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四章 血浴(一)

royf22 收藏 52 1043
导读:特战先驱 第四章 血浴(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在亲眼看见这么多同学经历了牢狱之灾后,东吴大学的学生几乎都沉寂了下来。

校方也对学生被捕后开始几天自己多方活动甚至请动基督教在上海的美国主教出面说情仍无果而感到后怕,虽然学生最终都被放了出来。同时,虽然因为教会的背景,东吴大学的校长没有挨市府的骂,但总是给国民政府留下了“管教不力”的印象,今后会不会秋后算账就难说了。

因学生被捕而停课的东吴大学又复课了,但整个东吴园都弥漫着一种沉闷的气氛。

就连圣诞节的到来都没有让作为教会学校的东吴大学从沉闷中恢复过来。在这种特殊时期,校方的圣诞庆祝活动当然是一切从简。以至于东吴大学标志性的平安夜钟楼的钟声都只有校董、外籍教师和几个神职人员聆听。原本人满为患的圣诞当天的礼拜也只有聊聊几个学生参加。


伴随着东北局势的日益恶化,国土的日渐沦丧,百姓的日渐麻木,民国二十一年的新年终于在凄风苦雨中来临了。

虽然国民政府早就提倡过新年了,但老百姓还是不买账,除了政府机构和学校等接受新思想比较快的地方,普通的老百姓还是都在等着过所谓的旧历年。

可是,旧历年还没到,被“九·一八”后东北局势弄得人心惶惶的中国百姓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民国二十一年的1月29日,从上海就传来了国军与日军交战的消息!

这一次始于1月28日午夜的交战的主角是驻防上海的国军第十九路军和日本的海军陆战队。

老百姓对“海军陆战队”是没有什么概念的,但由于去年“九·一八”以来的宣传,对于“日本”这个词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听说又是这个“日本”在惹事,老百姓的火气就大了。

1月29日全国各地报纸登出了国民政府外交部发表的《对淞沪事变宣言》,里面说道:“为执行中国主权应有之权利,不得不采取自己的手段,并对日本武装军队之攻击,当继续严予抵抗。”

看到政府都表示要坚决抵抗了,老百姓的热情又被调动起来了。

这时再回过头来看《大公报》以“十九路将士通电,怀必死之心,以铁血答复日牒,使一卒犹存暴日决不得逞”为题报道的十九路军通电就意义非凡了!通电全文如下:“十九路将领官兵号(二十日)通电云,暴日蔑视我国家政府,以挑拨造谣之卑劣伎俩,违反通例,单独致本军以蛮横之最后通牒,本军惟有以铁血答复之,军人报国,粉身碎骨,是分内事,大战开始之日,即本军授命之时,使一卒一弹犹存,则暴日决不得逞,惟愿全国朝野上下,人人怀必死之志,引偷生苟免为无上耻辱,团结一致,前仆后继,则本军牺牲为不虚,伏尸流血之战士,必含笑于九泉。”

29日当天十九路军英勇作战,打退了由横浜路、虬江路、真茹进攻的日军,并夺回了头天晚上被日军攻占的天通庵车站和上海火车北站。上海民众也纷纷组织救护队和义勇军,积极支援第十九路军的抗战。


通电下野才一个多月的蒋委员长再次走上了政治舞台。

不过他做了一件很让人瞧不起的事情,1月30日,蒋委员长在南京主持召开紧急会议,决定迁都洛阳!战还没怎么打就想到迁都,真是让人笑话!

2月2日,日军从国内增调航空母舰2艘、各型军舰12艘、海军陆战队7000人增援。十九路军总指挥蒋光鼐也急调驻苏州、南京的十九路军第六十、第六十一师参战。

其实,就在得知淞沪抗战爆发又看到报纸上刊载的国民政府外交部《对淞沪事变宣言》的当天,东吴大学学生就再度表现出了谈论时局的热情,但在刘远乘势提出组成东吴大学学生慰问团赴上海慰问英勇抗战的十九路军后,学生们开始犹豫了。

去年12月17日抗日大游行时遭到警察粗暴镇压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而且由于上次游行在市民中的影响比较大,苏州市政府早已经明令禁止学生们再搞任何校外的大规模活动,并向校方施压,由学校出面处理为首的学生。而在亲眼目睹同学被捕后,东吴大学的很多学生也丧失了勇气,嘴上说说倒是大有人在,但说到来真的却没几个人敢再站出来了。虽然有萧雅等东吴剧社中坚的全力宣传,慰问团终究还是没能组建起来,这让刘远在痛骂同学们贪生怕死之余也是束手无策!


1932年2月5日,日军占领哈尔滨。

至此,日军占领了东三省全境。

从1931年9月18日至1932年2月5日,短短数月之间,一百三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沦陷!3000多万同胞成了亡国奴!更关键的是,日本从此拥有了一个全面进攻中国所必需的前进基地,为今后以战养战目的的实现创造了必要条件!从中国东北运回的大量物资粮食也缓解了日本国内日益严重的经济危机,同时更坚定了日本举国对外扩张的决心!


1932年2月6日。

农历正月初一。

虽然国民政府明令禁止过旧历年,但老百姓才不管什么法令,照过不误!只是今年的节日气氛显然淡了很多。而且像往年一样藐视民国禁放烟花爆竹法令公然燃烟放炮的也少了,倒不是因为百姓突然变得个个遵纪守法,而是实在没心情放烟花爆竹了。对苏州市民来说,如果说去年发生在东北的“九·一八”事变和昨天才陷落的哈尔滨离自己还比较遥远的话,那如今的这场战争就是实实在在地发生在自己的家门口了!

不过苏州的市民们足够幸运,不必像上海市民那样过一个不缺少爆竹声的年,要知道上海的枪炮声可是从大年夜一直持续到大年初一白天的!

这一天的一大早,刘远就来到周家,给周老太爷拜年。

周老太爷在微笑着接受了刘远的祝福后,把早已准备好的红包给了他。

刘远道过谢后收下红包就照例找周文去了。

在书房里,刘远见到了正皱眉沉思的周文。

看见刘远进来,周文总算有了一丝笑容:“就知道你今天一定会来的。”

刘远笑着扬了扬手中周老太爷给的红包说:“你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意有所指?”

周文说:“你这人倒也实在!就算我父亲给了你压岁钱,你也用不着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吧?”

刘远叹口气说:“天地良心!谁叫你语带双关的?幸亏我们都这么熟了,要不然我就会怀疑你以为我每年给老爷子拜年就是指着他给的压岁钱了!”

周文“嘿嘿”两声,说:“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不怀疑了?”

刘远佯怒说:“呸!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该打!”

说完做势要打。

周文却是动也不动,丝毫没有要躲的意思。

刘远奇道:“咦!你怎么不躲?”

周文淡淡地说:“我为什么要躲?你不是一直想组建慰问团去上海慰问十九路军而又苦于政府和校方的干预阻挠筹组无门吗?我有个好主意正要告诉你,你如果真打我就不说了。”

刘远立刻满脸堆笑,说:“阿文,你看看你都想到哪里去了?像我这么有学问的人怎么会随便打人呢?快跟我说说你的好主意。”

周文悠然说:“那就要看你舍不舍得了!”

刘远愕然说:“舍得什么?”

周文冲刘远手中的红包努了努嘴,说:“你说呢?”

刘远笑了:“你不会是看上你家老爷子给我的压岁钱了吧?罢了!罢了!钱财本是身外物,只要你能让我去上海慰问十九路军,我把这压岁钱给你就是了!”

周文叹道:“你就这么瞧不起我?以为我是在算计你的钱?”

刘远立刻赔笑道:“哪里!哪里!在下早知在周大才子眼里是‘金钱如粪土,朋友值千金!’”

周文微笑说:“这话有意思,你如果承认你是我朋友,岂不就是说我视你如粪土了?”

刘远“嘿嘿”笑了,说:“不管怎样,你总该帮帮我的!”

周文说:“算了,不逗你了。告诉你吧,我父亲每年年后都有巡视各地分号的惯例,你知道的,我们周家在上海也有分号……”

刘远眼睛立刻亮了,说:“你的意思是……?”

周文说:“只要我们把愿意参加慰问团的同学集中起来,以旅游的名义跟着我们家的巡视团走就行了。你父亲那里我去说,有我父亲同行,想来你父亲也不会不允的。而因为这本就是我周家自己的惯例,政府和学校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只要到了上海,我父亲忙着生意,那还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其实周文有些话还是没有说出来的,自从上次在监狱的狱长室看到陈敬仁对自己父亲的态度后,他就明白了,父亲的面子大着呢!这种事情由父亲出面可比自己出面好多了!父亲这棵大树是很可以好好靠一靠的,而且看父亲对抗日的态度,对这种小小要求应该是会答应的。

刘远想想说:“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周老爷子会同意吗?”

周文说:“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父亲由我来说服。你的任务就是把你的压岁钱上缴,再组织愿意参加慰问团的同学,你告诉我人数我好预先做准备,到时我再通知你们出发日期。”

刘远说:“好!就这么说定了!可是,既然是慰问团总要带慰问品去啊,没有钱又怎么买慰问品?你不会就想凭我这点压岁钱吧?总不成再来搞个募捐?那样岂不是全苏州都知道我们要去上海慰问十九路军了?市府和校方又岂会坐视不管?”

周文说:“所以我说你傻了,你手上的钱不多不表示我手上没钱啊?今天我父亲可是给了我整整五百美元的压岁钱啊!”

刘远“啊”的一声说:“这么多?”

眼睛几乎都要绿了。

周文说:“多是多了点,但对我们来说岂不正是好事?”

刘远嘀咕道:“我看有你的五百美元就足够了!怎么还要我的压岁钱?”

周文冷笑道:“你是不是舍不得手上的压岁钱?”

刘远挺胸说:“当然不是了!我刘远岂是出尔反尔的小人!说捐出压岁钱就一定会捐出!何况这压岁钱本就是你父亲给的!”

刘远顿了顿又说:“不过,我总得看一看你家老爷子究竟给了我多少压岁钱吧?”

周文笑骂道:“有什么好看的?是不是还要好好数一数?你还怕给我之后我会中饱私囊不成?”

刘远笑道:“你果然是了解我!我正有此意!”

说着,刘远就打开了周老太爷给的红包,一看之下,两人都傻了。

包里居然是一叠美元,再数了数,竟然有五百美元!

加上周文的五百美元压岁钱,可是整整一千美元啊!

要知道,1934年以前的美元含金量可是高达1.50466克!一千美元就是足足一点五公斤黄金啊!这么多钱可以买多少慰问品啊!哪里还需要再去募捐?

刘远突然苦着脸说:“阿文!这压岁钱我能不能留一点做纪念?我这辈子可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呢!”

周文鄙视道:“瞧你那出息!以后不要对别人说认识我!”

刘远赔笑说:“我就这么随口一说罢了,你还真以为我是这种人吗!”

过了一会儿,刘远突然叹道:“高!实在是高!老爷子真是厉害!做得一点都不着痕迹!”

周文也顿时明白了。

周老太爷这压岁钱给的绝不简单!压岁钱哪里用得着一给就足足值上一点五公斤黄金这么多的?这分明就是周老太爷在暗中支持他们慰问十九路军的行为嘛!

想到这一点,两人对此次上海之行更是充满了信心。


周文说得没错,当刘康得知周文邀请刘远一起跟着周家巡视团出游时,很快就答应了。在他看来,这正是和周家修好的大好机会,虽然其实周老太爷从来就没把刘家看成仇家。刘康倒是从没有想过他们这次出游会和东吴大学学生组织的什么运动扯上,毕竟这次是由老成持重的周老太爷亲自带领,有周老太爷坐镇,学生们就是再想蹦达也肯定出不了什么大事情。政府方面,当陈敬仁得知十几个东吴大学的学生将跟随着周家的巡视团出游,而且第一站将是上海时,心中也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一听说周老太爷亲自带队后,就打消了阻挠的念头,其实也是不敢阻挠了。至于校方,反正现在还在放寒假,对学生的管教之责已经自动移交到家长手中了,这时学生即使出了什么事也跟学校无关,何况只是苏州首富的公子请十几个同学出外游玩而已,虽然这学生参加了去年的抗日大游行,还被抓入狱中,但最后还不是好好的放出来了?再加上这次的出行有苏州首富周老先生亲自出马,谅这些学生也闹不出什么名堂!


于是,春节刚过不久,在民国二十一年的2月10日,周文、刘远就和十几个参加慰问团的同学,暗中带着由剧社几个女生自己制作的几面写有“东吴大学淞沪抗战前线慰问团”的旗子跟着周老太爷的巡视团出发了。

在周文的心中,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一次上海之行将会影响他的一生!


一行人很顺利地就离开了苏州进入上海,就连接受驻军检查时都没有遇到任何刁难。这使得同学们对周老太爷的面子之大佩服不已。

10日当天,周老太爷没有出去,所以学生们也只好待在饭店里休息。

11日,周老太爷准备要巡视上海分号,并和一些上海商人会面。临出门时,周老太爷给了周文一个信封,说:“我今天可能要很晚才能回饭店。这有一些钱,你带同学们好好在上海玩玩。”

说完又有意无意地对周文和刘远说道:“听说十九路军的指挥部在真茹,那里还有个接待处,不过这段时间慰问团比较多,人也杂,你们少往那里跑!”

说完就出门了。

留下满脸喜色的周刘二人。

周老太爷说是说“少往那里跑”,但他们两人本来是不知道该怎么找到十九路军接受慰问品的地方的,现在周老太爷这么一说岂不是明摆着告诉他们要慰问十九路军就往真茹“跑”吗?

再打开周老太爷给的信封,两人的眼睛又直了!

信封里装着的赫然又是一叠美元!

再仔细数了数周老太爷所说的“一些钱”,居然足足有一千美元!

两人现在简直是欣喜若狂!

看来周老太爷是怕之前给周文和刘远的一千美元不够买慰问品了。

刘远连声说:“老爷子真是太可爱了!”

要不是周老太爷早就坐车走远了,刘远简直就要冲上去拥抱周老太爷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