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三国之唯我独尊 初到三国 第三节 从林奇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29/


神农架,为于湖北省西北部,由房县,兴山,巴东三县的边缘地带组成.面积3250平方公里.林地占85%以上,森林覆盖率为69.5%.


山内的气侯不十分稳定,东边日出西边雨的情况一定会遇到.气侯变化大,有六月雪,十月霜,一月有四季之说.



林区内,山势高大;山峦重叠,山坡陡峭河谷深切.


我来到神农架已经有一个星期了.通过这几天对林区的观察.我越来越觉得我当时的决定是英明的.


这里的环境是那样的美丽,空气是那样的清新.不知名的植物开着各种各样的花,结着各种果实,争奇斗艳.还有沿途时不时可以看见的珍禽异兽.使我大开眼界.让我最觉得不可思意的是型态各异的山水怪石.还记得,我刚到林区政府的所在地松柏坪时看见得两座大山,这两座大山南北对峙,南山象一头雄狮,北山象一头高大的古象.不得不佩服大自然得鬼斧神功啊!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快要被大自然给征服了.


我现在正向林区深处的最高峰"神农项"进发.神农项海拔3105.4M是大巴山脉的主峰又称为"华中第一峰".山势斗陡峭人烟稀少.有一定的危险.

我越往里走地势就越陡峭险恶.刚开始时还能遇到一些游客.现在,我已经有两天没看见人了.看样子我已经进入到了森林的深处.因为,前面的路越来越难走了杂草横生,不象有人走过的样子.我知道困难要开始降临到我的身上了.不过这对于我来说没什么了不起的.(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嘿嘿!)我找了一个相对平趟的地方放下背在背上的东西坐了下来.把挂在皮带上的水壶取下,来喝了一口水.就靠在背包上闭目养起神来.就在这时,向西的方向突然"呯""呯""呯"的传来几声枪响.我立即以最快的速度站了起来向枪响的方向看去.因为有树木阻挡看不见什么.就在我在心中判断枪声来源时,又有几声枪声响起.这次的枪声离上一次响枪的地方要远一些.很显然,开枪的人在追着什么.而且,我现在敢断定,这是大口径猎枪的声音,有人在偷猎,还不是一个人.离我的距离应该是在十里左右.


"神农架的森林面积有242万亩;生长着一千多个树种,其中有离现在一千万至八千万年的第三纪残留下来珍贵古树种.人们称其为活化石.在神农架的原始森林里也生动物有五百七时多种.还有大量的被认为除了北极洲的北极熊外不可能再有别的白色的熊和其它的白色动物."是东方的天然动物园,是驰名中外的植物宝库.我脑中回忆起这些神农架的资料.心里暗暗的做了一个决定.对,我要去阻止他们.在这原始森林里,到处都是珍贵的宝物,若是被毁坏,被偷猎出去.会使国家蒙受重大的损失.我是一名军人,保护国家的利益和人民的生命财产是我的责任.


我拿过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长匣子将它打开.将里面的零件组装成一支强弩.它的名字叫"成吉思汗丛林王"是经过特别加工过的,比原装的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再从箭瓤中取出弩箭装好箭头放进弩箭箭袋中固定在大腿的外侧.说起来慢做起来快.我做完这些工作才用了不到一分钟.说时迟那时快.我背起背包向偷猎者的方向追综而去.


很快,我就到了第一次开枪的地方.只见地上有一滩淡红色的血渍,我伸手沾了一些揉了揉,又闻了一下.这滩血渍有股骚味,血的颜色很淡.不是人血,因该是动物的血迹.从他们刚才开枪的间隔时间来看.他们打伤了它,但没有捉住它.不过它一定跑不远.我刚才又在四处搜索了一下.发现了几处足迹,有人的,也有野兽的,其中有一种野兽的足印的左后腿的足印上有一团淡淡的血迹,和刚才发现的一样.同时,这只足印比其它的三只要薄得多,很显然,它的左后腿受了伤.从它的爪痕和第一团于第二团血迹间隔近十米的距离来看,这是一只凶猛的猫科动物.与虎,豹有得一拼.


我顺着脚印追查了下去.大概又追了差不多有三里路的样子发现,地上的足印凌乱了起来并且有几团血迹.这次的是人血.他们有人受伤了.因该就在附近.没过多久,就听到十点钟方向枪声大做.我立即向那边摸了过去,悄悄的靠近他们.那里是一个峡谷,林木不是太密集;地势平缓开阔.整个峡谷成V型.他们就在我下方的峡谷里.我轻轻的拨开前面的草丛取出带夜视功能的望远镜往下观察,发现他们一共有五个人.都非常的魁梧,五个人都是小平头;穿的都是丛林迷彩服.其中一个腹部受了伤,而且还不轻,他的一个同伴正在给他包扎伤口.其他三个人却向前走去.这时我才仔细的看那头野兽.只见它混身雪白,猫头豹身牛犊般大小.现在正奄奄一息;它的身下有大量的血迹.看见三个敌人靠近,想挣扎着站起来,可惜力不从心,但是,它的眼睛依旧死死的盯着这三个敌人.可是他的敌人却无视它那锐利的眼神,因为他们心如铁石.从他们的动做来看,因该是进行过相当的军事训练.有五杆双管猎枪,其中的一个还有一支五四式军用手枪.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它的面前,它绝望的发出了最后的吼声,大大的眼睛里流下了两滴珍珠般大小的泪水.我看到这里,手不禁微微一颤,心里在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它的叫声那么的凄凉,它为什么会落泪.就象心爱的人受到了伤害一样.我决定要救下它,这时,我突然看见一张另我有杀人欲望的脸.这张脸我太熟悉了.我不止一次的看过他的相片.他叫阮应甲,越南西贡人,曾服役于越南的山猫特种部队.凶狠残暴.退役后到金三角做了大毒枭坤萨的保镖.三年前,我的好朋友肖明在做卧底时被发现,被他残忍的剥皮虐杀.在今年年初,他们被武警部队打掉除了他以外都死的死抓的抓.我本来以为他潜逃海外了.没想到在这里碰上.际然上天要我除掉你,那我就不刻气了.这时,阮应雄已经掏出了手枪准备枪杀豹猫,可能是做为一个刽子手的直觉,好象感应到了我的杀气,向我这边看了过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