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孤胆团队(一)

梦中将军 收藏 18 80
导读:光辉的历程 正文 孤胆团队(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按照原历史进程,我军的敌后武工队的诞生,应该是在从1942年5月1日起,日本侵略者把冀中抗日根据地看作心腹大患,在当时华北驻屯军司令冈村宁次的直接指挥下,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对冀中进行所谓“十面出击”、“铁壁合围”式的“扫荡”,以图摧毁这块抗日政权。5]-AZz0|在抗日战争最困难的时刻,敌后军民为扭转反“扫荡”的被动局面、争取对敌斗争的主动权,创造出了全能的敌后武工队。即当日、伪军向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清剿”、“蚕食”时,根据地军民也以部分力量深入敌人的后方,广泛开展军事、政治攻势,锄掉死心塌地的汉奸,争取伪军、伪组织的成员反正,或引导他们在适当范围内为人民做些工作。这部分人民武装力量后来逐步发展成为深入敌人心脏地区活动的武装工作队。因此,武工队的诞生完全是由于当时的形势所迫,十分被动地诞生的。然而,由于熟知历史的未来人的介入,整个历史进程出现了偏转,尽管由于不明因素的作用,历史进程总是试图自行修正回到原来的轨迹。冈村宁次提前上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原历史进程中的大扫荡提前发生,武工队也提前诞生。但是,所有一切发生的事件,无论从形式上,原因上,性质上,都有别于原来的历史轨迹中的相似的事件。武工队也被来自未来的人们,主动地用来破坏日军的大扫荡的准备,而不是在吃了大亏后,才总结经验教训,调整战略战术。

早在1940年10月2日至11月30日间,日寇在扫荡太行、太岳根据地时,曾下达过这样的命令:"这次作战的目的,与过去完全相异,乃是在于求得完全歼灭八路军及八路军根据地,凡是敌人地域内的人不问男女老幼,应全部杀死。所有房屋,应一律烧毁,所有粮秣,其不能搬运的,亦一律烧毁,锅碗要一律打碎,井要一律埋死或下毒。"

而从1942年5月1日起,原历史进程中的五一大扫荡是相当残酷的,冈村宁次这个魔头使用声东击西之计,对周边地区发动“佯攻”扫荡后,亲自指挥华北方面军四个师团又两个独立旅团突然包围冀中抗日根据地。我八路军冀中军区(吕正操)部队、机关全部陷入敌军“铁壁合围”。战斗空前惨烈。我军区部队、机关虽然突出重围,但伤亡过半。地方武装(县大队,区中队)全部瓦解,政权全遭破坏。由于日寇实行“三光政策”,百姓死伤达五万余。“无村不带孝,处处是狼烟”。

有人这样描绘了当时敌我双方斗争的态势:在这块平得像地毯似的大约六万平方公里的平原上,四边围着平汉、津浦、石德、京山四条铁路构成的封锁圈。圈里分布着八千多座村庄。敌军在主要村镇上建立了军事据点一千七百五十三个,路沟总长二万五千余里,冀中抗日根据地由之被分割成二千六百七十多小块。就在这棋盘似的战场上,日军集中了十万人(此数包括伪军等在内,敌主力实为五万余人),来与吕正操、程子华将军领导的冀中部队两万余人决战。战争从5月1日开始,直打到6月底。两月中,大战二百七十二次,小仗则日达数十次。

这些历史除了来自未来的我军干部熟知外,这个时空中还有2个人知道,那就是MZD和ZNL。我军每采取一项新战术,新政策,新理论,董良政委和战邪司令员,都要详细地向MZD和ZNL介绍原历史背景,特别是目前还在政治局酝酿中的调整对苏的策略,更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尽管董良政委和战邪司令员来自未来,熟知历史,但是如何让这个时空中的人们认可,可不是一件轻松简单的事情!所以,千万不要以为你掌握了真理,或者你真的是一位先知,整个世界的人们都会拜倒在你的周围,承认你的领袖地位。虽然你不一定办到,伟人们却能办到,这就是同普通人的区别。

华北集团军派到敌后的武工队,按照001-500的顺序都编了号。由于远离根据地和主力部队独立作战,要求每个成员都要具备较高的军政素质,以及良好的心理素质,着重强调要做孤胆英雄。人员素质恐怕仅次于野狼团的士兵,几乎都参加过实战,战斗经验丰富,军事技术过硬,政治立场坚定,既能做群众工作,又能拿枪打仗。攻克石家庄后,华北集团军又经历了一次大扩军,为了保证我军的质量,集团军党委作出硬性规定。凡是文盲不得担任排以上指挥员;连排指挥员必须是高小或相当于高小文化程度,由师政治部文化科考核验收;营以上指挥员必须是初中以上文化程度,总之,没有文化绝没有机会在部队发展,这样做也许会埋没一些没有文化的特殊人才,但是为了更长远利益的需要,这点代价还是值得的。整个华北集团军掀起了学文化的热潮,崔跃进政委在全军文化工作会议上的,《做一名有文化有知识的新式军人》的报告中,引用了MZD的一段话: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全军上下都把MZD这段话作为座右铭,每一个士兵都在激励自己,为了战胜日本帝国主义,一定要学好文化。

在靠近根据地的地方,武工队都是步行潜入的,远处的敌占区使用米-8直升机投送的。虽然是在敌占区,但是,日伪军只是占领了较大村镇的据点,广大农村除了扫荡或征粮光顾一下外,供八路军活动的空间还是不小的,在夜晚,直升机很轻松地将武工队员送到指定地点。武工队基本上是一个排的编制,设队长(排长)1人,班长、副班长各3人,队员20-30余人不等。除了排长是二十响快慢机外,武器是每人一长一短,抗日-1型半自动步枪和驳壳枪,匕首1把,8枚手榴弹,一颗光荣弹。还有2支带有望远瞄准装置的狙击步枪,4挺抗日-1型轻机枪,4具掷弹筒,1具火箭筒外带6枚火箭弹,步话机4部,夜视装备10套,如果能够开辟一小块根据地,弹药和给养可以通过直升机运送解决。每人带了十五天的压缩饼干、方便面、火腿肠之类的食品,谁也说不好究竟有多长时间不能生火,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靠这些食品为生。有人要问,为什么不用现代化的,诸如微冲、56式冲锋枪、54式手枪什么的,诸位有所不知,且听下官慢慢道来。这武工队深入敌后独立作战,失去后方的支援,弹药和给养的补充都要来自敌人,所以尽量用同日军弹药兼容的武器。不仅如此,由于周围的环境和敌情复杂,难免要同日伪军近距离的接触,抗日-1型半自动步枪的刺刀,由四棱形改回同日军一样的刺刀,从外形上更接近三八大盖。

清晨,华北大地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清雪,凛冽的小北风不紧不慢地刮着,阴霾的空中不时地飞过几只乌鸦,留下阵阵凄凉的叫声。在一片被杂草灌木覆盖的坟地里,第284分队隐蔽在这里,都身着土褐色的迷彩服,稍远一点距离很难发现这里还有几十个人。他们是夜里乘直升机来的,队长也是排长姜晓峰,曾经是北平育英中学的学生,七七事变后,不甘心在北平做亡国奴,同几十名同学一起南下找抗日的军队,直到华北并加入华北集团军。年仅19岁的姜队长已经参加过攻克石家庄,战斗中表现十分出色,后被送到师教导大队集训,经过强化的军政训练,已经成为一名合格的基层指挥员,前不久,被正式任命为少尉排长并被党组织接受为中共候补党员。按照计划,他率领的284分队在河北枣强县附近的农村开展工作,主要任务是同当地的中共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站稳脚跟后,袭击小股的日伪军,捣毁各级伪维持会,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如果条件允许,则开辟敌后根据地,扩大武装力量,伺机袭击津浦铁路附近的日军,破坏一切交通和通讯设施。此刻,全体队员都隐蔽在避风处吃早饭,侦察员已经派出,姜晓峰正在盯着地图出神。

李铁锤班长吃完几块压缩饼干,捧起水壶灌了一阵凉水,抹了抹嘴掏出一个小本子,靠在一块墓碑上聚精会神地看起来,一边看一边还念念有词。战士李存焉凑了过来,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支递了过来,看到李铁锤原来在认字,“我说班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识字?来!先抽一支神仙神仙”。李铁锤接过来一看,是缴获的“七星”牌香烟,一扬手又给扔了回来,“什么滥烟也敢拿来唬弄本班长!”,说着,从衣袋里掏出一盒光复牌香烟来。盘谷基地兴华卷烟厂目前生产3个牌子的香烟,最高档的是“光复牌”,中档的是“平原牌”,大众化的是“太行牌”,随便哪一个都比七星牌好抽,难怪李铁锤不抽,总是说七星烟有股子邪味儿,除非实在是断顿了,也许能拿七星牌救救急。李铁锤拿着烟盒朝李存焉晃了晃,“这是老连长送给我的,说了,如果我能活着回来,他再送给我一条!”,李存焉接过一支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唔,是不错,我什么时候能当上旅长就好了!”,“你小子快,有文化,有知识,不像我,斗大的字不识一箩,小子,别光顾自己,抽空也得帮帮我学文化!”,李铁锤一边点烟一边说。李铁锤在“狼吞”行动胜利后加入我军,比排长姜晓峰入伍还早,参加过收复山西的战斗。在攻克石家庄的战斗中,参加了尖刀连并第一个将红旗插上城头,立了2次三等功。由于他身强力壮,军事技术过硬,一直是战斗骨干。就是因为文化水平太低,按照华北集团军的规定一直提不起来,至今还是上士班长。为了督促他学习文化,王志勇师长曾经踢了他屁股一脚,威胁他如果半年内认不得五百字,要么立即复员走人,要么降为普通战士,所以他下了苦功学习文化。李铁锤看看腕子上的手表,已经是早晨7点多了,对李存焉说:“告诉班里的同志们,抓紧时间检查一下武器和弹药,一会儿侦察员回来兴许有战斗任务”。李存焉羡慕地伸手抚摸着李铁锤的手表:“班长,全班就我和小王没有手表,你的能不能借我戴几天?”,李铁锤照他的手打了一下说:“不行!有本事到鬼子的胳膊上掳去,一辈子掳不着,你一辈子别戴,借是没门!”。

侦察员回来了,向姜晓峰队长介绍了侦察的情况。向东据此约2华里,有一座名叫李郎庄的村子,有百十来户人家,比较平静没有发现敌情。再往东约5华里是五行镇,那里是鬼子的据点,驻着一个中队鬼子和两个连的伪军。姜晓峰队长决定以此作为落脚点,命令全队分为三组,分别住在村子的东、西、南的三个地点,通过步话机进行联络,注意封锁消息。然后,三人一组,交替掩护,从不同的方向进村。

冬天基本上没有什么农活,加上兵荒马乱的年头,人们一般都不出门,所以,整个村子静悄悄的,连声狗叫都听不到。李铁锤率领1班在村东面紧靠路旁选择了一户人家,按照事前培训讲课时教员介绍的,在新区敌情不明的情况下,找驻地一定要找最破的房子,往往都是贫苦的基本群众。两个战士翻墙而过,在确定屋里没有敌情后,向后面发出安全信号,李铁锤率领战士们全部进了院子。这时房门“呀”的一声开了,一个中年妇女端着一个瓦盆,看样子是出来倒污水,冷不丁看到院子里站着十几个穿着花里胡哨的军人,吓得连人带盆都跌在地上,颤颤巍巍地说:“老总,你.…..你们……”。李铁锤上前扶起妇女和蔼地说:“大姐别怕!我们是中国军队,临时在你的家住一下可以吗?”,这位中年妇女定了定神,看清了这群军人不像是鬼子,每个人都对她微笑着,哪有半点“丘八(旧时对军队士兵的蔑称)”凶神恶煞的样子。不由得点了点头,“老总们进屋吧,里面不成个样子,东西都被鬼子抢光了,老总们别见笑!”。

屋子是东西屋,东屋住人,西屋放着一些杂物,中间是柴灶间,堆放着柴火,还有水缸。李铁锤一干人住进西屋,都安顿好以后,立即同姜队长及其他两个班联络,姜队长命令暂时休息,保持警惕注意敌情。李铁锤叫过李存焉和另一个战士,“你俩到那边向老乡借套衣服,到四周侦查一下情况,尽量避免同村子里的人照面!”,“是!班长!”。不一会,两个人空着手回来了,面带难色,“怎么!老乡不借?”,李铁锤问道。李存焉朝东屋指了指,“班长,你自己去看看吧!”。李铁锤把李存焉朝边上一扒拉,“这点事都办不明白,废物!”,说完来到东屋。进屋一看,这是一家四口人,炕头躺着一个40多岁的男人,炕里拥着脏兮兮的被坐着两个年轻人,一个是20几岁,另一个十几岁的样子。那位中年妇女见到李铁锤进来,忙在炕头让出一块地方请李铁锤坐下。李铁锤环视了一下四周,除了一个破米柜屋里空空如也,再看看炕上,只有两床破棉被,连条褥子都没有,一家人都面带菜色。李铁锤指着炕头的中年男人,“这是……?”,“喔!这是我男人,前几天被催粮的倪大爷把腿给打折了。看长官是个好人我也不瞒您了,那是我的两个女儿,您别笑话,她们没有衣服穿,全家就一身衣服,谁出门谁穿。唉!吃的和穿的都被鬼子和倪大爷抢光了!”,中年妇女一边擦着泪一边说。李铁锤看着分不清男女的两个姑娘,闪动着惊恐的目光瞅着他,他不由得怒火中烧,咬牙切齿地问道:“倪大爷是谁?干什么的?”,“是乡维持会长,自卫队队长,专门帮着鬼子征粮拉夫,看谁不顺眼就拉到维持会毒打,就在前天,他来催粮时把我的大女儿给糟蹋了,我男人同他理论被他打折了腿,呜……”,中年妇女说不下去了,两个姑娘也捂着脸抽泣着。李铁锤面色铁青地回到西屋,“全体都有了!把多余的衣服都献出来!”,他给同志们介绍了这家人的悲惨遭遇,大家都义愤填膺,纷纷要求先把这个“倪大爷”汉奸给做了。棉衣每人就一套没办法,凑了几套外衣、衬衣、鞋袜什么的,李铁锤拿着衣服来到东屋,“大姐,这是几套衣服先就和着穿吧,明天我一定给孩子们弄到棉衣,我发誓!”。中年妇女先是一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自古兵匪一家,不欺负不抢老百姓就不错了,还能给衣服?当她确信眼前所发生的事实时,扑通跪在李铁锤面前放声痛哭,“多谢老总啊,你们真是好人啊,我们一家怎么报答您呀!”,中年男人和两个姑娘也在炕上冲李铁锤作揖感谢。战士们听到哭声都聚在门口,看到此景都流下了热泪,沦陷区的人民所遭受的苦难超出想象,鬼子和汉奸不杀净天理难容!李铁锤扶起中年妇女,向一家人简要地介绍了武工队,是打鬼子救人民的队伍,“你们就是从太行山下来的八路特纵?你们就是一提名字小鬼子都害怕的八特队?可把你们盼来了!”。中年男人兴奋得病好了一半,向中年妇女吩咐道:“婆娘家就知道哭,还不过去帮助老总们安顿安顿!大妞儿二妞儿穿上衣服快烧点水,大冷天让老总们暖暖身子!”。李铁锤笑着对他说:“老乡,以后不要叫老总,叫我们同志!老总是对旧军队的称呼,我们可是GCD和M主席领导的人民子弟兵呀!好了,你们先收拾收拾,我们一会儿再聊好吗?”

烟囱里冒出了袅袅炊烟,给死气沉沉的清晨增加了一丝活力。屋里军民情谊浓浓,大妞儿二妞儿穿着略显有些肥大的军装,经过梳洗显出青春女性的活力,像轻盈的燕子穿梭往来,一边给武工队的战士们送上热水,一边收拾着零乱的屋子。这户人家也姓李,男的叫李有万,女的叫蔡惠萍,大女儿叫李慧梅,二女儿叫李玉梅。李铁锤坐在炕头递给老李一支烟,一边喝着开水,一边和两口子聊着,详细地了解了村里的情况。倪大爷,名叫倪桂海,原是五行镇的二流子,日寇占领五行镇后投靠了日寇,充当了汉奸走狗,欺压百姓,鱼肉乡里,干尽了坏事。自卫队都是流氓、兵痞和惯匪组成,大约有30多条步枪和1挺机枪,平日里狐假虎威武恶不做。在鬼子和汉奸的迫害下,村里除了几户地主和富农好一些,都差不多是饥寒交迫。五行镇的鬼子和汉奸一般十天左右光顾一次,除了征粮、拉夫就是训话,净说“中日亲善”之类的一些鬼话。

李铁锤将了解到的情况向姜队长作了汇报,并提出首先做掉乡维持会,镇压倪桂海之类的罪恶满盈汉奸,在当地人民中树立起武工队的威望,同时想办法解决群众的吃穿问题。经过武工队几个班长的讨论,决定先拿民愤最大的“倪大爷”开刀,打掉日寇的爪牙-自卫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