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489/


这次秘密潜入行动CS队员所乘的这艘先进潜艇是我国在开战前秘密购买的俄罗斯的阿穆尔级潜艇,其性能和战斗力世界第一,特别是其水下安静的性能比起号称海洋黑洞的K级更胜一筹,但其内部人体工程学设计得和以前的老毛子的装备一样,没有考虑到艇上战斗人员的舒适性,连身材相对矮小的中国人都觉得在这铁皮罐里憋屈得受不了,真不知那些长得象北极熊一样的俄国兵怎么受的。

艇上通知队员们快到目的地了,整理好装备后,队员们去睡觉了。老实说,潜艇里真的很安静,你不想睡都不行,要不你能做什么?再说现在做好蓄精养锐,等到了日本本土恐怕就那么容易想睡就睡了。看着艇上那些闪闪着不同形状和颜色指示灯、听着队员们熟睡时均匀的呼吸声,齐锋有种去度假的错觉。

“那个妞真他妈的靓!”原来是秦树在说梦话,这个好色的家伙可能在梦里要和小日本妞做爱呢。



“阿穆尔”在风暴的掩护下,静静地在深达300米的海下鬼謐地深入到日本海域,向鹿儿岛方向靠去。午夜时分,海面上的风暴已减小些狂暴的肆意。在全速航行了五个小时后,在距离登陆点二十海里的地方停了下来,艇长叫醒了CS队员们。

“兄弟们,你们的好戏该上演了。”艇长用鼓舞的语气第一个叫醒了我们的新老大冯相武,也唤醒兄弟们的斗志。


“啊----在这里睡觉真香呀!”秦树伸个懒腰。


“海面上正在风暴正在减弱,风力九级!”


“嗯,这是个好消息,老天爷在帮我们!”沈克飞很乐观。


“有个情况,我们接到大量的声纳探测波,小日本重新在领海设置了声纳阵。他们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一个月前并没有这些声纳。”艇长的意思是担心敌人会有准备或埋伏。那些声纳对中国的老式潜艇的确有作用,但对阿穆尔这样的最新潜艇形同虚设,艇长担心敌人可能获悉中国人要渗透的消息。




“我需要大量的氧气瓶和蛙人拖拽器”队长作了最坏的打算并提出了要求。


“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十个拖拽器和五十个标准氧气瓶,够你们水下作业八个小时不成问题。”艇长不无担心地道别:“我们只能送到这了,只好让你们游过去了,现在风暴是小点了,但用这个能行吗?”


“没问题,等我们胜利时再会吧。”冯相武向艇长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这里可能只有这个新老大的军礼够标准了吧.上头计划的任务很明确,在完成任务后,仍在要在十天后的这个时间来接队员们回国,但每个人的心里想得明白,那只是百分之一的可能。想到这齐锋有些难过了。


不过终于可以见天日了,所有人还是表现出了兴奋。没有号令,没有壮行仪式,他们背起装备包轻松地向鱼雷舱跑去。


艇长和水兵们被队员高昂的士气折服了,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去送死的任务他们竟这样轻松、迫不及待。艇长不由得由衷感叹:我们拥有这样的军队怎能不胜利?!

在艇首的鱼雷舱前,队员们已经开始着装了。由于要潜水队员们只随身携带了日军轻武器在登陆时防身,重火力枪械统一放在装备包里。日式的作战服外面套着全套的日本海卫黑色橡胶潜水服,再加之一整套的日军制式轻武器装备,咋一看还真就象小日本的蛙人部队。


“祝兄弟们好运!马到成功!”艇长、政委最后向队友们告别了,然后开始指挥鱼雷舱送人。


“全体按原计划的三组出艇,为安全起见出去后保持静默,每十分钟后释放一组。出发!”枪炮兵打开了鱼雷发射管后,队友们利索的钻了进去。随着发射管的关闭,齐锋开始读腕上的防水表,虽然只有十分钟,但好象整整过了一个小时。


十分钟后枪炮兵再次打开了鱼雷管,齐锋戴好呼吸器钻了进去。鱼雷发射管直径只有五十多厘米,侧身躺在里面非常的难受,加上又粗又硬的氧气瓶更是挤得不想在这多呆上一分钟。枪炮兵关闭了舱盖鱼雷发射管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随着哧哧的排气声,冰冷的海水哗哗的流了进来很快淹没了齐锋。突然间齐锋心里涌上了阵极度压抑的恐惧感,心里暗暗的祈祷鱼雷管千万不要出故障。要是被卡在这里出不去,那可是人类最惨的死法------憋屈致死。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事后每个队员都这样总结道,就象期待的那样也应是那样,前舱盖很快打开了,海洋中特有的暗蓝的一丝亮光透进来,齐锋迫不及待的推着氧气瓶游了出去。


其它先出来的队友分别背向潜艇警戒着四周,十分钟后第二组又出来了,然后又游向了潜艇的两翼警戒。虽然海面上的风浪很大,但在二十多米深的海水中,仍感觉平静如常。海里比鱼雷管里亮一些,偶尔一道光亮投射透进深水中,那可能是附近的灯塔,也可能是外面的雷雨天闪电照射的。每个人这时都掏出水下手枪,这种口径4.5mm水下手枪是俄罗斯的进口货,全部装备中现只有这个东西是俄货其它全是日本的,不过上岸后这种水下手枪也要扔到海里没有用了,海底光线又黑又模糊,根本看不到五米以外的东西。海里安静的可怕,每个人都能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声,甚至能听到头两边太阳穴部位动脉跳动。这时在黑暗的海水中,几个闪亮的绿光在左右前方跳动,齐锋知道队友们到齐了要会合了,在点齐人马后队友们确定方位扶着拖拉器向目标方向开进。


海水的温度很低,队员们要尽量的保持好体温和体能,要和拖拉器同步运动推进,这样即能加快速度又可活动取暖,人的体温低了灵活性会降低很多,登陆后还不知道有什么样不可预料的情况在等着呢,所以需要时刻保持最佳的战斗力。


他们按照战斗队形分别以三组排成倒三角形,并保持三十米的距离。每行进五分钟就停下来再确定一下方位,以防海流把前进的方向飘偏,领头的拖曳器上的领般灯就像是萤火虫一样带领着队友们在黑暗冰冷的海水中前进。黑暗的海水中没有参照物,很容易丧失方向感。

当队友们定时浮出水面时,虽然已是风暴的强弩之末,但这最后的余威仍把海水肆虐得象无数会变形的魔鬼狂扑乱拍,天色黑得好象压在头顶,海浪一个接着一个拍向这十一个的队伍,好象要一口把这来自对岸的决斗士们一口吃掉,左后方有个灯塔的两道雪亮光柱来回不厌倦地旋转着。前方不远一片密密的繁星在闪,那不是繁星,那是海岸上的灯火,目的地就在前方!


涌起的海浪象小山一样不断阻挡视线,但透过望远镜里不停摇晃的画面还是能看出前面的海港,在风暴未息的海水里人就象个树叶,即便把头露出水面不小心也会呛水,所以现在就是在水面上也要注意调整呼吸。再次确定了方位后队友们再次潜入水中象黑鲨一样向目标开去。

此时的齐锋和队友们在这暗黑的海水中前行,不觉回想起前些天在台海被鲨鱼攻击的经历,总感觉得在下面深不可测的海水里会有一个血盆大口的家伙会随时冲上来一口咬住自己或队友.


不知过了多久,前面的潜航灯突然变成桔黄色不停地闪了起来,有情况!这时只见一个队友用手语告诉大家,前面有一道装有传感器的防潜网。大家心里不由暗暗吃惊,小日本的防范如此之严密,不觉让人有些担心此行。他们这时很小心地绕过防潜网,在礁石间慢慢的向滩头游去,按计划这里应有一个小型海边度假旅馆,那是我军情部门在日本长期从事谍报工作而多年经营的。

这时风暴要过去了,海风小了许多,海面也有些平静了,但海边这一带街区仍很平静,毕竟这时已是深夜时分。那个旅馆内没有任何光亮,不知那个外号叫“老板”的接应人是不是在这里。这时老大带领第一组三个人绕到旅馆的边的大礁石旁,先探探虚实。度假旅馆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它建在一处大礁石上面,四面是开阔的沙滩,少许的礁石象看家犬一样围在周围,是个易守难攻而且容易判断四周情况的好所在,在确认周围没有意外的情况下,冯相武从包里拿出一个日本产的手机拨了一个号。风暴过后的夜很静,几秒钟后,听到那个旅馆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冯相武和齐锋对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