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伪满洲”国使用的怪异“协和语”

君子常当当 收藏 25 10191
导读:zt“伪满洲”国使用的怪异“协和语”

“伪满洲”国使用的怪异“协和语”(不中不日的鬼话)


协和语大概情况简介


日军占领满洲,成立伪满洲帝国后,大批往满洲境内移民。加上918事变之前就有大批日本矿商、资本家在满洲居住,而且满洲尚驻扎着几十万的关东军,虽然日本方面在占领满洲后就迫不及待的在满洲的中小学勒令除教授汉语外,还必须教授日语,日语成了必修课。甚至日方规定当时的高等学校(相当于现在的职业高中或者高中)毕业时候日语必须要过三级翻译级别(不是现在的日语能力考试的三级),否则不允许毕业。但是中国人和日本人在沟通上问题还是很大。当时满洲政府所有部门都有大批的日本人任职,甚至连皇帝溥仪的贴身侍卫都是日本人。学校里日本教师的人数占到40%以上。解决日本人和中国人的沟通问题成为了当务之急,无论是政界、商界、和民间。

当时宣传口号是满洲是一个没有民族歧视的国家,五族共荣。日方开始使用协和语。所谓协和语说白点就是不中不日的鬼话,可是这种语言在满洲流行了十几年,到了解放后,中国政府下令规范汉字语言文字规范,禁止协和语和其他类似语言(如南方使用的洋泾话)的使用。协和语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它咋一看全是汉字,但是仔细品味一下又感觉有点古怪。所以被人们戏称为鬼话。

说起协和语还必须谈一下日语近代对我国汉语的影响。由于日本人一直在使用汉字,所以在日语里有大量的汉字词汇。日语对我国国语造成广泛影响是在清朝末年和民国初年。尤其是在甲午我国战败后,清廷派遣了大量的赴日留学生。由于日本明治维新后广泛的接触西方文化,从社会学到军事、艺术、科学等诸方面。日本人把从未接触过的新事物新单词通过消化后重新用汉字表示出来,制造了大量的双字组成的词语,日本人有人统计过总数达到2万多。中国知识青年当时也是通过这些新汉语单词来间接接触西方文明,并且全盘接受几乎没有任何改变的把这些双字词引入国内。当时国内传统文化比较深的人士接触到这些新的单词后恐慌不已,不断呼吁禁止这些不洋不中的词语,但是他们渐渐的也在平常说话中夹带了这些词语。

这是我们国家的耻辱。但是这也是我们国家当时无奈的选择。国人比如说康有为也曾试着自己创造一些新单词来取代这些日本单词,但无奈势单力孤憾未奏效。这些新单词几乎全部溶入我国语言中并影响至今。

下面简单列举一些双字单词:

社会学:政治 历史 文化 政党 右翼 左翼 内阁 议会 改革 革命 选举 投票 殖民

侵略 主义 宪法 工作 对象 事业 机关 干部 ...

经济: 金融 银行 贸易 投资 资本 景气 商店 赔偿 企业 ...

军事: 攻击 军舰 手榴弹 地雷 战斗 侦察 出击 地图 弹药 步兵 掷弹筒 迫击炮 陆军...

科学: 物理 化学 **酸 元素 反应 电压 压力 动物 植物 气体 液体 电流

温度 海岸 资源 有机物 物质 实验 记忆 装置 设备 基本 误差 呼吸 电源

潮汐 血压 空气 混合 电子 发音 海流 测定 海洋 生态 机器 研究 结构 照明...

形容词及其他:精密 困难 迅速 正常 特殊 特别 丰富 直接 间接 一向 突然 标准 预备...

例子很多,大家平常生活中使用的大量双字单词基本上大部分都是。

语法影响:“***的”(如“科学的”“进步的”“革命的”),“**化”(如“老龄化”“系统化”),“**面”(如“海面”“水平面”),“**物”(如“反应物”“混合物”),“准**”(如“准军事”“准将”)...

这些可以算作是早期的“协和语”吧,虽然当时国内有识之士曾经自发抵制过,但成效甚威。协和语比起以上更加恐怖。大量直接引用当时日本的单词,并且按照日文的语法顺序进行排列。这种语言中国人大体能看懂什么意思,日本人也大体能读懂。双方实现了笔谈的可能。随后这种语言从笔谈发展到了口语和书面语方面。

就协和语影响到书面文字,社会语言学者陈原曾举出一个比较容易懂的例子,出自《满洲农业概况》,如下:

“人生所需求的衣食住一切物品,无一不可以大豆供给的、伏特汽车王曾经讲过:完全用大豆作成而使用豆油驰驱的汽车,不久就可以出现了。由这句话也可以窥知大豆用处伟大了,大豆有以上的广范的用途,所以在将来发展上有莫大期待的。”

至于口语方面,我们现在在老电影中看到鬼子说什么“大大的。。”就是一个最著名的例子。劳工不再用工钱而用“劳金”这个词,职员上班称“通勤”,甚至连皇帝身边近人也称做“御用挂”,这些协和语当时曾经深深的影响到东北的民众。


解放后,协和语被消灭了。但是,改革开放后,一种新的协和语又产生了。一样是来自于日本,并且深深的渗透到我们的生活当中。

如“卖场”、“量贩”、“一级棒”、“职场”、“女优”等


以下是伪满洲时期经常在口语和书面语中出现频繁使用的一些“协和语”例句。

(一)口语“协和语”例子,如:

1.你的帮我,我的钱的大大的给。

2.护士说:“一个的不行,三个的不吃两个的吃。”我被她逗笑了:“你象个日本人。”她一本正经地说:“我的,日本人。”

3.她们都释然地笑着说:“关系的没有。”

4.一天,德田、早山、间山一起对我作动员工作,劝我:“努力的吃。”、“勇敢的吃。”还要我想吃什么尽管告诉她们,医院一定能满足我的要求。

5.“是要这样,友好,永远的要,战争,永远的不要。日本很多人家,离散的有,死亡的有……”德田又落泪了,我已能理解,她的眼泪、同情、痛苦、悲哀、几种成份都有,但此时这眼泪,恐怕主要是由于想家。

6.还有一些日语:吃饭是“米西米西”;征求别人意见是“那你”;有人敲门是“什么的干活”;给别人添恶心是“卫生丸新交的给”。

7.柴山一边打着饱嗝儿,一边挥挥手用那种新流行的“协和语”说:“腰细!我们今后大大地合作吧!”

8.“有的,有的,小小的有的,……”吉冈含含混混回答着,转移了话题。

9.电影院的“太平门”,仍有用“非常口”的。

10.高桥欧库桑,猪的看见没有?那边的跑了的有。

11.冯的,你的大大的好呐!心的坏啦坏啦的没有???????

12.顶好,顶好,大大的辛苦!

13.电车、乘客大汽车的“客满”“满座”的标牌,仍写着“满员”字样。

14.一些调查、统计表格的“年龄”格,还有人写为“××才”“即××岁”)。

(二)书面“协和语”

日伪统治下的东北,是一个殖民政策高压下的不平等的双语社会,“协和语”作为奴化政策的产物,其中夹杂着大量的日语词以及生造词。这些日语词和生造词既有基本词,又有一般词,最明显地体现了“协和语”的杂揉性质。书面的“协和语”词汇主要体现在杂用日语词、生造词以及改变汉语词原义及词义混杂等方面。

杂用日语词的例子,如:

1.……所命表题之名称是最普通的而且是一般化的名称。(稿)

“表题”是协和语,意思和“标题”一样,另外还作书名、题名等解。汉语里没有“表题”这个词儿。

2.根据情况及本志望……。(稿)

“志望”是日语,意思是“志愿”“愿望”,汉语没有“志望”这个词儿,宜改用“愿望”。3.……其成绩盖如下记。(讲义)

“下记”是日语,汉语习惯用“下述”。

4.……局所所见及各方面调查结果……。(稿)

日语“局所”同“局部”,汉语则只用“局部”。

5.……尚要数日间(讲义)

“数日间”意思为“数日”或“几天”。

6.施行同样方法,约30分间。

“30分间”意思为“30分钟”。

7.料(费):电话使用料改正。

8.料理(菜、炒菜):料理屋漏捐被罚。

9.出荷(交公粮):农产出荷特配物质。

10.放送(广播):锦县无线电台放送开始。

11.邮便(邮政、邮电):日邮便业务协定修正。

12.筷子也“封建”,银箸又算什么呢,多么不“卫生”?总赶不上一劈两半的“割箸”(指筷子)。便所(即厕所)也“封建”,他就蹲不惯这种便所,臭烘烘的“封建”,他小便的时候找个墙根,大便的时候,就坐上马车,换乘公共汽车到车站上唯一的水洗便所去。

生造词,如:

13.提涨(提价):对映画观览票值,关东州并不提涨。

14.畅茂(盛茂):全般作物生育畅茂。

15.振刷(振奋):振刷精神。

16.镇和(镇压、缓和):极力镇和不稳情势。

17.纷投(纷纷参加):少年纷投飞行兵。

改变汉语词原义,词义搭配混乱的,如:

18.本质(性质):关于大同媒之本质。

19.扩充(光大):像这样的亲和协助,扩充起来,能够增进彼此的幸福。

20.宏大(大):本号新筑最宏大之楼房现将旧址南柜迁移至监通九十三番地而北柜仍在奥町旧址……。

21.图谋(谋求):……所以人总要正大自己的精神,专心做职业,努力图谋那改良进步,才好。

22.水准(标准):本年的植树、由于官民一体之努力、相信是达成了水准工作……。

语言接触过程中,往往会出现语言借用或吸收外来词的现象。从以上的“协和语”例子中可以看出,日语中有许多用汉字书写的词,汉语在吸收日语词时就按照汉字的形体把这些日语词借来,以丰富自己的词汇。而汉语中的日语借词都是汉语中没有相应的词来表示的事物的,如“干部”、“场合”、“手段”、“景气”等。而伪满洲时期的“协和语”中的大量的日语词,汉语中本来就有自己相应的同义词,可是在日本侵略者的奴化教育政策高压下,很多讲“协和语”的人不用汉语词而用日语词,结果使所表达的句子的语法结构、风格变得杂乱或难懂。可见,“协和语”语言“杂用”特点很大程度上破坏了汉语词汇系统的规范性。特别是那些生造词和改变汉语原义的词更使汉语规范受到更深层的破坏,产生表义上的不明确性。

四 伪满洲时期“协和语”的语法特点及其对汉语影响


在双语社区的语言接触过程中,语言结构的相互影响最深的一层是表现在语法规则的相互渗透和影响。在殖民语言政策高压下,伪满洲时期的“协和语”存在着大量的汉语和日语语法杂揉和汉语语法规则遭到破坏的现象。日语对汉语的渗透和影响在语法上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照搬日语格式

1.主+宾+谓

我们知道汉语是SVO型,日语是SOV型。但“协和语”中有SVO和SOV两总共混合型表达形式。如:

(1)朝鲜输入二万石许可。

(2)优秀大型货物船热田大连着……。

(3)望市民加倍蓖麻种植。

“协和语”中的SVO和SOV两种混合型表达形式具有两个特点:其一是使用“协和语”的人既可以按SVO型造句,也可以按SOV型造句,两种类型杂错使用,像(1)和(2);其二是同一句子中不同结构层次上可以使用不同类型。像(1)和(3)。

“协和语”在语法上所表现出来的这重混乱现象,除了日语格式的干扰外,还存在着日语词的大量杂用。像(2)例中“大连着”之“着”就是日语词,在日语中它总是出现在句子末尾,伪满洲时期使用“协和语”者也按其在日语中的位置来安排,使句子成为SOV型。

2. 数+个+年(间)式

汉语语法中表示“几年”或“几年内,几年间”是用“数+年(间)”的格式,不用“个”。日语表示同样意思的有两种格式:其一是“数+个+年(间)”,其二是“数+年(间)”。前者表示确数,后者表示约数。如:

(1)诸生幸而受六个年间的学校教育……。

(2)自去年八月起。迄本年七月止。一个年间之期货买卖额。

(3)拓务省之棉花自己自足以三个年五亿斤为目标。

(二)乱用或错用汉语词性

1.形容词用作动词,如:

(1)显著:我们集着一个德行……能将那要紧的修缮,给显著出来。

(2)谨慎:平日总得谨慎行为、保重身体、才好。

(3)坚固:应该首先坚固邻保的团结,再加以推广……。

2.不及物动词作及物动词用

(1)陶醉:……去陶醉大人先生们的迷迷之歌声。

(2)争风:……此剧写二不良青年争风侦探长之女公子。

3.名词作动词用

(1)利益:……藉此足以利益自己的生活。

(2)设施:国务院,是根据法律,设施种种行政的。

(3)经理:由本会拨定资金千万块,交由对于农业放款具有兴味之银行,组织团体经理此事。

4. 乱用介词

(1)当:……当少年时代,是受教育和努力修养之最好的时期。

(2)因:白磷火柴(即红头的)有自然能力,往往因天气炎热的时候,忽能自然。

(三)语体风格混乱

伪满洲时期的“协和语”在杂用日语成分及无视汉语语法规范的同时,在用词造句和行文构篇根本上不按照汉语语体表达。此类句子往往在语体表述上存在句子文理不通、语气不对并连用文言语气词“也”的现象。如:

梅雨时泼渐过、酷暑天气已来使至今日、为一年中皮肤生病发时之盛之际……故药物肤法,莫逾于天恩水,因杀菌力上颇强富于深奥之理想,且毫无刺力痛苦之者而皮肤病竟得豁然冰释、欲购虞请问日本东京芝区田村叮东京药或各药房、订买定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