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二.奋斗,先要学习. 15.这女人,挺让人佩服.

7821144 收藏 10 36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二.奋斗,先要学习. 15.这女人,挺让人佩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小阿哥,先见过贵妃娘娘.‘嗬,看慧妃,嗯,严肃,有点儿太后派头儿了.没关系,有我在,您有的是机会练.

‘慧妃妹妹,不要对孩子那么严厉,姐姐今儿来为地是与妹妹聚聚,顺便儿说说两个阿哥的玩儿闹,可不是到妹妹这儿告状地.‘看看,看看,看人家,历史上那么一嚣张人物儿,话儿说地多好听!可惜,我这小阿哥和你肯定势不两立,否则不妨拜你为师.


‘姐姐说地什么话儿,笑话妹妹么!小阿哥顽劣,不像大阿哥那样淳厚.这要是不管管他,还不要无法无天.还不快见过贵妃娘娘.‘嘿,看来光说环境锻炼人是不完全得,还要形势催人勇.您看,沉默许久得慧妃敢于针锋相对了.


我眼含赞许的看了一眼慧妃,才面向懿贵妃:‘载镔见过贵妃娘娘,贵妃娘娘金安.‘这些好话都是从二十一世纪乱七八糟古装电视片儿上学地,心里却脏话骂尽.等无需肚子里过瘾了,看怎么治你.


咯咯......懿贵妃先是一阵笑才说:‘免啦免啦,小阿哥的聪明能干,上次来就看到啦.虽说我这做额娘的心里舍不得,可大阿哥被你欺负,倒是不冤枉.小阿哥,能不能请你日后让着点大阿哥啊?‘懿贵妃嘴里刚冒出个[免]字,[啦]还没出嘴,我稍稍弯下地腰就伸直了.但她后面的话却听着令人发楞.我肯定,懿贵妃的内心远远没有嘴上那么大度.


这话是随意而出?


不会,像她这种心机深沉的女人,不会在这种时候说废话.


那么是威胁我?


这倒有可能,但她会那么瞧得起我吗?我希望她瞧我不起最好.


向我示弱?


呸,我也太瞧得起自己了吧!


刚来地时候,吕洞宾给我输入元气时就对我说过,载镔已中了慢性毒药,我说载镔怎么三岁就死了呢,弄地我找不到这个一点儿有用小皇子的资料,只有[三岁夭折]四个字轻轻带过.慧妃生载镔时还没发育完全,咸丰总有二十五六,虽说咸丰的精子质量肯定不好,但只有俩儿子了,御医还不天天招呼着,怎么也该混个成年不是,原来竟是不得好死.


谁下地药儿?那还用猜吗,百分之九十九与懿贵妃有关,想让亲生儿子顺顺当当登上皇位,自己独掌后宫,必需要干掉唯一得竞争对手.有可能这时的懿贵妃还仅想母仪天下,要是让她知道后世她一人独大,还不得抡刀砍载镔这拦路虎.


不管怎么不服气,我也就是个亲手行动派,论手辣,与慈禧一人拿把刀比砍人,她不是个儿.但要说到心狠,十个我这样的流氓也不是她对手.这女人,抛开她祸国殃民不谈,实在令人佩服.咸丰让她哄地团团转,同治让她指着团团转,光绪被她吓得团团转.实事求是的掂量着自己与她比较,也就一样儿比她强,慈禧一生光丢地盘儿了,而我最会抢地盘儿,杀地大小帮派望风而逃,军哥之名传遍全......市.


当然,以上这些是我夜深人静时想过的.但懿贵妃话落,我回话是很快得:‘哪儿啊!是我好动,可能碰着了大阿哥,其实我哪敢欺负他,不说他是我阿哥,有贵妃娘娘在,我也不敢啊.‘


‘吆,小阿哥,你比我想地更要聪明百倍,你这话是夸我还是骂我哪?你会怕我么?‘懿贵妃又咯咯笑起来,但只有皮笑.


‘不是夸更不是骂,贵妃娘娘的确是我最佩服得人之一,娘娘您可不能光信大阿哥一面之词,我怎么会欺负他.‘懿贵妃哪能不明白我是在撒慌,可我照样装地满脸委曲.听说政治家都是这样,要时时向政治家靠拢.只可惜,怎么也挤不出几滴猫尿.十四岁时,母亲去世流过最后一次泪,后来只流血了.听说女人比男人寿命长有两个已知原因,一是女人每月失血一次,其实是增强了抵抗力,二就是女人爱哭,而眼泪能将体内毒素带走.呵呵,为了长寿,也想法要练会刘备的绝招儿.所谓厚黑学,曹操那几下儿,咱不学也得其神髓了,只是程度还要加深再加深.而另一半儿的学问就在眼泪上,不可等闲视之.[哎,终生没练好,倒真心哭过几回.]


‘好好好,你说没欺负就是没欺负,我还能与你较真儿不成.‘懿贵妃笑地跟朵花儿一样,看不出一丁点儿生气的样子.


‘我是没欺负大阿哥吗!额娘,我真没欺负大阿哥.‘先对懿贵妃,再对慧妃,哭脸儿瘪嘴,即时开练厚脸皮.


‘妹妹,你我都没亲眼看到那道神乎其神的金光,真真儿太可惜了,姐姐我是真信啦!你看,小阿哥说话办事比个大人也不差一点儿呢!‘


‘姐姐,不要心里闷气,只要您能高兴,就替妹妹教训教训小阿哥,我可治不了他.‘哎,皇宫里的女人,果然少有吃素的.瞧这话把人顶地,皇子是个贵妃随便教训地吗!


‘妹妹,瞧你说地,姐姐哪儿敢哪!‘懿贵妃还没显出一点儿不高兴,厉害.


‘请贵妃娘娘责罚.‘我打蛇随棍儿上.


‘哎吆,你们娘儿俩越来越挤兑我了,怕了你们,我走还不成.‘懿贵妃笑吟吟站起身来.


‘姐姐再坐会儿吧!您看,这茶才刚倒满.‘


‘不了不了,有时候儿在来坐坐,这会儿皇上该找我了.‘


‘那就不留姐姐了.‘慧妃看着懿贵妃嘴角牵出的一丝得意,脸上的笑已经很勉强.老百姓羡慕皇家生活,哪知深宫多怨妇啊!慧妃这个下风是难板回来地.虽然她被临幸晚于懿贵妃,谁让他聪明风骚难及呢!


不行,不管怎么说,我还管叫慧妃额娘,为了自己亲生儿子,慧妃多少能提供点帮助,不能让她信心丧失在争风吃醋上.于是,我趁着懿贵妃刚起身还没走,贼兮兮搭上话:‘贵妃娘娘,我知道您心里总是挺生气的,又不好教训我,要是气坏了您身子怎么好.既然您去见皇阿玛,就说一声儿,请皇阿玛给大阿哥再找个师傅,叫他离我远点儿可好?‘


话音尚未落,懿贵妃脸上笑容一僵,但随即恢复正常:‘小阿哥又在瞎说,皇上既已为你们了选定师傅,岂能说换就换,我怎敢在皇上面前胡言乱语.小阿哥,你这是想让我被皇上训斥呢吧?小小年纪,如此阴险,呵呵.‘


‘哪里哪里,我是真心的.‘


‘不跟你胡说,走啦走啦!‘说着往外而去,还扬声传来一句话给我听:‘其实今儿我满高兴的.‘


哎,我不得不承认,其实这个女人挺令人佩服.


---------------------------


推荐啦!收藏啦!我更新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