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个美女同事一起电梯里被困了一夜.完整版

和一个美女同事一起电梯里被困了一夜




事情还要从我刚毕业的时候说起。那时候我还在公司新成立的拓展部。妈的,这个部门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很吊,可TNND,真正干的都是些狗日的烂活。而且因为部门新立,很多杂活要干,所以每天都要加班。再加上我是个新人,所以每次再班,基本上都是我最后一个走。

那段时间过得简直郁闷极了,甚至比高考的时候还累。我常常会忍不住的去想:我这辈子是不是就这样了,每天就是工作工作,直到变老死去。

记得那天是星期三,一个不痛不庠不好不赖的日子。我依旧是最晚一个下班的衰人。搞完所有的事情以后已经八点多了,外面的世界早已经黑了下来。我从拓展部所在的八楼坐电梯往楼下去。电梯开到五楼的时候停了下来,然后门开,有人往里面进。

靠!原来公司里还有人和我一样晚下班。我心里先是有点平衡的感觉,但马上,这种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惊艳的感觉。

从外面进来的是一个女人,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眼大嘴小,腰细腿直,长发盘着,一副少妇的打扮。那女人见到我之后,望了我一眼,微微有些惊讶的表情。

当她的眼光望过来的时候,我竟然有一种被刺穿的感觉。其实她的眼神很温柔,但不知怎的,那温柔的眼神就仿佛利剑般一下子穿过了我的心。我感到有些畅快,还有些茫然。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无法抵挡的感觉。




那女人看了我一眼后就没再注意我了,进了电梯后,她站在了电梯的另一边,离我远远的。然后,电梯门慢慢关上了。在电梯门合上的一瞬间,我的心里居然有了一丝禽兽般的念头。但那种念头只是一闪而近罢了。然后我就一直不安着。

其实这个女人长的也不是十分漂亮,但看上去很有味道。一种成熟的少妇的味道,一种温柔的女人的味道,一种人淡如菊的味道。

电梯里面十分安静,只微微有些厢体向下移动的声响。我两眼盯着电梯上亮着的红色数字,直盼望着它能够跳得慢一些。当然,眼光偶尔是会飘向那个女人的。由于我的位置是在她的斜后方(呈四十五度角的样子),所以,把她后面的身材看得十分透彻。腰肢纤细的无法形容,PP却又相当的丰满,那种感觉,简直让人就想摸两把。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十分X L的男人,虽然我比较爱看日本AV,但和色狼之间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但不知怎的,今天天见到了那个少妇,我的心里却一种十分冲动的感觉。可能是这段时间过得太过郁闷的吧,我的心里渴望一种刺激。也可能是最近看人妻的片子看得有些过头了,搞得分不清现实和AV世界了。反正就是一种十分难言的感觉。真想一把把那个女人扯进怀里好好亲热一下。

电梯里很暗,昏弱的光线下,那女人的身上像是被蒙了一种朦胧的诱惑,同时,一股子淡淡的香味不停地透过鼻管往我的神经里送。那味道闻起来让人浑身都觉得舒坦。我在心里大叫:电梯呀电梯,你能不能下得慢一点,最好你TM能给我停下来,算我求你了好不好?让我和这个女人多呆一会吧!

我也知道我很无聊,这样在心里乱喊很是幼稚,可是让我万没想到的是,这电梯还真TM给面子,眼看过了二楼马上就要到底了,它居然轰得一声响,停了下来。然后电梯里猛得一黑。接着是那女人的尖叫声。

我一开始也吓了一跳,但马上,就有一种发自心底的笑想要笑出来。NND电梯,我太爱你了




女人的尖叫声一直在我耳边激烈地响着,直到我拿出了手机,让电梯里有了些光亮。

我的手机一亮,那女人立马就不叫了,而是以最快的速度移到了我的身边。在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女人们最怕的东东不是色狼和淫棍,而是黑暗、老鼠和小强。像现在这种情况,我完全有可能大吃这个女人的豆腐,可是她还是毫不犹豫地靠了过来,这摆明了是送羊入虎口嘛!

不过我当然不会那么X L的啦!怎么说我们也是一个公司的人嘛!她从五楼上的电梯,估计是采购部或是财务部的人。财务部我去过二次,好像没见像她如此抢眼的少妇,那么她应该是采购部的姐姐了吧。

我在心里分析她的成分,她先开口了。快去按铃呀!她说,一把很温柔动听的声音,只不过语气是完全慌乱的那种。

她的语音搅得我心头一酥。我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个什么卑鄙龌龊的念头:她叫床的声音是不是也这样温柔好听呢?

这时候我的手机又黑了下去,电梯里又变成了一团漆黑。黑暗里我似乎感觉到那个女人哆嗦了一下,然后她居然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手不停地抖着,想是十分的害怕。

别怕!我说了句,然后紧接着按了一下手机,手机又亮了起来。这种微芒在黑暗中竟显地出奇的明亮。可能是太害怕或是太紧张了,电梯里虽然有光亮了,可那女人的手居然还扯着我的胳膊。

我一阵心花怒放,忍不住又开始想入非非。那女的在我身旁说:快去按铃呀!

我嗯了一声却没有动。她大声说:你怎么还不去呀!话声里居然有了点儿生气的味道。

靠|!我在心里暗骂:你不晓得自己去按吗??你又不是够不着!看来女人都是一样,不管出了点什么屁事,总是想着依赖男人。

你拽着我,我怎么去呀?我小声咕哝了一声。那女人这才发现她还拉着我,呀得又是一声尖叫,手闪一样撤了回去。由于我俩离得很近,我手机上的光正映在她的脸上。所以虽然很暗,但隐约仍能看出她弄了个大红脸,红富士一样,微光下显得异常娇艳,直让人想咬上一口。

我松开我后,我就往门口那边去准备按铃。想想真TM好笑,明明是她站在门口,我站在里面的。没想到电梯当掉以后,居然她不去按铃反而往里面跑。不过回想起她刚才的窘态,还真是挺可爱的。靠!成熟女人的可爱,比那些小丫头片子的可爱更加可爱! 平时坐电梯的时候,经常会见到那个警报的按铃,不过从来也没在意过。因为几乎从没想过自己会被困在电梯里。没想到今天还真的被电梯给忽悠了一下子。不过这是我自愿的。NND,最好保安部现在没人,最好修电梯的人今晚不要过来。我一边在心里胡思乱想,一边伸手按下了警铃。按完铃后,我就将手撤回。

我这人做事有个毛病,就是不管干什么,我的动作幅度都很大。我按铃撤手的动作也比较大,手肘撤回来时候比较向后。就在我撤肘的那一瞬,我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肘似乎碰到了一个什么东西。软软的,很有弹性的感觉。我觉得自己的性<!-->欲被小小的刺激了一下。我马上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那女人的胸。我赶紧把肘往前一移。其实我是很想在那里多停留一会儿的,但是本能的反应却让我离开了那个地方。把肘移开后我有一点点的后悔。然后扭回头,果然,那女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身后了。想来她是暗怕一个人呆在黑暗里吧,所以我到哪儿,她就跟着到哪儿。

我回头后仔细瞟了一下她的脸,想看看她对我刚才不小心触了她的胸是个什么看法。没想到她居然神情自若,一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的神情。我心里一阵失望:难道我刚才碰到的地方不是咪咪?不过似乎好像我碰到的地方就应该是咪咪才对呀!虽然我比她高不少,但是她踩着高跟鞋,咪咪又很挺拨,我碰到的地方极有可能是她的咪咪。而且,那种弹性的感觉,那种柔软的感觉,一定没错!

那,她为什么会一副神情自若的表情呢?估计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吧。或许是她觉得这只无意中的事情,所以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又或许是她此刻心中已经被恐慌给塞满了,所以没察觉到刚才那一下。

我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分析刚才那个问题,那女人却是丝毫不知,见我回头,紧是问:按了没?有没人来?

按了。我说:等等吧,估计人一会儿就到了。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只盼望保全部的那帮SB们最好集体外出了。

女人哦了一声,然后安静了一小会儿。过了大概能有个三四分钟,没见有人来,她沉不住气了,又说:怎么还没人来?要不,打110试试吧!

呵。好啊。我说。心里却好笑,打110,别的我不知道,那帮鸟人的办事效率我还不知道吗?靠他们还不如自己想办法爬出去。

但是美女既然要求了我当然照办,当下给110打了电话。电话打完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有人咣咣地砸电梯门。接着似乎有拉扯电梯门的响声是从低下不远处传来。故意是有人在一楼门外把门拉开了。紧接着,声音扯着嗓子喊:电梯里面有人吗?

操!妈的电梯里面没人那是谁按的铃?我在心里暗骂。估计是那群保安或是维修部的来坏我的好事了。

那女人听见这个声音仿佛见到救星一样,大声叫:有人,有人!她几乎要把嗓子扯破的那种感觉,生怕外面的人听不见。寂静里,她的叫声愈发显得响亮。

见她这么兴奋,我居然有了一种没冷落的感觉。妈的!这帮人一来,估计就没有老子逞威风的机会了。心里郁闷着,耳朵旁那女人的声音却仍在响:怎么回事?是不是电梯坏了?

然后上面的声音说:不是!现在停电了!

停电?我心里一动,问:什么时候来电?

那声音说:里面还有一个人呀?你们一共几个人?

两个。我说

那声音说:这就好了。刚才我们给供电局打过电话了,他们说好像是哪个地方出事故了,所以才会停电,他们已经在抢修了,估计过一会儿就会来电。你们既然有个伴,那就不要惊慌,一起等一下就好了。

哈哈!我心中大喜。感觉就好像被人间大炮发射了一把似的。至于供电局的那群爷,我一向对他们抢修的速度有信心!哈哈!这下可好了,现在应该考虑一下接下来的时间该怎么渡过了。

啊?那女人却啊的一声,声音里透着失望忧虑焦急彷徨。

外面的人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然后就走了。咣的一声响从下面传上来,看样子电梯门又合上了。我靠!平时我对这帮保全的工作态度一向看不惯,不过换个角度,他们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还是有正面意义的嘛!

那女的现在有些急了,连说: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

我心里想笑,嘴上却说:你别着急,电一会儿就会来的。顿一下,又说:电梯上写的有,遇到紧急情况应该冷静。

女人扭头望了我一下,有些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是相当长的一段沉寂。然后我把手机揣了回去。电梯里变得又黑又静。那女人显得有些害怕,呼吸明显的急促了起来。于是我又把手机拿了出来,设置成照明状态,一面说:怎么?你怕黑?

那女人点了点头,然后又不自觉地向我靠近了一些。我心下暗喜。其实刚才那一下关手机不过是我玩的小把戏而已,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让她再靠近一些我。果然,她想也不想地就上当了。看来女人都是些弱智动物呀~~~

又沉默了一会儿,我率先开口说话:你给家里打个电话吧!搞不好一时半会儿的还不会来电。

……那女人先是没回答,隔了一会儿才说:我老公出差了,家里没人。

哦。我听了心里居然有点怪怪的感觉。不知怎的,我对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有一种无法言谕的好感。此刻确实了她已为人妇,心中或多或少有些失落。


你……你也给家里打个电话吧?那女人本来不想说话,犹豫一下,才冲我说。

我笑笑:我一个人住。隔了一会儿,女人问:怎么110还没过来?

晕!原来她还把希望寄托在那帮杂碎身上呀!他们明天早上能过来就不错啦!

呵。我说:可能是来了后在保全部了解了情况,知道电马上就会来,所以又走了吧!

电很快就会来吗?女人又问。

晕。我怎么会知道。我在心里暗道,同时觉得这个女人还真是很有些傻的可爱。

也许吧。我说,紧接着又问:怎么?你很害怕吗?

有点。女人说:我怕黑!

呵呵!这不是有光亮吗?我的手机会永远(为你)亮着的。本来我想把为你二字也说出来的,不过话到嘴边又隐了去。妈的,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的SL嘴脸呀。

没想到那女人居然来了一句:真的吗?弄得我差点儿没晕倒。


又隔了一会儿,那女人又问:你也是我们ⅩⅩ公司的吗?

嗯。我说,心里忽然间一动,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我在拓展部,是个新人,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那女的见我居然递给她一张名片,似乎想笑,伸手,想接又不想接的样子。我赶紧把名片塞进她手里。那女人接过我的名片,借着手机光芒瞅了半天,总算看清了我的大号。然后我看见她笑了出来。

这早在我的意料之中。妈的,几乎这辈之就从来没有人见到我的名字不笑的。尤其中女人。平时虽然很烦别人嘲笑我的名字,可是今天不一样。这也是我拉近和她距离的一个手段。如果你能让一个女人连续笑三次,那么她对你的防范之心就会降低很多。


唉!我故意叹口气:我的名字很傻吧!其实我家是农村的,爹妈没啥文化,所以才给取了这么个名字!

农村的怎么啦?那女人说:我也是农村出来的!大家都是人,为什么要分谁是城里的,谁是农村的?

听了她这句话,我心中又是一喜。本来我是想再打一下悲情版的,就是扮猪吃老虎那招了。没想到这个女人也是农村出来的。靠!没看出来!她一副优雅少妇的气质,居然也和我一样是个农村娃。这么一来,距离又拉近了不少。

就是就是嘛!我说:可偏偏有一些城里人无聊,老是把别人当乡巴佬?其实谁TM不都一样,老祖宗都是农村的。

可能是她已经刚到城市的时候也受过一些这方面的气吧,所以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而且有调查表明人在无助惶恐的情况之下,话尤其多。可能是想通说话来缓解压力吧。

于是我们之间的话是越说越多,距离也越来越近。我专捡一些公司里比较好笑的事情说。这样做一来都是身边的事情,她听来会比较亲近。二来,女人嘛,就喜欢说是非。三来也是为了逗她开心。

果然,她和我越聊越开心。有时候聊到她认识的人所做的糗事,她还会放声的笑出来。时间慢慢推移,她居然也没有问什么时候会来电了。倒是我抽空来了句:这电怎么还没来?她这才似乎想起来我们还被困在电梯里,跟着来了句:是呀!电怎么还没来?

我心中狂喜:看来这汤已经慢慢煨热了,是到了该涮羊肉的时候了……

此刻离停电已经过了能有四十多分钟了。我晚饭还没吃,肚子叽叽咕咕的直叫唤。于是我问她:你吃饭了没?妈的,还不来电!我晚饭还没吃呢?

我晚上吃了点饼干。女人说。

那你还有没有饼干?我饿得实在有点儿难受,听到饼干二字不由得两眼放光。

没了。女人说,有点歉意的口气。隔了一阵子,她猛地一声:对了!我包里还有几片口香糖,你吃不?

操!这回我真的晕倒了,有拿口香糖当干粮的吗?不过我还是说:我吃!嘴里有点儿东西也好受点。然后她翻包包给我来口香糖。接糖的时候,我的小指有意无意碰了一下她的手。NND,这下便宜是肯定要讨的。

不吃口香糖还好,一吃之下,竟愈发显得饿了。于是情况逆转,居然成我开始盼望来电了。可是电TM就是不来。保全部的那群鸟人居然也不来过问了。估计他们以为电很快就会来。看样子他们被供电局的给忽悠了,110的杂碎有可能被他们能忽悠了。妈的,那我忽悠谁呢?

正想着,那女人在旁边问:以前公司的电梯也出过几回问题,可每次都把被困的人解救出去了啊?还有,最差,110也会来管的呀!

我听她在我耳边劳叨,心里一动,暗道:NND,现在我只能忽悠你了。想着,就说:你说的也是!这个……我们该不会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东了吧?

不干净的东东?女人问,茫然不知已经堕入我的陷井。

我已经在网上看过一个贴,说是电梯里经常会出现一些灵异的事情。我继续我的圈套。

灵异的事情?她依旧问,似乎不知道我所指的意思。

就是鬼!我见她实在是点不透,于是干脆挑明。那个鬼字刚说出口,女人就吓得一声尖叫,声音之长之高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简直是达到KB的级数。我竟被她叫的有些心悸了。

K!原本是想吓吓她的,没想到居然被她的尖叫给吓了一跳。


她叫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停了下来,我没好气地说:晕!叫什么叫啊?我又不是鬼!

让我万没想到的是,她听了这句话,居然问了句:真的吗?

K!原来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个单纯的人,而且她还是个少妇!我心里暗暗好笑,同时,也有一种偷着乐的感觉:以她的智商,我岂不是很容易就能把她给忽悠到床上去?

正在心里美着,手机嘀嘀嘀的开始报警,没过一会儿,倏地灭掉了。


灯一灭,她就又往我这里靠近了一些。估计心理上仍是很害怕。

我们原本就隔得很近了,她再往我这边靠,胳膊已经是和我的胳膊挨在一起了。因为是夏天,天气比较热,我们的上衣都是短袖的那种。所以,这一相触几乎可以说是肌肤相亲了。K!真滑呀~~没想到她胳膊上的皮肤就已经这么滑嫩了,那么,她身上的那些重要部位的皮肤岂不是滑不溜手吹弹得破?

我只觉腔里的那颗心怦怦怦地,直往嗓子眼蹦。而且在这绝对的黑暗中,她身上的香味把我柔柔地裹了起来。那感觉,让人浑身暖洋洋地,那个酥。

正在我神魂颠倒的时候,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笃的一声轻响。紧接着,隔了数秒,又是笃的一声。然后,隔了几秒,依旧是一声笃。似乎是有什么东东正在走动一样。

鬼!那女的也听到了这个声响,颤颤的声音说:是鬼~~~~

说实话,现在我TM也有些害怕了。NND,都怪自己的乌鸦嘴,刚刚说什么不好,偏偏说鬼。难道是鬼听见我说它,于是就找过来了。

K!这不想还好,越是想,心里就越害怕。关键是那笃笃地声音一直有节奏地响着,那响声,每一下都似乎砸在我的心脏上。

女人更是吓得不知怎么办才好了,两只手居然紧紧地扯住了我的胳膊。她的不安,通过她的手掌强烈地传到了我那里。

你快把手机拿出来。我说:把手机打开,鬼最怕光了。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鬼是不是怕光,但现在只能这样想了。没想到她说:我手机下午就没电了。

那也不要紧!我对她说,其实也是在对自己说:兴许是别的什么东东在响,这世界上根本就没鬼。再说了,鬼也不会坐电梯呀?


时间在极度KB中度过,一秒,一分,五分,十分。那声音一直在响,但却也没有鬼破门而入。

我们都渐渐平静了下来,不过,女人的手还是抓着我的胳膊。通常状况下,人一紧张,就会不自觉地用力。那女人也一样,扯着我的胳膊,很用力,似乎怕我把她抛下一个人跑掉似的。(妈的,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我跑得了吗我?)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她双手用力地扯着我的胳膊(这是条件1),我们两个挨的很近(这是条件2),她的咪咪很挺拨(这是条件3),因为这三个条件同时成立,所以我们可以推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我的胳膊重重地压在了她的咪咪上。

我K!这感觉简直只能用一个爽~~~字来形容。隔着薄薄的外衣和咪咪罩,那种柔软,丰盈,嫩滑,刺激的感觉,我再K一次,TMD鬼算什么东东?如果能让我在我胳膊下面的咪咪上认真地摸上一把,就算来TM十个八个鬼,我也有信心把它们K掉的。

那女人却不知道我此刻正在享受着和她的肉体接触所带来的快感。她的内心估计还是有些害怕,呼吸的频率也比较快。

我现在则早已把鬼的事情抛在了一边,似乎真的信心百倍,就连胯下的那个小东东也趾高气昂了起来。

我们两个保持这种姿式大概有个五六分钟,我十分地想把胳膊动几动,挤压一下她的咪咪,好谋求最大程度上的快感。但却始终没敢造次。胳膊紧那样悬着,时间久了,居然有些发麻了。

这时候,那女人扯我的手也开始渐渐放松,最后,她彻底放开了我。我感到自己的快感一点一点地被剥夺了,但却又无可奈何。那女人放开我后,过了一会儿,突然喂了一声,像是在叫我。声音中似乎有一种很害羞的感觉。

我心里一动,暗道:难道……难道她想勾引我不成?想着,却听那女人说:我……我……

K!不会真如我所想的吧!你说呀,快说呀,说想和我那个……

那个……女人果然说出一句“那个”,我的心怦怦乱跳,脑海中已经浮现中那女人往地上一躺好任我所为的场面,没想到那女人“那个”了半天,最后居然用极忸怩的声音来了一句:我……我想上厕所……




呵。好啊。我说。心里却好笑,打110,别的我不知道,那帮鸟人的办事效率我还不知道吗?靠他们还不如自己想办法爬出去。

但是美女既然要求了我当然照办,当下给110打了电话。电话打完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有人咣咣地砸电梯门。接着似乎有拉扯电梯门的响声是从低下不远处传来。故意是有人在一楼门外把门拉开了。紧接着,声音扯着嗓子喊:电梯里面有人吗?

操!妈的电梯里面没人那是谁按的铃?我在心里暗骂。估计是那群保安或是维修部的来坏我的好事了。

那女人听见这个声音仿佛见到救星一样,大声叫:有人,有人!她几乎要把嗓子扯破的那种感觉,生怕外面的人听不见。寂静里,她的叫声愈发显得响亮。

见她这么兴奋,我居然有了一种没冷落的感觉。妈的!这帮人一来,估计就没有老子逞威风的机会了。心里郁闷着,耳朵旁那女人的声音却仍在响:怎么回事?是不是电梯坏了?

然后上面的声音说:不是!现在停电了!

停电?我心里一动,问:什么时候来电?

那声音说:里面还有一个人呀?你们一共几个人?

两个。我说

那声音说:这就好了。刚才我们给供电局打过电话了,他们说好像是哪个地方出事故了,所以才会停电,他们已经在抢修了,估计过一会儿就会来电。你们既然有个伴,那就不要惊慌,一起等一下就好了。

哈哈!我心中大喜。感觉就好像被人间大炮发射了一把似的。至于供电局的那群爷,我一向对他们抢修的速度有信心!哈哈!这下可好了,现在应该考虑一下接下来的时间该怎么渡过了。

啊?那女人却啊的一声,声音里透着失望忧虑焦急彷徨。

外面的人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然后就走了。咣的一声响从下面传上来,看样子电梯门又合上了。我靠!平时我对这帮保全的工作态度一向看不惯,不过换个角度,他们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还是有正面意义的嘛!

那女的现在有些急了,连说: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

我心里想笑,嘴上却说:你别着急,电一会儿就会来的。顿一下,又说:电梯上写的有,遇到紧急情况应该冷静。

女人扭头望了我一下,有些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是相当长的一段沉寂。然后我把手机揣了回去。电梯里变得又黑又静。那女人显得有些害怕,呼吸明显的急促了起来。于是我又把手机拿了出来,设置成照明状态,一面说:怎么?你怕黑?

那女人点了点头,然后又不自觉地向我靠近了一些。我心下暗喜。其实刚才那一下关手机不过是我玩的小把戏而已,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让她再靠近一些我。果然,她想也不想地就上当了。看来女人都是些弱智动物呀~~~

又沉默了一会儿,我率先开口说话:你给家里打个电话吧!搞不好一时半会儿的还不会来电。

……那女人先是没回答,隔了一会儿才说:我老公出差了,家里没人。

哦。我听了心里居然有点怪怪的感觉。不知怎的,我对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有一种无法言谕的好感。此刻确实了她已为人妇,心中或多或少有些失落。


你……你也给家里打个电话吧?那女人本来不想说话,犹豫一下,才冲我说。

我笑笑:我一个人住。隔了一会儿,女人问:怎么110还没过来?

晕!原来她还把希望寄托在那帮杂碎身上呀!他们明天早上能过来就不错啦!

呵。我说:可能是来了后在保全部了解了情况,知道电马上就会来,所以又走了吧!

电很快就会来吗?女人又问。

晕。我怎么会知道。我在心里暗道,同时觉得这个女人还真是很有些傻的可爱。

也许吧。我说,紧接着又问:怎么?你很害怕吗?

有点。女人说:我怕黑!

呵呵!这不是有光亮吗?我的手机会永远(为你)亮着的。本来我想把为你二字也说出来的,不过话到嘴边又隐了去。妈的,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的SL嘴脸呀。

没想到那女人居然来了一句:真的吗?弄得我差点儿没晕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