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从原始社会做起 第二卷 第三卷.第三十四章.女王初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69/


这一次的婚礼,盛大无比。整个夜郎国都城乐昌城的百姓,从未见过如此隆重的婚礼。


新婚之夜,女王头上盖着大红盖头,坐在新房的床上,听着那缓缓走进房里的的脚步声,芳心怦怦直跳。


那的脚步接近了她,站在她的面前,停住了。


女王只觉呼吸有些急促,娇喘息息,不知道丈夫为什么还不来揭开她的盖头。


她能感觉到,那英武伟岸的男子已经坐在了她的身边,轻轻伸出手来,搂住了她的腰肢,缓缓将她抱在怀里,却还是不肯揭下那大红色的丝帛。感觉到他身上那浓烈的男子气息,想着这是自己和他的新婚之夜,女王只觉一阵眩晕袭来,激动得几乎晕了过去。


太子微笑着,将这温软的少女躯体抱在怀中,轻轻抚摸着她那诱人的纤细腰肢,轻声低吟道:


“樱桃素口,杨柳小蛮腰……”


女王的纤腰,柔软而又充满弹性,因为长期以来的练武、作预备女王素质训练,让她的身体充满了柔韧性,腰肢酥软,抚摸起来别有一番诱人滋味。


抚摸着她柔若无骨的腰肢,太子的心也跳动起来。


白天因她是女王,又不想让人以为他是大色狼,一直没有时间好好细看。细观之下;她的身体好象比白天发育成熟了一些,看上去,颇有些美艳动人的味道。


太子的手,自她的柳腰抚过,轻抚平坦的小腹,向上抚摸,渐渐移向女王的酥胸。


女王嘤咛一声,想要推拒,却觉浑身似是喝醉了酒一般,没有丝毫力气,再挡不住他那双温柔的大手。


太子的手轻轻滑入大红嫁衣之中,轻轻抚摸着光滑平坦的小腹,缓缓向上移动,握住女王胸前富有弹性的双丸,轻轻抚摸着,弄得女王娇喘息息,红透双颊,依偎在太子怀中,再也不想动一下。


软款抚摸了半晌,太子轻轻抽出手,捏住女王头上的红色绢帛,轻轻掀开,头也随之俯了下去。


女王早在等着他掀开自己的盖头,谁知他在掀盖头之前,竟然对自己这新娘上下其手,不由羞不可抑,神昏意迷,再也注意不到他的举动。


忽然眼前一亮,红红的烛光透了过来,随即便见他那熟悉的面庞压下,温软的嘴唇轻轻吻在自己唇上,女王又羞又喜,婉转承欢,在他那温柔而狂放的深吻渐渐迷失。


二人覆雨翻云,足足过了半个时辰,弄得女王几度晕死过去。


雨散云收,女王伏在太子的胸脯上,嘤嘤哭泣。


太子轻抚着她的一头青丝,微笑道:“女王,又在哭什么?”


女王哭丧着脸,颤声道:“好痛哦!怪不得教官与试女在房里,弄得她叫那么大声,原来是这么痛的!”


太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捏住她的鼻子,笑道:“你们夜郎国连这事也教啊!”


女王脸颊羞红,将脸埋在他怀中,呜咽道:“这是王室规矩,我想不听不想看也不成啊!”


她忽然抬起头来,惊慌地道:“我们刚才声音大不大?是不是都被宫女们听去了?”


太子抚摸着她一头如云青丝,微微地笑道:“你刚才叫的声音不大,只有半个王宫能够听到。”


女王羞不可抑,低声啜泣道:“夫君,都是你啦,弄得人家那么……那么……”


她说不下去,恨恨地扑在太子怀中,伸出软滑的香舌,轻轻舔动他赤裸的胸膛,和那上面细细的齿痕。在那齿痕处,还有几缕血丝,却是她刚才情动至极,在迷乱中咬出来的。


太子感觉着那香软湿滑的小舌在自己胸前舔动,甚是舒服,不由微阖双目,享受着这一刻温柔的滋味。


女王轻轻舔去他的血迹,舌尖抵住上颔,细细品味着他血液的味道,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内疚,暗暗地道:“能尝到夫君鲜血滋味,虽然是很对不起他,可是这也证明,我跟夫君已经是血脉相连了!从此以后,我的身体里,也就流动着夫君的血!”


太子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见她一双如黑珍珠般漆黑发亮的眼珠在转来转去,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知道她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不由微笑起来,伸手在她赤裸香臀上重重一拍,轻声笑道:“女王,又在胡思乱想了!”


女王香臀吃痛,又听到他的喝声,被他吓了一跳,一时以为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心中所想,慌忙叫道:“夫君,是本王不好!请夫君责罚!”


话音中,已经带上了哭声。完全还是娇柔小女子没了女王的威风凛凛。


太子忙抚慰道:“这有什么,我不会放在心上的。”将她温软滑腻的赤裸娇躯揽在怀中,双手轻抚玉背、藕臂,渐渐哄得她平静下来,将脸贴在他怀中,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


这样默默地享受了半晌,女王忽然想了起来,好奇地道:“我们刚才叫那么大声,宫女们听到了会怎么样?”


太子正想着如何向女王表露真实身份,未听清女王讲什么?又不敢问,停了一会,将她再度搂紧在怀里,却不说什么装傻。


女王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半晌,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笑道:“我听见了,她在……”毕竟面嫩又不好意思说下去,扎入太子怀里。


太子也侧耳倾听,隐隐约约听到隔壁卧房里,有人正在努力压抑着自己急促的娇喘声,哭声。便奚笑道:“你当初是不是这样。”


女王趴在他的怀中,流下泪来,呜咽道:“夫君,她现在真的很可怜啊!你要不要去陪陪她?”


太子低下头,凝视着女王的脸,惊讶地道:“女王,你忘了,这是你的新婚之夜?”


女王将粉脸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道:“其实她是本王姐姐,陪嫁公主,夜郎国比武招亲,男人都是象你一样强壮男人,一般女王都独自应付不过,所以夜郎国女王娶男人,一般都有公主陪嫁……”


太子默然想了一会,坐起来,将怀中赤裸的新娘放在新床上,轻声道:“你等一会,我很快就回来!”


女王眼中掠过一缕喜色,用力点头,想说让他不回来也没关系,可是看到他那天神般英俊伟岸的容貌,登时便入了迷,只顾上使劲点头,再也舍不得让他一去再不回来。


※※※


陪嫁的公主是女王马艳梅的姐姐马艳桃,马艳桃睡在自己的卧房里,将头蒙在被子里,遮住了那倾国倾城的美貌容颜,低声呜咽,伤心无比,却生怕被人听到自己的哭声。


今天在婚礼上,看到那婚礼如此隆重,而且夜郎国所有官员、将领尽来道贺,并努力讨好结交武俊杰,道是国夫武俊杰娶了女王妹子,可谓天作之合,国夫勇猛将来夜郎国必将繁荣昌盛,天下必将从此太平。


马艳桃躲在后堂,听着这些话,虽然替女王妹妹欢喜,偷视国夫英武无双的容颜,芳心喜悦不已,想到自己的处境,却甚是难受。


想当初,自己也是公主,也是女王侯选人,只可惜当时病危母王和王室大臣都看中了妹妹,最后立妹妹为女王。她与妹妹情深,倒也不把此事放在心上,可是现在看起来,自己的身份甚是尴尬。只能是在闺中苦等,三五月也不得他临幸一次了。


想到凄苦处,马艳桃在被中暗自饮泣,对比女王妹妹今日的风光,看看自己的凄凉情景,真真是情何以堪?


泪水便如断线的珍珠般,自她眼中涌出,迅速打湿了她头的枕头。


忽然,头上的棉被被人掀了开来,马艳桃大惊,睁眼看时,却见那令自己魂牵梦萦的英伟男子站在床前,掀开被子,微微地笑道:“天气又不冷,为什么要用被子蒙着头,不怕喘不过来气么?”


马艳桃看着他那英武无双的容颜,那一对如晨星般闪亮的漆黑眸子,和那唇边温暖的笑容,不由呆住了,一动都不能动,只有两行泪水自美目中缓缓流下。


太子在她身边坐下来,低下头,温和地看着她。在她那美丽无比的俏脸上,晶莹的泪珠滑过吹弹得破的柔嫩面颊,一滴滴地落到粉红内衣上,那娇弱的模样,看上去楚楚可怜,诱人怜惜。


太子暗暗地叹息一声,伸出手去,将她只穿着内衣的娇柔身子搂在怀中,轻抚着她那诱人的半裸娇躯,微笑道:“公主,你这是怎么了,我不是在你身边吗?”


马艳桃听到他的声音,恍然惊醒,这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在做梦,而是他真的来到自己身边,不由一阵狂喜涌上心头,扑到太子怀中,樱桃小口迅速吻上太子的嘴唇,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洒在太子的脸颊和肩膀上面。


太子倒没想到她这么激动,被她如飞燕般扑入怀中,散发着香气的樱唇疯狂地吻上自己的嘴,倒被她打了个措手不及,只得被动地接受着她的吻。


她的香唇,温软滑腻,虽是樱桃小口,在马艳桃熟练的接吻技巧之下,狂吻着太子的嘴唇,令他神魂飘荡。太子暗想;看来这方面公主比女王功课学得好。恐怕也是她没有被立为女王的主要原因之一。


丁香软舌滑入封沙的口中,与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缠缠绵绵,不舍分开。


二人热吻许久,太子的手已缓缓滑入公主的内衣里,上上下下地抚摸。


公主狂吻着,呻吟着,渐渐感觉到浑身滚烫,在太子那双魔手肆虐下,身子渐渐地发软,一双纤纤玉手,也不由自主地在太子身体上游走抚摸起来。


终于,她再也按捺不住,一边吻着太子,一边慌乱地将他的衣衫扒了下来,将他缓缓地按在床上。


太子将她娇柔的身子抱在怀中,让她趴在自己身上,与他的身体毫无阻隔地紧贴在一起。


公主娇喘呻吟,感觉着他的雄壮,虽然他的动作甚是轻柔,却仍带给公主强烈的刺激,让她的眼中,忍不住流出了晶莹的泪水。


她缓缓睁开美目,抬起头,一双明亮的眸子已变得迷迷蒙蒙,借着窗外射来的月光,迷迷离离地盯着太子英俊的面庞,轻轻地叫道:“夫君!”


太子抱着她诱人的性感娇躯,与她以最紧密的方式结合在一起,低声应道:“我在这里!”


公主却再次低低地叫道:“夫君,你是我的夫君,是吗?”


太子微微地笑着,点头应道:“是,我就是你的夫君。”


公主的头低了下来,再度趴在太子宽阔温暖的胸膛上,幸福的泪水自她眼中滑落,洒在太子的胸脯上,和她那一头青丝一起,弄得太子的胸脯痒酥酥的。


她的樱唇,轻轻吻着太子壮健的胸肌,喃喃地道:“夫君,你真的是我一直喜欢的夫君!你现在抱着我,和我在一起,我能切实地感觉到你的存在,你真是我的夫君!”


公主一双玉臂紧紧环抱住他的虎躯,俏脸贴住他的心脏,幸福得泪光盈盈,想要告诉他,只有自己心爱的男人与自己仰慕的男人结合为一体,而自己又在他的怀中享受他的宠爱时,才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候,却已说不出话来,被他激动的动作弄得只顾得上娇喘呻吟,双臂更努力地抱紧他一些。


在太子给她的强烈刺激达到极致时,公主突然仰起头,娇吟一声,双目迷离地盯着太子的脸上,轻轻发出了一声长叹,整个娇躯剧烈地颤抖起来。


从极乐中醒来的公主,只觉自己浑身上下,到处都是香汗淋漓,被太子弄得玉体酥软,娇躯仍与他紧紧地结合在一起,看着太子那含笑双眸,不由大羞。


过了半晌,她才有了一点力气,轻轻吻着太子的赤裸胸膛,俏脸上露出一缕幸福的微笑,香舌俏皮地在太子乳头上打转,似一条小蛇一般,灵活无比。


她忽然想了起来,抬头望向窗外,脸上微有忧色,喃喃道:“夫君,你在这里,那女王怎么办?”


太子躺在她的身下,双臂环抱着她的玉体,温声道:“她在等着我。也许已经睡着了。”


公主的脸贴着他的心窝,静静听着他的心跳声,幽幽地道:“夫君,她是不会睡着的,今天是你们的新婚之夜啊。”


抬起头,她温柔地看着太子的双眸,抬起手,为他整理着稍嫌散乱的头发,轻轻地道:“夫君,你还是回去吧,你能来看我,我已经很满足了。今天,你还是应该陪一陪女王。”


太子静静地看着她,抚摸着她的面颊,香肩,缓缓坐起来,将雄壮抽离她的体内。


感觉着那令人销魂的滋味离去,公主忍不住呻吟一声,泪水盈眶,依依不舍地看着他健美的身体,虽然明知第二天还能见到他,心底里却仍是舍不得让他离去。


太子下了床,用他那一贯从容不迫的动作穿上衣服,弯下腰,抱起一丝不挂的公主,将她放在被子之中,用长大的被子将她从头到脚,紧紧裹了起来。


公主倒是有些出乎意料,在棉被中低低地娇呼一声,随即忍住不再叫喊,也不出言询问,只是心中惊奇不已。


紧接着,她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抱了起来,随即被他扛在了肩上,一头青丝随着她头的下坠垂了下去,自被筒中伸出来,飘荡在太子的背后。


虽然受到这样的对待,她却能感觉到,夫君的动作并不粗暴,相反,倒是十分轻柔,似是生怕弄疼了她一样,即使是隔着棉被,公主仍能感受到夫君那温柔的动作中所带的丝丝情意。


太子扛着她,一直走到自己的新房之中,在红烛映照下,将被窝卷放在床上。


女王一直在眼巴巴地等着他,虽然知道他可能是一去不回了,却也没有睡意,想起姐姐在这边的侧房中孤凄的可怜情状,又是怜她,又微微有些吃醋,趴在枕上默默饮泣。


忽然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响,女王惊喜地抬起头来,却见夫君抱着一床卷起来的棉被走了进来,不由又是一阵诧异,不知道他这是在做什么。


待得被窝卷被他打开,公主从里面滚了出来,浑身赤条条的,一丝不挂,现出了美妙绝伦的胴体,女王惊讶地看着她,二人面面相视,都是又惊又羞,不由掩面笑了起来。


公主笑了一阵,放下手,掩住嘴笑道:“新娘子,恭喜你了,祝你早得贵子!”


女王也笑道:“姐姐,我嫁人,你跑到我床上来做什么?来了也没什么,怎么连衣服也不多穿一件,你看看你的样子……”


她的眼睛不怀好意地在姐姐娇躯上上下打量,小手伸出去,在她胸前蓓蕾上轻轻一捏。


公主红了脸,一把掀开她身上盖的被子,伸手按在她的脸上轻划,羞道:“你还不是一样,什么都没有穿,你看,大腿这里还有血迹,你都没有擦干净!”


女王也红了脸,向被子里面缩了缩,噘着小嘴道:“我在自己床上睡觉,不穿衣服是应该的。难道姐你刚才,是穿的整整齐齐上床的吗?”


说着话,她的指尖微一用力,捏得那嫣红蓓蕾变成了扁形。


公主吃痛,也不肯吃亏,伸出两只纤手,抓住女王,用力在她的胁下搔痒,二女互相打闹,笑成一团。


太子站在床下,见姐妹相处融洽,也自欢喜。眼中看到两个美少女巧笑嫣然,两具美妙的少女胴体,颇为诱人,便也脱下衣服,跟着上了床。


两个少女正在高兴,忽然感觉到一个身子压了上来,抬头一看,却是太子那英伟身躯伏在她们身上,将她们揽在怀中,左拥右抱,上下抚摸。


公主被他摸得浑身发软,轻轻娇喘着,用力拉过女王,微笑道:“夫君,这是你们的新婚之夜,千万不可轻易错过了。请夫君再多宠幸女王吧!”


女王闻言一惊,正要抗议,却被太子吻了上来,把她的话堵了回去。


女王唔唔两声,登时便被他吻得意乱情迷,再无力反抗,目光迷离地看着太子爬到自己身上,缓缓地与自己结为一体。


公主静静地躺在一旁,羞红了脸,看着自己的男人与自己的姐妹欢好。


女王的娇喘声,呻吟声,就在她耳边响起。她努力地耸动着杨柳般的纤腰,配合着太子那狂放的动作,给太子带来更强烈的快感。


公主看得情动,也忍不住爬过去,从后面抱住太子,一对玉乳在他背上缠绵磨擦,樱桃小嘴,轻轻地吻在他的脖颈上。


※※※


当太子醒来时,二女都仍在昏睡,看着她们那白玉般的肌肤,太子忍不住再次情动,却勉强忍耐,不愿打扰她们,自己起身,轻声唤进外面的宫女,替他穿好了衣衫。


那两个美貌宫女看着他那健美无比的赤裸身躯,都羞红了脸,替他穿衣服时也是手忙脚乱,颤抖的双手几乎无法将衣衫穿在他的身上。


太子却是淡然不以为意,梳洗完毕,便出了房,临走时替两位甜睡中的美女盖好了被子。


两名美宫女都看得惊讶不已,国夫如此温柔,竟然记得亲手替她们盖被子,可惜女王、公主都睡着,没有看到这一幕,不然的话,岂不是要感动得哭出来?


在她们的芳心里,不由自主地想道,自己若能得国夫如此对待,便是当场身死,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