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校生活 正文 我的军校生活

等你说爱我 收藏 3 606
导读:我的军校生活 正文 我的军校生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102/


“121,121,1-2-3-4-!”这就是军营里的一首歌。

自打我从娘胎露面以来,妈妈便首先让我知晓了人间原来还有“1、2、3、4……”,而随时光如梦般的飞逝,幼稚的“1、2、3、4……”便早已在记忆的深处凝结成厚厚的化石。原以为要掘出这块化石大概会是在几亿年后的某一天,但是自己万万没想到,在我的岁月介于孔老夫子的志于学和而立之年之间时,便又重新跌跌撞撞的跑到童年的岁月,把那沉重的化石在一成不变的口号声悲悲壮壮的从口里吐出:“1-2-3-4-!”

于是就这样,“121,121,1-2-3-4-!”便在每天的生活中来填充我们这些军校大学生对未来的无限憧憬与幻想,而这无限憧憬和幻想中却又挤满了生活过程中烦琐却富有韵味的片段。


一、队长

中学时代有个班主任,而大学时代有个队长,这实是件让人痛苦的事。

队长,不是个很典型的女人的丈夫(我想这也是军人的共同点吧),但却是一个很典型的队长。队长是一个心细的连面前爬过多少只蚂蚁都晓得一清二楚的男人,其瘦弱的只剩一副骷髅的身架上摇摇晃晃的支撑着一张沧海桑田的脸庞。于是这些便自然而然的注定了他必定是个严谨的队长。

队长是个上尉。刚进学校大门时,我只是个刚出鼠窝不晓人情的幼鼠,军营对于我只是一个未知的世界,于是初见队长时就好象见到了在街头卖烤白薯的老大伯一般,毫无畏惧感。直到后来,我明白了这个老大伯卖的不是烤白薯而是烤白鼠时我这只初涉军营的小幼鼠才有了无限的危机感,而这种危机感便直接体现在了一个“睡”字上。

“睡”字在我的求学生涯中一直是个难缠的主儿。在我的眼里,床是人的第二生命,而睡眠不足的痛苦想必大伙儿都领略过,所以可以想象以前在家一天睡14个小时的我突然在某天失去了半条生命,那会是多么恐怖的事。于是造成最直接的结果便是在第二天的课堂上不知不觉便处在半休克状态,然后不出数秒便干脆两眼一黑,昏死在桌上,待一觉醒来早已是物是人非。

当然,在课堂上困觉是件极度危险的事,因为队长丫的两只眼睛就像手电,一旦被抓就是十页纸的政治思想报告,同志们哪,十页纸哪,这有多可怕,就是情书也不是这种写法的啊。所以我就刻意的强迫自己要发扬神龟的精神:任重能背,道远不退,快快儿的慢慢走—-不睡!

.不过说实话,要不睡是不可能的,嗨,变化总比计划快嘛,再则毕竟俺是爷们不是龟,所以在自修课时一不小心便又跋山涉水,翻山越岭,不辞鞍马劳顿和周公约会去了。可是毕竟人算不如天算,包子再厚也总有露馅的一天(除非包子里没防馅)。

于是在一个平凡的早已被遗忘的下午,不幸在梦中撞到了队长那张夜X似的脸,于是让队长狠狠的进行了一番深刻的思想教育,我习惯性的掐了掐秒表(做英语试卷的习惯动作),所以有幸测的队长的这番教育足够我睡好几个下午觉了,于是对此,我表示抗议。本来嘛,领导说了,不管做什么都要领导在不在都一个样,可实践证明,不然也。所以当然就不能当着队长的面抗议了,再则当着弟兄们的面与队长大相径庭这确是件不明智的事,毕竟他是石块我是陶罐。拿石块砸陶罐,倒霉的是陶罐。拿陶罐砸石块,倒霉的还是陶罐。

虽然不能明着干,但老乡参加告诉我没事在心里杀杀人也还是不错的,在心里可以把包括皇帝老儿连同他们的祖宗十八代在内的人都骂个狗血淋头,而与此同时把他们的祖宗十八代从历史的泥潭里挖出来往往能得到鞭尸的快感。于是我决定采纳老乡的意见,虽然说有失英雄本色,但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嘛,小平同志说了,不管黑猫白猫,也不管你是用俗的不能再俗的迷香还是用毒的不能再毒的五毒教的麒麟五毒散,只要能骗到老鼠就不失为一只好猫。

可是在我要抗议时,突然记起好象前天自己刚刚吃了队长两个柚子来着,于是又骂不出口了

,嗨!吃人嘴短啊!

于是在心里暗自钦佩队长的目光 之长远,能在前天就能看到今天的形式,够狠!


二、教员

在军校里的直接领导除了队长外还有那个整日神龙不见首尾口才牛蒡的让人觉得不去给学员讲课就会可惜的教导员外,就是教员了。所谓的教员便是老师,在地方院校,老师叫老师,而在军事院校,老师便改名为了教员了。大伙儿都晓得父母是给我们鱼吃,而老师是教我们怎么抓鱼吃,所以这便注定了老师是个让人敬重的职业,而老师一直被人们评为是一支蜡烛,于是教员便也是一支红红的蜡烛,他们充分履行着替人垂泪到天明的本不是义务的义务。

求学的过程是苦的,但授学的过程是更苦的。我们是坐着听,他们是站着讲,就此一点便可以让我们对教员感恩涕零的,有了他们,我的生活是不能不充实的。

我的教员很多,而我接触的第一个教员便是高数教员,高数教员是北大的博士,仪表堂堂,学识渊博,知识条理分明,和蔼可亲,爱憎分明,而且还老动不动就来几句专业的数学英语他那在人大念书的宝贝闺女。而我最喜爱的教员则是在国防大学呆过几年的马哲教员(马哲即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马哲教员风度翩翩,气度不凡,幽默风趣。动不动就大谈美女的大腿与青蛙的大腿的辨证关系,谈过以后,又接着把骑在天鹅(台湾)身上的两只老蛤蟆李登辉阿扁硬生生的拖到道德伦理的解剖台上活生生的把他们辨证到死,末了,再甩几句流利的德式英语(怎么听都像是德语)。龙博士是我的大学语文教员,学识颇深,只不过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一来她是个女的,二来与我的期望大相径庭,我一直渴望这样的教员:一个瘦的全身是精华的身子支着一颗聪慧绝顶的脑袋,有着孔乙己的形象,又有着老顽童的童贞,上课从不带教案,口才洋洒,出口成章,气度不凡,有着令人折服的独到思想。唉,只可惜她不是。不过迄今为止让我在最短时间内留下深刻印象的便是看似凶神恶煞却又心地善良的软件教员了,对于她那嘴角的那颗乌黑的大痣从来记忆犹新,而对于她针对课堂上睡觉所发表的薄见更是不能忘怀。她说,上午前两节课睡觉是因为前天晚上没睡好,上午后两节课想睡觉是因为饿昏了,下午前两节课想睡觉是因为中午没睡好,下午后两节课却是因为要锻炼睡不了,晚自修想睡觉是因为锻炼太累了,可是真正到晚就寝时却怎么也睡不着,却是因为睡眠在白天补足了,于是这就造成了恶性循环。然后软件教员便开始讲C语言的程序设计中循环嵌套和几种循环的比较。

当然了,教员实数太多,有活泼的老叫我们小孩的自己却也只是个小女孩的英语教员,有聪明绝顶的但却不教语文的和蔼的地形教员,有兢兢业业本本分分的物理教员,还有让我们绕400米跑道跑25圈还说仅是热身运动的军体教员,等等,等等,实不胜枚举。


三、老乡

我的老乡是方城人,因为我是方城人.老乡体魄雄健,确是军营的一块好材料,跑起步来撒起脚丫子向驴子一样,5000米玩似的,提及单双杠来,,往往我只有被折磨的份,可是提及他和单双杠,嘿嘿,想必不说你也知道了吧……

老乡一直是个快乐的人,跟他在一起,人也会轻松.于是当我接到一个让我足够郁闷一整天的电话时,心情差的都需要挂氧气时,于是就去找他..

这天是周末,本是个阳光的日子,可却下起了初春的第一场雨,绵绵细腻,不大.我一直在找他,可怎么也找不着,真邪门了,于是不耻下问了(N-1)个人,得到的是同一个答案,"小样,我怎么会知道."不过,终于第N个人发了慈悲,告诉我,他在练5000.于是我跑到毫无人迹的略显泥泞的大操场,然后看到了他.

他正在雨中闷头跑,跑了一圈又一圈,后来终于发现了我的存在.然后跑过来,把我拉到一个没人看的见的角落,再然后,晴天响雷般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了起来,要是没亲眼看见,还真不知道这个快乐的大汉也会裂着嘴很难看的哭,而且一哭就会哭个没完没了,后来我总算从他不成文的口中知道了,原来是他那个曾经深情的对他说"重要有你在一起,不管明天在哪里"的女友跟着别人私奔了,同是也第一次听到了他对军校的怨言,他狠狠的说,都是军校的封闭式管理让他不能及时了解女友的情感趋向,等等,等等.哎,又一个爱情的牺牲品.

要是在平时,我定会带他去SOGO,然后在仙踪林喝开心茶,再然后去网上杀怪兽,戏MM,以为安慰。可惜这里不允许出校门,于是我只能带着他回到跑道,一圈又一圈的继续跑,并且边跑边开导,做人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对于爱情,不能不想,也不能多想。要拿得起甩的掉。女人是拖鞋,没了拖鞋还有运动鞋。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原来亚当夏娃的世界,少了夏娃一,还会有夏娃二。天涯何处无芳草,何须总在一家找。作为祖国的栋梁之木决不能因为女人就开放出畸形的花朵。作为祖国未来的花朵更不能因为儿女私情而胡乱凋谢。而作为龙的传人更万万不能仅为一个女人就夭折。更甚者作为共和国的生长军官,情感防火墙更得坚如少女的防贞意念……

我不知道说了多久,但继续开导的本领自信还是有的,不过老乡却突然一把拉住我,气喘嘘嘘的摸摸我的额头,说,大哥,你没发烧吧。我说,怎么这么说。他说,你怎么跑的比我还带劲儿,都第25圈了。于是我才记起在外做卧底的老同学打电话通知我准备失恋时我要找他开导来着。于是我说,哥们,我也失恋了。他听了后,并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耸耸肩说,欢迎光荣加入失恋一族。言罢冲我摆起了那张支离破碎的笑脸,然后,我们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后来为了忘却的纪念,我为老乡更为自己的飞走的恋人写了一首诗,叫做“最熟悉的陌生人”。翻了很多本日记,才找出这首诗的原文。

——————————————————

失恋之后

没爱情的世界是空白的

即使周围有着友情

可友情能让人快乐,却不能让人幸福

所以少了爱情的世界,我便悄悄的

兜着所有的孤寂,

在充满阳光的大地上走着

阳光是温暖的

世界是灿烂的

我的心却是孤寂的


尾记

这天,北京又出现了扬沙天气,于是阿强郁闷的叹道:天苍苍,野茫茫。而小明则机灵的接道:风吹草地见阿强。于是大伙儿发出了一阵酸酸的笑。

自从到了这里,原本的笑容里都溶入了酵母,于是笑容酸了。在这里大家一致认为生活索然无味是缺乏自由而来的,是啊,军校是个纪律高于生命的地方。可是军校没有自由,就像维纳斯没有手臂一般,恰恰有了一种无形的缺撼美,不是吗,我们的生活也是美的。

今天表姐又来信了,她问我,北京的树发芽了吗?她说,我上次回北京的时候都没看到,在我的印象中,北京好象只有冬天,没有春天。

我给表姐回信说,北京扬沙中的春天也萌芽了,鹅黄绿,嫩嫩的,很美。

然后,我只只细细的抬头看看周围,勃勃生机,一切都在变绿,于是我知道俺们的生活也美丽,俺们的学校也美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