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二集宝岛行 19、冲突

zyzhy678 收藏 23 71
导读: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二集宝岛行 19、冲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无独有偶,和韩国人一样,印度人同样在考虑,当然他们考虑的是美国人的建议,但是,经过慎重选择,面对中国自我感觉远没有象在巴基斯坦面前那末好的阿三最后还是决定保持中立。

一时间,周边国家纷纷发表声明,大多数国家的表态基本如出一辙,都对台湾的混乱局面表示关注,希望各国保持克制,以和平方式政治解决分歧。

韩国人的表态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在对美中目前正在紧张对峙随时随地可能发生的擦枪走火的事态表示了遗憾,但是,鉴于和中美两国都存在的“历史和现实的友谊”,韩国绝对保持中立,不同意任何方面通过韩国领空、领土及领海作为攻击的出发地,也不会为参加冲突的美军提供相关后勤保障,驻韩美军需要转场到第三国才能参加军事行动。

世人对于韩国的表态似乎都在意料之中,隔岸观火的欧洲人有一种很复杂的心理,当然,私下里面欧盟其实很着急,对于欧洲人来说,中美都是很大的市场和贸易伙伴,各中的经济利益不言而喻。

虽然从民族、宗教、文化、社会制度来说和美国人无一不是同根同源,可是,从心底里自认为是现代文明和经济起源的欧洲老百姓在潜意识里面对二战后才显示出獠牙的超级大国多少还是有些不满,甚至是一种莫名的敌意或者说是嫉妒。尤其是这次中美的冲突,这和当年大家齐心协力一起对付苏联人不一样,毕竟那可是只成天在自家院子外面游荡随时准备闯进来的北极熊,遥远的亚洲事情还是他们自己决定比较好。

自从欧中俄联合在伊朗摆了美国人一道以后,不知道多少的欧洲人在暗自嘲笑着牛仔,特别是德法躲藏在中国人后面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最重要的是长期被美国人控制的中东石油终于被梦寐以求的欧洲人获得了实际的突破,何况,还有如此巨大的潜在的中国市场在向欧洲人招手。傻子都知道,反正不论最终的输赢结果是什么,只要美国人日本人真正和中国人动起手来,中国市场上的美日商品必然将被上下一心的中国人给驱逐出去,而唯一有能力填补这个空白的就将只能是~~~垂涎那53%占有率很久了的欧洲人。

而且,在欧洲一些大型媒体的刻意引导下,台湾选前和“台南之夜”的血腥暴力行为所引发的欧洲老百姓对台南方面的普遍反感也是某些美国铁杆欧洲盟友们不太好明目张胆地支持美国人的原因之一。

因此,和亚洲周边国家急切想避免战争的心态不一样的是,欧洲人的表现是很平静的,千篇一律地表示希望双方克制。为了给世界人民留下爱好和平的好印象,德法俄等甚至开始了连自己都不相信有结果的“和平之旅”,在中美之间进行着繁忙的穿梭外交,希望沟通双方阻止战争。

所以,在普通世人看来不可思议的是,和多数欧洲人有着共同默契的美国传统坚定盟友英国人、意大利人、澳大利亚人表示除了在情报以外都保持中立的时候,一切也就自然而然地都在两个当事国家的意料之中。

当然,和欧洲人想法异曲同工的是那些在美国市场上和中国进行激烈竞争的国家,他们同样垂涎的是中国人在美国市场上那纺织品玩具等劳动密集型商品的65%的占有率,也自然地和墨西哥、菲律宾这样的秉承主子的意志指责中国“扰乱东亚秩序、破坏世界和平和安宁”的国家一样鼓噪着支持美国人的行动。

相对于美国人来说,就不一样,美国的老百姓对于中国的印象实在很肤浅,满脑袋里面装的是中国人抽鸦片,洗衣妇、中餐和香港电影里面的中国工夫。这也不怪他们,毕竟多年的负面教育和新闻、电影里面充斥的都是中国侵犯人权,中国干涉宗教信仰自由、中国人都是黑帮和卖淫的宣传。

相对于自家上班的道路何时塞车,哪家超市的东西更便宜些,自我崇尚为“民主、自由国家样板”的美国老百姓对于那些遥远台湾岛上的事情其实并不关心,甚至很多人并不知道台湾在哪里。

大多数美国人从来没有想过的是,其实自己的一切生活都和中国息息相关,美国人身上穿的中国生产的衣服裤子、脚上穿的是中国生产的鞋和袜子,头上戴的帽子也是,家里的电器、家具、厨具、玩具、床上用品,口袋里面的钱包、女士们的精美皮包具等等,甚至连贴身的内衣和短裤也是中国生产的,最多也只不过是仅仅换成了自己熟悉的意大利或者是法国的牌子而已。

他们也不知道,如果没有了中国的廉价商品,美国人平均每年要多花费2000至4000美元来购买非中国产的生活必需品,同样,如果没有了中国历来都在以外汇储备购买美国国债来支持美国的消费型经济的时候,他们必然将付出以国民生活水平狂降和通货膨胀的惨重代价,虽然这样的打击同样也会严重地伤害中国自己。

但是,经验告诉了美国总统们,只要发动对外战争,国内的老百姓几乎会是100%的支持总统,虽然,时隔多年以后美国人常常会对以前发生的“在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而表现出一些反思来。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在国内,美国媒体和政府一样无一例外地历来将台湾视同为一个国家来对待,而在国外的什么演讲、三不、公报什么的都是以CNN等在国内并不占据优势的媒体来报道。

正因为这样,战后的美国历史其实就是一个美国政府在国内拼命掩盖欺骗选民而在国外不断地进行着战争和战争叫嚣的历史。

=☆☆☆☆☆==☆☆☆☆☆==☆☆☆☆☆==☆☆☆☆☆=

果不其然,“永康事件”后已经先入为主接受了军方宣传的多数美国人义愤填膺地要求政府采取强硬态度,因为和美国主动攻击伊朗人不同的是~~~~~~现在是执行和平任务的美国军队受到了攻击,3名美军士兵的尸体和十多个伤兵的现场描述更是激起了美国人的“义愤”,何况现在是美国军人是要准备解救饱受中国和台北压制的台湾人民呢。

当然,有些人还是是清醒的,洞悉政府和军方想法的他们在一些非主流的报纸和电视上对美国人进行呼吁,要求他们改变态度,但,毕竟他们人少力单,况且在美国,由一些中小进口商们组成的宣传团队哪里是大军火商及公关公司们的对手呢?

。。。

到4月30日8点,北方第4军团4个旅、第6军团2个旅6万余人驻扎于永康;第6军团3个旅防守玉井;台中、南投西部一线及新竹、台北、基隆、宜兰等北部广阔地区由北军第1、2、3军团驻守。

南军第1、第3师5万人驻扎永康附近,第2师驻扎旗山、甲仙一线;第4师驻守花莲,第5师为预备队防守南部地区。另,美骑1师3个团驻扎永康附近,美第82空降师第31旅(原31旅在伊朗覆没后重建)及陆战1师等分散驻守高雄、台南、花莲、台东等地。

整个台湾地区,美军地面部队为9个团4万人,已经获得转场2个联队120架战斗机,其中:72架F16,24架F15,24架F-22。海军方面,美国人云集了5个航空母舰战斗群分置东北及西南方向,24艘核动力攻击潜艇。

航母上400余架战斗机那令人恐惧的攻击能力才真正是美国人的底气,而最近最近的中国大陆前线机场距离他们约600至800公里左右,似乎不太可能象欺负林肯号那样轻易地突破强大的防卫系统。

获得国内民意支持的总统很快就正式下令军方可以在台湾自由行动,清除所有抵抗的北军,当地时间4月30日9点05分,美陆军骑兵第1师向北军的进攻则真正拉开了战争的序幕。

已经和美国人进行最后沟通而没有任何结果的北京同样正式命令已经登陆的两个集团军可以协同或者单独地采取任何的方法来打击美国人。正在云林、台西一线待命的第38集团军第150、171两个师4万余人接到命令后正越过嘉义全速向南靠近过来,准备支援北军第4、第6军团。

消息传来,欧洲人和日本人都已经在开始暗自高兴,看来中国人和美国人之间的战争已经正式开始了,可不能让他们随随便便就停下来,日本人早就开始了悄悄的动员,已经满装了4个师团,准备等中国人和美国人疲惫不堪的时候在适当的时候来一下。。。

和大多数人预料的一样没有任何的悬念,在美国人空军的打击下,正在和美国人对峙的北军第4军团4个旅、第6军团2个旅6万余人仅仅短短2个小时就支持不住,损失了67辆坦克和4000人,即撤退30多公里到台南县附近方才停止了溃败,重新组织防线。

美骑1师113、124装甲团没有乘胜前进,而是小心翼翼地以南军开路,4个多小时后才再慢慢地推进到台南县南面6公里处并继续等待位于台南市的另外2个团的增援。

与此同时,士气高涨的南军第2、3师从左镇、旗山、甲仙3个方向同时对驻守玉井的第6军团3个旅压迫过来,企图逼迫北军退回北面的大埔地区,以保证北进美军的侧翼安全。

其实,只要看看地图就知道玉井的重要性,没有了玉井,北军要么向西北退至台南县,要么向北退至下坑或者嘉义,北进的美国人右翼就不会再有任何的后顾之忧可以全力向北攻击台南县。

在军团司令的严厉命令下,北军以3个旅不足12000人的兵力依托既设阵地全力抵抗对方3倍兵力的进攻,双方血战5个小时,北军在击毁对方62辆装甲车及大量的人员后自身也在美方空军打击下损失57辆坦克、3架直升机、阵亡2700人,受伤4000余人。面对继续蜂拥而来的南军,第6军团被迫命令他们后退至楠西镇再次组织防守,但已经只剩下21辆坦克,30余门火炮,可用兵力不到7000。

面对5个团的步步逼迫,楠西镇~~~这个可以控制台南和嘉义两条通道的三叉路口已经岌岌可危。

楠西镇,位于台南县东南30公里,台南市东北44公里,向南越过玉井再向东17公里就是甲仙,可以通往台东;向南29公里就是南部的交通要道旗山镇,可以辐射台南市、高雄市及广阔的南部地区。

和玉井镇不同的是,这里是北军防守敌人右翼进攻的最后屏障,左边就是西部的沿海平原地带,而一旦没有了楠西镇,南军可以向西北配合美军夹击台南县或者经过吴凤庙向北进攻嘉义地区。

让人疑惑的是这么短的距离为什么如此的难以通过,主要因为这里是多数大陆人知道的为熟不多的台湾地名~~~阿里山所在,短短的几十公里就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条山区公路而已,所以这也是北南双方及五角大楼都异常地关注这里的原因。

现在,防守这里的是第6军团副司令黄少亭少将指挥下的第114步兵旅、第123机械化步兵旅和第151装甲旅经过上午的血战已经不足11000人。

占领玉井的第2、3师正在频繁调整部署,看来要不了多久就要进攻了。但是,剔除伤员以后黄少亭手里面的兵力不过7000人,只剩下21辆坦克和30余门火炮,而且弹药补給已经不多了,面对美国人的飞机和18000人的叛军地面部队,黄少亭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防守这个最后的屏障。

多次催促嘉义的军团部请求增援,14点退回楠西镇的时候终于被告知大陆军第171师2个团已经从云林出发,正全速向楠西镇靠近,大约17点到达。军团部要求黄少亭无论如何也要再支撑到援军到来。但是,当得知援军只有区区7000人的时候黄少亭表示了怀疑,毕竟叛军坦克还有不少,不过解放军那顽强的战斗力可是全世界人都知道的,也许可以弥补他们装备上的落后吧。

对面的叛军却不可能给黄少亭喘息的机会,15点20分,重新调整了部署的叛军就已经开始了进攻,天空中的美军人在叛军飞机的配合下首先就对楠西镇进行了30分钟的轰炸,前沿阵地刚刚挖好的工事在20多架F16的攻击下已经被破坏怠尽,400多名士兵在瞬间就被夺去了生命。

看见头顶上的飞机和战友们的惨状,北军的官兵们纷纷抱怨起来为什么自家的战斗机不来掩护?

不是北军没有战斗机也不是空军畏惧战斗,而是秦总拦阻了陆军司令的支援要求,联合作战指挥部经过异常激烈的争论最后达成了一致,在没有对美国人的空军进行有效打击以前北军的空军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和美国人战斗。那是因为,作为美制战斗机,敌我识别、电子设备、武器系统甚至包括训练都是由美国人提供的,里面暗藏的缺陷和后门又谁能说得清楚?真要强行上去拼命的话,恐怕要不了半个小时就得全军覆没,何必去做无谓的牺牲呢?

当然,这些原由下面的基层官兵们可能并不知道,但是作为一个少将,黄少亭猜也猜得到。叹了口气,在心里不断鄙视那些不惜花费巨额美元却最终只是买回来些美式“花枪”的政客们,转身对宪兵排长传达了命令“告诉弟兄们,死守2个小时我们的增援就要来了,没有军团部的命令就擅自撤退的,就地正法,也包括我自己”

15点52分,第2师自右,第3师自左直接以40辆坦克为前导向北军猛扑过来。

。。。

已经连续击退第3师4次营团级的进攻了,第114步兵旅少将旅长王晓明地从前沿指挥所站了起来,脸上的汗水和灰尘早就搀杂一起形成一道一道的迷彩一般,看见阵地前的叛军杂乱的积尸,转身再看看手下,刚才参谋长汇报说已经只有600多人可以继续战斗,一个旅,早上还有将近6000人,两仗下来连伤员算上都还不到2000人,哎,这仗打得真窝曩,看见天上的飞机不停地在轰炸自己的士兵,王晓明心里在滴血。。。

敌人马上又上来了,已经没有预备队了,后面不到300米就是副司令的临时指挥所,王晓明命令将剩下的几十名重伤员送到后面去的时候却发现阵地上面的士兵开始鼓噪起来,一些士兵干脆向后面跑来。

“干什么你们,都给我回去!”王晓明一边大声喝斥一边带着几个人迎了上去。

当跑过来的四五十个士兵们看见旅长和他后面几个杀气腾腾手持M16的宪兵的时候都站住了,但马上又纷纷闹将起来,场面乱腾腾的但是王晓明还是听清楚了,士兵们是说有个军官和军医合谋假装受伤下去了。

王旅长马上命令宪兵去把那个军官给追回来,发现士兵们说的那个军官竟然是司令官的侄子~~~第255团3营长侯应武中校。

不敢造次的王旅长走过去,看见侯应武虽然满不在乎地和自己对视着,但是受伤的那条腿看起来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心中怀疑的他亲自将腿上密密麻麻裹着的纱布剪开后发现侯应武身上确实没有什么伤。

“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震怒的王旅长冷冷地问侯应武。嚣张的侯应武还没有回答,涩涩发抖的军医官就已经“扑通”地一声跪了下来抱住旅长的大腿哭嚎起来:“旅长,旅长啊,我~~~没办法,是他逼我的呀~~~旅长啊~~我。。。”

话没说完,“呯”的一声,王晓明收起枪踢开军医转身对已经冷汗链链神色慌张的侯应武一字一顿地说到:“我~~~~看在你舅舅的分上,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和他一样!要么~~~马上拿着枪给我回去守着,被打死了,我~~~算你阵亡!守不住,我会~~亲自~~给你一枪!!”

18、遭遇

小小的风波暂时过去了,看见侯应武已经搭拉着脑袋回到了阵地上,士兵们虽然还有些不平但基本上已经算是比较满意了,纷纷扛上枪回到了自己的战位上等候敌人的下一次进攻。

10分钟不到,第3师再次扑了过来,这次,同样被严令20分钟拿下阵地的第3师已经没有了退路,将最后剩余的7辆M-60和能够上战场的2000多名士兵全部派了上来,准备一举突破占领阵地。

王晓明也从一个阵亡士兵手里拿过一挺机枪,默默地架在阵地上,心里默念着“1、2、3、。。”

M60坦克距离表现阵地已经不到1200米,王晓明叹了口气,转身看看同样只有些轻武器的士兵们,斜视过去却发现参谋长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具火箭筒架在工事上,哎~~~~,要是有反坦克导弹就好了,这个距离上可以保证九成九的成功率,火箭筒?别浪费啊,马上示意旁边的一个排长把火箭筒接过来。

1000米。。。800米。。。坦克好象是要欺负北军已经没有坦克和反坦克武器一样,这个距离上都还没有开炮。

700米,现在甚至已经可以清楚地看见M60上100毫米口径炮管里面发亮的膛线,黝黑的炮口象死神的血盆大口一样不停地向北军剩下的士兵们逼近过来。

王晓明暴喝了一声“打~~~~”,M27班用机枪那熟悉的“达~~~达~~~”声音欢快地叫了起来,旁边的士兵们看见旅长亲自上一线,萎顿的士气也被小小地提升了一下,纷纷用手里面的M16射击起来。

遭到打击的南军步兵趴在地上也用手里面的步枪回击着,“通~~~通~~”,M60开始了炮击,11磅重的炮弹不停地落在阵地前沿,不断地有北军士兵被腾起来的弹片击中,一线阵地上士兵的数量在不断地减少,但是军人的荣誉和战友的鲜血让他们对叛军充满了仇恨。

“呼~~~~,紧接着又是一声“呼~~赤”,王晓明知道身旁的那个排长将手里面最后的两发火箭弹发射了出去,一枚打在地上炸死了两三个叛军,另一枚直接击中了正在翻越一个小斜坡的M60而暴露出来的左引导轮上,遭受了突然打击的坦克“哗~~~~~”地履带被断裂下来,炮管猛然向前伏低,正被射出的一发炮弹“通”地打在前面的地面上,M60那庞大的身躯挣扎了两下又无奈地躺了下来。

“打得好!”旁边的两三个士兵兴奋地叫喊,另外2辆M60却立即转过炮口,“空通~~”两声,看见不好的王晓明急忙下意识地向左翻滚了两下,抬头发现炮弹准确地砸在刚才发射火箭的位置上,那个排长挣扎着对旅长伸出手来,呻吟着不甘心地问:“旅~~旅长~~~为~~什么。。。我们~~的坦克~~呢~”

排长的手猛然地落了下来,似乎还在向旅长要求答案。

是啊,我们的炮呢,剩下的士兵们都在疑问着。

剩下的坦克仍然在一边开炮一边继续逼近,对坦克已经没有任何有效攻击手段的他们只能撤退了,但是不足500米的距离,向后撤退的话只能是坦克和大口径机枪的靶子,而且他们已经是退无可退了,后面就是军团的前进指挥所,王晓明发现剩下的士兵们都在注视着他,心里的痛苦却没有任何人可以理解。

王晓明转身命令到:参谋长,~~带领弟兄们撤到指挥所去,告诉副司令,我已经。。。

参谋长没有回答,却怔怔地看着前面,王晓明顺着眼光看去,却见敌人的坦克正在原地转向后面,旁边的散兵也纷纷朝后面跑回去,为什么?他们为什么撤退?

援军!一定是援军!

王晓明扭头看见后面十多辆陌生的坦克和穿着淡墨色军服的军人正在从后面的斜坡上开过来,心里一紧,正准备猛然站起来却才发现右臂火辣辣地剧烈疼痛着,原来刚才被飞来的弹片划伤了,王晓明无力地指着参谋长“你~~~做好~~~。。。”已经准备殉国的他突然觉得头晕目玄,一下子坐倒在地上闭着眼睛大口地喘气着。

参谋长一个健步跑了过来蹲在面前,看见旅长没有什么大问题急忙回答:“旅长,你放心,先休息一下”。

转眼,坦克在三四十米距离外停了下来,领头一辆坦克顶盖被打开,一个中年军人跳了下来在旁边十几个人簇拥下大步走来,肩膀上闪闪发光的是~~~~两杠四星,是个大校,对大陆军还是比较熟悉的参谋长知道那可至少是个副师长以上的军官。

看见一个军职和军衔都还比自己高一个级别的长官参谋长马上立正敬礼,对方也向自己回了一个礼,人还没有走到面前对方那豪爽的声音已经传递了过来。

“对不住,我刘东岳可是对不住了弟兄们了,5个小时的急行军才赶来~~~阁下是?”

“报告长官,卑职陈北平,第6军团副司令黄少亭少将指挥下的第114旅上校参谋长,这是我们旅长王晓明少将,他受伤了。。。”陈北平紧紧握住对方伸过来的大手。

“医务兵,马上送王旅长下去。好!辛苦了,谢谢弟兄们了,哦,我是第38集团军第171师副师长,这是我们第309团团长,这是309团1营长。

陈北平上校,按照联合指挥部的命令,现在是~~”刘东岳看可一下自己的手表:“现在是4月30日17点13分,我们正式接替贵军防务,1营长~~”

“到!”

“立刻接替112旅的防务,同时给休息的弟兄们送些我们的給养品。陈北平上校,请弟兄们先下去休息吧,留下三四个熟悉地形的向导就可以了,现在请你先带我去拜会一下你们的副司令。”

和楠西镇的战斗几乎相同的时间,美国人骑1师4个团在叛军第1师的配合下也向台南县发动了进攻,其中第113装甲团为左翼,124装甲团为中路,叛军第1师第2、3旅为右翼,美第179团,290团为后援。

在美军强大的压力下,北军第4军团4个旅第6军团2个旅进行了激烈抵抗,苦战4个小时后仍然不能坚守被迫于4月30日13点退回台南县,意图依靠城市和美国人进行巷战。

美军并未对城市发起进攻,而是以第113装甲团、第179团组成第1战斗群直接斜向攻击台南西北方向的义竹镇,同时将后方待命的陆战1师2个团前进至珊瑚潭,防备可能出现的北军迂回。

防备义竹镇并不充分的北军第4军团第9旅在稍后到达的从学甲镇前出的叛军第1师第1旅夹击下迅速溃败,全旅5400人60辆坦克逃回北面补子镇的时候不到2000人和27辆坦克,北军右翼防线被撕裂。

惊愕的第4军团司令黎剑峰在饱受国防部责难的同时命令驻扎东石镇的军团预备队第17旅火速赶到第9旅防区,争取坚守至少4个小时等待38集团军的增援。

稍后的局势变化让整个北军目瞪口呆:第17旅赶到补子镇才半个小时,下属的2个步兵团就发动了兵变,杀死了毫无防备的第9旅旅长和17旅278装甲团团长并扣押第17旅旅长宣布脱离北军。

随后,第9旅官兵在参谋长孙玉树上校的带领下会同第17旅278装甲团官兵乘叛军清理和逮捕亲北方军人的混乱时机发动了反击,经过2个小时的血战一举将叛军击溃,击毙1个团长及叛军300多人,剩余叛军2200人及11辆坦克在叛乱团长牛多益的带领下逃向南面的美军阵地,混乱中,拒绝南行的第17旅旅长被叛军残杀。

补子镇的北军1个半旅的防守兵力本来就已经捉襟见肘,经过叛乱,2个旅剩下士兵不到3000人和19辆坦克,面对随后就发动进攻的美军,孙玉树上校根本不能组织有效的防御只能按照军团部的要求撤退至北港。

现在,第2、6军团处境不妙,不仅台南县被包围,嘉义县右翼也被洞开,最重要的是,美军可以顺着沿海地带的两条公路直接向北攻击前进,自浊水溪以南的西部广阔平原已经无险可守,台南、嘉义等地的北军及第38集团军直接暴露在美军重装甲部队的攻击视野内,而且已经前进至楠西的部队最后将被迫全部撤退云林县附近地区才能组织有效的防守。

因此,由第38集团军迅速接替防务确保金湖北港一线不落入美军控制以换得北军的重新调整部署的时间也就成为了北军的唯一选择。同样,能否迅速占领北港也就成了美军是否可以全部控制浊水溪以南并逼迫北军2个军团及第38集团军后退至浊水溪以北的南投彰化地区的关键所在。

美国人当然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立即以第1战斗群向北港进攻,同时分出叛军占领东石再向北进攻金湖以图两路攻击前进。

正在三条仑待命的第38集团军第174师2个团就近接管了金湖防区,并火速分出了一个团支援北港的北军部队。同时,秦总命令正在台西、虎尾附近集结的第192师以营连为单位直接向南至北港金湖集中,务必在1小时内达到并组织有效防守,丢了北港,团以上军官都不用再待在台湾了,全部回家去!

中美两军在台湾的第一次遭遇也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了。

北港,并非什么港口,仅仅是个5万人口的小镇,距离台湾海峡还有17公里。在这里,平原出产的优质大米和久富盛名的嘉义水果是当地居民的主要经济来源。和南部地区不一样的是,这里虽然也是农业人口占据多数的非工业化地区,但是由于北港紧靠嘉南城市群,又地处平原便于机械化耕种,农业人口的就业压力显得不是很大,而且近年来免税出口农产品的政策让他们获得了较大的经济收益,况且本身就属“外省人”居多,和大多数西部居民一样,他们同样是反对台独的主力。

听说协助北军防守南部叛乱分子的竟然还有海峡对面的军队的时候,大多数居民也没有显示出过分的惊惶来,照旧和以前一样,倒是有不少小孩子背着大人偷偷跑出来要看看大陆军队是什么样子。

当第38集团军第174师的352团从西面金湖镇赶来接替孙玉树上校进入阵地的时候,美国人的前锋~~由第113装甲团和第179团组成第1战斗群距离北军不过区区6公里的距离,让孙玉树上校连呼幸运。

拿着望远镜,第1战斗群司令~骑1师副师长海。约瑟准将发现敌人阵地上那正在迎风飘扬的两面军旗~~~左边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满地红到没有什么,右边那面鲜艳夺目的是~~~中共的?得到空军侦察和电子监控证实的海。约瑟准将不禁踌躇起来,台南方面的太平洋战区倒是命令“一直向前,直到占领北港”,但是没有说遇到中共军怎么办?还是小心些为好,要是不能真正领会上级意图的话,詹金斯可就是个榜样,陆军四星上将又能怎么样?能还不是被当作替罪羊。毕竟好象总统先生的命令是“清除敢于抵抗的北军”而已,也没有说遇到中共军要怎么样,还是请示台南总部吧。

没想到,美国人还没有得到正式答复,南军第1旅就已经率先冲了上去,一边开着枪炮,还一边吆呵着,看得美国人直摇头,还当那是北军呢?也不看看阵地上是谁?

看见主子还没有开始行动当走狗的叛军就迫不及待地想先挑起战端,第174师352团团长侯先义大笑了起来,孙玉树上校立马就猜到了他大笑的原因,苦笑着叹了口气。

352团3营按照团长的命令当先就给了叛军一个下马威,前出火力侦察的叛军第18团第1营被一顿霹雳般的炮火打得灰头土脸,才12分钟就丢下了2辆M48H5“勇虎”和3辆M41D以及60多名士兵的尸体,狼狈不堪地跑回了本阵。

潜移默化中已经接受了保存实力想法,同时又异常心疼损失的旅长王贸丰上校不顾手下的劝阻跑去和美国人交涉为什么“友军”不协同一鼓做气地攻占北港?

“王~上校,我们美国军队~~~还没有接到和中共军开战的命令或者是许可,当然不能和你们一起去”海。约瑟准将两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

“都已经半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有回音?”王贸丰对美国人一路上都让自己打前锋当炮灰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口不择言毫无礼貌地质问着。

“王上校,你是在质问友军的长官吗?!”海。约瑟准将对于这个敢质问自己的诚实也就是怀疑伟大美国军队的小小南军上校咆哮着。

“不,对不起,将军阁下,我们旅长也是着急,请您原谅。”看见情况不妙的参谋长边道歉边把旅长拖走。

“什么东西,一路上就让老子去当炮灰!还他娘的说没命令!有本事别在我面前摆个准将的臭架子,和共产党去拼一下啊!”说到这里,王贸丰不禁对自己由团长晋升旅长却没有当上少将而气愤起来,整个南军16个旅里面只有3个旅长不是将军,很不幸,自己也和预备役的7个旅长一样是上校。

好歹老子也是正牌军校出来的,只不过就他娘的不是蔡义武的亲信而已,蔡义武这家伙,“起事”的时候封官许愿的让弟兄们给他卖命,当了国防部长就为了平衡他娘的各方利益把老子给甩了,要不是在“3、3首义”的表现得到总统赏识,恐怕连旅长都当不上。

王贸丰还在那里一个人闹别扭生闷气却不知道海。约瑟准将更不爽,说是没有正式命令,其实在第1旅还在挨打的时候他就已经接到了台南太平洋战区总部的回复~~~~“在适当的时候,可以采取任何方式攻击阻拦占领北港的任何武装人员。。。但同时必须保证是中共军队率先进行的攻击。”

拿着这张狗屁不如(引自海。约瑟回忆录《到底是谁先开的枪?》)的电报,海。约瑟抱怨连篇,和台南总部再次电话联系得到的答复说~~后面的要求是按照总统和国防部长的命令添加上去的。

现在是对方在守,中共军队已经用军旗表明了自己的所在,难道还能让美国军队走上去把他们用“遭受了主动攻击后才能进行攻击的方式”赶出去吗?

无奈之下的美国人冥思苦想了20分钟,才命令调整部署,以第1旅从左翼强力攻击国民党军,美179团随后跟进,由美113装甲团和从补子逃来的叛乱团长牛多益部为右翼集团略微等待,如果中国人敢主动攻击左翼里面混杂的美军的话,那末就是中国人先开的枪;要是他们不敢先开火的话,那末不就很轻松地占领北港吗?

呵呵~~~~海。约瑟不禁开始对自己的睿智感到兴奋。

在望远镜里面获得信息的团长侯先义哑然失笑,美国人竟然想出了这么下流的办法来逼迫敌人来打第一枪,也太难为对面那个美国将军吧?哈哈笑完以后,侯先义转身对孙玉树上校问:贵军准备如何打退美国人呢?

。。。

5公里的距离对坦克45公里的时速来说,不过也就是7分钟不到的距离而已,叛军M60幽黑的身躯无情地从稻田里面碾压过去,把下面那柔弱的禾苗蹂躏得体无完肤。M系列战车及叛军零乱的悍马车队在后面不太远的距离上吊着,28辆M1A2也在后面1000多米的距离上向前跟进,天空里面当然还有地面部队必不可少的AH-64D。

只是,队伍看起来着实有些让人觉得可笑~~~~虽然全都是美国货,但是南军那祖父级的M41轻型坦克、二大爷级的M48,还有老爷级的M60与美国人那孙子辈的M1A2坦克混合在一个浩浩荡荡不断向前滚动着的编队里面,就犹如一个“家庭”犯罪集团要集体杀到别人家里去抢劫一般。

距离对面的北军阵地不过2000米,镇定一下神色再调整下心态,17辆M60和24辆M48,第18团的全部家当可就都在这了,这次旅长可下了血本全被派了上去。别说,美式坦克看起来就是要漂亮些,后面的美军14辆M3也紧跟上来了,大陆仔还没有开炮,看来是被美国人吓到了。

威风凛凛的“老”M坦克已经率先进入了战位,41门105毫米口径和90毫米口径的坦克炮按照约定好的方案同时向对面阵地上开火,现场还是很壮观的,“通~~~通~~”的声音是此起彼伏,煞是热闹。对于第1旅来说,管他对面是北方佬还是支那人,反正我干爹在后面撑着呢。

“呜~~~砰”,突然,大量的榴弹从数个方向毫不犹豫地呼啸着飞了过来,准确地命中在分成3大块的叛军坦克周围,炮弹里面夹杂着的一些发烟弹腾起的烟尘、白雾和四溅的土块灰尘以及爆炸产生的黑烟交杂在一起将叛军坦克瞬间就包围了起来。紧接着,又是一群炮弹砸了过来,这次有曲射炮也有平射的,中间不停地传来“崩~~轰~~”的声音,几个庞大的不规则物体从烟尘里面飞了出来,又狠狠地砸在附近几十米外的地面上,夹杂着“咚~~~”的声音,整个大地似乎都在颤动。

后面六七十米处的M3战车上正在紧张观察着的美国人愣住了,这~~这~~~需要多少门炮?对面到底多少共军,有这么多的大口径火炮?

烟尘散去,别说是后面的美国人,阵地上剩下的叛军坦克手们同样在惊厄,两次再简单不过的炮击,41辆坦克已经有9辆趴在地上:3辆M60炮塔被掀翻,看来刚才那震动大地的“咚~~~”的声音就是这样来的;1辆M60、3辆M48前装甲被击穿了至少是200毫米大的洞,黑洞洞的口子在阳光的照射下看过去就象地狱之门一样令人生寒;2辆M41干脆就象是被一把利剑砍过去劈成了两半的玩具一样,内部的仪器和火控系统已经被引发的爆炸送得不知道上哪里去了。

乘着观众们还在欣赏那9辆刚才还在开炮现在已经零乱摆放着的坦克尸体,西北方向不到2公里的地方突然出现的10余辆坦克正在轰隆隆地快速逼近过来。

“那不是北军的,是中国人的T-2007,OH!快撤退!你们还在干什么!”海。约瑟已经顾忌不了保密了,抓起对讲器大声地下达命令。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