老古董前脚刚走,他们就拿我刚才的事情开刷。

我极度郁闷,狠狠地瞪了他们两眼,暗道:总有一天,老子要你们好看,竟敢嘲笑我?嘿嘿,到时我一定要你们为今日的愚蠢后悔。

在他们肆无忌惮的笑声中,我用最快的速度穿衣下床,再胡乱洗漱了一遍,就与他们下楼去做早操了。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早操,别人怎么做我就跟着怎么做。做了一会儿,我大是泄气,这他妈什么早操啊?做这个垃圾早操还不如去打太极。至少太极属于中华武术的范畴,虽然留传下来的只是完整太极的一点皮毛,但再怎么说也可以强身健体、通体疏气,不像这个垃圾早操,做了什么好处都没有,白白浪费时间嘛!

做过早操,吃过早饭,在寝室里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就上课去了。除了早自习,上午总共有四节课。由于今天是星期一,学校要组织升旗仪式,所以早自习上了一半就下课了。升旗仪式只有短短的十几分钟,其间学校领导就一些事情作了总结报告,并对后期将要展开的工作做了一下规划,升旗仪式就结束了。

升旗仪式结束后,我去上了一趟厕所,回到教室没多久,第一节课的铃声就响了。第一节课是历史课,我刚把课本拿出来,林蝶舞就风风火火地冲进了教室。几乎在她刚坐下,历史老师就拿着教案来了。

历史老师是一个秃头,身材显得有点肥胖臃肿,听说是我们年级的主任。由于脾气暴躁,常常无故打骂学生,与历史上的商纣王有得一比,因此人称“王暴君”。

王暴君走进教室,翻开教案,就讲起课来了。说实在的,王暴君的课讲得还不错,我一边听着课一边做着笔记。由于今天是第一天上课,所以感觉很新奇,我把心思放在课堂上,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喂……”好象是林蝶舞的声音。

“有事吗?”我看了她一眼,把视线移到了讲台上。

“听说昨晚学校闹贼了,是不是真的啊?”

“好像有这么回事。”我这次看也没看她,神情专注地听着课。

“哦……”林蝶舞来了兴趣,“那抓到了吗?”

“不知道!”我做着笔记。

“是吗?”她并未在意,接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说来听听?”

“不知道!”我还是原话。

“怎么又不知道啊?你不是在住校吗?听说昨晚闹得可凶了,怎么会不知道呢?”林蝶舞看着我,想了想,有点生气地说:“你是不是不想说啊?”

“是啊,你看我不正忙着吗?”我有点烦了。

“哼,什么忙着啊?不想说就明说嘛!”林蝶舞眼中充满了不屑,冷哼道:“我知道,你一定还在生昨天的气。想不到你这个人长得还不错,却这么小气,我真是看走眼了。”

“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奇怪地看着她。

“不是吗?”她说:“不然你为什么不说啊?”

“唉,小姐,我不是说了吗?我现在正忙着呢!有什么事下了课再说,不行吗?”

“说这个又要不了多少时间,你明明就是推辞嘛!”

“是要不了多少时间,可要耽误我听课和做笔记呀!”我有点厌烦地说:“你不听课不要妨碍别人啊!这样很烦呢,你不知道吗?”

“你……”林蝶舞见我如此说她,气愤不已。

王暴君今天心情很不好,来上课之前,他与自己老婆吵了一架,可说是憋了一肚子窝囊气,正愁无处发泄,却正好看见一个小子在自己课堂上说话。这还了得?我王某人再怎么说也是岳中校响当当的人物,竟敢有人无视我的威严,当堂藐视我的权威?王暴君嘴角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容。这样无组织、无纪律的学生,而且还是一个生面孔,不好好教训一下,岂不是有损我王某人的威信?让我以后如何管教学生?

“那个,对、对、对,就是你,给我站起来。”他指着龙隐说。

我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着全班幸灾乐祸的目光,心中把林蝶舞诅咒了千万遍。要不是她,我怎么可能被王暴君当堂提起来?红颜祸水,古人诚不欺我!

王暴君阴沉着脸,问道:“你刚才在做什么?”

“我……”我心虚地看了他一眼,回答说:“我在与林蝶舞讨论问题。”

此话一出,全班的目光全都变得异样起来。

“噢,是吗?那你们讨论的是什么问题?”王暴君迷着眼,心道:讨论问题?鬼才相信!与那个不好讨论?偏偏与最不爱学习的林蝶舞讨论,骗三岁小孩吗?

“我们讨论的是:人的主观意识和行为对客观历史所起的作用。”

“那你们得出的结论是什么?”王暴君讶异地看着我,看来这小子还有点道行嘛!等会儿就稍微放他一马,处罚轻一点儿吧!

我吱吱唔唔地说:“结论……还没出来,正……正在讨论中。”

王暴君冷笑一声,把我吓了一大跳。“林蝶舞,他说的是真的吗?”

林蝶舞站了起来,看了我一眼,诡异的笑容在冷艳的脸上一闪而逝。我暗到不好,果然,只听她说:“不是,我们并没有讨论问题。”

王暴君追问道:“那你们在说什么?”

林蝶舞回答说:“他问我今天中午是否有空,他说他想请我吃饭。”

“啊!”全班顿时哗然,那种了然、怪异,甚至愤怒的目光,让我感觉如锋芒在背。

毒蝎美人!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它的意思。想不到林蝶舞竟然倒打一耙,我心中气愤不已。如果现在不是在课堂上,如果她不是女生,如果我能狠下心来辣手摧花,我一定会让她为刚才的话后悔。可是这些都是如果,现实是残酷的,与理想是那么地遥远,如果“如果”能变成现实,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悲剧发生了。

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辩解道:“王老师,不……不是这样的……”

王暴君根本不听,冷哼一声说:“什么不是这样的?事实俱在,你还敢狡辩?看来,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悔改的!”

“我……”

“不必再说了!”王暴君打断我的话,说:“今天的笔记罚抄一百遍,并写一份深刻的检讨,下周一一并交来。对了,下课后来办公室找我,这么不象话,谈情说爱竟然谈到课堂上来了。”

全班顿时哄笑起来。不过,在王暴君冷厉的目光下,全都闭上了嘴。

天啦!一百遍!现在才上半节课,笔记就写了整整三篇六页了。一百遍啊,那是什么概念?我看着在王暴君授意下坐下来的林蝶舞,心中暗恨不已。她倒好,什么事都没有,而我不但要被罚抄笔记一百遍,还要站着听课。老天,你何其不公?

林蝶舞看着龙隐愤恨不已的样子,心中大感得意。这就是惹恼我的下场,昨晚放你一马,你不但不知好歹,竟敢说我烦?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还当我林蝶舞是好欺负的。龙隐啊龙隐,这都是你自找的,要怪就怪你倒霉吧!

“人倒霉了喝水都要卡牙齿”,对于这句话,我现在是深有体会。好不容易挨到下课,在全班同学怜悯的目光下,我忐忑不安地跟着王暴君来到他的办公室,却没想到老古董竟在里面。王暴君把今天在课堂上发生的事说了出来,老古董也不问事实的真相,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我一阵“炮轰”。我不断辩解,可他们根本不听,还说我死不悔改。尤其是老古董,竟把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抖了出来,于是我又多了两条罪名:懒惰松散、不尊敬师长(早上我叫他老古董,他听见了。虽然当时没说什么,但却已经铭记在心。妈的!真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到了后来,我总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在他们面前,我是没有发言权的,即便我的理由如何充分正确,他们也是毫不理会的。于是我只得保持沉默,听任他们给我罗列罪状,进行思想改造教育。看着他们喋喋不休的样子,我终于明白了至尊宝(看过周星驰的《大话西游》都知道是什么意思)的痛苦。即便是百炼金刚,面对他们的轰炸,想必也会变成一滩软泥。当我好不容易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只觉得天昏地转、耳鸣腿胀。不过,我并非没有收获,至少,我的意志得到了锻炼,神识明显地有了提高。

『《龙腾》“第二卷第六章霉星高照”完,请看“第二卷第七章神龙血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