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三国之唯我独尊 初到三国 深山巧遇收典韦(上)

苏小 收藏 0 61
导读:笑傲三国之唯我独尊 初到三国 深山巧遇收典韦(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29/


华佗至从收了许禇这个超级小弟之后,我的生活就开始热闹了起来.许禇这小子三天两头的往我这里跑.还美其名曰:"向大哥求教学习"其实是打着我那几十坛好酒的主意.这酒还是我几个月前用华佗采集的草药加现代民间酿酒方量制的.浓香扑鼻,虽然还比不上现代的酒香,口感也没现代的好.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之三国时期淡而无味饮之如水的水酒要好太多了.


那天,许豹的伤被华佗医治好后,许禇命其他人抬着许豹先回去,自己留下来说要与我这个大哥聊聊.而我呢?因为收了许禇这个曹孟德的超级保镖心里高兴,把埋在后山上的自酿酒挖了几坛出来庆贺.这酒一开,顿时整个屋子都是浓浓的酒香弥漫.其中还有中药草的香味,闻之,令人心旷神怡;心情舒畅.我和华佗两人还没什么.我是因为在现代好酒看得多了也吃得多了,这酒对我没有杀伤力.而华佗是醉心医术对这身外之物不是太热心,所以只是赞叹了一下而已。而许禇这个酒鬼就不一样了。这许禇平身有两大爱好。一是爱与人比武,二是好这杯中之物。我酿的酒是以现代矛台酒的配方酿造的,虽然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达到矛台酒那种水平,但是比起汗末时期的酒那就是琼浆玉液了。当许“酒鬼”闻到这酒香立刻“谗虫”大动口水都流出来了。还不等我倒酒就一把把我手中的酒坛抢了过去。一边倒酒嘴里还一边说:“嘿嘿!有事小弟服其劳”倒完酒还没把酒坛放下就端起酒碗对着我说道:“大哥,俺许禇自认力大无穷无人能敌,可今天却败在大哥手中。俺佩服大哥神力,许禇先干为敬”说完一口将碗中之酒“倒”进嘴里。我陪着他喝了一碗。随后他又倒了一碗酒对华佗说:“俺不会说话,今日神医救了俺兄弟,俺这里谢过,今后若有用得着许禇的地方许禇万死不迟。”说完又一饮而尽。华佗听得许禇这样说连忙起身道:“救死扶伤乃医者本份,壮士勿需如此,好意华佗心领了。”说完也将碗中酒喝干。许禇见了,咧开大嘴呵呵笑着。接下来,大家推杯换盏喝得是不亦乐乎。许禇更是不注重形象,敞开胸怀抱着酒坛鲸吞牛饮。不过我就是喜欢他这种直率的性格,豪爽。


从此,许禇三天两头的找借口往我这跑。为了对付他,我不得不又酿造了几十坛。


这天,我和华佗正在说着话。突然一阵吵闹声传来,我回头一看,只见一群家丁簇拥着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人向我们走来。只片刻就来到我们身前,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五官尚算端正,脸色苍白,身体瘦弱,一身富贵无比。是个典型的公子哥、酒色之徒。只见他朝一个随从一摆头,那随从就走出来对我们说:“喂!你们两谁是华佗,我家公子有事要说给他听。”我皱了皱眉头,一个狗腿子居然如此嚣张。华佗站了起来对着公子哥一拱手说:“我便是华佗,公子有何指教。”那公子哥还没有回答华佗的话,他那随从却大声喝骂:“大胆贱民,见到我家公子竟敢不跪,你可知罪吗?”我听后勃然大怒就待给他个教训。可却被华佗阻止了,只好做罢。只见华佗对那公子哥道:“不知这位公子找草民有何事?”那公子斜着眼看着华佗傲慢的道:“你就是神医华佗,也不怎么样嘛!我听说你的医术通神,正好,我舅舅最近身体不太舒服,看了许多大夫都没用。现在便宜你了,只要你把我舅舅治好了,荣华富贵唾手可得。我舅舅叫张让,可是当今天子面前的红人。只要他一句话,包你一身荣华富贵。怎么样。”说完,一脸的得意。我听他说到张让,立刻想起史书上记载的张让,一个祸国殃民的混蛋。一个人见人恨的阉货。只听得华佗对那小混蛋说:“对不起,我华佗这一辈子注定是劳碌命,荣华富贵我无福消受。你舅舅的兵恕我无能为力,请你另请高明。”


那公子哥听到华佗的回答后,脸色铁青的对华佗说道:“你知道拒绝我的后果吗?大家都称你为神医,说你宅心仁厚。没想到,你却是浪得虚名。”华佗不卑不亢的对他说:“神医二字我受之有愧,我华佗对患病之人是来者不拒,但是有一种人例外。”那公子哥轻蔑的看着华佗说:“哪一种人啊!是穷人吗?”心里却在想:装什么清高,还不是为了钱。


华佗“哼!”的冷笑了一声。而那公子哥以为被他猜中了,一脸得意的等着华佗开价。没想到却听见华佗对他大声吼道:“就是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祸国殃民的畜牲王八蛋我不会也不敢医。”顿时,那公子哥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直气得他混身哆唆。他用手指着华佗大骂道:“大胆贱民,竟敢辱骂当今天子的阿父。来呀!给我把这个目无王法的家伙拿下,把他的舌头割下来。我见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丁冲过来就要抓华佗,立刻将华佗拉在我身后。那几个家丁见我把华佗护在了身后便停了下来。其中一个象是头的人对我打量了一番,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好一条威猛的大汉,身高九尺开外,虎背熊腰,剑眉虎目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物。就在这时,他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冷哼,他知道这是他们的主子在催他们了。不得以之下,只好抱拳对我说道:“这位兄弟,此事与你无关,请让开。”这时华佗也对我说:“飞鸿兄弟,你的好意华佗心领了,然,他们人多势众。你还是让开吧!免得连累了你。”说完就要走上前去。我见状连忙伸手一拦,转过身对华佗说:“你放心吧!我视他们这些人如土鸡瓦狗般不值一提。”我回身对那群狗腿子道:“你们要想抓华叔,先过我这一关。”那公子哥可能是等得不耐烦了。大声催促道:“你们这群狗才,还要本公子等多久。”那家丁头目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冲了上来。还没等他伸手就被我一手掐着脖子提起扔了出去落地时正巧磕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只听一声脆响颈骨折断当场了帐。也许是他坏事做多了吧,我没想要他的命,老天却不放过他。


那个公子哥见我把他的一个走狗给打死了。顿时勃然大怒。仗着人多势众想要将我和华佗擒下。只见他命令其余的狗腿子一起上来抓我们。说实话,我根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我反手将华佗推开就向那群恶奴冲去。顿时尤如虎入羊群。将这群恶奴打的是人仰马翻,只一眨眼的功夫就搞定了。我歪着头看着那公子哥一步步向他逼近。他扫了那一地正在呼痛的家丁一眼,吓得面无人色。结结巴巴的对我说:“你。。。。。你。。。。别。。。别过来。你。。。。你。。。。要是敢。。。。敢动我。。。。我舅舅不会放过你的。”


我听后哈哈大笑。他问我道:“你。。。你笑什么”我说:“别说是你舅舅这个没有卵蛋的阉货,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放在眼中。杀你污了我的手。回去告诉你舅舅,别看他今天闹的欢当心将来拉清单。滚”。我说那个滚字的时侯两眼一睁放出一道杀气向他逼去。我的本意是想吓唬他一下,没想到这家伙只是一个草包,胆小如鼠,居然从马上摔下来惊吓而死。我无语中。谁想的到他的胆子那么小。


华佗见我不说话,以为我在为公子哥的死自责就走过来安慰我道:“你别太自责了,俗话说善恶到头终有报,他这是坏事做多了老天要他的命与你无关。”我感到好笑。我堂堂一个特种兵精英,心里素质超强,岂会因为这事想不开。我也不说破,对华佗点了点头。然后挖了一个大坑就把公子哥和那家丁头目的尸体埋了起来。

那些个狗腿子其实没有受多大的伤害。对于精通人体解剖学的我来说,只不过是让他们暂时丧失抵抗力量而以。看着他们争先恐后的逃窜我不禁摇了摇头。随后同华佗一起回到屋里。一进到屋里,华佗突然向我拜谢道:“今日若不是飞鸿兄相助,华某定难幸免。大恩无以为抱,还请受我一拜。”说完就要给我作揖。我连忙扶住他,对他说道:“华叔,勿需如此。小侄落难到此,若不是华叔你照故我,我还不知在那里流浪呢!应该我谢您才对。”华佗见拜不下也就做罢了。等我们各自坐下后。我向华佗说道:“我原本以为华叔只是醉心医术,没想到华叔居然也痛恨宦官。那句话骂得真解气。”华佗嘿嘿一笑道:“你当我是个不问世事的老糊涂么!现在中官当道,天子宠信宦官。搞的民不了生,由其是最近几年,天灾人祸弄的民间是怨声载道。我又岂能不恨他们。”我道:“没想到华市也是血性之人啊!小侄佩服。不过,我今日杀了张让的侄儿。他必不会与我干修,此处不宜久留。我们还是收实收实前往他处吧!”华佗点点头道:“对,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准备”。我到没有什么好准备的,行军包一背一切都搞定。可是华佗就不一样了,衣物到是没有多少,只是书简太多了。在丢弃了大部分普通的书简后,还装了一大车。还好,张让那侄儿带了辆马车来。就在我们收实完行装招呼了那两个小家伙准备上路时。一阵“闷雷”声响起:“大哥!俺许禇来了,快些准备好酒。俺这几天可憋坏了。”话音刚落,许禇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见我们在收实行装瞪着那双“牛眼”大声道:“大哥,神医,这是要上那去啊!”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把是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许禇听后,气得哇哇大叫。叫我等他一会,他去去就来。我不知他壶里卖的什么药,只好等他一会。过了好一会儿,许禇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只是与刚才有些不一样的是,他身上还背着一个包袱手里提着把黑色厚重的砍刀。在他的旁边还有他的族兄弟许豹。我立刻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了。果然,就听许禇说:“大哥,我们是兄弟,我说过,你上哪我就上哪。我要和你们一起走。”他旁边的许豹也插口道:“是啊!华神医救了我的命,我无以为抱,现在神医落难了,我只好随侍左右以共驱策”。任我们如何劝说都无法打消他们的这个念头。最后想一想,多了两员猛将随行也不坏,至少与人争斗时不用当心华佗无人保护了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