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三国之唯我独尊 初到三国 三国我来了

苏小 收藏 1 9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29/


我发觉自己无缘无故的矮了一截,心里面一直惴惴不安.这种匪疑所思的事情落在谁的身上都不会好过的.只有那两个小家伙.好象已经从失去,在那里相互扑击戏耍.我摇了摇头,不得不在心里佩服兽类的适应能力.


母亲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我活动了一下全身的关节,小跑了一会儿.就觉得身体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好象每个细胞都充满了活力.想要做一些事来发泄一下.于是,我拿过长枪,在手中紧了紧向前面快跑了几步,然后,向前方做为假想敌的三人合抱的大树腾空而起,在半空中一个"蛟龙翻身"身体前倾旋转720度;同时手中的枪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刺出十几枪.只见几朵漂亮的枪花在半空中绽放,最后只听见"哆"的一声(其实是十几声,只因速度太快几呼分不清先后所以只听见一声.)大树的上半段留下了三朵梅花,成品字型排列,而且枪枪入木七分.我从空中落下后,没有片刻停留就展开了枪法和步法舞了起来.顿时,只见一层层的枪影随着我的步法变化着各种姿态.时而象入海的蛟龙一样翻江倒海;时而象怪蟒缠身一样围绕在我的周围.枪势所过之处当真是一片狼籍.不知过了多久,我停了下来.就看见一地的残花败柳.最恐怖的是.被我当做假想敌的大树上又多了看见这个场面.我对我现在的身体是非常的满意.因为,以我以前的身体出枪.是达不到着种效果的,由其是最后枪.现在我玄起的心终于落回了肚里.


看了看军用手表.已经不早了.我收起了枪向宿营地走去.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我回去后,该如何向首长和战友们交待.难道说:"我在神农架,一觉醒来就变成这样了."这样说谁会信呐!搞不好,还会把我当神精病抓起来.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来.看看已到了营地,只好先放下愁绪,洗漱整理好自己,招唤了一下还在打闹的小家伙背起已合理码放好的装备向山下走去.小家伙们听见我叫它们,就撒着欢的向我跑来.我看着它们那可爱样,一时童心大起.对着它们叫到快过来追我啊!就向前不快不慢的跑去.


我们追闹了片刻.来到了一处岔路口,我停了下来.我发觉这里不是昨天走过的路.而且,这里的植物也与昨天看到的大不相同;大都是生长在北方的类别.我抓了一把泥土辩别了一下,发现,这里的土质与神农架的完全不一样.这里不是神农架,我肯定的对自己说道.我一手把小家伙们抱了起来,一手运起了鹰爪力小心翼翼的搜索前进.一带着旋转刺出没过多久,我听见从另一条道上传来一阵歌声.我不禁有一些期待.要知道,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我需要找一个人来从旁了解一下情况.


没等多久,唱歌的人就来到了我的面前.我们看清对方后同时一震,不过,很快我就恢复了.必竟这一天怪事见多了,也不在呼这一件了.只见来人一身古人装扮,相貌刚毅,四十来岁,背上背着一个药筐手中提着一个药锄.中等身材.与此同时,他也在打量我.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我是不知道从何说起.场面非常的沉闷.过了一会,还是他先开口对我说:"小哥,你为何这般打扮."我听了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他道:"请问大叔,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他回答我说道:"这里是我的家乡,沛国焦县(现今安徽豪洲市)的一处深山中.我姓华名佗字元化,是这一带的大夫."我一听:怪怪,我一觉就睡到了三国了.他说他叫华佗,还是大夫.这可是一代神医呀!这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我正在想着心事,又听见他对我说:"小哥,你是哪里人,为什么会在这我正在想着心事,又听见他对我说:"小哥,你是哪里人,为什么会在这深山中啊!"


我连忙回答他道:"我是辽东人,我姓刘名云龙,字飞鸿.因多年前到海外经商,最近回到家乡.没想到,家人均以不见了.我遍寻不着,误入此山中."说到这里,我不由想起了我的首长与一起同生共死的战友们,心里有一点伤感.


华佗看我有一些伤感,以为我是因为找不着家人心里难过.动了侧隐之心;(俗话说医者任心嘛)安慰我说:"小哥,你也别难过了,吉人自有天相.你的家人会没事的.如果你没有地方住的话不妨先住在我那.再慢慢的打听你家人的下落可好啊!"我想了一下,觉得,即然来到了这里也没有办法回家了.找一的地方落脚也好.于是,我答应了他.


就这样,我们一起向山下走去.在路上,我从华佗的口中知道了现在是光和四年(181年)为灵帝当政时期.离史上著名的黄巾起义(184年)还有三年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